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大紀元時報做市場營銷是一份神聖的工作

德國學員


【正見網2009年12月03日】

一、在為大紀元時報多盈利的正信中去掉對名利的執著

我是兩年前開始參與大紀元的廣告銷售工作的。我認為,支持大紀元在財政上走上正軌的資源分布在常人社會中。大紀元的廣告銷售員就是要將這些資源從常人中找出來。可是最初我一點也看不到廣告市場在哪兒,但我想,既然常人的中文報紙能夠生存,養活不少工作人員,那麼大紀元也一定可以!

後來在做的過程中發現和市場有關的事,要和客戶建立長期聯繫,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能做好的事。但如果專職做大紀元銷售首先遇到的是生活問題,憑我當時的能力,拉不來廣告,賺不了錢。而我隨便找一份常人的工作都會比當時拉廣告賺得多。我該怎麼辦呢?

表面上看每個人都有一堆麻煩的事,要麼有工作,沒時間,要麼沒工作,有時間卻沒錢。要麼有孩子走不利索。要麼身體有病業狀態。要麼一切都挺好,有錢有時間,孩子也大了,卻陷入常人的安逸生活中。當好不容易衝破阻力來拉廣告,還會有同修之間的矛盾,激化了之後就又有人打退堂鼓。

我想如果找份常人的工作每天累得腰酸背痛回到家,三件事還沒做一件,而為大紀元全職拉廣告,每天可以接觸到很多人,有機會講真相,當客戶把錢以做廣告費的形式交給了大紀元,也算他為救度眾生的媒體出了一份力量,幫助大紀元走上正規化道路。

然而當時我還是猶豫了一陣子,是不是應該全職做拉廣告。後來我悟到,我的猶豫背後隱藏著一顆心,我並不完全相信師父說的大紀元時報能夠成為全球第一大報,至少不相信她在短期內就能成為全球第一大報。如果現在真有個大報社來招人,我保證毫不猶豫就去了,那麼為什麼大紀元招人我就不去呢?再說什麼時候成為全球第一大報,要靠大法弟子一起努力。每件事起步都很難,當然也需要有人做前期的鋪路工作。

當我決定全職做銷售後,求名的心常會冒出來干擾:一個博士不干自己的專業卻做市場銷售,別人會怎麼看我啊?心裡越不穩,擺不平這個關係,就越有人問。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回過頭來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環境中,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間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我想,為什麼安排我得到博士學位,卻來做市場營銷呢?我意識到,讀博士的過程中在磨鍊人的堅強意志,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挫折都不放棄,朝著一個目標堅持不懈的走下去。那麼堅強的意志和絕不放棄的特點不正是我們拉廣告所需要的嗎?對於修煉人來說,博士的意義不在於常人中的地位多高,加強人對名的執著,而是在於修煉心性中的意義。

在拉廣告的過程中,還要去掉對利的執著,有一次進來了一個整版廣告,廣告費用是平時分類廣告的許多倍。在處理過程中,我比平時要緊張,生怕有什麼差錯,剛好那天事情又很多,飯也沒顧上吃,以致於緊張的胃痙攣。過後我想其實不管大廣告小廣告,錢多錢少,背後都是眾生,都應該用平常心來對待。曾有同修說做生意的心態應該是,有一分錢也去掙,進幾百萬也不動心。

二、在互相配合中獨立完成工作

我注意身邊的同修,性格、特點、生生世世轉生帶來的東西都如此的不同,常因溝通不暢造成誤解。通過學法,我悟到,這也是舊勢力利用性格不同給我們的配合造成的一種間隔,讓我們產生矛盾,影響做事效率。當我悟到這點後,我不管銷售組同修說什麼,我都儘量善意理解:「她一定是無意的,一定是我有什麼需要去掉的心;再說就算她是有意的不正好是去那個不讓人說的心嗎。」我嘗試把救度眾生的事放在自己的感受之上。

師父在《精進要旨》中告誡我們:「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而我平時最注重的就是道理,人家不想聽了我還要把我想說的說完,因為我覺得我的理很正確,所以橫比喻豎比喻,生怕人家聽不明白。講真相,平時和家人,同修說話,都按自己的想法講,不看當時的地點環境不顧別人感受。特別是對家人,雖然出於好心,但卻因為講話方式讓人接受不了,產生反感。

廣告銷售給了我無數次機會修這一塊,我必須為他人考慮,否則廣告進不來。一次和一個不認同大紀元的客戶聊了一個多小時,在很多地方我都很堅定地告訴他我的觀點,指出他認識上的錯誤,我覺得我做得很好很正,但是在結束談話的時候,他卻對我說:希望我剛才說的話沒有讓你感到不高興啊。以前我和客戶談話,以我說話為主,現在則以聽為主,找出他的癥結再和他往下說。

我發現,在大紀元做廣告和常人公司不一樣,憑的不是技巧,心性不到位,廣告就不來。執著放掉一點廣告才能進來一點。另外,堅持也不容易,難在每天遇到幾十個拒絕還以平常心繼續做,多少天也沒有廣告進來還不放棄。中途放棄是最容易的,去做其它項目好像照樣能救度眾生,但我覺得,以這種逃避矛盾的心態去做其它事照樣會遇到麻煩。

現在,為大紀元拉廣告我覺得路越走越寬,看到的可能性越來越多,只覺得有那麼多的客戶等著我們去找他們,等著把錢交給大紀元,完成他們下來前把錢交給大紀元的許諾。

我堅信,每個電話打出去,把大紀元介紹給商家,就是對邪惡的一個震懾。我堅信,每個廣告做進來就是在瓦解舊勢力在經濟上搞垮我們的企圖。我堅信,不久的將來大紀元時報就會按照師父的要求不僅銷售人員有工資還能夠給所有編輯發工資。我堅信,大紀元時報成為世界第一大報的日子就在眼前!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