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堅守真相點的過程中 實修自己

雪梨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2月09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認真做好真相點的事

雪梨的魚市場很有名,據說是南半球最大的海鮮市場。每天來吃海鮮的人,特別是大陸來吃海鮮的遊客很多,是洪法、講真相救人很重要的地方。我們幾個同修就長年堅守在這裡。因為魚市場每天都開門營業,遊客天天都有,所以我們真相點天天都要開張。

我家住在魚市場附近,所有真相點的物品,都存放在我家車庫的儲物間。我要做的就是每天晚上把煉功和講真相用的兩個播放器充好電,第二天上午11點(周六、周日10點半)出發,把所有的真相物品,用小推車運送到真相點,把真相點的事做好。 然後和同修們,先把連在一起的五條真相橫幅用鐵棍子穿起來。六條棍子分別穿插在橫幅兩頭和之間接縫的地方,再用繩子把豎起來的每條鐵棍的頂端勒緊綁好固定住。這樣,二十米長的真相橫幅「牆」就做好了。然後再把另外四條連在一起的橫幅,圍掛在旁邊一個小房子四周的牆上。給小房子穿上彩色的真相「服裝」。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期間經過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手工縫製改進,才做到今天這個樣子的。

接下來再把真相數據擺放好,把真相錄音掛在合適的高處,發正念清場後,我們就開始煉五套功法。煉功過程中,我要適時開關真相錄音。就是中國遊客來了,打開錄音;中國遊客走了,就關上錄音。還要關注有意向看書面資料的遊客,及時把真相資料遞給他們,有時也給大陸遊客講真相做「三退」。一直到下午發完兩點(夏令時三點)的正念,等到沒有遊客了,再把橫幅拆下來折迭好,把繩子逐條挽起來,再把其它東西仔細收好,裝進小車,六條棍子分別綁在小車的兩邊當作車把推回家。

長年下來,路過我們真相點的人不計其數,他們或多或少都會受益。特別是中國大陸的遊客,只要從這兒經過,看到和聽到的都是大法真相。其中有做「三退」的,有讓我們幫忙,用手機上明慧網的,還有直接下載了《轉法輪》要回去學的。去年八月底,有個從大陸來旅遊的男青年,不僅實名退了團和隊,還成了我們的新同修呢。還有在上周三,一個八十六歲的老太太,拄著拐杖來真相點要《轉法輪》和教功錄像。前幾天又有個七十多歲的華人老先生來請去了《轉法輪》。當然,這一切都是師父點化安排的。

最近到真相點來煉功的同修也多了。特別是年輕同修越來越多,有時也有西人同修。還有的同修專門走到魚市場裡面講真相做「三退」。從開始能退幾個人,到後來能退十幾人,最多的時候能退幾十人呢。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你們必須得去救度眾生,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才能使這件事情不落空!」在魚市場真相點,我們只是聽師父的話做了應該做的。再說,我修大法去掉了渾身的病,馬上就七十歲的人了,活的比年輕時還好。

二、學法、背法、在矛盾中實修自己

很久以來,我對漢語中的「我、你、他」三個字的結構很納悶:都是人稱代詞,「你」、「他」都是「人」字旁,而「我」卻是「手」和「戈」組成的。對此我一直很困惑。直到最近在心性和身體上經歷了一個比較大的關,我才有所領悟:神造字的時候已經在提示人,手持兵戈爭奪利益的我不是真我,而是離宇宙特性越來越遠的假我。所以「我」字沒有人字旁了。從師父的講法中悟到,人的主元神才是人真正的自我。而假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私為己的,都是在害真我。可自己卻讓假我害了很久很久才有所醒悟。

我在中共控制的國家生活了六十七年,從小吃苦。上學被灌輸的幾乎都是黨文化的東西,加上教了幾十年的學,形成了居高臨下愛左右別人的職業「病」。大半輩子在那種變異了的社會隨波逐流,追求名利,形成了爭強好勝的性格。什麼執著心都有,最嚴重的就是自以為是的習慣和極強的顯示心理。無論遇到什麼事,總想出頭露面發表己見,顯示我好我對,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對誰都是先看別人的「短處」。有時,遇到問題或出現病業的同修找我切磋,我也是帶著指責的口氣數落人家。可是誰要說我一點不好,我就受不了。

三、向內找,心一下敞亮了

五月的一天,突然又出現腰疼。疼的還有點重,坐下起不來,起來坐不下。以至於第二天的大組學法都沒去。可是我卻沒忘記充電,忍著腰疼去儲物間拿了機子充好電,周日早晨又忍著腰疼送回去。而且生怕周日遊客多,播放器用的時間長,足足充了九個小時,至少夠用兩天。周日有同修替我,我在家呆了一天。

周一我忍著腰疼去了真相點,發現車裡多了個播放器。一問才知道,周日A同修說我充過電的播放器沒電,打電話讓輔導員送來的。我很納悶,因為A同修有事一連兩天沒去,我也不好追問,只是在心裡抱怨:這個沒頭腦的,一定是她操作失誤,反說沒電。

還打電話給輔導員,顯的我不負責任。越想越憋屈越生氣,不光腰疼,心又被堵上了一層。唉!家裡家外都不順,很煩。當時真有剜心透骨的感覺。這時還不去想問題出在哪,還在執著證明我是充了電的,故意把播放器一連用了兩天。那兩天遊客也少,到第三天還有電。我就有意暗示B同修做人證:機子確實有電,A是錯的,我是對的。

就這樣到了第三天,心仍然堵的難受,腰還是疼。心裡不斷翻騰:既然我是對的,我難受啥呢?我隨手打開了明慧網,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吧。突然,同修在文中引用的一段法使我眼前一亮,師父說:「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 (《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唉呀!這不在說我嗎?我不就一直在強調自己對嗎?!我用常人的理衡量自己對,沒在法上提高,各種執著把心塞的滿滿的,能不難受嗎?再說,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即便是A操作失誤,她當時因為怕耽誤講真相救人,想辦法解決了當務之急,這也沒錯呀!

那麼再往深了想,這也不是偶然的。也許就是師父為了讓我修煉提高而安排的呢。仔細想想,這件事表面看是我對她錯。可作為大法弟子,無論遇到什麼矛盾,第一念要先找自己,無條件的向內找,證實大法呀!我怎麼向外找,證實我對呢?這不是在證實自我嗎?也許我的這一念就算是在法上提高了吧。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心一下敞亮了,堵著的東西一下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腰突然不疼了。

通過這件事,我發現了自己最大的執著就是證實自我。而這顆心卻不是孤立的。它是從情中派生出來的,和很多人心都是有連帶關係的。比如要證實自我,就要處處顯示,顯示過別人了就歡喜,顯示不過呢,就爭鬥、排斥,甚至妒忌。回頭看自己,這些心我都有啊!而且除了這些心,還有很多其它的執著心呢。這使我驚悔不已:原本以為修的不錯,可十九年了,卻才發現這些不好的心基本沒怎麼動啊!?師父早就告誡我們:「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 (《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可我不止是一個執著啊!我痛心疾首,發現修的太慢太差了!愧對大法,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啊!所幸正法修煉還沒結束,我還有修煉彌補的機會。

從那天起,我心裡有了一個機制,而且很敏感。只要心裡一產生不舒服的感覺,這個機制就提示我有問題了,離開法了!並且馬上對照大法的要求把心糾正過來,那個不舒服立刻就消失了。這個機制還讓我把過去看到的,所有的好和不好都反了過來,想到:一人不容,何以容天下?一人不救,何以救眾生啊?這個機制讓我感覺很對不起先生和所有被我用不善的言辭傷害過的人。而對曾經傷害過我,甚至迫害過我的大陸公安警察,也沒有了怨恨。我還發現,這個機制讓我內心的容量在不斷擴大,不斷擴大,有望能包容一切。我明白:這個機制就是「向內找」。

「向內找」讓我看清了用自私和各種執著層層包裹的假我,悟到:只有剝掉這層層執著,修沒了這個假我,達到無私無我,才能讓主元神——真我跟師父回家。

我萬分感恩師尊給我安排的、所有讓我向內找的、真修自我的環境和機會。今後我會精進實修不懈怠,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叩謝師父!
感謝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