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



【正見網2001年02月11日】

小弟、弟媳:你們好!

剛通完電話,很想和你們再多談談心裡話。因為大家都很忙,互相之間的交流很有限。我現在正好在放暑假,就多寫一些自己出國以後觀念的轉變,以及怎樣走上修煉之路和現在的思想狀況。

到美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打工掙錢。為了多掙錢,我不怕苦不怕累,可是小費若是少了就很不高興。打完工回到家,常常已是晚上十一、十二點鐘了,還要喋喋不休地和你大哥嘮叨小費上多一塊少一塊錢的事。好像我就是為了這幾個小費而活的。

後來到一家醫生家做工後,思想有些改變。這位醫生雖不算百萬富翁,可也高於美國一般工薪階層。他們夫婦倆對我們不錯,沒讓我感覺到“受剝削受壓迫”。醫生他執照行醫時已近四十歲,擁有的這一切也合情理。太太在家當管家,外出學畫,常抱怨老師管得嚴,她在佛羅裡達的老母親說她女兒是閒著沒事幹――自找苦吃。醫生家有一高級室內游泳池,我在他家十個月,他太太用了總共不到五次,而醫生自己好像一次也沒游過。他太太進游泳池不是游泳,而是到水裡泡泡,同時檢查哪裡不夠乾淨,上來後就讓你大哥去清潔。她口口聲聲說我做的中國菜好吃,可是她的胃不爭氣,一享用就鬧肚子,看她也怪可憐的,只能吃些高價無味的所謂健康食品。醫生和他太太對家中的三貓兩狗就像對他們的親生子女一樣,我每天要為小哈吧狗魯克珊梳毛,每周還要給它洗一次澡。那時,我常想起自己的親生女兒正遠隔重洋留在國內,而我卻沒有機會給她梳頭。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社會畸形發展,動物可代替人類的子女。 說來也怪,你哥有時拿小狗尋開心,騙它說:“你媽回來了。”它還真會激動地跑到門口搖尾等待。老花貓湯尼亞死於疾病,你哥把它埋在後花園時,醫生太太哭得象個林黛玉似的。今年聽說她和前夫所生的獨生女死於一場車禍,不知我那多愁善感的老闆娘又會怎樣痛苦一番。

我們都知道錢不是萬能的,醫生家十個月的幫工讓我清醒地看到:富裕的生活並不能給人帶來真正的快樂,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一樣。這時,我一心想要的是全家團聚,過一種自由自在的生活。移民加拿大後也實現了這個願望。我們雖然並不富裕,可對這個溫馨的小家庭,我也滿足了。想吃什麼就做什麼,變著法兒帶女兒玩,游泳、溜冰、看電視、看電影、逛遊樂場、去露營。開心之餘總好像生活中缺少點什麼,常常有種空虛感。也許是為了充實生活吧,我又撿起了書本,為了將來容易找到工作就到當地一所學院選了電腦。上網際網路後,你大哥不久就找到了法輪大法,還發現當地的大學裡就有一個煉功點,於是立即就聯繫上了。

剛開始看《轉法輪》時,我對你大哥說,這不正是你要找的功法嗎?因為他練太極拳練氣功很用心,也肯花功夫,還讓家裡的人跟著一起起勁。他說他跟我結婚前就開始練上了,可總覺得沒有真功夫,只是花拳銹腿。總想將來有機會回國找個高功夫的師傅學點真本領,所以有時還去買彩票,想中獎後把我們母女倆安排好,他自己就可以天南海北地去尋師訪友了。這下好了,法輪大法在家就可以修煉,他也不用離家遠遊了,修得好還能成佛,永遠脫離人生苦海,全家也跟著受益,何樂而不為呢。

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要求兩腿雙盤打坐,我很容易地就雙盤上了腿,而你大哥單盤都很困難,痛得他齜牙咧嘴。我那時怕時間花多了影響功課,曾對你大哥說,等他雙盤上我再開始練。現在他可以雙盤打坐半小時之內沒事。其實,學習與煉功並不矛盾,煉功是最好的一種休息方式。

當看到《轉法輪》書中李老師講到有關人生命的真正來源時,我又驚又喜。原來人的真正生命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是自己變得不好了才掉到地球這個迷的空間中來的,所以人人都會有苦有難。而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美好的境界中去。同時,也讓我想起自己童年時常常思索的“人為什麼要活著?”這個問題來,我曾問過別人,沒有人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人就這樣降生了,過了許多年後又死了,為何要活上這幾十年呢?如果是神造了人,那麼神又為何要造人呢?而且有人日子過得好,有人日子過得不好,忙忙碌碌一輩子到底圖個啥?隨著歲月的流逝,自己也隨著社會的潮流在一天一天地長大,漸漸地忘記了自己孩提時的問題。好好讀書,考大學,找個好工作,多掙錢,或找個才貌雙全的好丈夫,過好日子。當人不就應該這樣活著嗎?這也是我得法前的理想,凡是不能滿足我的理想的事,都會給我帶來無盡的煩惱與痛苦。得法後,我才徹底明白了人生的真諦。

當我發自內心地覺得李老師寫的這本《轉法輪》真好時,我就有了清理身體的反應,而且在我學習最繁重的時候,卻不知不覺有了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走路一身輕。我原來是個無神論者,這也是多年唯物主義思想教育的結果。但通過閱讀《轉法輪》,我的思想有了根本的轉變。李老師在《轉法輪》這本書中,用淺白的現代口語,從分子生物學、化學、物理學、天文學、高能物理學、考古學、哲學等多種學科的角度向世人第一次闡述了許多修煉界視為秘中之秘的東西。

我們都相信古人講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是現代科學證明不了做好事會積德,做壞事會造業。隨著人類道德的大滑坡,人們越來越重視對看的見摸的著的金錢的追求,沒有了道德,人們什麼壞事都敢幹,世風日下,人心險惡。上學期,我有兩門選修課,一門是“社會問題”,另一門是“衝突管理”。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讓制定法律的人都束手無策。西方人研究了半天,最後發現問題在於教育,認為從小教育好兒童要比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更有效。然而,西方的教育是建立在實證科學的基礎上的,這種不完善的科學卻不能證明神的存在。教育孩子時都說不要傷害別人,但一般人卻不知道傷害別人會給人家珍貴的德,自己得到黑色的業力,而德和業這些物質確實存在於另外空間。有人會問德值多少錢一斤,你能用科學試驗證明嗎?

李老師在《法輪佛法(在雪梨講法)》中指出,“實質上不就是掄起了現代科學的這個棒子,去打我們人類最本質的東西――人類的道德嗎?”,“人類的道德觀念真打沒了,那麼人就沒有了心法的約束,沒有道德的規範,人就可以什麼都敢幹,什麼壞事都敢做,就促使人類的道德不斷地向下滑。這就是科學最不足的一方面所起的作用。”可見,李老師一針見血地指出社會問題是人心的問題,唯有人類道德回升,才能最終解決這些社會問題。當上“衝突管理”的任課老師談到遇到矛盾時都找自己時,學生們議論紛紛,有的甚至還與任課老師爭辯,認為任課老師講的是奇談怪論。我因為學了《轉法輪》,心裡很明白,有一種“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常人中也有人能認識到這個“向內找”的道理,可惜常人因為沒有宇宙大法作指導,所以他們也說不清。任課老師只好重申他是在講“向內找”的這種理論,認為它確實有助於解決矛盾,並沒有要求學生都來信他。我當時真想在課堂上向大家說,這是真理而不只是個理論,只可惜我膽怯自己的英文表達能力而錯過了一次弘法的好機會。

得法前,我根本沒想讓我媽來加拿大探親,因為她曾得過小中風,一直有高血壓的毛病,若有個萬一,我們負擔不起醫藥費,得法後,我首先想到了我媽,她肯定很想出國看看,我不能只想到自己,若生病,就因該花錢為她治病,欠債要還嘛。

你們兄弟感情很好,你大哥常常在我面前誇獎你,我嘴上不說,心裡面卻在妒嫉。你大哥自己打工的鞋子穿破了,在外面干露天活時襪子都會濕透,他寧可自己用黑膠布貼一下,也不願買雙新的。還常說要資助你出國留學,我和他爭吵,還找理由說這一點點打工掙來的錢是留給自己女兒將來讀書的,不能動。學法後我認識到自己是多麼自私,沒有為別人著想,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時時處處都應該以真、善、忍這個宇宙特性為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要做到比樂於助人的好常人還要更好。

有次,一位同學建議我向學校申請困難補助,還說另一個同學已從學校申請到$700的無償資助,她先生掙的錢比你大哥掙的還多。我看了表格,意識到要想申請到這筆錢,就必須設法證明自己沒錢讀書,現在我是一個修煉的人了,怎麼還能做假呢?也就打消了這個一般人認為很正常的念頭。

為了提高英文,我最近看了一些英文讀物,如"自助成功手冊--思考與致富”和“事業軌跡”系列讀物的“明視的勇氣”。人們在不同層次看到了一些理,例如,書中把獲得金錢後的富有列在所有十種富有的最後一位,再有,象什麼“知足者常樂”和“有志者事竟成”等等。 為了成功,實現自我價值,人們需要這樣做,或那樣干。

其實,這些常人中的理都是佛法在人類社會這個最低層次的一點表現而已,對做人是有指導作用,但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過去我讀書的首要目的就是要找份好工作,看招工廣告時,錢少的不屑一顧,路遠的覺得不合算,一份個人簡歷改來改去,面試前胡思亂想,總是患得患失。現在想到,找份工作,不僅是為了掙錢生活,同時也是為別人服務,為社會作貢獻,找到工作,我就儘量做好工作,找不到,我就在家裡為丈夫和女兒多做些家務。

剛開始修煉時,我曾想呆在家裡可以多學法多煉功,省得到外面去和人家爭爭鬥鬥,還容易起執著心。同時覺得讀書也挺苦,因此想打退堂鼓。後來想到孩子也逐漸長大了,過分照顧反而對小孩成長不利。自己多學點知識,將來到外面為社會多作貢獻,再說不接觸常人社會豈不是失去了一個提高心性的修煉環境嗎?過去我一聽說講奉獻,學雷鋒,就想都什麼時代了還講為人民服務,那是掛在嘴上的大道理。然而,法輪大法傳出後,很快就吸引了無數的社會各階層有識之士前來參加修煉。因為我們相信每個人都不只是這一生,死後即使有萬貫家產,誰又能帶走一分一俚?高官顯位,死後又有誰會在意?只有德,它卻是一直跟隨著人走的。人在吃苦做好事的時候就會積德,修煉人的德又會轉化為功,而功又是決定未來修煉層次和果位高低的關鍵。我們曾經都幻想過長大了幹啥,將來怎樣,老了又會如何,總說要把眼光放遠點,可是總也跳不出這一輩子,那麼我們為何不能徹底地拋開這個常人觀念呢?其實,人的一生在整個生命長河中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間,就像人睡了一覺。人間的榮華富貴恰似過眼煙雲。修煉後,我不再總是計較個人得失了,心胸也逐漸變得寬廣了,日子也過得舒暢了。李老師說過,修煉大法會給修煉者帶來福份,修煉是無所求而自得,事實真是如此。

隨著深入學法,我逐漸認清了為什麼全世界有三十幾個國家稱讚法輪大法,而唯獨中國政府在死命地打壓。起初,我覺得大法好,就跟著煉。如今,大法被中國政府污衊成“X教”,在大陸,官方“一言堂”的批判文章鋪天蓋地,遠在大陸的父母因為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曾好心勸我們不要參與同中國政府對立的活動,這確實讓我深入思考我們的修煉,我們到底為誰而修?我雖然不象好多大法修煉者那樣從久病不愈得到新生,但我修煉後卻有種種親身體驗,我自認為我是有頭腦的,也曾經深思過,我們只不過是修煉人在一起,周末到公園煉煉功,空閒時學學法,有事打個電話,參加與否完全是自願的,這有什麼“邪”的?也不存在什麼“教”的概念,我們根本不反對自己的祖國,對政治也不感興趣。你大哥是最討厭什麼政治學習的,到美國後,也常有基督教的人來勸我們上教堂,去了幾次,也確實感受到基督徒對人的關心,尤其是剛到美國,人生地不熟,基督教的熱心人也給了我們不少心靈上的安慰,但時間一長,我們對西方天主的信心也漸漸地消失了。學了大法後,我才明白,基督教是西方人的一種宗教,過去確實是一種能度人的正教,可如今人們去教堂根本不是為了修煉,而成了一種社會文明的舉動,難怪你大哥不喜歡去教堂呢,如果我們的修煉真是一種中國政府所稱的“邪教”,你大哥肯定第一個反對。

記得我媽來加後,每次都同我們一起外出煉功,有次地上積雪一尺多厚,天氣非常冷,我當時對我媽說,你如果覺得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可我媽還是同我們一起堅持把功煉完。她當時還覺得奇怪,以前在國內稍一著涼就感冒生病,怎麼在加拿大凍這麼長時間,居然一點沒事。也許正是這許許多多的超常事實,才使少數害怕真理的人硬把我們的修煉是“邪教”吧。

在修煉上,因為我同你大哥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對大法的理解和認識以及對弘法的態度存在著差異。比如,我對弘揚大法不積極,認為主要是修自己,最多告訴人家一下,修不修那是他自己的緣分所決定,其實,我是怕麻煩。而你大哥又是寄書、寄磁帶、寄資料,又是寫信打電話,一而再,再而三,還說金誠所至,金石為開,但他自己也承認那是對親情的一種執著。

記得我媽來加拿大探親時,剛下飛機一進家門,你大哥就迫不急待地向我媽弘起法來,還說我媽就是乘飛機到國外來得法的,好在我媽也爭氣,第二天就能雙盤了。有天,我媽私下裡跟我講,她現在真的有點怕你大哥了,因為她一開口講話,就被你大哥說成是常人觀念。以前在國內沒修煉時,是你大哥怕我媽,現在卻是我媽怕你大哥。我媽臨走時,你大哥突然想請我媽帶一本袖珍本《轉法輪》給你小哥,我卻不知為何極力勸阻,還說你大哥不為別人著想,因為國內的親人都相信中國政府的說法。與你大哥相比,我感到自己的偽善,既然知道能修煉是自己親朋好友的福氣,我為什麼就不能堂堂正正地勸善,而只顧自身解脫呢?向一般人弘法我更沒有興趣,其實也是個“私”字。現代人交往,首先想到的是這個人會給我什麼幫助,值不值得與其來往。你大哥過去教太極拳除有收入以外,交往的人還可能幫助介紹工作。現在你大哥向他人弘揚大法,完全是義務教功。在當今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若沒有得法誰會這樣做。起初我也難以接受,思想曾一度波動,一下子捨棄這麼多常人的東西,還要無償付出,我真有點受不了。記得一年前的一個周末,你大哥硬要拉我去外地的一個煉功點看李老師在美國講法的錄像,看完一遍後還要再留下來看第二遍,我當時恨死你大哥了,因為在眾人面前不好發作,回家後就跟你大哥幹了一場,還揚言“都象你們這樣,我就不修了。”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真覺得有點可笑,你大哥就像電影《諾亞方舟》中諾亞的好朋友,對諾亞的話深信不疑,而我就像那位被硬拽著上山避難的太太。

小弟、弟媳,你們現在年輕,幾粒藥很容易把病壓回去,可是那只是暫時的,都積在那兒,老、病、死就等在那裡。瞧現在你爸爸的眼睛,你媽媽的手腳,還有你小哥的尿結石,當人是誰也逃脫不了生老病死的。那年回國接我的女兒時,發現變化最大的就是你媽媽,聲音變了,腰也有點彎了,真是歲月不饒人。我沒有你大哥那樣的勇氣向你爸媽弘法,爸媽已為我們付出很多,我心中一直有愧,怎好意思開口勸他們修煉呢?因為修煉就是吃苦還業,如果不得法,常人觀念不改變的話,是無法做到以苦為樂的。

我曾把《轉法輪》借給一位中國朋友,他還我書時對我說,這本書不能看,我很納悶問他為什麼?他說看了這本書後,他去湖裡釣魚以及同朋友一起喝酒玩牌都不自在了。他還告訴我,他在中國大陸鄉村的爺爺和奶奶現都已九旬高齡,人還很健康,出門再遠都行腳,他們都是虔誠的佛教徒。我的這位朋友看來還真識貨,知道好壞,但他自己卻沒有勇氣和毅力去攀登這座修煉正法的高山。

那天你爸生日,我們同國內通了電話,你媽說,你北京的表姐現在生活很好,她丈夫月薪很高,掙了很多錢,你爸則接著說,她丈夫年紀輕輕頭髮都開始白了。現在人都認為誰能掙錢誰就有本事,發財是好事。其實,人生苦短,我們不都因該好好想想人到底為啥活著?不要為了別人的觀念而活著,要對自己的生命真正負責。

以上是我修煉兩年後的一點認識,法輪大法的內涵遠遠不止這些,自己看書最好,問題當然會有,因為這畢竟不是常人的道理。

我從來沒有寫過這麼長的信,花了周末兩天時間 ,星期一我又用了一個上午修改,我們對修煉是很認真的。所以我一張張寫好後,你大哥還要一字字打出來,你們看起來也容易,我必須對自己的修煉和對你們的講話負責。下學期我比同學要多學兩門課,當然會辛苦一些,但問題不大,修煉人以苦為樂嘛。我女兒現在也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但她煉功時,一聽到周圍有聲音就會睜開眼來東張西望,可能是童心好奇吧。

就寫到這裡了,希望你們不抱任何偏見地看一下你大哥寄給你們的大法書,有什麼問題,及時聯繫。

你們懶筆頭的嫂嫂
2000年5月29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