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二十一)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2月08日】

且說瑤真徑直向蚩尤大帳飛去,一路披荊斬棘,斬殺無數小魔小怪,終降至蚩尤大帳之外。

蚩尤正準備出帳迎戰,只聽「咔嚓」一聲響,蚩尤營帳被劈成兩截,蚩尤一躍而起,共工躲閃一旁。

蚩尤一躍跳上雲端,與瑤真針鋒相對。

瑤真見蚩尤,頭上生角,面紅耳赤,目露凶光,這面相看起來還蠻嚇人的,只是他左手握著一個鐮刀似的兵刃,右手拿著一個斧子一樣的兵器,著實有些搞笑。於是,瑤真輕蔑一笑,說道:「蚩尤!拿著斧子和鐮刀?出來砍柴種地嗎?」蚩尤「哼」了一聲,說道:「我當是什麼厲害的主兒,不過是個兇悍的母老虎!哈哈哈哈!」瑤真也笑了,說道:「蚩尤,妄為魔君,讓人家把老窩劈了,才知道出來!」蚩尤也哈哈大笑,說道:「哈哈!瑤真!妄為元帥!火燒眉毛了,才知道趕來拜見爺爺!」瑤真未等他說完,眉眼一橫,起劍便劈,蚩尤也十分機敏,招招避開。

前幾十回合,蚩尤只躲不攻,似有意試探瑤真功力,瑤真這幾十回合也沒有使出什麼真本事,也在試探蚩尤。幾十回合後,蚩尤道:「有兩下子啊!這回本君可不讓了!」瑤真笑了笑,說道:「打不過就說打不過,何來讓不讓!」說完,兩人便開始了真刀真槍的實戰,招招致命,招招兇險。地上的人只是看見一道紅光與一道白光在天際打鬥的緊,忽上忽下,忽隱忽現,同時伴有雷明。這兩道光,白光是瑤真,紅光是蚩尤,打鬥的十分激烈,一時難分勝負。

此時去取白玉瓶的青鸞曦和,路中遇阻,遭遇了蚩尤軍的埋伏,一時脫不開身。

而此時,共工開始了他的放火計劃。雖然不能用水,但很多崑崙兵還是會念避火訣的,掌心也可發出滅火之氣。因為自從崑崙山遭遇紅貙之後,瑤真便讓崑崙神獸與仙兵大力補習了避火之術和滅火之術,現在果然派上用場。

而紫雲兵修習的是行雲流水的術法,擅長用水,但瑤真又下令不得用水,紫雲兵頗占下風,難抵火怪。但崑崙將領十分仗義,見紫雲兵如此,便讓紫雲兵遁後,崑崙兵沖前,時時護著他們,仗雖打的艱難,但也不至於落敗。

不過很多紫雲兵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不讓用水?此時仍在苦苦作戲的阿澤心裡明白,因他也早嗅出了此火乃天油之火,普通的水不僅沒用,用了還如同火上澆油一般。

與阿澤一起作戰的一位小兵,可能平時會些降水的術法,想僥倖為抗軍令,剛想用水一試,阿澤立刻制止了他,並說:「小弟!此火若用水會著的更大!不信你看!」於是阿澤彈了幾滴水在那起火處,火勢果然更大了,並伴有爆破聲。那小兵驚訝的道:「多謝將軍點醒!」接著又悲傷的說:「這火竟連水都滅不了!蒼天啊!難道天要亡這南洲百姓!哪位高人能救救這水深火熱的南洲啊!」阿澤聽到他的感慨,突然心生悲憫,剛想動用自己的真實法力,拯救南洲於水火,可又一想到師父的叮囑,陷入了兩難........

可此時的多寶坐不住了,他憤憤不平的說:「這瑤真明顯是怕我們紫雲兵搶了風頭!他們不會用水,也不讓咱們用!」玉鬥說:「那能怎麼辦?你能違抗軍令嗎?」這多寶眼看著自己的計劃就要落空,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因他是紫雲兵的總統領,所以,他打算用他的威望和權利,擅自召集紫雲的水龍,用水滅火。

此時的青鸞曦和連南洲還沒出去,一直在與蚩尤軍苦苦纏鬥。情急之下青鸞向空中放出了數隻青鳥,她本想讓青鳥去找瑤真。青鳥是十分有靈性的,她們見瑤真正與那蚩尤鬥法,於是便轉而去找了風潛和雪鳳萌凰。

此時,瑤真與那蚩尤正鬥的激烈,因那淨坤琉璃劍著實凌厲,遇水斬水,遇風斬風,遠勝過蚩尤的斧頭鐮刀。瑤真用起這劍來也著實順手,劍與主人高度默契,幾乎達到劍神合一之態,幾百回合下來,瑤真步步緊逼,蚩尤的身上已有多處劍傷,鮮血淋漓,頗占下風。

而此時的雪鳳萌凰與風潛也趕到了,支援青鸞曦和,風潛喊道:「青鸞快走!這裡有我們!」

青鸞剛要飛至雲端,只聽一聲巨響,是巨大的爆炸聲,震得青鸞跌至地面,風潛也站不太穩,大家都在想這是哪裡炸了,只見此時南洲濃煙滾滾,火勢更大了。果不其然,是多寶讓數隻水龍向地面噴水,結果引來爆炸,這天油之火更大更猛烈了,並且,水龍吐出的水,全部成為了無用之水,引發了多處山洪。

此時的瑤真與蚩尤正鬥在緊要關頭,瑤真突然聽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向下界一看,竟有人擅自放水!瑤真心中一緊,分了神。
此時蚩尤見瑤真分了神,放出鐮刀就要勾瑤真的脖子,瑤真一躲,勾碎了瑤真的發箍,於是瑤真趕緊調整心神,披頭散髮的繼續與其激鬥。借著剛剛有人為抗軍令的怒氣,瑤真比之前更加勇猛了,喊道:「蚩尤!今天我瑤真就是與你同歸於盡!也要你為這些無辜生靈陪葬!」說完便一劍砍斷了蚩尤的右手臂,痛的蚩尤渾身發抖,不過那蚩尤畢竟是魔君轉世,斷了一隻手臂還能安上,只是不太靈活了。

鏡頭再回到地上,阿澤也發現是多寶擅自命水龍放水,被多寶的愚蠢與功利氣的直跺腳,其實也是氣他自己。

且說這水龍們領了多寶的命令,剛吐了幾口水,便覺不妙,大家就都停下來了。可就這幾口水,也足以讓南洲生靈塗炭。多寶也見勢不妙,心中疑惑,怎麼越用水火越大?百思不得其解,又不知所措。

「你們快看!那火勢馬上就蔓延到黃軍了!」青鸞著急的喊道。
「這肉體凡胎的黃軍,怎能挨過這大火!」風潛也著急的說,不過大家都毫無辦法。

此時,發生了令人驚詫的一幕。只見雪鳳萌凰相視一點頭,雙雙飛至雲端,隨後又將身體變的無限大,簡直遮天蔽日。只見他們飛到那黃帝軍隊的上空,用自己的大羽翅牢牢的護住了整個肉體凡胎的黃帝軍。隨後,火勢襲來,只見那火就在雪鳳萌凰的身體上方熊熊燃燒,可他們的身體卻巋然不動。

這一幕,簡直震撼了所有人,大家見雪鳳萌凰的這一無私舉動,都紛紛流下眼淚,就連阿澤也看的呆住了。

在雲端與蚩尤相鬥的瑤真,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元帥!謝您當年的救命之恩。我們終於履行了我鳳族的使命,再見了。」
瑤真一聽,這是萌凰,在和我告別!她向下界一看,只見這一鳳一凰牢牢的用身體護住了黃軍,大火在他們的身上燃燒著,沸騰著。

瑤真又分神了!作戰之時最忌諱分神,但為什麼會分神?只因有所牽掛。

正在瑤真被雪鳳萌凰動容之際,只覺胸口被重重的一擊,瑤真胸口中了蚩尤的一斧頭!還好蚩尤拿斧頭的這隻手臂不太靈活了,是斧背擊中的瑤真胸口。但就這一斧背,也使出了蚩尤的十成功力,打的瑤真一口鮮血噴出,蹲在雲端,難以起身。眼看蚩尤又要一斧頭劈來,說時遲那時快,瑤真見眼前一道光閃過,就聽那蚩尤「啊」的一聲就要逃竄,又被那道光截了回來,逃不掉了。

瑤真定睛一看:「這不是黃帝嗎?黃帝竟換了一身戰袍,前來助我?」這還不是最驚訝的,最驚訝的是黃帝的身手竟遠遠勝過瑤真,瑤真疑惑不解:「黃帝有這身手,為何還需要我來助他?」
瑤真正在思忖著,剛要站起身來,只見蚩尤的頭便咕嚕到了瑤真的腳底下。瑤真看著這蚩尤的頭,又看著身穿鎧甲的黃帝,愣了神,可黃帝卻連大氣兒都沒喘,殺蚩尤就像掐死個虱子。
瑤真還愣愣的站在那裡,只見黃帝已將目光移向下界,神情嚴肅。

且說下界,那雪鳳萌凰的仙身即將燒完。阿澤看著他們為救蒼生,竟不畏生死,能忍這灼骨燎肉之痛。看的阿澤兩行熱淚奪眶而出,他心想:我修行至今,從未違抗過師命,其實也不過是為了自身解脫,修到高處。但與這雪鳳萌凰今日的悲壯之舉一比,自己的修行又算的了什麼?眼看雪鳳萌凰的仙身就要化為灰燼,若此火繼續燃燒,那黃軍也定是要葬身火海了。阿澤心一橫,絕不能讓無私的生命白白奉獻,於是.......

此時的瑤真也緩過神兒來,向下界一看,生靈塗炭,悲從中來,說道:「南洲的生命若是沒有了,斬殺了蚩尤又有何用?我這征戰又有何用?」瑤真流著淚看向黃帝,只見黃帝仰頭一望,好像在等待什麼,隨後又面露喜色,點了點頭。

就在黃帝剛剛點完頭的一剎那,只見平地而起一大青龍,背上生著潔白的翅膀,此龍身軀龐大,目光炯炯,帶著一股純正的浩然之氣。只見此龍飛至空中,大口一張,甘泉噴涌而出!此水細膩柔軟,水到之處,火光即滅!瑤真欣喜的喊道:「是應龍!是條青色的應龍!他來助我們了!天意!是天要救這南洲!」

不多時,南洲大火盡熄。可地上還殘留很多的水,只見那青應龍用尾巴在南洲的地上劃出溝壑,此溝壑綿延不絕,直至大海,多餘的水便緩緩流入了大海。在一切都做完之後,這青應龍便飛向了天邊,隱去了。瑤真等人紛紛向天邊作揖,感恩應龍救助蒼生之恩。這青應龍,便是那東洲應龍之後,東勝玄府青虛王。無人能知,這救南洲於水火的大神龍,就是「只輸不贏」的阿澤。

南洲終於得救了,天邊出現了一道靚麗的彩虹!南洲倖存的百姓歡呼雀躍,瑤真也十分高興,她轉而看向身邊的黃帝,黃帝也正在微笑著看著她。

瑤真與黃帝四目相對,黃帝的這個神情讓瑤真感覺非常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很有可能是在夢裡,在那個出現藍發佛陀的夢裡。瑤真支支吾吾的說:「莫非...莫非...您是那藍..藍發...」 還未等瑤真說完,黃帝便伸手向瑤真作揖道:「感謝天神為眾生而戰!救我神州大地!」黃帝這個作揖把瑤真嚇了一跳,瑤真趕緊跪下,說:「陛下乃神秘莫測的高人,無論境界與法力,瑤真都遠不能及,剛剛又救了瑤真一命,何談感謝?」 黃帝把瑤真扶起,二人都下了雲端。

此時,天邊突然飛來兩隻鳳凰,一金一白,渾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瑤真一眼就認出了他們,說道:「是雪鳳萌凰,他們浴火重生,涅槃歸來了!」 只見那雪鳳萌凰的頭上又多出了一個字:德。鳳族終於集齊了五字:德順義信仁,終成百鳥之王。只見雪鳳萌凰又帶來了許多的小鳳凰,他們盤旋在南洲的上空,一直在長鳴歌唱........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