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錢江潮最大的一次潮湧

唐開


【正見網2009年10月06日】

根據浙江海寧市水文站消息,受到今年7月22日日全食影響,10月6日錢塘江可能出現近本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潮湧。

海寧潮又稱錢江潮,以其磅礴的氣勢和壯觀的景象聞名於世,被譽為天下奇觀,世界一絕。今年日全食過後,錢塘江潮水水文特徵發生明顯變化。海寧市以往大潮通常出現在農曆8月初1到初5、15到20這二個時段。根據日全食之後的水文記錄,潮水的潮高較去年同一天平均高出20公分,大潮的持續時間則由過去的5天延長至7到8天。

錢江潮從古至今留下了很多傳說和典故,其中以東周時文種與伍子胥的傳說影響最為深遠,越國大夫文種葬一年,海水大發,穿山脅,冢忽崩裂,有人見子胥同文種前後逐浪而去,今錢塘江上,海潮重疊,前為子胥,後乃文種也。

那麼我們這裡也先說子胥,後說文種:

伍子胥是春秋時期楚國人,後來在吳國受封於申,故又稱申胥。他一生中謀略迭出,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智勇兼備的名將,但命運坎坷、屢遭磨難,最後甚至得不到善終。伍子胥的父親伍奢是楚國太子建的太傅,太子建被奸人所誣陷,伍奢也受到了牽連。伍奢被囚時,楚平王要伍子胥與其兄伍尚前往迎救,否則便殺了他們的父親。伍子胥料到楚平王欲殺其父子,勸其兄伍尚勿往,留有用之身為父報仇,但伍尚不忍見父親被害而不救,還是前去相救,果然不久就和伍奢一起被殺了。

伍子胥發誓報仇,千辛萬苦到了吳國,助吳王闔閭奪取王位,並舉薦孫武(《孫子兵法》的作者)為將軍,自己輔之率領大軍攻打楚國,占領郢都後,伍子胥抓不到楚昭王,就挖開楚平王的墓,拖出他的屍體,鞭屍三百下。

吳王闔閭撤兵回國後,把第一大功歸給孫武,但孫武不願做官,回鄉隱居去了。孫武臨行私下勸說子胥:「子知天道乎?暑往則寒來,春還則秋至,王恃其強盛,四境無虞,驕樂必生,夫功成不退,將有後患,吾非徒自全,並欲全子!」子胥不認同。

後來,吳王闔閭不聽子胥勸諫率兵攻打越國,越王勾踐迎戰,打敗了吳軍,還傷了吳王闔廬。闔廬傷口潰爛不治而死。夫差繼任為吳王,拜伯?何??祝?詠裊繁??僥旰籩沼諢靼芰嗽驕?T酵豕醇?槳芎螅?扇慫吞?撞?漢窶瘢?鄖蠛吞福??菏盞膠麼?螅??焦?酌姥裕?饌跤謔譴鷯?吞福?樽玉閎擺傷擔骸骯醇?莧倘韙褐兀?巳瞬懷???俏夤?幕齷肌!蔽饌醪惶??故怯朐焦?吞噶恕?p>伍子胥預測出吳國即將滅亡,冒死進諫。夫差惱,令子胥自盡。伍子胥臨死前,對家人說:「我死後,把我的眼睛挖下來,掛在東門上,我要親眼看見越國大軍攻入滅掉吳國。」夫差知道後極怒,把他的屍首拋棄於錢塘江中。被人私埋之於吳山,後世因改稱胥山,今山有子胥廟。

幾年後,吳國果然被越王勾踐消滅,夫差羞於在陰間見到伍子胥,用白布蒙住自己雙眼,才舉劍自盡。

文種與范蠡輔佐越王勾踐歷經磨難、臥薪嘗膽,於周敬王四十二年滅吳,范蠡洞察勾踐弊端隱去,臨行私下勸說文種:「子不記吳王之言乎?『狡兔死,走狗烹;敵國破,謀臣亡。』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忍辱妒功,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安樂。子今不去,禍必不免。」文種看罷猶未深信其言。

勾踐不行滅吳之賞,無尺土寸地分授,很多開國老臣告老,文種心念范蠡之言,稱疾不朝。勾踐素知文種之才能,想要除掉文種,又沒有什麼把柄。

忽一日,勾踐視文種之疾,種為病狀,強迎王入,王乃解劍而坐,說到:「寡人聞之,『志士不憂其身之死,而憂其道之不行。』子有七術,寡人行其三,而吳已破滅,尚有四術,安所用之?」文種回答道:「臣不知所用也。」勾踐說:「願以四術,為我謀吳之前人於地下可乎?」言畢,留下佩劍而去,文種一看,劍匣有「屬鏤」二字,即夫差賜子胥自剄之劍也。文種仰天長嘆:「古人云:『大德不報』,吾不聽范蠡之言,乃為越王所戮,豈非愚哉?」轉而自嘲道:「百世而下,論者必以吾配子胥,亦復何恨?」遂伏劍而死,越王勾踐知文種死,乃大喜,葬文種於臥龍山,後人因名其山曰種山。

伍子胥、文種的遭遇何其相似,子胥不聽孫武、文種不聽范蠡,二位演繹忠魂,千古遺恨。

滄桑一瞬,2009年,不僅7月22日日全食預示著新舊更替,再看錢江潮大涌,追思子胥、文種後,我們不難發現,今日中共的殘暴、無恥,吳王和越王遠非能比,那麼孫武和范蠡的智慧選擇我們怎能不效仿呢?

《九評XX黨》發表後,引發了退出中共大潮,至今已經有近六千二百萬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關組織,中共的末日即將到來,歷史大戲最為驚心動魄的一幕正在上演,何去何從豈能等閒視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