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輪迴:水之波

安妮


【正見網2006年08月31日】

惠和我彼此認識的時間算來也好些年了,但沒有什麼太多的交往。今年初因為演出任務我們有了在一起排練的機會,因為我們的排練是在周末,所以孩子成了家長們的隨身行李,走哪帶哪。越來越多的孩子聚在一起,喧囂聲自然是不斷了,孩子畢竟不是機器,家長的三令五申有時也不好使,頑皮吵鬧聲自然是讓人頭痛也令大家操心。孩子多了在一起也的確是麻煩不少。上面下了規定,孩子不能隨大人一起排練,一時間可讓我們這些有小不點的家長犯難了。

先生不修煉但全力支持我參加排練,並一再叮囑一定要讓孩子修煉法輪大法,我問先生:你要孩子煉法輪功,就證明你知道法輪功好,可是你自己為什麼不煉呀?先生回答:我看你們煉呀!人的固執有時真讓你無奈!

我一個人帶著孩子來到紐約,人生地不熟的,這回好,想找個搭手都好難噢!

因為我們各自都有兒女,而且孩子的年齡也相近,所以惠和我一起商議如何解決孩子問題,紐約的保姆費高的嚇人,時間又是周末,再加上孩子過夜費,所以我們根本付不起這些費用。我們兩人左思右想,最後商議每個周末惠和我輪班一次,相互照看孩子。

誰知道第一天意想不到的事就發生了,惠把孩子帶到我家,也許早知道我住的地方有游泳池,所以還給孩子帶來了游泳衣。當我問惠:明天可以帶孩子們去游泳嗎?惠說可以,泳衣都帶來了。我們沒再多話,更沒多想。

第二天孩子們說要游泳,我帶著他們去了室內游泳池,結果惠的孩子下水剛2、3分鐘,就不動彈了,這可把我這個旱鴨子嚇的不行。幸虧游泳池裡有其他人,我請求他們幫助,一個正在游泳的男子,迅速將孩子抱出水,大家都沒遇到過這種事,有人打911電話。

當時我實在不明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的孩子從幾個月開始就在自家後院的私人游泳池裡玩了快8年了,很多時候鄰居的孩子們因為社區公共游泳池開放時間有限,所以都經常來我家的游泳池玩耍,從來都是開心而來,滿意而歸。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我雙手合十,心中默默的呼喚著師父,請求師父幫助弟子……

救護人員迅速來到,孩子平安無事,但醫生堅持孩子必須送到醫院觀察一晚,並說這是美國法律規定,孩子拚命掙脫,不願走……

惠見到我的第一句話說:很抱歉,是我不好,我忘記跟你說孩子不會游泳了。我腦子裡空空的,什麼思維也沒有,唯一有的是孩子平安是第一!

那一晚我無眠……

某世紀的法國,有兩個長的非常英俊瀟洒的孿生兄弟,他們同時愛上了一個美麗的法國少女,少女傾心哥哥,愛慕哥哥的豪爽、義氣。但是因為兄弟兩人長相酷似, 少女也常常弄錯。

弟弟迷戀著少女的萬鍾風情,妒忌哥哥和少女在一起的時候,所以暗算著如何除掉哥哥,只因尚念兄弟情分遲遲猶豫,但隨身攜帶著一瓶毒藥。哥哥知道弟弟一直在算計著他,於是一日對弟弟說,決鬥吧,誰輸誰退出。

次日,兩人各持手槍拉開距離,在少女的緊張注視下對射,槍聲響了,孿生兄弟同時應彈,彌留之際弟弟摸出那瓶毒藥坦誠了自己的妒忌之心,後悔害了大家。哥哥則拿出了一枚銅色印章,對少女說,把我們葬在一塊,並讓這枚印章隨我們一起,憑著這個印記,有一天我們還會在一起……

孩子在去醫院之前,在那世為孿生兄弟之哥哥的我把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法輪章摘下靜靜的放在孩子的身旁,我心中述說道:孩子,你還要學法,你還要修煉,你一定要和我們、和師父一起回到我們真正的家!

孩子後來對她的媽媽說,她不會動的時候見到師父來了,師父還對她說:要勇敢!

萬事皆有因緣。人生是非,都是前世自己結下的因果。今生所受之苦決非偶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