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正法路 昂首走過來

河北省石家莊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7月24日】

我是大陸河北省石家莊大法弟子,今年72歲,於1999年“4•25”的前幾天喜得大法。十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同修們一起,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艱苦魔煉中,一步步走了過來。

近幾年,我陸續看了不少各地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的體悟文章,很受啟發,多有教益。在周圍同修的鼓勵下,我決心也拿起筆來,試著寫寫自己在風雨歷程中精進實修、提高心性的點滴體會,如有悟的不對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告別殃視

幾十年前,我曾是個可憐的孤兒。4歲時父母雙雙被當時侵華日軍的飛機炸死。到12歲,正在上小學五六年級的我,就和互助組的大人們一起插秧、耘田,侍弄屬於自家的一畝耕地。為了生活,為了求學,不干不行啊!還好,在那些缺衣少食的艱苦歲月裡,我總能得到善良的鄉親們熱情的幫助和關愛。就這樣我一直在困苦中堅持著,掙扎著,偶爾也曾在一絲的期望中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然而禍不單行,在我臨近花甲之際,老伴又離我而去⋯⋯面對一連串的不幸遭遇,我曾經產生過脫離紅塵、出家修行的念頭,只是在家人和親友的苦苦相勸下方才作罷。

萬幸的是,1999年4月,在大法洪傳的滾滾熱潮中,我和許許多多有緣人一樣,終於得法了。 當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之後,我真的被這部天書徹底征服了。我覺得這就是我一生苦苦尋找而終於得到的生命的歸屬,也是我再也不能須臾離開的溫馨的家。從此,除了參與集體洪法等活動之外,我總是一遍接一遍的捧讀它,而每次又總會有新的收穫和新的啟示。 在集體學法(看講法錄像)的過程中,我逐步體驗著師父為我淨化身體的無比舒暢和美好。我曾經多病纏身,卻在靜心修煉中不知不覺變得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騎車、上樓都像有人在推著自己往前走。特別在精神上變化更大,就像前後換了個人似的,心情總能保持一種輕鬆、舒暢的感覺,思路也更為開放和樂觀。比如對自己辛酸的往事,過去一提就想落淚,現在能夠從吃苦消業、積德長功的角度思考問題,隨時保持正念、正悟,從而使心態純淨,樂觀向上,處處沉浸在佛恩浩蕩和亙古法緣之中。就這樣,僅僅三個多月的初期修煉,就已經使我和大法融為一體,心中牢牢紮下了信師信法的一念:今後無論出現怎麼樣的狂風惡浪,自己修煉大法永遠義無反顧,決不會有絲毫的懷疑和動搖。

“七二零”的邪惡鎮壓,空前殘酷的“考驗”著每一個大法弟子。江魔頭瘋狂綁架了整個國家機器,通過超負荷的打壓迫害,妄圖三個月消滅“真善忍”佛法。就在這鋪天蓋地的腥風血雨之中,我曾經感到無比的困惑和激憤。明明是高德大法,為什麼竟肆意歪曲?明明是慈悲救度,為什麼卻百般誣陷!尤其那些可惡的邪惡媒體,無休止的傾盡全力放毒,妄圖從根本上泯滅人們頭腦中僅存的良知善念。我清醒的意識到,本來良好的家庭修煉環境,此時也開始受到“污染”,而烏七八糟的信息往往是從電視機這個“泄毒窗口”傾瀉出來的。這絕對不可容忍!

一天,和我住在一起的小兒子說:“媽,剛才電視裡又在污衊法輪功,要不要關上?”我當機立斷,邊關邊說:“從今往後,咱們家的電視不再收看惡黨的所有信息,我要和滿口謊言的殃視永別了!”話語斬釘截鐵,毋庸置疑。家人心有靈犀,含笑點頭同意。還是兒子聰明,他很快就把電視機改裝成DVD專用螢幕,並且從我的真相光碟中找出了幾張,就認真看了起來。從此,我家的電視機有了特殊的新用場,對此,我很滿意,也很高興。就這樣,我家成了名副其實的真相光碟“播放點”,有效的改善了家庭修煉環境,不少同修也頻頻光顧。一次,兒子和他的對像一起看“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碟,就聽他倆說:“你看,劉春玲原來是被重物擊倒的,好邪惡、好狠毒啊,這些共產黨的警察!”看到活生生的真相如今喚醒了兩個年輕人的良知,我從心眼裡感到舒坦。

直面綁架

邪黨對法輪功是從來不講法律,也不講人權的。十三年來,他們始終運用謊言和暴虐,對大法弟子所代表的一切善良群體實施著最為殘酷的迫害和打壓,欠下的累累血債,罄竹難書;而屢見不鮮的非法綁架現象則集中體現著其“全民綁架”的罪惡本質。

2003年5月12日,單位保衛科人員敲響了我家的門。我剛拉開門,三個不認識的男人(610惡徒)就簇擁著闖了進來,說請我去看什麼展覽。我看來者不善,就說:“我退休在家,任務就是給家人做飯,對什麼展覽不展覽沒興趣,不去。”糾纏了一陣子,他們又換了招數,說讓我見見他們的領導,說幾句就可以回來。我斷然拒絕:“連你們是誰我都不清楚,你們領導我更不認識,我跟他說不著!”他們看我軟硬不吃,就乾脆讓我到單位去,說跟我單位領導見個面也行。那時我就是想快點把他們打發走,因為有兩個流離失所的同修正住在我這兒,萬一回來碰上會帶來麻煩,我就答應了。當時我穿著拖鞋,本想到二樓另一間房裡換雙鞋。一出門看那些不速之客跟在後面,就停住了腳步。我想起來了,我剛從同修那裡取回一包真相資料,正在包裝過程,此時絕不能上去!於是,我翻轉身來直向樓道口走去。

宿舍院裡,停著兩輛警車。一瞬間我全都明白了:可恥的非法綁架正在實施。他們讓我上車,我毫不理會,徑直向門外走去,邊走邊盤算,如何用實際行動戳穿他們的罪惡陰謀。警車緩緩的跟在我的後面,我含著熱淚,向自動站在旁邊為我“送行”的左鄰右舍揮手“告別”:“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很快就會回來!”  

一進單位大門,惡徒們立即凶相畢露,他們狠狠的扭住我的胳膊,把我塞進警車。由於奮力抗爭,我感到心臟有些難受,想趴一會兒,他們不讓,依然用肘部強壓著我靠在座椅背上。我想,我決不能在迫害面前消極承受,決不能讓惡徒為所欲為!於是我理直氣壯的對他們說:“我告訴你們,我老早就有心臟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現在你們非法綁架迫害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弄得我心臟現在又難受起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們誰也跑不了,我絕不會放過你們!”惡徒被震懾住了,只好答應:“那你就先趴著,不許亂動。”“休息”了一會兒,我感到心跳緩和了一些,就抓緊時機講起了真相: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師父要求我們人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再說,現在社會上坑蒙拐騙的地痞流氓多的是,你們為什麼放任不管,偏要向好人下狠手?電視上說的全都是誣陷、栽贓的謊言,憲法賦予的信仰自由難道錯了嗎?正義和良知哪裡去了?

警車開進了武警醫院,我依然不停地講著,眼睛裡閃著淚花。一個610人員對我說:“阿姨別說啦,你看那麼多人看著你哪!”一句話提醒了我,我提高了嗓門繼續說下去:“我一個老太太,煉法輪功做好人,有什麼錯?我好端端在家裡,你們沖進來就綁架抓人,把一個手無寸鐵的好人往死裡整,這是什麼世道!”大廳裡靜悄悄的,看病的和醫護人員都在靜靜的聽,有的還交頭接耳議論著什麼。這時我看到單位的人去交“體檢費”,就大聲說道:“你們非法綁架好人,卻讓單位出錢,還有沒有王法?有錢給職工發點獎金好不好!”惡徒見勢不妙,連拉帶拽把我拖離了現場。

最後他們把我轉到了洗腦班(“法制教育中心”)。

一個什麼“主任”的惡人諷刺說:“你說煉法輪功身體好了,怎麼你現在血壓這麼高?”我針鋒相對:“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被幾個粗壯小伙強行綁架、折騰這麼久,血壓不高才怪那。”他無話可說,又拿“學歷”說事兒:“我看了你的檔案,學歷還挺高的嘛⋯⋯”我當即回答:“怎麼啦,學歷高還有罪嗎?什麼歪理!”

初到洗腦班,沒讓我喘一口氣,惡徒就一個接一個的找上門來實施“轉化”,其實就是當面誹謗誣陷大法,想探測我的根底。我感到無名的噁心難受,乾脆採取單盤坐的姿態,閉上眼睛,連續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其間看誰最邪惡,就專門向誰發正念,剷除它們背後的邪惡因素。看來邪惡想採用“人海戰術”和“疲勞戰術”(整夜不讓睡覺,早晨六點吹哨就得起床、跑步、整地、拔草,還要強制看栽贓大法的邪惡錄像等等),企圖以此折磨我、壓垮我。但我橫下一條心,信師信法決不動搖,時不時的還要駁斥他們的歪理邪說。一個女惡警無奈的表示:“這又是一個頑固不化的。” 隨著迫害的不斷延續,我的心理、體力逐步超出了承受的極限。一天,我的雙腿突然像沒了骨頭那樣軟綿綿的,一步也邁不開了。經測量,高壓220,低壓120。他們怕出事,就通知單位,說寫一個“保證”就可以把我領回去。單位不寫,說不敢保證,她回來後一準還會煉的。單位又把這事推給我的小兒子,讓他寫,兒子打電話問我,我說:“別理他們,我心裡有數!”

第二天到醫院“看病”,兒子在醫院門口等候,看到我整個都脫了相,後面還跟著一幫打手,就向他們怒吼:“我媽怎麼啦!你們怎麼她啦!”隨行女警連忙說“沒事”“沒事”,兒子不依不饒:“我媽要有個好歹,你們誰也別想活得自在!”惡警連聲說:“不會有事,不會有事。”

不久,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腦班,回到了自己的家。說來神奇,回家後不久我就恢復了健康狀態,開始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新的征程。我深深體悟到,只要弟子時時正念足,處處否定邪惡舊勢力的迫害干擾,慈悲偉大的師父就會精心安排,給我們創造更多更好的修煉契機。謝謝師父!

真相救人

師父強調:“學好法、做好講真相的事,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致美中法會》)我體悟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最應該做好的頭等大事,而講清真相是救度眾生的關鍵環節,一刻也不能放鬆。

從“我”做起,用“心”洪法。就大法弟子而言,從得法的第一天,就已經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踏上了脫胎換骨、返本歸真之路。我們從大法中受益,身心得到淨化,精神不斷昇華,所有對師對法刻骨銘心的感恩之情,使我們激動不已。每個大法弟子都會情不自禁的向自己的家人、所有的親朋好友反覆訴說自己神奇的修煉故事,並通過自己的切身感悟向他們表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純正信息。其實,這就是實質的“洪法”,也是最自然、最有效的“講真相”。

在初期階段,大法正是通過這種“人傳人,心傳心”的形式得以大面積洪揚,使周圍大批的有緣人走入了大法修煉。回顧這段不平凡的經歷,十分令人珍惜。十多年來,在嚴酷的打壓和迫害面前,同修們始終堅定的走了過來,並且做得越來越好,可見在修煉之初打下的這個堅實基礎,真的功不可沒。

寄信講真相,喚醒有緣人。從2000年下半年起,我開始通過寄真相信勸善救人,十幾年了,一直沒有間斷。我覺的寄信講真相有它難以替代的特殊作用,比如顯得“莊重”,收信人有親切感,願意看;內容不僅針對性強,還便於反覆看,也可以隨時傳給家人。這對於某些良知未泯的有緣人特別重要。無論從正面(推敲)抑或從反面(震撼)都會產生相當的力度和效果。至於發信地址、姓名的收集,只要留心,並不困難。我除了摘記網上提供的責任單位的相關資訊外,其它諸如校友通訊錄、辦班花名冊、業務關係網,甚而報刊書籍封底所列的編輯、校對、插圖以及某些生活用品盒裝上的有關信息,我都注意隨時採擷備用。當然,某些“熱點”單位的“公示牆”,也是不可忽視的重點目標。

開始苦於資料缺乏,我就自己編寫勸善信的內容,首先寫大法的美好和神奇,用於駁斥惡黨的無恥謊言;接下來寫自己的實際感受,寫大法洪傳的動人情景,引導收信者珍視自己的前景和未來,並作出正確的歷史性選擇。在每封信的末尾,差不多我都要寫上:請牢牢記住——“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真理歷經魔難必將永恆,謊言重複千遍仍是謊言!”為了及時、有效的把寫好的信發出去,我上午騎車從城西轉到城東,又從城南轉到城北,仔細了解郵局和郵筒的分布情況和具體位置,為晚間同修們的集體行動做好準備。初期寄發的數量比較多,記得第一次共寄發了87封,接下來第二次又寄出了80封。經側面了解,信件大多都已順利收到,基本達成了預期的目的。

舉一個實例。一次,隔壁單元某同事兒子結婚,不料當夜家中即遭失竊,小偷破窗潛入,偷走了幾個手機,還有部分現金。一時間宿舍內議論紛紛,單位領導也趕來查問。該領導在我退休後方才調來,與我未曾打過照面,因而彼此不太熟悉。議論之間,我也談起自家不久前發生的一樁類似事件:深夜,涼台上的窗戶被竊賊拉開時,突然發出較大的聲響,爾後周圍靜寂了好一會兒,終於沒有了下文⋯⋯這位領導隨口對我說:“你人多好啊,這類事哪能出現呢?是你的丟不了,好人有好報嘛。”當時我的心倏然一熱,立刻想起來我曾先後給這位領導寄過兩封真相勸善信,看來他一定是收到了,並且猜出了寄信人是我(因為我是單位掛號的老“法輪功”)。從這位領導當時充滿善意的音容笑貌,我領略到了大法的威力:真相信確實能使善良的有緣人獲得美好的前途和未來。

我給自己規定:大法項目,能做的都要努力做好。我認識到,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只要真修實修,個人圓滿應該不是問題;而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才是大法弟子最神聖的歷史責任,必須無條件投入其中。凡是師父要的,我一定去做;凡是正在做的,我一定做好;凡是應該做的,我一定隨時身體力行,把它真正溶為自己的生活常態,決不留下任何遺憾。

一次,我和同修相互配合,於夜深人靜之時在鐵道橋上掛起了兩條橫幅:一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是法輪大法是正法。第二天清晨,許多晨練、遛彎的常人看到後,紛紛駐足觀望,議論不止,人員越積越多。邪惡得知消息後,多輛警車呼嘯而至,如臨大敵。大喇叭喝令人們迅速離開,惡徒則撲向橫幅,生怕群眾多看幾眼。實在說,在另外空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氣勢啊。

我們這片的同修,許多人都參與過這一洪法項目,我也從中積累了一些經驗,例如預先把粗線縫在小條幅上,另一頭綁個鐵釘子,在現場用力一拋,條幅就掛在了樹上。一次,我們三人小組在省際高速公路入口旁邊,選擇有利地形,掛上了不少真相條幅。當時大車川流不息,車燈交相輝映,紅底黃字的條幅,更顯得光彩奪目。一位同修當場說:“可惜沒帶手機,不然把這壯觀的場面拍下來,該多好啊!”

多花真相幣,促醒迷中人。自從師父在講法中充分肯定大法弟子使用真相幣講真相救人的經驗體會後,我和周圍的同修也積極行動起來。開始我們把一元、五角的紙幣收集整理好,在上面工工整整的寫上“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等真言,利用趕集買菜等機會都能很順利的花出去,有時我還告訴對方對著錢上的字多念幾遍會有福報的道理。後來,有同修運用大法賦予的智慧逐步做出了更為精美的真相幣,效果就更好了。一次,隔壁鄰居指著真相幣告訴我說:你看,法輪功裡真有能人,這上面勸三退的小字就像和錢一塊印的一樣,我可捨不得花,我要留著做紀念。她同時還給我講了這樣一個信息:某超市收銀員收到真相幣後,由於“拿不准”,就請示老總。老總問:“錢是真的嗎? ”經查實後,果斷決定:“是真的,照收不誤!”真沒想到,從此後,這超市的生意格外興隆,從早到晚,顧客川流不息,人氣十足。而離此不太遠的另一家超市,規定不讓收真相幣,儘管它的價位偏低,卻引不來消費者的光顧。這事對我啟發很大,大法的超常威力真的是展現在方方面面。從此,我更加自覺的運用真相幣講真相救人,天天如此,從未間斷過。

小花盛開

2005年上半年,我買回了第一台複印機。師父明確要求大陸的家庭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家也終於成了這個“百花園”中的一朵小花,心裡感到無比的興奮和自豪,我決心讓自己的這朵小花開得更加鮮艷。從此,我開始沒明日沒夜的印製真相傳單和各類真相小冊子,還有《九評》一評一冊的那種單行版本,以便及時供給身邊的同修講真相救人使用。我和這些大法資料情有獨鍾,它們有的充溢著大法溫馨的慈悲,向人們全面展示著真善忍的無比美好;有的不斷講述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喚醒迷中世人,指引他們棄惡從善、奔赴光明未來的動人事跡。它們就像匕首和投槍,一針見血的揭示出邪黨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其中所有令人髮指的驚天血債足以驗證“天滅中共”的凜然天意。

我體悟到,大法資料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銳利武器,一切盛開的小花都有責任為同修提供足夠多的、針對性足夠強的、威力足夠大的真相資料,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有鑒於此,我還特別關照那些與我有聯繫的農村同修,每期都要多印一些特別適合在農村發放的真相資料,儘量滿足他們講真相的需要。

這樣一直延續到2008年,我又購買了第二台複印機。這是兒子用自己的錢為我買的,質量較好,用起來也方便。不料半年後,竟被邪惡在一次非法抄家中搶走了。我很懊悔,但很快又振作起來,特意請一位經過講真相對大法有了認識的年輕人買了一台(耗材則由我負責陸續購入)。這段時間我比較注意對複印機加強維護和保養,以便充分發揮它的應有作用。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根據實際需要,我又適時更新了一台技術含量較高,而且價格還便宜許多的複印機,一直用到現在,效果令人滿意。在此期間,我注意學習同修的成功經驗,重視與複印機經常保持溝通,使資料點隨時處於正念十足的修煉環境之中。幾年來,我一直按照師父“越到最後越精進”的嚴格要求,隨著正法的不斷推進,始終以高度負責的精神,經營著自己的“小花”,實踐著自己的堅定決心:一切為了救人,更多更多的救人,同修需要多少真相資料,我就一定保質保量的供給多少!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指出:“歷史會在哪一天結束,無論怎麼也不會被拖延,只能在具體事情上或者過程中出現變化,沒做好的事會影響後來的事情,總的那個時間是拖延不了的,這不是師父慈悲不慈悲。”“我們就是儘量的多救、快救,趕在這些時間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師父還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煉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該救度的生命,從人中解脫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歸位後你都會感到無比的榮幸,也會感到你的宇宙範圍巨大的了不得。”每當回顧自己十幾年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修煉道路,除了感到由衷的幸運、感恩和振奮之外,總會想到還有不少的遺憾和不足,與周圍同修相比也有多方面的差距。

值此正法洪勢即將圓滿結束之際,我向師父莊嚴宣誓:一定要“修煉如初”,精進再精進,永不放鬆,永不懈怠,嚴肅並且嚴格的按照師父的要求,“走好自己最後的路”!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