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八)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2月03日】

瑤真軍隊退回到營地,確實有些天兵受傷嚴重,疼痛難忍。

如果受傷不嚴重,可以用清水清洗傷口,反覆幾次,毒便可以洗掉一些,畢竟是天兵,抵抗能力要比凡兵強很多。

有些受傷比較重的兵將,清水就不管用了。瑤真知道會有一些受傷嚴重的將士,會遭受很多痛苦,於是她帶著玉京山的靈藥去探望受傷將士,見到受傷嚴重的,就用功力催化靈藥,讓其服下,自己便會承受一部分這將士的痛苦。

所以,身邊的曦和勸她:「受重傷的將士雖說不多,但此毒凌厲,你能承受的了嗎?」

瑤真正在為受重傷的將士療傷,聽到曦和這麼一說,稍稍猶豫了一下,但見那將士痛苦的樣子,又帶著期盼的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她,瑤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最受不了誰這樣可憐的眼神,故作輕鬆的說:「這點小毒不妨事,這點痛苦都為你們解不了,還怎麼當你們的元帥?」

將士們又都露出了欣喜的眼神,於是瑤真就面帶微笑的一一為所有重傷的將士療好了傷,大家紛紛下跪謝元帥療傷之恩。

瑤真趕緊叫他們起來,好好修養,此時有一小童來報,說讓元帥救救他主子,他主子不想活了,要自盡。

這小童的主子就是玉鬥,玉鬥回到營帳內拿出銅鏡一看自己的這張臉,已經中毒至深,不成樣子了,內心非常崩潰,欲輕生。所以紫雲山的將領都在勸她,阿澤和多寶也在。玉鬥雖然很痛苦,但也不好意思找瑤真,畢竟她二人過節頗多,紫雲山的那幾個領頭的將領也大都和瑤真有過節。

瑤真等人聞迅趕來,一進紫雲營帳,阿澤就發現這瑤真怎麼一身的傷?她回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仗打完了,回到營帳卻惹了一身傷?

瑤真見玉鬥如此,嚴厲的說道:「打仗的,還這般在乎這張臉作甚?!」

說完便直接拉起玉鬥,掏出藥丸,直接治了玉鬥的臉。

玉鬥一照鏡子,發現臉上光光滑滑的,什麼傷口也沒有了,可瑤真的脖子上卻多了一道傷口。

多寶趕緊拉著玉鬥謝過了瑤真,瑤真擺了擺手,什麼也沒說就出去了。

阿澤看在眼裡,方知她這一身的傷都是為受傷將士受的,心中不免升起敬佩之意,又見她作為一個姑娘家真的絲毫不在乎這張臉,著實與眾不同。

阿澤回到自己營帳,悶悶不樂,陶陶默默詢問:「主人,這仗打贏了,你又絲毫沒有受傷,你老繃著個臉做什麼啊?」

阿澤說:「師父讓我只能輸,不能贏。我只能看著那將士們浴血拚殺,死的死,傷的傷,心中著實不忍啊……」

陶陶默默也低下了頭,「哎」了幾聲,也毫無辦法。

剛剛的瑤真還一臉威風,而此時回到自己營帳的她,真的是感到了渾身的疼痛,她趕緊讓青鸞打上一桶洗澡水,將帶來的氤氳泉倒在水中,為自己療傷。

泡過澡之後,傷口雖有癒合之意,但疼痛仿佛絲毫未減,瑤真也沒有吭聲,讓青鸞回去休息了。她自己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痛的翻來覆去。

而此時的阿澤,瑤真一身傷的樣子總是在他腦海中浮現,搞的他也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突然,他萌生了一個想法,穿好衣服,用了個隱身術,向瑤真的營帳去了......

阿澤站在瑤真的帳外,瑤真在帳裡一身的傷蜷縮在床上,頭上的汗珠打濕了枕頭。只見帳外的阿澤伸出左手,平放在胸前,又伸出右手,疊扣在左手之上,兩掌一合、生出一股渾厚的能量。隨後,阿澤便將這股能量穿透營帳,直接打在了瑤真身上,直到這能量團慢慢的將瑤真身上的傷口全部撫平,阿澤才將其收回到自己體內。

這是道家秘授功法中的「轉業術」,根本無需用什麼丹藥,一伸手即可將對方身上的痛苦,轉移到自己身上,為其承受了便可。

瑤真的睡意加上疼痛,也迷迷糊糊的,只是突然覺得身體輕鬆了不少,便安然睡去。

要說瑤真為將士療傷確實是有逞能的成分,但阿澤真的沒有,因阿澤本身就是東洲之王,鴻鈞關門弟子,並且其多世都在錘鍊「忍功」,所以他的忍耐力要強於很多的神仙,承受這點真的不算什麼。

現在是阿澤一身的傷口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也算為他人做了點什麼,才得安心。因滿身血跡,阿澤便脫下了貼身的白衣,隨便一扔,就上床睡去了。

陶陶默默聽見有聲響,悄悄起床,其實他二人早就發現剛剛主人不見了,都很好奇主人大半夜的去做什麼了。

於是二人一聽見主人睡安穩了,便都悄悄起床,點起了一盞小蠟燭,火光一燃,便看見了阿澤的那件血衣。

他二人十分擔憂而又不解的互相嘁嘁喳喳,只聽他們主人說道:

「我剛剛去解了瑤真元帥身上的傷痛,無妨,休息吧。」

聽主人這麼一說,他二人更迷糊了,但也不敢嘁嘁喳喳了,都心事重重的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瑤真抻了個懶腰,感覺昨晚睡的很舒服,傷口處也不疼了,一摸這身上,竟然連疤痕也都沒有了,於是喃喃自語道:「這摻了水的氤氳泉這麼好使?竟然連疤都沒有了?我那玉京山靈藥也只能治好七、八成啊!難道是我最近功力精進了......」

瑤真雖感到神奇,但本就是大大咧咧的粗性子,還有戰事吃緊著,也就沒有太在意。

且說,這白霧之戰過後,蚩尤就發現了瑤真以及眾天兵天將的存在,簡直是火燒眉毛一樣的找救兵。

什麼魑魅魍魎、牛鬼蛇神,統統過來支援蚩尤。每來一波邪魔,瑤真就與黃帝對抗一波,配合的十分默契。

要說配合也不算太恰當,雖說瑤真是位神將,但仍與黃帝以君臣相待,黃帝為君,瑤真為臣,黃帝為主,瑤真為輔。其實,瑤真也是從心底裡佩服黃帝的智慧,在元始天尊囑咐瑤真讓她與黃帝以君臣之禮相待時,瑤真還稍稍有些不服氣,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當真正的見到了黃帝之後,瑤真就打心眼裡甘願成為這個人間皇帝的臣子。

或許是黃帝非凡的氣度,再或許是他的智慧過人,也或許是瑤真第一眼便將他認成了那位夢中的藍發佛陀,更或許,瑤真與黃帝,緣分頗深.......

雖說瑤真的琉璃淨坤劍所向披靡,沒有任何邪魔可近其身,瑤真在戰事中一向不傷分毫,但很多將士還是會受傷的。

因為瑤真第一次為眾將治傷,自身便以神速般的恢復了,她也不知道是阿澤替她承受了,所以,她便接連不斷的為眾將士療傷,反正睡一覺,第二天早上就什麼傷痛都沒有了,何樂而不為呢?

要說這阿澤還真是個一條道跑到黑的性子,瑤真白天為眾將療傷,阿澤夜裡便在她帳外替她療傷,所以,瑤真每晚都睡的香甜,可阿澤每晚都傷痕累累。

但這還不夠,因鴻鈞老祖讓他「只能輸,不能贏」,阿澤又不能為抗師命,肯定照做。但是大家想想,一個在戰場上根本沒贏過的將領,回到自己營地的時候,到底要遭受多少閒言碎語,甚至是侮辱謾罵?可想而知。

幾場戰事下來,苦都讓阿澤吃了,罵還沒少挨,吐沫星子都要淹到脖子根兒了。這鴻鈞老祖真是對這位關門弟子太好了吧!

陶陶默默是真坐不住了,對主人說:「主人!這也太不公平了!我倆現在白天都不敢出門!人家看咱的眼神兒都充滿了鄙視!」

阿澤正在打坐,緩緩睜開眼睛,說道:「真是苦了你們了,陪我一起受罪。但你們也可以和我一樣,把這當成一場修行,師父讓我只輸不贏,不就是想讓我在這其中修心忍性,擴大我的心量,提高我的修為嗎?你們修,你們也會得的。」

陶陶想了想,說:「這到也行,我們伺候您的,不怕吃這點苦,就是...就是...咱這罵挨了,那苦不能再替他們吃了,主人,您能不能別給那個瑤真療傷了,她現在都習慣了,也不知道是您幫的她!」

一提到瑤真,阿澤反倒有些心虛,沒有吭聲。

默默把陶陶拽到了一旁,小聲說道:「你沒發現嗎?主人看那瑤真的眼神都不一樣...這你就別參與了...我這兩天就分析那瑤真的笑容,怎麼和主人那日描述的那位女子那麼像呢?十有八九啊,瑤真就是主人墜入弱水之後看見的那個女子!」

陶陶愣了一下,驚訝的咽了口吐沫,說道:「這...這個啊,咱得確認一下,要真是她可不得了....這不真看上了個母老虎嗎?」

午飯時,陶陶小心翼翼的提起那日弱水之事,順便問了一句:「主人啊,您那日看見的弱水岸邊女子,是不是就是...瑤真元帥啊?」

阿澤一邊吃飯,一邊平靜的點了點頭。

陶陶差點兒嗆的背過氣去,阿澤一邊替他拍背,一邊告誡的說:「食不言,食不言啊,又嗆著了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