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 走過的人生(五)

劉如

【正見網2017年07月10日】

松下幸之助在22歲時,僅僅憑著當時不足100日圓的所謂資金,和製造燈座一無所知的空白技術,就敢於白手起家,進行創業。日本人一直將這個超乎人想像的大膽行為叫做無謀。他不僅大膽,還遭遇慘敗,甚至落入典當物品來度日的境地,也沒將他打垮,竟然奇蹟般地時來運轉。他的奇蹟與逆境中的堅強沉穩,全都來自從九歲開始的日常工作的種種磨練打下的基礎。

創業之初遭遇慘敗

幸之助在大阪電燈升至檢查員的職位時,因為工作太輕鬆,開始利用閒暇時間對不滿意的電燈底座進行改造,做實驗,並把他的粗糙試驗作品交給會社,希望他的合理改良能被會社認可,進行大量生產。但是卻被無情地否定了。認為他的改良毫無意義,一句話,認為沒人需要,賣不出去,沒有任何價值。

他受到無情地否定,並不動搖,反倒促使他下了決心,自己做出來真正能見世面的產品,自己賣出去。於是辭去會社的工作,開始了獨立創業。

一開始,有兩個會社的同事因為了解他專注的工作態度,和技術掌握上的非凡領悟力,於是決定跟他一起創業,就這樣,加上妻子和妻子的弟弟,共五個人,手裡拿著也就是相當於幾個月的工資,就開始了改良燈座的製造。

他碰到的第一個困難就是沒有製造燈座的設備,那不足100日圓的資金,不夠買一台最簡單的機器。沒有錢也沒有設備,甚至不知正規的原料為何物。面對這等看似毫無理性,毫無謀略的異想天開式的開業方式,大家都看不懂,他到底是無知還是過於自負。

事實上,他的確遭遇了慘敗,好不容易花了四個月才弄清製作方法和材料的他,以自己獨特的頭腦和打造方式,煉製的金屬燈座雖然成功了,卻賣不出去,幾個人同時在大阪中拚命地尋找買家,10天過去,才賣出100個。不過10日圓的銷售額。為此,幾乎等同原先的會社對他的否定成為現實。一般人面對這樣的殘酷現實,是無法再堅持的,因此兩個同事不得不面對生活,需要養家而離開了他。結果,他只好自己背負著大量的庫存和債務,艱難度日。甚至靠妻子典當結婚時的嫁妝來支撐每天的生活。

看似無謀 實則有備無患

即使是這樣,他也毫不懷疑自己的改良是有問題的,連退後的想法都沒有,對他來說,失敗並不可怕,就像他當初不被大阪電燈認可一樣,被以等候空缺為藉口,不接受他的入社要求。等到被他的誠意打動進入會社,他已經度過了三個月的水泥搬運工的生活。練就了見習工需要的推小車的臂力和技術,磨難對他而言,從來都會變成好事,幹任何事會經歷失敗,也早就明白,而且常年當學徒學到的技術,使他對製造東西的感覺非常好,學什麼都很快,對新的技術,根本不害怕,內心是明白自己擁有的實力的。

所以,他對於沒有做過的東西,沒有陌生感,多年的經驗使他明白,只要用心觀察和鑽研,虛心請教,總能學會。因此說他無謀,並不正確。他敢於在不懂正規的製造方法時,走出會社創業,是基於從九歲開始的學徒生涯的磨練。他對機械構造,煉製物品,並不是完全陌生。很多東西,觸類旁通,只不過,金屬的煉製,他是第一次。

還記得他曾在13歲,第一次販賣自行車時,因為站在客戶立場說明性能的熱心和堅守一成讓利的誠信,打動了顧客。顧客因此說只要幸之助一直在這家店工作,他就一直從他這裡購買自行車。那時他同樣被自家店主痛罵和否定,不應該如此主動讓利來做生意。可是他最後得到了客戶的認可。

這一切都告訴他,如果自己的所為是為了別人,自己的東西真的能解決人們的不便之處,其性能是大家需要的,並好好製造,讓人放心使用,堅守誠信,就一定會得到認可。

沒錯,這是從九歲就積累的多次面對否定、面對失敗的磨練打下的基礎;做人的經驗和技術的感覺的積累,使他不怕逆境與失敗,這些都是人生「有備無患」、踏實做人的見證,使他能清醒地面對失敗,能理性判斷自己是否可行。他面對慘敗的堅毅心態,絕非一朝練就的,也不是天才的智慧,是常年打下的基礎,無形的準備。

也有人認為,他還是過於冒險,無法模仿,也不敢模仿,不知他的妻子為何能夠忍受得了,在典當嫁妝度日中,敢於一直等待他最後的走運。

其實,幸之助不可能做毫無信心的事情,他當時是大阪電燈會社的優秀人才,絕不會讓自己陷於絕境,連家都養不起。他離開會社時,已經知道,憑著自己的實力,即使創業後真的走投無路,失敗到底,也完全不用擔心生存的問題,他很簡單就能再次返回原來的會社。離開時,大家都盼望他能回來。這就是實力的準備。他之所以一度靠典當度日都沒回去,完全是認為自己的失敗是暫時的。所以即使在這一點上,也是有備無患的見證。絕非人們表面看到的所謂異想天開和無謀。

否則,很難解釋他如何能開創出遊刃有餘、不受世界經濟狀況好壞影響的水壩管理模式,並影響了後世,成為今天日本普遍採用的經營管理方式。

他做人的誠意,果然很快引起某家商社的注意和賞識。看似一敗塗地時,突然時來運轉,一下解決了資金問題,開始了正常順利的工廠製造的運作。就此牢牢打下松下電器的根基。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