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以言和行 抵制君王之錯(四文)

陸善

【正見網2018年01月15日】

一、晏子以言和行,抵制君王之錯

齊景公與臣子,飲酒到極高興時,說:「今天,我要和各位大夫,痛快地飲酒,請大家不要拘束禮節。」

晏子神色不安,面容嚴肅地說:「君王的話錯了。所有臣子固然希望君王不講禮節。力氣大的,足夠以力大,欺凌長輩;勇猛的,足夠以勇猛,刺殺他的國君。而禮治就不便於執行了。禽獸就是以強的為首領,強的侵犯弱的,所以每天都在改換首領。現在君王丟開禮法,就是和禽獸一樣了。群臣憑藉勇力,來管理朝政,強大的侵凌弱小的,而每天更換君主,國君將置身於何處呢?人之所以比禽獸高貴,是因為講禮儀,所以《詩經》說:『人如果沒有禮儀,何不快點死去。』禮不可以沒有呀!」

齊景公背開身子,而不聽晏子的話。過一會兒,景公出去,晏子不站起來;景公回來,晏子也不起立。相互舉杯,晏子則先景公而飲。景公怒色滿面,手按桌子,嗔目看著晏子,說:「以往先生告訴我,人不可沒有禮節。我出去、進來,你不起立致意;相互舉杯時,你卻先飲,這合乎禮嗎?」

晏子站起來,離開座席,再次叩首跪拜,然後恭敬地說:「我哪裡敢把和君王說的話忘記呢?我只是用這種作法,來表達沒有禮的結果。君王如果希望不要禮法,這就是上述的結果了!」

景公說:「你說得對,也做得好!我因此明白:這是我的罪過了,先生請入座,我聽從你的勸告了!」

君臣舉杯三次,就結束了酒宴。

從這以後,齊景公便整治法度,修明禮儀,以此治理國家。百姓也恭敬有禮了。

二、嬰子論:不可飲酒大醉

有一天,齊景公飲酒大醉,三天後,才酒醒,起床。

晏子去拜見齊景公說:「君王醉酒了嗎?」景公說;「是。」晏子說:「古時候的人飲酒,足夠用來疏通氣血,調和精神,就停止了。所以男子不聚眾作樂,以免妨礙本業;女子不聚眾作樂,以免妨礙女工。男人、女子,在一起飲酒取樂,也以相互敬酒、遍飲五次為限。超過限度的。就會受到斥責。君王自身躬行這個禮節,所以朝廷之外,沒有積小而壞大的政事,朝廷之內,沒有昏亂的行為。現在,您飲酒一天,而醉臥三天,國家的政事,遭到外邊怨惡;君王左右的人,又在內部作亂。因懼刑罰而身自防範的人,就肆意為非作歹,以賞賜、榮譽作為盡力追求的人,也就懶於作善事。君王離開了德行,百姓輕視賞罰,這便丟掉了所用來治國的東西了。懇望君王節制飲酒。」    

齊景公點頭稱善。

三、晏子見民苦異常,請求辭職

有一次,連續下雨十七天。景公卻夜以繼日地飲酒。晏子請求發放糧食救濟災民,多次請求,都沒有得到景公的允許。景公反而命令柏遽(人名)巡視全國,尋求善於歌舞的人。晏子聽到此事後,很不高興,於是把家裡的糧食,分發給災民,並把裝載糧食的器具,陳放在路旁。自己步行去見景公,說:「下了十七天的雨,一個鄉,有數十家房屋損壞。一個裡,有數家飢餓之民。老年體弱之人,寒冷沒有禦寒的粗布短衣,飢餓之人沒有糟糠充飢,步履艱難。不能行走的人,四處張望,沒有訴說災難的地方。君王不憐憫百姓,日夜飲酒作樂;命令全國選送能歌善舞者,沒有休止;宮中的馬匹吃著府庫的糧食,獵狗厭吃牛羊之肉;後宮妻妾,都有充足的糧食肉品。對待犬馬、妻妾,不是太豐厚了嗎?對待百姓,不是太刻薄了嗎?鄉裡的百姓貧窮,而無處投訴,就不會喜歡君王了;飢餓而無處求援,也不會喜歡君王了。我是手捧稟事簡策、百官跟隨的宰相,讓百姓飢餓貧困而無處投訴,使君王沉湎酒色丟棄百姓而不加憐憫:我的罪,實在太大了!」深深跪拜後,請求辭職,於是快步走出宮門。

四、見微知著,晏子警戒

晏子上朝,見杜扃待守在朝堂外,望著遠處。晏子問:「君王是什麼原因,不臨朝理政呢?」

杜扃答說:「君王昨夜興發,沒有睡覺,不能臨朝。」晏子問:「君王為什麼不睡覺?」杜扃回答說:「梁丘據秘密地接引能歌善舞之人進宮,演奏改變了齊國古樂的樂曲。」

晏子離開朝堂,命令宗祝,根據禮法規定,拘捕了歌人虞(姓虞的歌人)。景公聽到這個消息後,大怒說:「為什麼拘捕歌人虞?」

晏子說:「因為歌人虞用新的樂曲,淫亂君王。」

景公說:「諸侯間迎騁往來之事、治理百官的政務,我願求教於先生。品嘗美酒之味、欣賞音樂之韻,希望先生不要參與。欣賞音樂,何必一定要聽那些舊曲呢?」

晏子回答說:「禮樂改變了,禮儀就會隨著改變;禮儀改變了,政治也就跟著改變;政治改變了,國家也會跟著改變。接下去,國家就會衰敗。我懼怕君王背離政治教化的德行…有關於歌樂的故事,殷紂王作《北裡》舞曲,周幽王、周厲王作淫靡樂曲。回顧那淫靡鄙下的樂曲,導致國家滅亡的歷史,君王難道還輕視改變傳統禮樂的壞處嗎?」

景公說:「我僥倖擁有國家的基業,卻不加考慮而說出了上述那些話。我願接受您的教誨了。」

(均據《晏子春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