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關的日子裡

無漏

【正見網2018年08月09日】

自得法至今我已經修煉了二十多年了,本以為自己各種執著心去掉很多了,日常生活中還常常用法的標準指出兒女同修的不足:你哪哪哪兒做的不符合法了。自我感覺修的挺好。有一天女兒同修對我說:「媽,你很強勢!」我當時回答說:「你爸都已經過世了,我跟誰強勢啊?」當時,我還真沒悟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今年五一三,我們學法小組搞了個慶祝活動,每個同修都帶了水果蛋糕等貢在師父的法像前。我也準備了一些禮品準備敬貢在師父法像前。但是,可能因為桌子上的禮品已經擺滿了,同修對我說:不需要我帶過去的東西了!當時,我的心啊一下子就涼了半截!我馬上跟同修說:那你們買蛋糕的費用我也承擔一半吧。但是也被同修拒絕了。當時我的心裡,啊呀,一下子就生氣啦!又生氣又憋屈,眼淚流下來了,覺得同修們看不起我啊!心想:你們是不是因為我正在過一個關、眼睛模糊看不清的緣故而看不起我啊?!當時我給師父敬的香,明明插在香爐裡,但是香卻倒了下來。給師父法像磕完頭後,我說:今天這個關我過不去了,下次再過,並且我執意要離開學法小組。後來在同修的挽留下,我才勉強的留下。

回去後,我冷靜的想了想當天發生的事,我也覺得自己不對勁啊,怎麼就那樣了呢?我得找找自己身上是不是有執著或不足呢?任何一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付出被別人承認、認可或表揚,這對普通人而言當然沒錯。但是,修煉就是要走出人來!走出人的認識,走出人的觀念。希望能得到別人的認同裡面其實也包含著一點「私」的成分和「執著於自我」的因素。表現在外面就是一顆「愛面子、怕丟臉、怕被羞辱的心」。別人若誇誇我,我心裡美滋滋的;那反過來,別人要是否定我,尤其是否定了我的努力的時候,就開始憤憤不平了。想想韓信的胯下之辱,我遇到的這點事又算得了什麼呢?我真的該提高提高自己的心性了,放下對人間一切表象的執著,放下執著於一定要讓自己被別人承認認可的那種「私心、執著於自我的心、表現自己的心、證實自己的心」。自己帶去的禮品,其他同修收也罷、不收也罷,我不執著,敬師父敬的是自己那顆純淨的心,有那顆心足矣!外在的蛋糕啊水果啊等等,其實根本不重要,甚至可以說是無所謂的。

從一開始表面上的強忍淚水到後來悟到法理找到我還沒有放下的人之心,我的心態從波濤洶湧般的起伏到如明鏡一般的平靜釋然,我體會到了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 (《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個人心性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