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現在、未來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1年09月26日】

我們對於這個空間一切存在的感知,都是與時間和空間緊密相關的。例如,和別人約定一件事,必定要把時間和地點說清楚。又如,無論是我們回憶與敘事也都和我們對時空所標定的刻度緊密結合,好比:「什麼時候;在哪裡,做了什麼?」因此,人的一切生活的形式、文化的樣式,就被這個表面時空所限制。不管是哪一種計時記年,都讓人擺脫不了「過去、現在、未來」的線性感知形式。

人的時間概念

這個表面空間的日出日落、春夏秋冬等等,以至人對天文的變化規律的理解曆法都是神為人創造的一個生存的時空框架。計時記年的不同造成人的生活方式和對時空觀念的不同。

中國人以六十甲子記年,自有一套循環規律,配合易經的規律,從刻、時辰、月到年都循環了起來,「過去、現在、未來」融合在一個循環中。現代西方人則以西元記年,一千年、二千年這樣下去,沒有循環,於是感覺上採用這種紀元法,容易讓人把「未來」和「未知」划上等號。

劃分時間的刻度無論是什麼樣式,都能制約著人。我們現在對時間的理解是以分、秒、日、星期、月、年來認知的,這和講一天十二個時辰的古代中國只是劃分的刻度上的不同。由於被計時記年時間刻度制約,人們感受不到這個時空推快了,因為這個空間的一切都快了,使人看不到真相。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除了「甲子」這種概念存在的時間形式,還有更高層次的時空在運行。我們知道佛國的時間是用「劫」來計算的,從微觀到宏觀都有不同的時空概念。在人身上表現出來的就是生老病死,從物質來看,宇宙是有「成住壞」的規律,不同的時空形式是複雜的。

孫悟空在花果山水簾洞逍遙自在,已經到了「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的時空境界,還是擺脫不了生死輪迴問題,可見「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只是一個層次的時空感。又如,姜子牙賣卦時,掛著「袖裡乾坤大,壺中日月長。」因為袖裡與壺中的時空概念比較「大」與「長」,因此看人的命運一目了然。可見從更高一層的時空往下看,一切是清清楚楚的。

我對時空的理解

我意識到應該轉變對時間和空間的人的認識,如能認識到時間空間在我們生存的環境中形成的不同屏障,我們就能破除人的觀念,不被其制約。除了計時記年的框框外,對時間形成的感覺更是一種難以察覺的觀念和執著。對「過去、現在、未來」的概念與感覺,就是一種最常見的人的觀念和執著。

這反映到我的修煉中,產生一些狀態。被時間兜著跑、制約住。過去的事忘不淨,現在的事看不開,對於未來會想東想西,脫離不了人的觀念和思維方式,這造成了自己沒有辦法從更高層的時空看在人中的一切。

在常人這一層形成的「時間」觀念,往往就帶來這麼些執著:「正法時間快結束了!」、「不能圓滿怎麼辦?」、「什麼時候結束?」、「我沒時間,太忙了……」等等。我體悟到,不同的時空境界都在正法中,我們自己在不同的境界中回歸。我們必須認清時間在人間的表現形式,並且放下對時間的「感覺」,脫離他的束縛和控制,從中超脫出來,回歸本來的境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天文漫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