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4年05月14日】

我從1997年開始得法,因為有師父的護佑,我在修煉的路上突破了很多艱難險阻,信師信法的心更加堅定。

儘管自己得法很早,但因為工作和家庭等原因,我在國內時並沒有真正走入集體修煉,基本處於獨修狀態。直到妹夫同修被抓被判,我才認清中共的邪惡,重新審視自己這來之不易的修煉。有人說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心。儘管我是高級知識分子,但明顯感覺到中國社會已失去良心,世風日下。妹夫出來後,因為修煉被打壓,他一直冒著危險給我傳遞師父的最新經文,也勸我移民,還介紹清華畢業的夫婦同修教我怎樣上動態網,和他們在我家一起學法,因為他們家被監控。直到這對夫婦同修移民澳大利亞,我終於下決心放棄國內的一切,移民加拿大。從遞交申請到全家人收到移民紙只用八個月時間,速度之快連移民機構都驚訝,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來到加拿大,我首先住在A市,在《大紀元》做編輯,真正開始了集體修煉。那時我反反覆覆做一個夢,再次參加高考,試卷上的題目都不會答,幾次把我從夢中急醒。我是修煉人,沒有什麼事情是偶然的,那麼這個夢跟我修煉有什麼關係呢?我悟到因為自己學法的力度不夠,所以在修煉考試時都不會,自己還不是師父合格的弟子。我開始跟《大紀元》同事系統學習地《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因為當時我的薪水不足以養家餬口,先生是常人,不想過這種苦日子,讓我放棄修煉,跟他回國,否則就離婚。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要修煉以及修煉的緊迫性。我跟先生說,修煉是我活著的意義。即使離婚,我也不會放棄修煉。孩子也要留在加國學習生活。先生覺得一個人回國無趣,就隨我們生活在加國了,離婚考驗就這樣過去了。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因為先生英文不好,支撐家庭開銷的重任就落到我肩上。一天我做《大紀元》時,偶然看到一則新聞,介紹B市,說它經濟增長如何快,就業機會如何多。我想既然《大紀元》人手夠,為什麼我不去B市看看呢?於是隻身一人來到B市,首先是找工作,我四處投簡歷和面試。在面試回來等公交車時,我偶然看到一家職業介紹機構。我走進去詢問情況。他們看過我的簡歷後,推薦我參加一個政府資助項目的面試,合格後我會得到實習機會。我順利通過面試和實習,最後找到了與專業相關的工作,生活問題總算解決了。B市是我以前從未聽說的城市,試想如果我不做《大紀元》,沒看到那則新聞,我怎麼會來到B市,又怎麼會機緣巧合找到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呢?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對自己的駕車技術一直沒有信心,駕照考了幾次才過去,先生為此經常嘲笑我。疫情期間,為節約成本,我必須臨時去一個不近的分部去上班,不僅要開車,還必須走高速,可是沒有人能幫我,這對我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先生曾告訴過我進出高速的要領,可是我還沒來得及練習。我心裡求師父幫我,開車時我打開師父的講法錄音,強大的能量環繞著我,頓感心裡非常踏實,腦子也很清楚。按照先生說的要領,我順利駛入高速,又順利駛出高速,高速全程只花了3-5分鐘,仿佛進入了另一時空,速度快的驚人,但下車時我發現自己手心都是汗。當我把能上高速的事告訴家人,他們都不相信,頭搖得像波浪鼓一樣。是啊,這確實是自己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我突破了自己後天觀念的束縛,超越了自己。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是個膽子不算小的人,但考慮到安全,我很忌諱一個人走夜路。一年我隻身一人去紐約開法會,回程為趕飛機,我必須在凌晨三點搭地鐵,再轉公交去機場。凌晨三點的地鐵車廂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乘客。下地鐵轉公交就更複雜。看手機GPS導航沒有多遠,可是走起來很長很長。天還沒亮,路燈都壞了,黑漆漆、空蕩蕩的街頭只有我一個人拉著行李箱在走,走路都有回音。不巧的是,走著走著前面在修路,原來的公交站點不見了。就在我束手無策時,從超市走出來一位中東人,我趕忙上前問他去機場的公交車在哪裡等。他手指著馬路對面,最後我終於等到了機場大巴,後面的路程就很順暢了。

有一次,先生偶然提到紐約的安全問題,我簡單說了自己的這次經歷,把他嚇壞了。可是當時我並沒有感到害怕,相反,在這次法會上,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遠遠地看到了師父,我眼裡充滿了淚水,心裡充滿了喜悅。這次經歷讓我再次突破了自己後天觀念的束縛,超越了自己。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現在我在西人企業做全職工作,空閒時間很少。為做好三件事,我的日程排得滿滿的。我在早晨的精力最充沛,所以我儘量把重要的事情都安排在早晨完成。通常凌晨近四點我起床發正念,然後上平台背法,煉動功,打真相電話,之後是準備上班。上班時遇到中國客戶則講真相,做三退。

一天以前的一位客戶來找我,我一年前匆匆幫過她,今天她過來陪她母親辦事。她告訴我,她不久前出了車禍,幸好人沒事。我聽了她的遭遇,誇讚她是上天護佑的幸運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母女倆都希望得到神佛的護佑,高興地做了三退,也明白了大法真相。跟我聊過後,這位客戶說她心結打開了,心裡敞亮多了。我告訴她們,有機會看看《轉法輪》這本書,看完後,世間的煩惱都能想得開了。

下班後,我的日程安排是學習《各地講法》,有時只能一邊聽,一邊做飯和吃飯。過後則是煉靜功。周末則要在平台值班。一晃在RTC平台打真相電話已經有7個年頭,在平台背法也有6個年頭了,我真心希望自己能把這部宇宙大法深深地銘刻在生命裡,讓層層粒子不斷同化法,讓更多眾生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過去的修煉歲月中,我經歷了幾次大的病業關甚至生死關,受師父直接或間接點化,我把這些過關經歷都記錄下來,先後在明慧網和正見網發表出來,與同修們分享。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時間過來真快,我在B市已經生活了十多個年頭。我知道機緣到了,是時候前往C市了,那裡有我的親人同修,有我可以參與的更多項目。儘管我對C市知之不多,一切都不明了又非常明了,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