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的母親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08日】

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弟子恭祝師父生日快樂!在此之際感恩師父兩次救了我的母親。

下面說一說我的母親兩次被恩師救度和我修煉的故事。

1、母親的骨折

2018年3月,我去母親(不修煉)家,母親說腰疼,妹妹就讓我領著母親去針灸。

第二天,我去找醫生並說明了情況,醫生知道母親歲數已大,行動又不方便,決定到家來針灸。晚上,母親又說肚子痛。我又去與醫生說明了此事,針灸換了部位,當時肚子是不疼了,可是等醫生走後母親肚子又痛了,這時妹妹決定到醫院確診,就這樣我們一起把母親送進了醫院。

到醫院作了磁共振後,知道母親腰骨折了,片子顯示:有陳舊型的而且是擠壓型的骨折,也就是在陳舊型上面的一塊骨頭骨折了,而且還有裂縫。試想:擱一般不是修煉的常人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我想說明的是:母親已是83歲的高齡,在沒作磁共振前腰就骨折了,可它卻行動自如,和正常人一樣。其實這都是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母親,有應驗了「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 (《轉法輪法解》〈濟南講法答疑〉)的福報。

母親知道自己的腰骨折後,她非常的堅強,堅持自己下床、排尿。我和母親交談後,知道她的思想中根本沒有骨折的概念,什麼都不去想,正的一念至關重要。我猛然想起了我自己是一名修煉人,怎麼在這方面做的就不如母親及常人呢?在關鍵時刻就沒有正念呢?一個常人在痛苦、紛亂時刻都能不慌不忙、鎮靜、平穩、無所求的度過。對比一下真是汗顏啊!

現在的母親和往常一樣,自己能出去遛彎了。

2、母親無止境地便屎尿

接近新年那幾天,有一次,我伺候完母親後,告訴母親:我出去辦點事,你有尿別憋著,便在「尿不濕」裡,一會我就回來。

我回來後,看到母親橫躺著炕沿邊上,又看到炕上她吐了好多藍色的東西。我急忙上炕坐在母親面前,邊觀察邊與她問話,母親什麼也不說,其實母親也說不出話來了。我還繼續問,母親慢慢地用她蒼老的手指著心臟,這時母親又吐了,臉色也不好看,我就害怕了,與妹妹說:「媽又吐了」。妹妹趕緊上炕抱起母親,感到母親的心臟和脈搏跳的很快。我也就去摸母親的脈,感覺也很快,我急忙下炕取回速效救心丸,依次給母親餵了十五粒。

妹妹把母親放下出去了。不一會,母親開始排便,排了一大堆,排的還非常快,從來沒有這麼多過,緊接著尿了一炕,自己忙不過來,又把妹妹喊了回來,母親的衣服也濕了。我們發現問題不對勁,妹妹打了120電話,把母親送進了醫院。

到了醫院做了全面檢查,也沒查出什麼毛病。鑒於當時情況,需要觀察幾天。我們來到二樓把母親安排好,開始時母親鋪的被褥都是濕的,後來我們又都換上了乾的衣服和被褥,並掛上了點滴。不知過了多久,妹妹說:母親又拉了,我換下妹妹,給母親擦著、換著。就這樣母親不停拉尿,妹妹說:光這樣拉不好。我也不多想。

後來母親要下床,我問母親:為什麼下床?母親說:「下地走走」。母親看看我,我看看母親,我不讓母親下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從我嘴中說出,非常有力。頓時感覺自己整個身體也非常有力而且清澈無比。與此同時母親也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當時母親的臉色非常紅潤。母親沒有危險了。

按照常人的說法:「傷筋動骨一百天」。沒想到母親雖然也是常人,但僅幾天的時間就神奇般地好了。如果不是到醫院拍片子根本也不知道母親骨折的情況。如果不是師父管著母親,母親就不會有今天了。

這就是今年的年前年後沒多久師父救了我母親兩次的事例。今天在法輪大法洪傳26周年之際,與大家獻上共同分享。有不在法和不對的地方敬請指教和包涵。

再一次感謝師尊!叩謝師尊!

謝謝各位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