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四)初悟南極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12日】

在今天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中,有一部份是在各種領域中有所造就的拔尖人才,有的甚至是有多少個博士、碩士學位頭銜的人。在別人眼裡他們對現代科學的掌握程度遠遠超出了一般人,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對人生、對真理的追求。

這次我就從他們中選取一例,寫寫從前追尋大法的過程。

南極洲作為最後被發現的大陸,在十八世紀之前只存在於人們的預測與想像中,儘管那位土耳其將軍的地圖中明確標註南極洲未被冰封前的情況,和一些捕鯨者曾經到過這裡,但南極洲真正進入人們的視線是在十八世紀下半葉到十九世紀末,有很多探險家南下尋找並發現了南方大陸,直到二十世紀初,由挪威的探險家率隊才成功到達南極點。

他前生的故事就從這個時間段說起。

他從小熱愛探險,也非常喜歡聽一些歐洲探險家的故事。在那些故事中,他所喜歡的不是發現什麼黃金、古物之類的,而是那些文明與信仰的興衰經驗與教訓。他總是覺得生命可貴,作為神的子民,是否合理的利用上天賦予的一切(物質與精神層面都包括),這關係到文明的存與廢。

當時他只有這個模糊的概念,後來聽說要對南極洲進行考察,他很高興的參加了。

在參加前,他先到離北極附近不遠的地方進行生存與考察訓練,以適應南極惡劣、極端的氣候。

在一次例行訓練的時候,他看見了絢爛的北極光,當時沒有如現在科學的解釋,他覺得造物主能力非凡,又非常慈愛的為北極生活單調的人們顯現一下多姿多彩的境界。

從此他更加虔誠的信仰神,並能夠很無私的對待別人。

在遠航的前一天他回家陪父母,在家裡遇到一個遠房親戚,他們聊了一夜,臨別時父母叫他多保重,那個親戚準備兩個封口的小包讓他時刻帶在身上,在外面分別寫著:「登陸、最難」和「極點」。叮囑他按照小包外面的提示打開,不要提前打開;而且千萬不要把這些告訴別人。

遠行的船起航了,親人們灑淚送別,他不忍看到父母落淚,先行進到船艙裡。

因為旅途遙遠,船航行一陣子就要靠岸補給,很多人都在賭博與玩鬧中排解寂寞,而他卻靜靜的躲在一邊思考著關於神的信仰問題。

當時考察的目地很實際,就是想查找本土以外的資源,為了本國今後發展鋪路。

而他的想法是:在一片幾乎未知的大陸上,怎樣在神的妥善安排下有序利用資源,並通過一定程度的合作,讓人們的思想更加的堅信神,並感恩於神的賜予。具體怎麼做,他還沒有想好。

船在遠航過程中,肯定會遇到大風大浪,一路辛苦自不必說,話說一日終於到達南極大陸。

登陸之後才發現,如果越往裡面走,各種複雜地貌都出現了,這裡比挪威地形複雜很多。他們一時間不能適應。

隊長見此情況就決定先讓大家自由的在岸邊活動,不要往遠走,以適應這裡的環境。

在海岸邊溜達的時候,他們看到了可愛的企鵝,仔細觀察企鵝也有好幾個品種,還有碩大的鯨魚。

在人群聚居的地方呆習慣了之後,再來到偌大的空曠無人的地方,心裡會造成巨大反差。儘管大家對這種反差有心理準備,但一時間還是很難適應。

在這裡安營紮寨之後,他們開始了向南極點挺進。這個旅途是漫長而艱辛的,在複雜的地理和極端氣候條件下稍有不慎就會喪命。這些細情就不說了。

他和隊友們在旅途中都看到了露出來的煤,甚至收集一些用來取暖,喝冰山融水,那種清爽勁兒就不用說了。

看到煤的時候,他就想:「這裡當初不會是這麼冷,有植物才會有煤呀?難道在這片冰封雪蓋之下藏著很多巨大的秘密?!

當想到這個問題時,他很吃驚,眼前似乎有一種圖景:這片大陸被綠色覆蓋,飛禽走獸在這裡自由自在生活,甚至出現縷縷炊煙……

正這樣想著,不知不覺落在了隊伍的大後邊,人們都在趕路,對於他的落後大家也沒有在意。他因為心裡想著事情,沒有好好看路,不料腳下一滑,他不小心掉進了冰川的裂縫中。這個裂縫本身不明顯,一般人看不到它的存在。

當他跌入裂縫時,思想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完全是一片空白。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掉在一個冰川覆蓋下的山洞裡。

他心想難道自己現在就處在最難的時候?他從口袋中摸出點火用的工具和燃料,點上,過了一會發現山洞的右側岩壁上好像有壁畫,畫的是獵人在打獵的情形。他馬上就想到,這肯定是在這塊大陸被冰封之前這裡有古文明存在過。

看了一會他感覺餓了,拿出乾糧用火烤一下,吃了之後覺得好多了,看著越用越少的燃料,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儘快出去,否則會命喪這裡。

此時他想到隨身帶著的那兩個封口的小包,他好奇的打開寫有「登陸、最難」字樣的小包,只見裡面有一塊布,布上邊畫一張圖,圖上有幾個箭頭做標記,沒有過多的說明。

他看了半天,就想如果是以我所在山洞為出發點,那就是一直向前、向前、向前、右轉、向下。他起初覺得這個山洞裡除了跌入的洞口外沒有別的出口,這次他好好找找,果然在前方有個緊容一人彎腰出去的洞口,他很高興,帶著行裝爬了過去,這個「走廊」長有一公裡左右,前面還是一個小山洞,牆上也有壁畫,畫的是一大家人正在慶祝的場面,在這個山洞的前方還有個小洞口,只是比原來的還矮一些,需要半爬過去,這個有五公裡長,在這裡讓他奇怪的是還有些光亮,雖然不是很亮,光源在哪裡就不得而知了。在前面還出現一個小洞,岩壁上畫著一個頭戴王冠的人坐在寶座上聽大臣們說話。

在第三個小山洞的前面還有個小洞口,這個小洞口只能爬著進入,他原來想把所有的東西都帶著,可是因為這個小走廊太窄,無法全拿,他只好捨棄一些。這個大約有十公裡的路程。

走到盡頭是個岔路,他按照「指示」右轉,結果走廊更窄,他無奈只好孤身前行,把所有背的東西都扔了。隨身帶的只有兩個小包,點火用的工具與燃料和一點點吃的。

當這條路走到盡頭的時候,側面出現崖壁,上面有神出現,萬眾禮拜的畫面。前方是看不見底的懸崖。

坐在懸崖邊,他感覺很熱,而且心中充滿著力量。回顧跌入冰川裂縫,進入山洞之後所看過的一幅幅岩畫,他悟出這就是一個從野蠻或者為生活奔波取食(獵人)一步步嚮往神、走向神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路越來越窄,越需要放下包袱,最後才能看到神,走向神。

當他想到這裡,突然明白了那封信最後一個指向:向下。也許是對我的一種考驗。生與死在我心裡已經都不重要了,南極洲我已經找到從前存在文明的證據,更體悟到了神的點悟,這樣說來,那位遠房親戚難道是神?還是神派來點化我的呢?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既然來到路的盡頭,他不會退縮,只能一直向前,他帶著那種瞭然生命意義的心態輕輕的跳了下去。

卻沒想到落入百年梨子坑裡面,這裡的梨子皮薄肉厚,因為沒有人摘,年復一年果實落在一起成了梨子坑。

他一看沒摔死,雖然弄了一身梨子汁,卻也不惱,內心感謝神的恩德。

他從梨子坑中爬出來,趕緊找到一處清泉匯成的小潭,把自己和衣服都好好的洗了一下,然後又品嘗了這裡的很多水果。

此時的他有點「樂不思蜀」的感覺,在這個冰天雪地之中,還有這樣一份逍遙和自在,真是難得。

他在這裡呆了三五天之後,突然回想起還有一個小包需要到南極點才能打開,他就想現在自己不知身在何處,南極點到哪裡找呀?隊友們都不知怎樣了。

當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用他的方式向神祈禱,訴說心中的疑慮。

在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仿佛被一位金甲神人扛著走了一段路之後往外一扔,他又在高山雪地上了。

第二天一早,他正沿著小溪向前走著,突然一根四米長的木頭橫著從後面呼嘯而來,他下意識的躲閃,怎料木頭卻停了下來,斜著立在那裡,他想起昨晚的夢,於是抱住木頭,木頭又呼嘯前行,他只好閉上眼睛,任由木頭飛行。

等風聲過後,他再睜開眼睛,他已經處身一座山的半山腰,周圍儘是白雪皚皚。當他沿著山腰走到山邊的時候,卻看到了幾縷煙火。他非常高興,覺得這下子有救了。

他先跪下朝天跪拜,表達對神的感激。然後卻快步向有煙火的地方跑去。

沒跑幾下卻又栽倒了。這次沒有掉在冰川裂縫,卻倒在了一個小山谷中,他起身四下環顧,發現前面好像有幾行字:「保守秘密,以待將來修行。」

他默坐一會,平復一下情緒,決定對誰都不說這個秘密。

當他找到那個煙火之地的時候,發現正是他們考察隊隊員的帳篷。大家看到他回來都非常的高興。隊長說:「那天發現你失蹤,大家找了好一陣子都沒找到,覺得你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他說:「我當時掉進了冰川的裂縫,後來發現另外一條道路,就走出危險的境地,與你們會合了。」

他們在這裡修整了幾日,又一同向南極點出發了,在旅途中又克服了很多困難,終於到達南極點。

到達的時候,他偷偷的找個地方打開第二個小包,只見上面寫著:「大陸被冰封,輝煌被遺忘,心懷對神的感恩,心胸開闊,才能破除障礙見到真實,對真理如此,對將來要傳出的修煉的方法如此。」

當他看完的時候下意識的看看天空,看到一位神在那裡微笑的看著他,過一會兒就隱去了。

此時他的夥伴們都跑過來,說,我們在這裡看到了一朵奇異的雲彩,你看到了嗎?他笑而不答……

咱長話短說,等他們結束考察的行程,回到家鄉,他馬上讓父母找那位遠房的親屬,結果父母說,那位遠房的親屬早已搬走了,不知所終。

他很遺憾沒有再次見到那位親戚,問問詳情,可是當想到將來自己真的走入那種修煉的方法之後,說不定這些心中的謎團都會解開的。……

這正是:
南極考察落山洞
步步成謎包袱空
幸好悟性跟得上
今朝得法修從容!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