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大學生修煉傳奇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2月20日】

梅花,
她比不上玫瑰的浪漫,
她比不上菊花的奇艷,
她比不上荷花的清高,
她比不上牡丹的雍容華貴,
她貴在最寒冷的季節綻放,
在百花凋謝時刻,
它將自己的最美麗呈現人間,
讓人聯想到春天的到來。

梅花,對,本篇的主人公就是梅花,她是名剛剛參加高考的大學生,她就盛開在最寒冷的季節。
  

她出生時,正是法輪大法被共匪迫害的極其嚴重的時期,修大法真善忍的媽媽春雪,沒有沉默。她是個年青懷孕的少婦,她也要站在天安門廣場上,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可是共匪歷次運動從來是耍盡流氓,因為它的暴力加謊言從來沒失敗過。所以它這次對廣大法輪功修煉群眾依然大耍流氓。梅花在媽媽肚中的時候,就被綁架進了共匪的看守所。春雪多次被非法抓捕,經常是回來後不過一兩年就又被抓走,也因此,梅花的童年是在爸爸阿橋那裡度過的。

一、得法前後判若兩人的梅花

阿橋一家人,在馬列邪教黨文化無神論進化論鬥爭思想的教育下,冷漠自私,家裡永遠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家裡人對外人都充滿了敵意,總是懷疑他人正在陰謀要占有自己的便宜,要威脅到自己。也因此,他們總習慣用惡對待他人。
  

在這樣的家庭不良氛圍中長大,梅花總是心情煩躁,對其他人說話很尖酸刻薄,渾身帶刺,學習就更不用提了。在上課時吃東西,抄習其他人作業,考試時,總是借著拽書包的動作掩飾抄後面人的卷子,種種種種,她似乎成了一個無可救要的壞學生。

在她將要上初中的那一個暑假,媽媽從共匪的獄中回來了,自此,梅花的生活在大法真善忍的照耀下明亮起來,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梅花轉到媽媽那裡上初中。因為共匪將其甜美的家庭破壞了,逼的父母離了婚。
   

剛開始時,梅花極易煩躁,干什麼都不痛快,經常帶著煩躁的心對人惡語相向,更不願意學習,媽媽用極大的包容心去勸導她,鼓勵她。一個人十年養成的東西很難去掉,改變一個人非常的難,媽媽帶著她看《轉法輪》等大法書,春雪相信這麼大的法,能夠熔煉世間的一切,大法一定能夠真正改變自己的女兒。因為大法在中國上億人的實踐中,使無數人棄惡從善重新做人。

修煉大法真善忍之後,梅花感覺自己身心寧靜,明白了很多道理,漸漸的能夠分辨是非,她當時的感覺是:這本書說的很對,大法太好了。特別是業力的轉換令她很興奮,一舉四得的法理讓她豁然開朗。大法讓梅花的心變的平和,不那麼易躁了,開朗陽光,她知道人做的好壞事是給自己做的,所以開始收斂自己的性子,不去傷害他人。同時大法開啟了她的智慧,她的學習開始步入正軌。

在學習方面,春雪總是堅信女兒能做的很好。第一個月家長會後,春雪對梅花道:「媽媽相信你能夠達到第一!」可梅花自己卻根本不相信,心裡沒底。沒想到第二個月,她真的拿到了班級第一,第三個月,她成了全年級第一,這簡直是鯉魚躍龍門,多麼神奇!自那之後,梅花就再沒有掉下來,一直是年級前幾名,到了高中,更是幾乎次次第一,不管是分文理還是不分文理。這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梅花感慨的道:「是大法修煉給了我這樣的福份!」

二、修好自己 在學校證實大法

由於梅花成績一直很好,初二投票選第一批共匪團員的時候,梅花的名字位列其中。

當她把這件事告訴媽媽後,春雪讓其自己決定,梅花很簡單的想:大法這麼好,使人的身心都受益,共產黨馬列邪教迫害這麼好的法,那麼它當然是壞的,它歷次運動害死數千萬中國人,我怎麼能加入它的邪教組織?她打定主意,第二天就跟班主任開門見山的道:「老師,我不入團。」 老師被這句話震懵了,仿佛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她帶梅花去辦公室,一進門就大聲道:「這孩子說不入團!」辦公室里的老師也驚訝:「還從來沒聽過不入團的!」 「人家多少人想入都入不了啊!」

其實不是馬列邪教怎麼招人愛,而是威逼利誘。今天馬列邪教理念破滅,誰還相信共產主義?讓官們把家產都上交搞共產主義平分,他們幹嗎?!所以其黨理想早已破滅。唯有利益誘惑,只要你入黨才允許你貪污腐敗聲色犬馬,不入黨你就乾眼讒當窮光蛋。

老師問:「你為什麼不入團?」梅花道:「我覺的共產黨太壞了,我不想入。」老師又瞪圓了眼睛,開始勸,不管她怎麼說,梅花就是重複同一句話:「覺的共產黨太壞了,不想入。」 最後老師沒辦法,給春雪打電話,春雪對老師道:「入不入是個人的自由,孩子不想入就不入吧,我們不願參與政治,做個無黨派人士很好。」 就這樣,梅花順利的保留了自己乾乾淨淨的身份。

其實今天貪官們被開除黨籍,網友們就說,還是留在你們黨中吧,我們群眾不要這樣的人渣。之後,每當老師問班裡誰還不是團員的時候,她都昂著頭站起來,真的像冰天雪地里的艷梅,帶著一股發自內心的驕傲迎風而立,因為她感覺自己做了件對的事情。

從初中升入高中時,梅花的成績足夠讀當地最好的高中,但是考慮到家裡的情況,她還是選擇了相對差一點但是離家很近的高中。很多人很為她惋惜,覺的她如果在最好的那個高中上學一定能夠取得更好的成績。是的,在中國有多少優秀人才,因為窮沒錢而埋沒。盡顯共產黨馬列邪教非吾族類,只認洋爹,禍害中國人。

梅花並沒有因為沒讀重點學校而失望,她知道自己學的大法就是最高學堂,再好的學校也比不上。 對自己的命運,她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修煉人的一生是有師父安排的,該去哪裡就去哪裡。也許在這裡有自己的有緣人呢。梅花的心很坦然,對得與失變的很坦然,不去計較。確實是這樣,從大法中獲取的智慧使梅花帶著榮光走入高中,而屢屢全校第一的光環又成為她證實法的有利工具。

作為一個成績優異又性格溫和的學生,各科老師對她都有些偏愛,學校也把她當成重點培養,給予很多關注,學校希望和春雪多進行溝通交流,以更好的提升梅花的成績,並讓春雪在家長會發言,交流她對孩子的教育經驗。借著這樣的機會,春雪跟各科老師及校領導說明自家是個修煉家庭的事實,孩子常常學的是《轉法輪》靜心打坐煉功,嚴格按真善忍做好人,講述大法美好的真相。

老師領導們都很尊敬春雪,讚揚她了不起,稱羨她在多年中共巨大的壓力下還堅持自己的信仰。春雪站在講台上發言時坦然的介紹道:「我本人只是個相夫教子的少婦,只想修煉大法真善忍做個好人,去找他們講理,因此就被勞教。從獄中回來後,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才知道該怎麼教育女兒的。那就是教育孩子的道德,如果孩子道德不好,他們腦中儘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好的成績也會變壞的。現在手機各種不良東西都在讓孩子們盡情的發泄慾望,所以他們很難靜心學習,而大法修煉正是如何克制慾望,這是對廣大學生最有益的。」春雪的這一舉動,雖然讓不少家長感到震驚,但人們都聽進去了。

許多人對梅花或關心或羨慕,總會問:「你為什麼能學習這麼好?」梅花就直接回答道:「是因為修煉大法,使得我對於吃、穿、用等物慾都看的很淡,很無所謂,也不象我的同學們一樣執著的想買什麼東西、追求什麼名牌,自然而然的就是看的很淡。」

事實確實如此,她把親友給的壓歲錢都給媽媽或者其他同修,讓他們買小的播放器錄下有關大法真相內容送給其他人,或者做別的證實大法的事,讓更多人受益。每次媽媽要為她添置衣服時,她都一邊說:「我有衣服,我有!」一邊拉著媽媽快速離開商店。

多麼懂事的少女!梅花自己也認為沒必要在這些事情上浪費時間。初中、高中穿的都是媽媽年輕時的衣服和別人給的舊衣服,合身就可以了。但是並沒有影響她的美麗,她的那種清純高貴的氣質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的。

吃的方面梅花也很簡單,甚至有長輩同修來了,關心的問:「你媽媽給不給你炒菜?」並說小孩長身體不吃菜是不行的。梅花首先感謝,然後告訴他們:「在學校里有菜吃,但我不大喜歡吃菜。媽媽每天很忙,剛剛吃的什麼飯有時都不記得,餓了,吃飽就行了。」

她總是那麼無欲無求,因為她一直記的師父在早年傳法時一直吃方便麵的事,所以在學校看到同學訂的外賣沒吃幾口就扔了,就給他們講從大法中明白的法理,告訴她們:「這些東西都是自己的德換來的,一定要珍惜。」

在梅花十一歲那年。 因她幫助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有個阿姨覺的她很可愛,就總想著帶她去吃好東西。她跟在那阿姨身後轉了一圈,覺著拒絕不了,就道:「想吃餃子。」 回家後阿姨道:「讓這孩子去吃肯德基,說什麼也不去。要給她買冰激凌,她就是不要!」 梅花卻悄悄對媽媽道:「去肯德基吃得好幾十元錢,吃餃子十二塊錢就夠了,省點錢吧!救度眾生處處需要錢。」

修煉人對世間的一切不執著,因為有了更開闊更深邃的宇宙觀,思維和認識在法上,遠遠超越於常人的那點認識,心寧靜以致遠,才能夠專心致志的去學習。梅花時刻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師父教導大家,學習是學生的本份,本來就應該做好。還有一點也很重要,即要有和諧的人際關係,平和的心態,使自己受益良多。

中國被馬列共產邪教霸占,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給學生洗腦,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重德行善,那都是迷信,讓人相信自己是獸類,獸類哪有講道德的,所以整個中國如同個動物園,自私冷漠暴力淫亂,為了權錢不擇手段。

學校中很多本來很優秀的同學,都被馬列鬥爭思想搞的道德不好,偏激暴燥,經常和同學、老師或家長發生矛盾,情緒起伏大,斤斤計較,任性,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就哭鬧發脾氣。老師也常說:「我也得受學生的氣啊!」這一定會嚴重影響學生們的心情與學習狀態。梅花很為他們惋惜,常常給同學講從《轉法輪》中學到的為人處世的道理,講真善忍寬容,講做好事積德做壞事造罪業之理。有的同學生氣時哭著道:「你說的寬容太難做到了!」

手機和微信應該是現代社會對學生來說很頭疼的一個問題,因為是大法修煉者,因為有師父看護,梅花懂的肩負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所以她幾乎不去看微信,因為那裡不良的東西太多,儘管裡面的同學和老師聊的熱火朝天,儘管微信上羅列的紅數字很多很多,她也不去管。她的手機設為靜音,這可使自己心無旁騖的專心學習。她感慨道:「如果沒有大法,我也會象很多年輕人一樣,會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整天刷屏,太可怕了。」

一位很著名的人權律師聽說梅花的成績後,道:「你們修煉人的孩子就是好,自制力強,我家的孩子不行,就是整天玩手機。」

因為班主任老師經常把梅花作為其他學生進取的目標,「你距離梅花還有多少分」,有趣的是,無形中為她樹立了很多「對手」,很多女生會抱怨:「老師,您就是對她好!」

因為在大法中講到了嫉妒心的問題,梅花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事,從來不因為自己的成績好就去顯示自己,碰到有人說酸溜溜的話,就把話題轉開,或者肯定同學的長處。當同學一起說老師或者某同學的壞話時,梅花會盡力提示這位老師的優點,淡化同學間的矛盾。梅花說:「是大法給了我一顆包容的心,正是這顆心讓我學會不計較,在高中階段鮮少發生矛盾,而這也是在證實大法。」 一次一位老師由衷的道:「看梅花這麼陽光,就知道這個法(法輪功)肯定不錯!」

在一次次和春雪的談話接觸中,老師對於大法真相越來越了解,春雪母女又送給各科老師裝有《九評共產黨》等真相內容的U盤,老師們都接受。所以,當高二學校讓梅花入黨時,她對老師說不入黨,因為共產黨黨員的稱號,等同於惡棍,是世界上最惡毒的詛咒。老師一點都不驚訝。馬列邪教組織全體師生唱紅歌,她找到老師說我不能唱,老師毫無疑問的說:「不唱就算了。」她進一步道:「老師您也別唱,唱那個不好,未來一場大瘟疫會滅掉共產黨與其信徙的。」

當有同學問為什麼不參加紅歌比賽時,梅花會利用這個機會給對方講真相。告訴他們: 「共產黨反天反神宣揚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無天國地獄,人死啥都沒了,這種思想造成人活著為了權錢利益無惡不做,敗壞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遍地男盜女娼坑蒙拐騙偷,血泊不救,老人不敢扶的地步。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二十年計劃生育殺死胎兒四億,是南京大屠殺的上千倍,極力侮辱神佛,活摘器官。所以古老預言都講共產黨會被一場大傳染病瘟疫中被滅掉,永遠在地獄中受苦。現在非典雞瘟豬瘟鼠疫等等蠢蠢欲動,就是針對共產黨的,因為還給許多好人機會,所以一等再等。只有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的誓言才能免受連累。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許多同學退了團員少先隊。

幾乎梅花所有的老師和班裡同學都知道其家修大法,他們都尊重她的信仰。 因為梅花高尚的道德表現,在學校里一直生活的很好,沒有受到歧視,沒有遭到不好的對待。

在升入高二高三後,由於課業的加重、高考的逼近、老師們「好好學習」的叮嚀囑咐和其他人緊張的學習的帶動,梅花把很多很多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學法很少,有時甚至很長時間也沒有學法修煉,把常人中的東西擺在大法前面去了。

她也知道不對,只是放不下那個很重的執著心。長時間脫離法,心也變的浮躁了,有時不敢面對大法,感覺愧疚。在人中修煉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時刻注意修自己的心。梅花加強學法修煉後,又變的平靜起來,學習起來更輕鬆,事半功倍。

高考後,很多同學都去外地遊玩,閉口不談高考,因為緊張有意規避。要出成績前夕,每個人都在祈求自己能超常發揮。梅花心裡很淡定,甚至有其他人問到時,也不緊張,因為她曾在考前發了一個願:「師父,我在哪裡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我就去哪裡。」隨遇而安吧!人生本來就在他鄉。

高考分還沒出來,某名牌大學招生組的老師告訴:「
那裡的教育不象大陸這麼浮躁,
那裡沒有霧霾,
那裡不學馬列毛這些垃圾東西,
把時間用來學有用的東西,
那裡的學習設施好,
那裡的都是國際化視野,
一筆數目不大不小的獎學金等等。」
春雪覺的很好,被觸動了,梅花自己倒沒動心,不執著,去留都可以。

後來她告訴媽媽:「你覺的是你決定我的命運,其實不是。」這句話讓飽經魔難的媽媽釋懷了,她終於漸漸放下了。梅花終於被那所學校錄取了,這下讓所有的親友都欣喜不已,多年不聯繫的親戚都主動聯繫來了,他們說她從小就乖。梅花道:「不是的,小時候我其實是個問題少年,是學法輪大法後提升了我的德行。」

在身體健康方面,整個的初高中六年,她沒有吃過一次藥,也沒有去過醫院,拒絕學校統一打預防疫苗,大法徹底改善了她的身體。可當年在小學時,梅花則是兒童醫院的常客,每年必去幾次醫院,生病時難受的滋味現在仍記憶猶新。 剛上初一時,渾身無力,她跑步是班裡最慢的,連班裡最胖的女生都比她跑的快。修了大法之後,她的身體變的強健起來,跑步速度也一路上升,從最後幾名衝刺到班裡上游。體育中考時她的跑步是滿分。

到了高中,體質更好了,春秋流行性感冒頻發時,坐在教室周圍一圈的同學輪流都病了,這個人病完了那個人接著病,可學習任務緊張不能請假,於是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張張蠟黃的小臉。梅花卻是班裡為數不多的「倖存者」,看到其他同學難受的樣子,她記起小學時的自己,真是由衷的感謝師父,讓自己如此健康。

三、在學校講大法美好真相

在學校里,梅花也把握機會去和老師同學講真相。一次語文課上,老師道:「我看了《穹頂之下》,寫的真是挺好的,可惜被禁了。」下面有同學道:「凡是被禁的都是好的!」「法輪功也是被禁的。」 老師道:「嗯,是,這個我也不太了解……。」 聽到老師這麼說,梅花知道應該去跟老師講真相了。

做出這個決定可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確實許多大學生因對老師同學講真相,被舉報開除。她心臟還怦怦的跳,手腳冰涼,極度緊張。

下課鈴響了,同學們都吃飯去了,還有一小堆人圍在老師身邊問問題,她就站在旁邊等,沒說一句話。老師終於轉向了她,梅花努力抑制著怦怦跳的心臟,跟老師道:「老師,您上課時說法輪功是被禁的您不了解,我想跟您交談一下,我覺的您應該了解更多一些。」老師有點驚訝,其他同學也是,他們都還沒走,圍在講台四周,隨即老師很溫和的道:「行,你說吧,我聽著。」

老師溫和的態度極大的鼓勵了她。梅花不那麼緊張了,象是打開了話匣子,跟老師道:「法輪功只是佛家修煉的一個法門,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從九二年從長春傳出,後來李洪志師父受各地氣功協會的邀請去各地辦班,短短七年達上億人修煉,包括各類專家學者官員等等……是共產黨怕人多了。法輪功是有神論。它是無神論,法輪功講真善忍,它講假惡鬥;江澤民貪官污吏們非常害怕好人多,所以在造謠誣陷。

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和當年羅馬帝國的皇帝迫害基督徒一樣,最後那麼強大的羅馬卻毀於大瘟疫,這是上天在報應它,那些在迫害中幫助基督徒的人沒有染上瘟疫的。」 老師很認真的聽著,時不時問些問題,比如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梅花道:「以今天的影視拍攝水平,找幾個托,擺拍出個自焚太容易了,法輪功嚴禁殺生自殺的,認為是大罪。現實中怎麼沒看到法輪功自焚啊!那麼突發事件,怎麼拍出那麼標準的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連喊口號聲音都錄下來,那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嗎。

所謂的自焚組織者王進東渾身著火還能坐地不動,劉思影氣管切開手術還能接受採訪唱歌,劉葆榮聲稱喝半雪碧瓶汽油,還能不死不中毒在電視中抹黑法輪功,這就是假的。」

老師道:「那不讓看病呢?」梅花道:「師父說不讓用氣功方式去給別人看病,那樣對方的病會污染了自己身體,法輪功不讓學員去給別人用氣功方式治病,沒有說自己有病不讓去醫院看。恰恰相反許多病人因煉功好了身體,就不去醫院了。是央視剪接李師父的講法,加上旁白給歪曲成不許去醫院看病。」最後老師道:「知道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家以前的鄰居就是修法輪功的。」

梅花道:「那他一定是很好的人吧!」「嗯,是,他人確實挺好的……後來好像是被抓走了。」 梅花落淚了,有些哽咽的道:「您可知道被抓走的人都怎麼樣了嗎?他們被上各種酷刑,有的被打死,被活摘器官賣大錢……。」

老師很震驚,她顯然不知道中國司法黑暗的一面有多可怕,還以為中國象邪黨宣傳的那樣文明有禮、有法有序。梅花道:「老師,我給您個U盤您看看吧,您去了解一下,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很好的人。」老師很認真的說:「行,有時間我了解一下。」

這時,吃飯的同學陸續回來了,老師也招呼大家快去吃飯,大家一起下樓,她們都聽了剛才的對話,梅花估計就是她們以一傳十,使班裡同學對自己的信仰表現出十分的尊重。

晚上回到家,她的心情還沒放鬆,這時收到同學微信留言:「你放心,我們都支持你!」梅花百感交集,願同學們都渡過大劫,進入美好的未來。

在課餘時間,梅花經常和一位同修搭檔一起發材料,印象比較深的是發《真實的江澤民》光碟,他們特意去了部隊大院。

門口有持槍站崗的軍人,他們手裡拎著袋子很自然的從大門進去,先到每棟樓的頂層,再走樓梯下去一層層發,動作快,儘量不讓袋子發出聲音,走路也輕手輕腳。

他們發了很多份,鋪了很多小區樓,也發了很多在車上。直到中共邪黨高度緊張,查進出身份證,才不能再去了。

最後梅花說:「紅塵滾滾,人間客棧,我們在這裡只是過客,真正的家在天上,最終我們要回到那裡,何必計較人間的得失?回想自己,在小學時是個問題少年,幸得大法,否則我也是現代社會扭曲的一員。

是因媽媽從中共的黑窩中回來後,帶我走入大法修煉,才使我在六年的中學時光,從醜小鴨變成白天鵝。沒有師父的教導和修煉中的開智開慧,我哪裡會有如此美好的人生經歷?

大法之深奧,還有更多我沒有領會到的內涵,今後在大學的學習、生活中我會堅持修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論在哪裡都不忘講真相救人,同時修自己去執著!」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