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醫道為何把鑒真奉為醫藥始祖

長河整理


【正見網2009年08月10日】

世人都知道鑒真是一位向日本弘揚佛教的過海大師,卻鮮有人知其實鑒真還是日本歷史上的醫藥始祖。

鑒真生於唐垂拱四年(西元六八八年),揚州人,俗姓諄於,自幼便喜歡鑽研各種學問。他十四歲在揚州大雲寺出家,潛心研究佛教經典,對佛典的「五明學」下過很大功夫,尤其是對其中的「工巧明」(是研究歷算、工藝技術的)、「醫方明」(是研究藥物及治療疾病的)作過深入鑽研。鑒真二十歲時,隨他的老師道岸律師遊學二京(洛陽、長安),當時,道岸的師父文綱、師兄弘景均應召來到京城,鑒真跟隨這些名師學習。鑒真從學的融濟、文綱律師是律學始祖道宣的弟子,道宣與唐代醫藥大師孫思邈有極深的友誼。他們兩人在醫學和佛學方面是互相影響、互相學習的。現今治療神經衰弱的天王補心丸,是道宣自己患心氣不足時創製的。鑒真從這位老師那裡獲得許多驗方,鑒真後來帶往日本的藥方,其中日本佛教界常用的「奇效丸」,據說,此方是鑒真通過弘景而得自道宣。

鑒真的知醫,更主要的是他曾經參予了廣泛的醫療實習。鑒真隨師進京參觀時,有機會到「太醫署」、「藥園」等地參觀學習;到「弘文館」查閱古今圖書。

鑒真自二京回揚州後,主持龍興寺、大明寺工作,這些寺院均設有悲田、福田寺院,這是寺廟裡附設的醫療慈善機構,鑒真積極參予其事,自製丸散膏丹,為貧苦民眾送診施藥,從而積累了臨床經驗。鑒真生活了大半輩子的揚州,地處運河和長江的交通點,是當時中外交流的國際城市,鑒真在那裡不僅可以接觸到各種各樣人物,而且能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貨物和藥材,因此,掌握了藥材市場上那套鑑別藥材的道地、品種、規格、真偽和加工等方面知識。後來,鑒真在歷次東渡過程中,特別是第五次東渡失敗從海南島回到揚州的旅途中,看到了許多南方的植物與藥物。通過這些經歷,不僅增長了醫藥知識,同時也積累了辨識藥物的經驗。

鑒真抵日後,除講律授戒,傳授其它技能外,積極進行醫藥活動。他初到日本後,因治癒了光明皇太后的疾病,皇室把備前國水田一百町賜給了鑒真。當時日本寺院也置有敬田、悲田、療病、施藥四院,隋唐年間,雖中國醫藥知識及醫藥典籍相繼傳入日本,但日本人對於鑑別藥物品種的真偽、規格、好壞尚缺乏經驗。鑒真抵日後,儘管雙目失明,但是,他利用鼻子的嗅覺、舌頭的味覺、手指的觸覺,將有關藥物的知識傳授給日本人,矯正了過去不少錯誤;同時對於藥物的收藏、炮炙、使用、配伍等知識,也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日本人。

鑒真歷次東渡,都攜帶有大量的藥材與香料,據《東征傳》記載:天寶二載十二月東下時,除用物、法器外,帶有「麝香廿臍、沉香、甲香、甘松香、龍腦香、膽唐香、安息香、檀香、零陵香、青木香、薰陸香都有八百餘斤;又有畢、訶黎勒、胡椒、阿魏、石蜜、蔗糖等五百餘斤,蜂蜜十斛,甘蔗八十束。」天寶七載又擬東行,「買香藥、備辦百物,一如天寶二載所備。」現今日本奈良東大寺正倉院,收藏有六十種藥物,據日本學者考證,這些藥物有的是鑒真帶去的,有的是鑒真同時代從中國運去的。

據傳鑒真著有《鑒上人秘方》一卷,可惜早已失傳。但在《醫心方》裡,還能找出三、四個方子來。鑒真逝世後,他的弟子法進在日本繼續講授醫藥,後來傳其術的徒孫有東大寺的惠山、元興寺的聖一、山田寺的行潛等。通過這些門徒,對日本醫藥繼續發揮積極的影響。

隋唐以前,中國醫藥學通過朝鮮傳入日本。雄略天皇、欽明天皇曾多次向朝鮮聘請醫藥師,雄略天皇時代應徵去日本的百濟醫師德來,抵日後定居難波(今大阪),後來子孫世代業醫,世稱難波藥師。西元五六一年,中國吳人知聰攜帶《明堂圖》醫藥書約一六零卷到日本,這是中國醫藥正式傳入日本的開端。隋唐年間,日本政府派遣的使團中,均有醫師隨行,其中也有專程來中國留學的醫藥生。據史籍記載,推古天皇三十一年(西元六二三年),藥師惠日、倭漢直福因學成後回到日本。由此可見,鑒真東渡以前,中日兩國的醫藥交流已有悠久的歷史。據惟田淺常《皇國名醫傳》裡指出,自鑒真東渡日本面授醫藥知識,使日本人真正掌握辨認藥品之知識,從此日本「醫藥道避」。十四世紀以前,日本醫道把鑒真奉為醫藥始祖,直到德川時代,日本藥袋上還貼有鑒真的圖像,可見其影響之深。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