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修煉認識的成熟」的體悟

淨心


【正見網2006年10月22日】

我負載著滿身罪業,走入大法的修煉,直到認識到宇宙的真理,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那真是一個漸進的、漫長的、痛苦的過程。從人神之間的徘徊到脫胎換骨,從剜心透骨的割捨到洗心革面,無一不體現在每一層次的昇華中、更高一層標準的達到中。那真是師父費盡苦心的慈悲救度、悉心呵護、巨大承受啊!

下面我從以下方面談「對修煉的認識成熟」。

一、對修煉形式的認識成熟

得法之初,我帶著對過去宗教的認識走入大法修煉,還到師尊法像前發誓用出家弟子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迫害開始後很少與家人在一起,造成家人不理解。當愛人找我離婚時,由短暫的痛苦到爽快答應,還很自豪,認為自己是毅然放下了情,認為自己意志堅強、能舍。隨著學法的深入,發現是沒學懂師父的法,沒理解到我們的修煉形式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是修主元神的,因而是入世的。在世人中救度世人,從世人中脫穎而出。

從法中我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也有為了方便救度他們的含義。家人對我們不理解甚至反感反對,是因為我們對法認識不足、做的不好、執著於情造成的。不但給我們救度他們造成難度,甚至可能因此而使他們再也不能得度。而他們卻大多是從高層次上來的,安排給大法弟子當家人的目地就是來同化法、幫助我們去執著、消業、提高來的。我們不能本末倒置的要他們來理解我們、支持我們,恰恰相反,應該我們去了解他們,對症下藥、因病施治、才能救度得了他們。而且給家人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走向成熟的過程。如果我們在家人的情緒和行為變化當中或喜或憂,我們就陷在情和矛盾的假象中,那就是人的狀態和表現,也就談不上慈悲詳和的講真相、真正為他們生命的永遠考慮。

當我學懂了師父的教導後,愛人再找我離婚時,我平和的告訴他:我如果答應和你離婚,我就太自私了。你為我承受了那麼多(他受牽連被迫害導致身體很差,提前退休)。你應該和我在一起,得到大法賜給你的那份洪福,請你再冷靜考慮。我的無私慈悲深深打動了他,從那以後逐漸改觀,到今天已能時時為我的安危和生計考慮,兩年後見面也能為我修煉考慮;兩個孩子也改變了態度,能夠在我告訴給她們的大義當中去考慮、處理問題。當我讀懂一些師父的法後,每次面對家人的誤解、反感和矛盾時,我都找自己哪些地方沒做好,是不是放下了情,一放下,一切立刻有了良性變化。

二、對修煉狀態的認識成熟

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以我們是身處眾生中救度眾生,證實、洪揚大法,最後從眾生中、從自身的罪業和觀念中破殼而出,超越人,回歸神;因為我們是修主元神的,所以我們是在矛盾中昇華自己、魔煉主元神;因為我們的修煉是大道無形的形式,所以我們是在整體配合協調過程中修去自我和私心,煉就成王主的包容和慈悲;因為我們是在反迫害中做好三件大事,所以我們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行為表現中修去怕心和幹事心,達到恩師要求的「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而作為協調人來講,在邪惡迫害時期很容易生起幹事心,忽略了大法修煉者應有的狀態:就是修煉;在大道無形的修煉中強求一致、強迫整體行動,忽略「……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精進要旨・路 》)」「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精進要旨・無漏》)等師父的教誨,忽略了對自身的嚴格修煉;在環境寬鬆的時候在矛盾中去爭去鬥,甚至搞的焦頭爛額、心灰意冷。忽略了協調人只有理解同修、因勢利導、循循勸善的份;忽略師父教導:「……再提高,那標準也得提高上來。」(《轉法輪》)的教誨。

三、對修煉心性認識的成熟

師父反覆諄諄教誨:「記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煉中遇到的麻煩事情,不要都把它當作是矛盾來了,對自己正事的干擾,對自己正事的衝擊,我這個事主要、那個事主要,其實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樣。你們真正的提高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你們自己的修煉圓滿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所以我說修煉哪,大家得真正的認識什麼是修煉,真正的理智的對自己的修煉負責任,真得用正念去看待你們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正念要強。」(《2006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迫害開始之初,所有的修煉人都在巨大的邪惡場中進行著生與死、人與神的艱難抉擇,剜心透骨的割捨著貪生怕死和求安逸之心。而協調人本身也在越來越邪惡的環境下,一邊割捨怕心,一邊帶動同修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直面邪惡、營救同修。在漫長的邪惡瘋狂迫害歲月中救度眾生、證實大法,時時面臨生死抉擇,時時面臨走不走得出來,被迫害過後還能不能再走出來,何時才能再走出來的人神驗證。在放下生死的漫長過程中,其它更多的執著心被忽略未去。對修煉心性的認識也就停留在危難中能挺身而出、邪惡中能堅持不懈持之以恆、迫害中能正念正行就是修的好的片面認識中。相應的同修整體之間的矛盾也就沒有那麼尖銳複雜,爭鬥妒嫉也就沒有那麼多。隨著環境的寬鬆,一直在家未出來的、被迫害過一次後就回家去觀望的,在同修幫助下相繼走出來。特別是國營企業工作的那些從獄中出來的從家中出來的同修的增加,矛盾逐漸增多,並且變的尖銳複雜。這對所有同修來講都是新形勢下的新的考驗,而受衝擊較大的就是迫害開始後一直在搞協調工作的同修,因為「……再提高,那標準也得提高上來。」

在迷中修煉的人從沒遇到過那麼大的邪惡,也就或重或輕的認為,在邪惡中能放下生死,多做大法的事就是修的好。沒有重視師父「心性多高功多高」、「……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種執著,各種慾望」(《轉法輪》)、「可是,產生他生命這些個大覺者,這些個神,必須得是絕對的符合神的標準的,符合法的標準的,大慈大悲的,所以造就的宇宙一定是美好的,他的思想產生也是純淨的,也是美好的。所以一個生命必須符合不同層次宇宙生命的標準,就看得是極其重要。」(《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的教誨。

我也受到了很大衝擊,矛盾尖銳到有人要趕我出家鄉、拉一幫人出去、讓法會開不下去等程度。由於我自身對法的認識沒有提高上去,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年半。直到兩個月前,又在說這次要把我手中的權力奪過去,然後把我趕出家鄉。

師父《洛杉磯市講法》下發前夕,我感到師父在給我把不好的物質往下拿,我突然感到克制力增強,突然感到有了一定的定力。一個大慈悲的聲音告訴我:「你要注重個人修煉了」。那時,我向內找已在形成嚴格的自然機制。

當其中一個當事人告訴我這件事後時,我再一次感到事態的嚴重,感到自身的漏大了。為了不再給他們的修煉造成障礙,我離開家鄉,再去正確面對分別兩年的家人。同時我自己也需要完全跳出來嚴省自己、總結自己了。恩師早就教誨:"真正的提高是放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今天,當我跳出矛盾的漩渦,冷靜的看待那一切的時候,我發現一切都是好事,一切都是假象,一切又都是真實的,那是為了去掉執著、消去業力、解開遠古結下的怨緣、提高我的心性、在大法中去履行另外的責任的。師父告訴弟子:「無論是師父的願望還是舊勢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後大法弟子的煉成、邪惡解體為目地的嗎?這一切能是無序的嗎?只是不叫壞人看出是有序。」(《2005年舊金山講法》)

當我從新去審視那一切,我發現一切都是自己造下的,一切又都是因為自己對法認識不足造成的。師父諄諄教導弟子:「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轉法輪》)、「為什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轉法輪》)、「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

「萬古事 為法來」(《洪吟》)當神造人的時候,就給人準備好了神的一切。或者說,我們下於三界時,給我們保留了神的一切。「因為人體就是個小宇宙,它將形成一個小世界,全部人體精華的東西都在裡邊形成。可是它只是形成一套設備,還不能夠完全運用。」(《轉法輪》)、「因為人是神造的,所以帶有神的外形,甚至有神的內在結構,只是表現上沒有神的能力。」(《2006年加拿大講法》)「……這個松果體的前半部份,它具備著人的眼睛所有的組織結構。」(《轉法輪》)其實回歸神是很簡單的--神的一切早已具備在那兒,只需完全放下人就成神了;其實修煉也是很簡單的--只需用大法洗盡人的一切,就成功了。可是修煉又極其艱難--你得堅信大法,你得明白法理,你得在痛苦中割捨盡人的一切,而人的一切又是活的,它要掙扎著不讓你割捨。同時,我們又生於舊宇宙,舊宇宙又從根本上變異後將走入壞滅。從本質上變異了的我們,每個人都帶著個人的各種因素、觀念、脾氣、秉性、業力、執著、各種人心甚至不良嗜好,特別是邪黨文化的長期毒害。在大法清洗下,那些不好的東西雖然在不斷清除中減弱,可是在圓滿前舊痕還有。為了修去那些東西,就得讓那些東西不斷暴露出來,從而不斷修去。我們層層下走和千萬世的輪迴,因造下的無邊罪業和種種觀念,給我們帶來無數矛盾是非魔難。師父給我們削減了所有罪業,只留下一點夠我們悟道、全面認識宇宙真理的難,還一點精神上欠的東西。

尤其到了高層次上修煉,要求也高了、標準也高了。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師父牽著我們的手,帶著我們走過最邪惡的四年,給了大法弟子不斷去掉怕心、放下人的生死之心的四年。可是只去掉怕心是不行的,人的心太多了,觀念太多了,慾望太多了,情太重了,被邪黨灌輸的邪惡歪理太多了,而這些不好的東西,任何一個都不能帶到天上去。不止這些,行為表現要純淨、理性、成熟,要有能容忍一切生命與物質的包容,要煉就成王主的威德和成熟。已經走過來的、正在走的、準備走的都需要在環境開始寬鬆、邪惡卻還少量存在的狀況下,在各自不同的境界中昇華。所以從九評出來開始,矛盾顯得尖銳複雜。因為所遇到的任何事都與自己的心性有關,在任何人身上、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情況下看到的不足或很不好,都折射出自身空間場的骯髒和自己的不足和很不好。所以給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準備了不同的昇華自己的矛盾環境,讓每個大法弟子都達到自己應該達到的大法要求的標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遇到任何魔難、任何矛盾都必須無條件向內找的主要原因。

可是我以前認識不清這些。當矛盾很激烈時,我不是立刻警醒自己,嚴格內找,而是向外找,認為他們幾個壯年男同修是在欺負我這個老太婆。當其中一人問我:「我叫她們都不給你市場,你介意嗎?」我竟毫不猶豫衝口回答:「我介意!因為我在協調同修做好三件大事,你那樣做給我設置的障礙太大了。」用大法的工作掩蓋自己應該修去的執著。我那麼重的顯示心、爭鬥心、證實自己的心,說話高聲大氣、經常不拘小節、決定了的事非做不可、性情急躁、時有魔性、背後議論人、心裡想別人的壞處、妒嫉別人等等。沒有不少暴露我那些執著的環境,我上哪去提高心性呢?我應該感謝、慶幸才對呀。

但是在矛盾持續發生時,我委屈的不行,找一些同修訴說,導致矛盾更複雜。當有同修去找外地同修來調解時,我竟生起一絲崇拜名人的心,立即答應。結果變得更糟糕。後來我流著淚給師父寫了一封信,信中滿含委屈,都是找別人不是的話。我的修煉在走邪道我還不自知,向外去找、向外去求,矛盾永遠也無法解決。因為自身的髒東西沒有去掉,心性沒有提高,那一層次的不好的因素就一直干擾得了你,而宇宙法在更高一層的存在形態就不讓你上去,更高一層有更高一層的標準。

隨著恩師的不斷加持、點化,隨著我學法不斷深入,隨著同修的幫助,隨著我想修好自己的願望越來越強烈,我把矛盾也越看越淡,找自己的時候越來越多。我清楚的發現,當我去想別人的不好、去看別人的不好、去說別人的不好的時候,就陷到骯髒可恥的物質場中,和同修形成一種間隔。所以我們所有的障礙、間隔全部是由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

當我對修煉的認識越來越成熟的時候,當我越來越多的經常向內找,當大腦中的壞念頭一出來、立刻發覺、當即清除的時候,當我和別人發生摩擦、我瞬間捉住那顆人心立刻放下的時候,我覺的修煉真是太美妙、太殊勝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喜樂。我在車上一次次的背著師尊的《洪吟・真修》:「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一詩時,竟不知不覺一次次笑出聲來。

四、對修煉過程中一些具體方式、狀態的認識成熟

(一)、如意的制止邪惡、清除邪惡

二零零零、零一年間,我帶著對法的幾分相信,摻雜著常人的英雄主義,懷著害怕邪惡迫害卻又義不容辭的世俗觀念反迫害、直接找610講真相營救同修。恩師把成功賜給了我。幾次制止邪惡、營救同修的成功,促使我深入靜心學法,從法上認識修煉與正法過程中具體方式、狀態引起的變化。從而有了我在制止、清除邪惡、開創環境上的系列做法和認識。

二零零一年底,我開始系統有序的直接找政法委書記、610主任、公安局專管政委、檢察長、法院院長、司法局長等當地邪惡體系負責人講真相。
我第一次去政委辦公室找他,我們已是三次獄中交道。他看見我生氣的用手指著門口,叫我從哪裡來就從哪裡滾出去。我笑一笑說:「政委,做思想工作的人應該有起碼的涵養吧?人家都說你外表英俊,怎麼舉止那麼沒有風度?」從那以後,我成了他辦公室的常客。

我去找檢察長、中院院長時,重點強調:「職位受人尊敬,我希望看到你的人品和職業道德更受人尊敬。」

二零零二年底,我在外地被邪惡綁架,絕食後身體很差,省裡邪惡不許放我。我們當地由政委聯絡、市委書記帶頭,邪惡體系公檢法司等三十二個負責人聯名簽名保我出獄;政委當著我的面,把國安隊長叫到跟前告誡:在我任職期間、在我管轄範圍內,任隨她們發資料,不許抓捕她們!是慈悲的師父把被救度的機會一次次的恩賜他們。

二零零三年五月,兩個同修去鄉鎮發資料被壞人舉報遭綁架,我們展開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行動。因為長期面對邪惡體系的人,對他們的情況比較清楚,所以當地真相資料比較實在、有力。據獄中出來的同修說,邪惡體系的人很感興趣,爭相傳看。

今年五月,本市610根據省裡邪惡把我們這裡作為全省第二重點的邪惡命令,打算綁架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辦洗腦班,並且在幾個縣市已經綁架了四名同修。我們立刻連續步步深入的講真相,邪惡取消了繼續辦洗腦班的計劃。我們當地近幾年環境一直比較寬鬆,資料點一直沒被破壞過。

現在我們的當地真相能夠步步深入、系統全面揭露、突出邪惡重點。並且我們已經與周邊縣市連成一片,整體全面清除邪惡、救度當地民眾。在恩師的諄諄教導和慈悲加持下,隨看我們對修煉認識與證實法實踐的成熟,我們逐漸在法中煉就了能夠如意制止邪惡、清除邪惡,比較成功順利救度眾生的能力。

我是逐步在法中認識過來的:邪惡是最怕曝光的;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我們的任何行動在另外空間都是一場正邪較量;帶著「我是協調人,當地邪惡體系的負責人就應該我去面對、去講真相。而在對應的另外空間,邪惡因素就會從最高處垮掉,底層邪惡就會被抑制」的認識;帶著「盡力開創出寬鬆環境,不是去營救同修,而是讓同修根本就不被迫害、讓大法少受損失、有更多的機會去救度眾生」的目地在修煉和證實大法;儘管我們先前帶了很重的人心和人的狀態去做最神聖的事,摻雜了個人英雄主義的勇闖和世俗的情義,可是只要我們真的願意用心去做,師父就在為我們做主,讓我們成功,因為修煉就是看的這顆真心。我們是破土而出的幼芽,一開始必然帶著滿身的泥土。恩師費盡心血的苦心呵護、扶持著所有破土而出的幼芽,只要我們願意持之以恆的接受恩師賜予的佛光甘露,我們就會茁壯成長。

二零零三年開始大量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認識到揭露邪惡不是目地,救度眾生才是我們來時的史前大願;二零零五年持續大量發九評、勸三退,認識到是我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我們在救度眾生;直到今天徹底清除邪惡、救度世人,切實認識到「一切的變化都在你們的修煉與正法中產生」(《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的法理。我們不斷的修好自己,我們在證實法中不斷的成熟,邪惡的環境也就隨之消失,很多的眾生將被救度,我們將回到恩師身邊,笑慰無比苦心救度、呵護我們的師父的心。

(二)、根據世人的狀態,用智慧去講真相

我們整個的修煉過程,與過去所有的修煉都是不同的。從法中我悟到:無為貫穿於一切行為之中,而不是沒有行為。我們是在反迫害中修煉,要求用無求無為的心態去做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等有為之事。而過去那些修煉,是在出世的形式下,處於完全無為狀態,不做任何有為之事。所以個人修煉和證實法修煉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但是證實法修煉卻必須有個人修煉的堅實基礎。

我們應該做好的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我們的個人修煉,又完全貫穿於我們證實大法、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所有行為及過程中,所以我們反迫害中的具體方式和狀態,貫穿於我們整個的修煉過程,直到邪惡環境消失。這樣一來,步步深入的清除邪惡直至滅盡;層層推進的救度眾生直至法正人間開始--這兩件大事的內容取捨和具體實施方式,就直接關係到這兩件大事的效果問題。

師父在《讚頌師父和大法》的評註文章中特地告誡弟子們:「文章是誰寫的我不看重,反映出來的東西只要對學員證實法有力,我就給予鼓勵,甚至是反對者的文章也沒關係。因為救度的就是所有眾生,迫害沒結束、大法學員修煉的路沒走完,就是機會、就是人的希望。」 師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中再次告誡:「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煉之外,你們最大的責任就是要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能行嗎?不做好能行嗎?」

救度眾生的具體方式和內容,同修們已經說了很多很多,而且現在從認識到實踐都已經更成熟了。有一次為營救同修,我去找610辦主任,他非常生氣的問我:「你首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們師父到底是不是神?」我考慮了片刻回答:「我們師父是大聖人!」他緩了一口氣說:「那還差不多!」所以我們講真相的方式、內容,直接關係到眾生能不能被救度的問題。說句俗話:看清楚對像去講真相,才能達到講真相的目地。

二零零五年之前,儘管我們費心費力用了很多方法去講真相,可是由於中國人被中共邪靈附體及邪黨文化因素形成的邪惡場障礙著,講真相效果不佳,導致絕大多數能被救度的眾生不能得救度。多年的事實也證實:凡是對邪黨反感的人,絕大多數願意聽真相併接受真相;凡是認為邪黨好的人,絕大多數不願聽真相,仇恨誤解大法。隨著九評的大量發放、邪惡場的大量解體,情況才越來越好。我認識到這是師父正法的有序安排--根據眾生的接受情況,循序漸進、步步深入的救度眾生,讓眾生在認清邪惡本質的同時解體邪惡。

過去沒有持續重點發某一種資料,所以在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選擇發放。為了解體障礙眾生得度的邪惡場,二零零五年開始大量發放九評。發放一段時間後,我們發現扔出來的九評在增多。我們到常人中去得到反饋信息,發現我們對今天的中國人的狀態和心態還是了解不夠。中國人現在很實際,在邪惡中共的長期毒害、欺騙、恐嚇下,又膽小又勢利又實際--他們在翹首觀望九評發放後的效果和變化。我們應該象步步深入的揭露當地邪惡那樣,對九評發放後的時勢進行系統不間斷的連續報導,以進行性的層層向前推動九評和退黨。我們的網站就在做這個工作,可是大多數常人都不能看到我們的網站。而網上編好的九評輔助資料,已不能滿足和適應此時中國人的需要,特別是網上編好的資料間隔時間偏長而又不連貫,大紀元每周的九評退黨週刊又長又未編好又未發往明慧,而《覺醒》、《明慧周報》等限於篇幅,又不可能登載有關退黨、活取器官的精彩文章。我們插缺補漏的做了以下工作:從二零零六年一月開始,從每日明慧,大紀元下載相關資料,編成《九評與退黨》期刊小冊子,半個月一期,由四個版塊組成:此半月中的退黨時勢、全球聲援;活取器官及邪黨最新罪惡;有針對性的勸退好文章;中國大陸反迫害時勢及其它有針對的新聞,(其實相當於我們幫助常人破除了封鎖,幫他們選擇了正的善的網上資料,讓那些無法破除、不敢或不願破除封鎖的常人都能看到)配著九評發放。做到今天,效果越來越顯著。人們在更深更清楚的認識退黨的必然意義、九評的偉大啟蒙作用,信心更足,而邪惡則更灰心,扔出來的反而很少了。

當然,反對的聲音很高。就是對九評的發放,在師父長時間反覆慈悲教導點化下,至今不理解的也還大有人在,何況我們從網上下載自編成冊的資料。由於我們對接受恩師的教誨顧慮少一些,所以堅持了下來,願意用的地方也越來越多。當然現在網上編成的資料也越來越多了,所以怎麼都可以了。

要讓常人喜聞樂見,才能救度得了他們。他連看都不願看,怎麼救度得了他呢?「萬古事 為法來」。只要能夠救度眾生,我們可以如意的選擇,但要選擇善的、正的、好的。我們是來救度眾生來的、是來修煉來的、來修的執著無一漏來的,不是來固守某種狀態或形式來的。恩師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教導弟子:「不用管將來怎麼樣,自己做到心裡有數就行,心中有法,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大法需要,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結語:

我理解:「對修煉的認識成熟」(《成熟》)、 「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修的執著無一漏」、煉就能容宇宙天體一切生命的包容、煉就宇宙主宰者的成熟--包涵著師尊的願望、師尊慈悲的漫長等待和我們的修煉、我們的一切與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