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輪迴

大陸大法弟子 歸帆


【正見網2013年01月18日】

我什麼也看不到,卻經常做夢,夢中一幕一幕的輪迴,真實而強烈的情感,身臨其境。恍惚自己真的曾經活過千百次,經歷過無數。當成故事和大家分享,願有所裨益。

(一)清朝公主

那一世,我是清朝一位皇帝最寵愛的小公主,緞子一樣的長頭髮,精緻的綢緞衣裳,姣好的身段,花一樣的年紀,生在其帝王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皇阿瑪辮子很長,黃色的衣服像電視裡一樣,氣度不凡,但看不清他的臉。天氣晴好,他陪我逛御花園,有說有笑。很多宮女、太監小心伺候著。

一個宮女因為妒嫉我,說了冒犯我的話,被我用劍所傷,還沒有死,我命令侍衛把她“處理”了。皇阿瑪因為寵我,什麼也沒說。可憐的宮女就這樣死去了。夢中,我感受到了她的妒嫉、怨恨和當時我的怒火。醒來很難過,覺得很對不起她。

(二)日本女孩

好像是古代的日本,那個家是一個神社,院子裡有一顆很高很高的大樹,漂亮的日式庭院,長長的迴廊有風鈴輕響,我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時光平靜而安詳。後來,我們不知道什麼原因要離開,一乘轎子,四個轎夫抬著,走著走著,走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詭異的光影四周瀰漫著妖氣,原來是因為我有很高的靈力,妖怪要吃掉我。幸虧爺爺及時趕到,用法力除掉了妖怪,保護了我。

夢醒了,心有餘悸。我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日本,今生大學的專業是日語了。

(三)西方農場男孩

那種西方人的大農場,有大片的莊稼和好多牲畜,很多幹活的工人,在耕種,在放牧。我是農場主的小兒子,因為年紀小,不能騎高大的馬,父親特意給我買了一匹矮腳馬,正適合我這樣高的孩子騎。我給它起名叫“小小”,喜歡的不得了,親自餵養它。後來,因為一個工人馬虎大意,把不能給它吃的草給了我,我餵了它之後,它就死掉了。我難過得大哭,對那個人大聲哭喊:“你害死了小小,是你害死了小小。”那晚是哭著醒來的,心裡難過極了。我才明白,為什麼這一世我這麼喜歡馬。

(四)蘇麻喇姑

我和康熙皇帝坐在一輛車裡,那時他還是個孩子,小小的個子,穿著金色的龍袍,帶著皇帝的高高的帽子,很可愛的樣子,我抱著他,喜歡的不得了,還親了他一口。醒來後,還喜歡的不得了。醒來後,腦子裡反映的名字:蘇麻喇姑。因為看電視<康熙大帝>里,演的是康熙皇帝愛上蘇麻喇姑,所以有點不確定,後來上網一查才知道,她是孝莊太后的侍女,情同姐妹,也是康熙皇帝的啟蒙老師,康熙皇帝小時候出天花的時候,在宮外住,她經常騎馬去看他,往來與皇宮與外面之間。論起來,是康熙皇帝奶奶輩的。

這一世,我天生喜歡吃羊肉,越膻越喜歡,喜歡騎馬,喜歡草原。綜合這一切,才敢有一點相信這是真的。我高中畢業的時候,爸爸帶我去瀋陽故宮,參觀了孝莊太后年輕時住過的屋子。看來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啊,都是緣份這根線牽著。

(五)民國少女

這個夢跟我身邊的人有著很深的淵源,解開了我一直的疑惑。讓我明白了萬事皆有因緣。那是民國時,我跟一個國民黨下級軍官定了親事,置辦了簡單的禮服,雖然不華麗,但是因為這門親事是情投意合,所以鏡子裡是兩張喜氣洋洋的臉。就等著日子到了,辦喜事。可是一切卻意想不到的出現了變化,母親因為嫌棄他窮,悔婚了,把我許配給了一個國民黨高級將領,他是一個老頭,正妻死了,要娶續弦。很多女人眾星捧月一樣的圍著我,挑衣服,選首飾,感嘆我好福氣,可以享福了。可是鏡子裡的我沒有一點歡喜的樣子,象個受人擺布的娃娃。

夢裡的下級軍官,就是我這一世的前夫。我們是大學同學,八年里一直對我很好,突然有一天說自己愛上了別人,我們離婚了。恨過,一直想不通,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為什麼?直到做了這個夢。那一世的母親也是這一世的母親同修,這個夢讓我們釋然。我以前這樣殘忍的對待過他,現在不過是在償還這筆債,了結這段緣。我不再恨他了,也對師父講的“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轉法輪》)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認識。

還有一些夢的片斷,修煉不久時,還夢到過自己是一個苦行僧,在山裡修煉,沒吃沒喝的,修行的很苦很苦。

夢中的情感都無比真實,仿佛剛經歷過一樣,歡喜,愛戀,怒氣,痛苦,眼淚打濕了枕頭。但天一亮,無論多真實的夢,多濃烈的情感,都如昨晚的晚星殘月,虛幻的仿佛沒有發生過。我悟到,是師父讓我不要執著於人間的得失,“人生戲夢,迷者痴心。”生生世世都曾在這樣的愛恨情仇中糾葛,就如一幕幕戲,迷住常人心。放下了常人的情,看清了事事的緣,一切都那麼輕鬆、如意。修煉,唯有修煉回家,才是這輪迴千百年的真意。

叩謝恩師!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