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您就知道法輪大法好」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31日】

七月初的一天,我原工作單位退休協會給我打來電話;不一會社區也打來內容相同的電話,因我外出有事都是我兒子接的。等我回來,兒子就一五、一十的給我說了。大意是:年滿八十歲的老人享受政府每月五十元生活補助金,民政部門要求社區逐一上門核查登記、拍現場照片,原工作單位協助辦理,以後一個季度核查一次,這是首次,要求要到我家核查登記、拍照片。我沒有同意他們來,說您不在家,明天您給他們回個電話, 我拍個照片發到網上,這事就算了了。我說:明天我要去。兒子不同意我去,說不要上他們的當,那些人會騙您的,說不定又要畫押、簽字、抽血什麼的。我說:他們上門是要我講真相救他的;我要去救他們,平時還找不到這個機會呢?

我當晚就準備了一包真相資料。第二天.我正準備要出門,電話鈴響了。電話正是老單位打來的,說:要來,和社區的人員一塊來。我告訴他們:你們不要來,我去,大約一個小時就到。那邊擔心說:您能行嗎?我說: 行!怎麼不行?到那給你們看看。

一路很順,說到就到。退休協會的三位工作人員四位社區人員見我來了,都驚奇的站了起來。社區那個負責的說:「本社區都是上門到家裡去辦理的,住醫院的還到醫院裡,要求親自到單位的還只有您一個,沒想到,您老人家說來就來了。」我說:「師父教導他的弟子遇事要為別人著想,我雖說八十三歲的老人了,但健康快樂、能走能跑的要麻煩你們上門為我服務干什麼?」他(她)們議論道:沒想到,八十三歲了身體這麼好, 怎麼看也只有六十來歲。忙招呼我坐下,累了,快休息休息。我說:「沒想到也是正常的,因為你們不了解法輪功和修煉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是超常的。」 他(她)們又議論說:是的、是的,不簡單,從您老人家身上看到了超常。我說:「你們看到了吧?修煉法輪功的人還像電視、廣播、報紙說的那樣,到天安門去自焚、去殺人、投毒?那都是演戲、捏造、栽贓陷害、抹黑法輪功的。我八十三歲了,沒修煉法輪功之前可是個藥罐子,如今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沒花國家一分錢醫療費……」退休協會的姑娘說:「是的、是的,只看到您的交通費用了,醫療卡上的醫療費一次都沒動用過,大家疑為……」我笑著插話:「疑為我死了是吧?我今天就是要走到你們面前,讓你們看看我修煉法輪功活的多麼的健康!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如果江澤民那個大魔頭不迫害法輪功,修煉法輪功的人會越來越多,為國家要節省多大一筆醫療費,社會風氣也不會這樣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社區的人聽我這麼一說就議論開了:……那點醫療費哪裡夠用?就是感冒發燒,也要花個兩、三千元錢;患重病的住進醫院就不出來了,一針打下去就是上千元,一次加款、兩次加款……家庭經濟困難還要鬧著社區給補助,社區哪有錢?只能張羅募捐什麼的,煩死人了。都像您老人家多好。我說:「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傾盡國力,害得國不安定,家不安定,人不安定……」我一邊說,一邊拿出真相小冊子<天賜鴻福>說:「每人一本,看明白了得福報,趕快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社區一個領頭的接過<天賜鴻福>說: 「今天一見到您就知道法輪大法好,您老人家講的我們這些干基層的最有體會,里外不是人(指迫害法輪功)。我退出。」緊接著,六個人都說要退出。我拿出小本本要一個一個記名字,被退休協會的姑娘接過,說:「我幫您老人家寫。」

正在這時主任來了。主任拉著我的手:「我聽說老大姐來了,就跑過來看您。」我說:「你還記掛著我?」主任說:「瞧您說的,您當年為單位建設揮汗大幹時,我們年輕人都很佩服,視您為榜樣。」我說:「那時視我為榜樣,今天我修煉法輪功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這麼多年迫害,還生活的如此健康快樂,你不視我的神奇而驕傲?」主任連聲說:「神奇、神奇,為您的神奇而驕傲。」然後轉身囑咐他的屬下:「我到上面開會了,老大姐親自到這裡來登記,減少你們奔波之苦,你們應該感謝、陪同好,不要有閃失。」

主任走了,那位姑娘把七個人的三退名單交給我。我問:「你們不是要核查、登記、拍現場照嗎?」社區的人說:見到您老人家的面就已經全辦好了,並一個一個與我握手說:「謝謝您老人家,領教了真相。」我說:「不要謝我,這是師父的安排,祝你們有了美好的未來! 從今以後善待修煉人,得福報!」「明白了。謝謝!」

社區的人走了。我問退協的姑娘:「老單位還有多少我熟悉的人,領著我去見見面?」姑娘說:「正好,剛退下來的二十多個老人在俱樂部聚會,您可能都熟悉。」我說:「好呀,走,現在就去。」

我走進了俱樂部就說:「你們還認識我嗎?」我這一說,大家都停下了娛樂活動:認識、認識,老大姐,怎麼不認識?人們都熱情的圍攏我來。我說:「認識就是緣分,你們的老大姐今年八十三歲了,你們看到了吧,活的還很健康。」陪同我的那個姑娘還介紹說:二十多年她的醫療保健卡沒有用過一分錢(也就是沒吃過一粒藥)。在場的人都嘖嘖稱羨,並議論道:我們單位和您同時代的人現在都很難見到了,就是活著的也沒有像您這樣健康的。陪著我的姑娘說:「還有四個,這次核查、登記都見到了,兩位住醫院的、一位臥床不起的、一位腦梗後遺症坐輪椅的。」我說:「我這樣健康,都是得益於我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佛法,是正法修煉,老大姐今天給你們帶來了福音,送你們<天賜鴻福>每人一本,來,自己拿,明白真相得福報。」接下來,我給她(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講了貴州平塘縣「藏字石」等真相和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的道理。最後我勸她(他)們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結果,二十多人都做了「三退」。

退休協會的姑娘把我送到公交車上。我轉身,一位年輕人起身給我讓座。側面一位男士擠過來,對我笑笑:「老妹子,我比你大。」我伸手示意請他坐。他坐下後,我問他:「您高壽?」他說:「我肯定比你大,今年八十又二了。」我笑著說:「你只能做弟弟,我今年八十三歲了,一九三六年初出生的。」她驚愕道:「看表面你比我小多了,真看不出來。」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你看不出來是正常的。法輪功是超常的,祛病健身、延年益壽那都是最基本的。我問你,你是黨(邪黨)員吧?」他點點頭。我說:「今天聽老姐姐的話,退掉它,不要這個東西,好有個未來。」他說:「我已經五十多年黨齡了,今天遇見你老姐姐,我很佩服,聽你的退掉、就退掉。」我剛要往下說。公交車報站了。他說:「對不起,我到站了。」我掏出一本<天賜鴻福>說:「沒時間多說了,送給你一本好好看看,就明白了。」他雙手接過<天賜鴻福>,給我舉了一躬,笑著下車了。我們倆人的對話半個車廂的人都聽到了。我也要到站了。看看包里,還剩下五本<天賜鴻福>,拿在手上一揚,被左右的人拿走了。

你看,我這一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