從文盲到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24年04月23日】

我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婦女,沒有上過學,只是在掃盲班裡學習過兩個月,才認識幾個字, 我生來老實軟弱、本份做人,在家裡怕婆婆、怕丈夫、怕嫂子、不管娘家婆家的人,我誰也不敢惹,我有兩個兒子兩個媳婦兩個孫女,加上老伴,八個人的大家庭全靠我一人操持,有時老伴無緣無故的瞪眼睛、打我罵我,我從來都是忍著不作聲,就這樣平平庸庸的過了一輩子。

一.佛恩浩蕩    母女平安

2012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妹妹(同修)家裡看到了師父的教功錄像,妹妹是因為重大病業走進大法的,修煉前大大小小的手術做了將近二十次,也沒有醫治好她的病,出院時全身插滿了各種管子,妹妹修煉大法後,一身的疾病都好了,我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回家前我對妹妹說,把老師的教功帶借給我回去看看,跟著學一學,就這樣我把大法教功帶請回家,每天在家裡自己學煉五套功法,那時還沒有開始看《轉法輪》。

幾個月後,懷孕七個多月的兒媳婦突然全身又黃又腫,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黃疸肝炎,我趕緊打電話把此事告訴妹妹,妹妹聽後很快把寶書《轉法輪》送到我家,並叫我們全家都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媳婦雙手捧著《轉法輪》,說我念,我一定念,妹妹建議我們去省裡大醫院檢查一下,在去醫院的路上妹妹還說我:你還笑得出來,像個傻子一樣,但我念著九字真言,心裡穩穩的沒有一點驚慌、害怕的感覺。

到了醫院經過檢查後,醫生說大人小孩都有危險,問我是救大人還是救小孩,我回答說都要救,這時婦產科醫生過來檢查後,說孕婦宮口已經開了,馬上就要生了,並建議我們讓產婦自然生,說那樣費用小,反正孩子生下來也沒有什麼用,醫生說兒媳婦的黃疸肝炎一定會傳染給孩子的,但我和媳婦堅持要求剖腹產,不管怎樣一定要救救孩子。

在我和媳婦的堅持下,剖腹產下一女嬰,母女平安,經過醫院一系列檢查,孩子沒有被母體傳染,兒媳也神奇的轉危為安,現在孫女已經十二歲了,活潑健康,有時還和我一起外出發大法真相資料呢,在醫院裡,我們全家一直默念九字真言,媳婦還把《轉法輪》一直帶在身邊,我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媳婦和孫女,佛恩浩蕩啊,感謝師尊救命之恩!從此我才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

二.同化大法   救度眾生

可是當我雙手捧著《轉法輪》學法時,卻只認得幾個字,但是我一有空就抱著寶書看,越看越想看,總是看不夠,這個狀態一直持續到現在,好在大媳婦和小兒子都很耐心,只要有空就教我認字,他們出去上班的時候,我就捧著寶書出門問別人,鄰居、朋友、親戚、小學生都是我請教的對像,我是個粗心大意的笨人,但只要是別人教我認寶書上的字,我都會心裡記得牢牢的不會忘記,妹妹同修說,那是師父看你心誠,給你開智開慧了,慈悲的師父總是鼓勵我,我學法時書裡的每個字都被金邊框著,每逢陰天下雨時,我家的院子裡總是敞亮敞亮的。

神奇的是我家鄰居因為教我識字,她也走進了大法修煉,當時她女兒和我孫女同歲,在一起上幼兒園,妹妹經常回鄉裡來和我們在法上切磋交流,然後說帶著我和鄰居一起去縣城,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共同提高,我和鄰居一聽太高興了,每次去縣城裡參加集體學法那天,上午我倆先把那一講讀一遍,到了下午我倆早早的就去學法點等著,很珍惜集體學法的機會,縣城裡的同修們很熱心、耐心地教我識字,有時同修們都讀到前邊去了,我還在記不認識的字,經過幾年艱難的學法認字後,我現在已經能流利的學習《轉法輪》和師尊的幾十本各地講法、明慧週刊及真相資料了,感謝慈悲的師尊給弟子開智開慧,使我這個文盲也能順暢的閱讀萬古不遇的大法書籍了。

我文化低且不善言語,講不出什麼大道理來,就知道堅如磐石的信師信法,師父怎麼說我就這麼做,每天早上參加晨煉,從未間斷過,四個整點發正念,和我們當地晚上七、八、九點的發正念也從未間斷過,我不善言談,面對面講真相,只局限在親戚朋友和熟人之間,但我取長補短,多發真相資料,無論寒冬酷暑,無論邪惡怎麼猖獗,我從未停止過發資料,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和同修們的積極配合下,我們走遍了方圓幾十裡的村村寨寨,及偏遠角落,把真相資料送到家家戶戶,救度眾生,師尊的新經文《為什麼會有人類》發表後,我們更是捧著師父的文章送到每家每戶。

三.守住心性   善待丈夫

我家兩個兒子和兩個媳婦都很虔誠地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煉,每逢過年都在自家大門上貼大法對聯,可是丈夫對修煉不理解,前幾年他外出打工不在家,疫情過後國家經濟垮了,他沒事可做了,每天呆在家裡,我學法煉功他不管,他也知道我修煉後身體好、能做家務,但只要我發正念或者外出發資料,他就罵我,有一次我發正念他罵我,我沒理他,他就打我兩拳頭,我依然盤腿立掌一動不動,慢慢的我再發正念他也就不管了。

有一次鄉裡一個常人對他說:你家某某姐(指我),長年累月的在外面跑(指我發資料),身體還那麼好,丈夫聽了馬上回家在門口等著我,我剛一進門他就破口大罵說:你學這個功有什麼好處,我這個家不要你了,你趕快走吧!接著又罵我妹妹同修,並堵在門口不讓我進家,大兒子看見了不敢說他爸爸,還是小兒媳出來為我打抱不平說:爸爸,你怎麼能這樣說媽媽呢,實在太傷人了,我們這麼一大家人,這麼多家務事,都是媽媽一個人頂著做,從來沒有耽誤過家事,你為什麼要管她,不許她煉功呢?她煉功身體好、精神好、不生病,不是全家的福氣嗎?

後來我將此事說給妹妹同修聽,和她交流切磋,妹妹不似我這般性格軟弱,她開朗直爽,聽了哈哈一笑說,我就知道姐夫會罵我,你這些年總是怕他、躲著他,也不給他講大法真相,你要善意的和他講講大法真相,救度他,家裡人也要救啊,他發脾氣罵你,那是幫你提高心性、幫你修煉的。

我聽了妹妹的話,心裡想,是應該和丈夫講講真相了,有一天我見丈夫心情很好,就坐下來和他說:我學大法怎麼沒有好處,以前我有胃病、風濕病,經常去醫院看病,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穿衣服連手都抬不起來,在地裡幹完活回家,腳都抬不起來,總是在地上拖著腿回家,那時我還患有高血壓,四十歲時醫生就說我可能會中風,現在我六十歲了,修煉大法後身體越來越好,精力充沛,從未去過醫院,家裡事我全包了,還有,大兒子從四樓上摔下來,毫髮無損,這都是我們師父在保護他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做人不能忘恩負義呀。丈夫聽了不作聲,以後我再出去做大法的事,他就裝作沒看見,也不管了。

我在家裡從未管過錢,但我還是悄悄的攢了一千塊錢,我想師父一定會回來的,我要在這裡等著師父回來,去見師父,我要多學法,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啊。初次寫稿,不對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