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的正念

山東德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09月01日】

偉大的師尊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各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沒有拍成世間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們的片子。(鼓掌)你們每一件好事都沒落下,都做了錄像記載。」學到這裡我的心裡很難受。在修煉的八年中,值的提起和欣慰的事很多,但更多的卻是自己的不精進,甚至漏洞百出,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迫害,至今不能正念正行。每想起這些我都感到慚愧和內疚。

在眾多精進實修的正念正行的弟子中,我認識一位大姨(同修),她樸實善良,從不與同修計較、爭辯,無論遇到什麼樣的事情,總愛說「我錯了,我以後改」。雖然大姨不善言詞,可她從大法中修煉出的正念正行的故事卻令我常常佩服、感動。

前年夏天的一天,不修煉的兒子喝醉了酒,回家要錢,大姨沒有給他,他怒氣中拿起電話撥通了所居住地的派出所,說他媽媽煉法輪功。幾分鐘內,派出所的警察便開一輛車來到大姨的住處,從車上下來好幾個警察,直向樓上闖。大姨的兒子一看來了警察,傻了眼,慌忙跑下樓去,把他們攔截在樓下,和他們交涉。大姨趁他們談話時,心穩念正,迅速的和不修煉的老伴,把大法書、真相資料包好,從涼台放下去,然後不慌不忙的又從警察的身邊走過去。把大法書、資料安全的放到儲藏室後,去了我小叔子(同修)家,並住了一宿。第二天大姨說「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得回家去了。」就像沒事兒一樣,有序的做著師父告訴的三件事。

由於這一意外的事件,從此所住派出所時常上門騷擾,都被大姨正念正行擋了回去。採取的辦法就是一概不配合他們,不給開門,發正念,講善惡有報的道理。一次,一個警察敲門,吃了閉門羹,不死心……,隔段時間,又自稱是警察片長來干擾敲門,大姨把來者都作為救度的對像,正念十足的在室內講真相。惡人無招,又派人員在她家鄰居出租房屋居住的下流手段,妄想長期監控。大姨加強發正念的密度,剷除邪惡,發現她自己打出來的功都是一道一道的白光,嚇的租房的三個人手忙腳亂,晚上不敢關燈,有一個人的胳膊摔的也打上了繃帶,不長時間,三人便逃之夭夭。

說到學法煉功,大姨從不間斷,有時一天煉兩遍,堅持多學法,充實自己。還積極為同修組織學法小組,每隔段時間就組織小組交流。每個星期天都去很遠的地方為同修們取資料,然後再分發給每個同修,每天她睡很少的覺,除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晚上發正念一發就是一個小時,常到半夜兩三點鐘,四點鐘照常煉功。不但不覺的身體疲憊,還覺的能量很大,身輕體健精神好,紅光滿面的。

在救度眾生中,大姨八年來不論颳風下雨,嚴冬酷暑,甚至很黑的夜晚,她都是帶著一個兩、三歲的小孫女去發資料,為了上下樓方便,經常讓孩子一人在樓下等著,每發完一個樓道,抱起孩子,哄小孫女聽話,奶奶在救人……,再發另一個樓。看著幼小而懂事的孩子,大姨樂的抿不上嘴。很黑的晚上,一個兩、三歲的孩子,一個人在樓下一聲不響。有時哭著說:「奶奶我也去,我害怕。」大姨抱起孫女樓上樓下的發資料救眾生。

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大姨正給一婦女講真相,見一男子在旁邊打手機,一會兒十幾個騎自行車男子圍了上來。大姨一看是便衣,便穩住自己的心態,心想不能讓外來信息所幹擾,請師父加持弟子,我一定救這位有緣人。就這樣大姨直講的使這位婦女徹底明白了真相,並退出團、隊後,大姨面目轉向這十幾個不懷好意的人,兩眼平視,威嚴的看著他們,發出強大的正念,還沒立掌,他們已受不了大姨的目光,一個個不約而同的騎上自行車就跑。大姨心想,不管你們跑到那裡,我都要剷除操控你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大姨也騎上自行車,在後面緊追不捨。他們一邊飛快的騎著車子,一邊回頭看大姨,一直追的他們拐進了一個小胡同,大姨也進了胡同。

這十幾人一看無處可藏,出了胡同,見前面正停著一輛車,有人從車上向一院卸啤酒,十幾人象找到了救命稻草,慌慌忙忙的也幫人家卸啤酒。這時大姨支住了車子,穩健的走過去,正視著他們,堅定的說:「誰家都有老人、孩子的,不要為了一點小利,就去干傷天害理的事。善惡有報是天理,三尺頭上有神靈。」然後,大姨用手指著天空說,「人們做的每件事上天都在看著呢,做好人,才有好報啊」。那些人頭也不敢抬一下,都默默的聽著。大姨才騎上自行車回家了。

發生在大姨身上正念正行的事情真的是很多很多,在她身上的一點一滴,無不展示著大法造就的生命的慈悲偉大。是大法為我們洗去了罪惡,是大法給我們這樣的威德。

同修啊,讓我們時刻珍惜這萬古機緣,象這位大姨同修一樣,正念正行,解體邪惡,在大法的慈悲熔煉中精進實修,走好走正最後的正法路。讓宇宙記下我們的事跡,讓生命在大法中輝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