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敦煌神韻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11月30日】

有道是:
天國神韻聚敦煌
無限威儀佛光漾
凝眸含笑慈悲展
喚醒眾生脫無常

來過敦煌的人都為洞窟裡面的壁畫與彩塑所震撼,以至於當初(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以來)一些研究者來到這裡之後,儘管承受著難以想像的困難,都沒有動搖其守護敦煌的決心。這除了其人的責任感、使命感很強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敦煌的彩塑與壁畫本身,有悟性的人能在這裡拋掉一切雜念,甘願皈依在這裡。

基於以上思考,才有了本文的這個題目——《敦煌神韻》。

要想說敦煌壁畫與彩塑的神韻,那咱就先來簡單說說天國的狀態。

 
(圖一:彌勒經變.第202窟.中唐)

從圖一我們可以看出佛國的豐富而莊嚴的狀態。因為人的語言極其有限,而且文字在不同空間都展現其不同的意思,所以在這裡我只能說,用人的語言最大限度的結合著人的思維形容而已,而非完全佛國世界的真相。因為很多真相與狀態是用人的語言無法形容的。

在人間我們在這裡生活的時間長了會覺得很多事情都很自然,比如:路是用來走的,房子是用來住的,瓜果梨桃是用來吃的。但是在天國世界卻遠非如此簡單。

天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天上也有路、水果和房子,但是其「實用性」不是很大,也就是說主要作用不是人理解的走路、食用和居住。就拿道路來說,因為那一層次的生命無論層次怎樣都會飛,包括一般眾生,有的可以穿越時空隧道。那道路的實用性就降低了。也就是說生命在來往的時候,很多時候可以不用道路就能達到目的地的。

再說道路本身,人中有泥土路、砂石路、柏油路和水泥路等多種路型,在天上因為一切都是美好與神奇的,山路、水路、陸路完全可以互換,其實在那裡「道路」本身也是一個生命,具有千般變化的。能夠讓在其上面行走的生命感受到佛法的慈悲與神聖。

在人間我們知道水果有很多種,每一種水果其營養成份都不一樣,在外形上也有很大的差別。在天上的水果種類更為豐富,因為它們本身除了豐富天國世界的生命狀態之外,還有一點就是給眾生當作食物。作為人而言,食物是人生存的必須的元素;而對神來說,吃東西不只是為了生存,而是展現那一層次的生命狀態,是神與其他生命溝通循環的一種方式。

房子,在人間是用來住或者存放東西的地方,而在天上除了實用價值之外,還有就是展現神佛的智慧,豐富天國世界的狀態而存在。


 
(圖二:禪定佛.第259窟.北魏.來源:網絡)
 
(圖三:觀音胸像.第25窟.隋)

 
(圖四:彩塑.第25窟.盛唐)

說到神佛,在天國世界除了法王之外,還有其他的很多的佛、菩薩、羅漢天王之類的,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世界。從敦煌壁畫與彩塑(如圖一到圖四)可以看出,神佛在裝飾上差異是非常的大,即便是對於同一天國世界中也是如此。因為只有這樣,佛國世界的美好與神聖才能顯露出來。對於佛國世界的神的頭飾來說,尤其是菩薩,一方面展現神的威嚴,另一方面展現不同神之間的差異。而且很多頭飾都能被稱作「法器」,這種法器跟一般情況下的法器是不同的,這種法器不到極限情況是不離開神佛的身體的。

說到裝束記得法輪大法創始人曾經說過:「而佛國世界的人都穿著黃布圍成的衣服。……道家的是梳發鬏;佛家羅漢是光頭;菩薩是中國古代的女人那種頭式。為什麼呢?中國古代的這個裝束和天人裝束是一樣的。實際上是和天國天上世界人穿的打扮一樣。而西方也是這樣的,那就是他天國世界的這種打扮。人就是這樣的。」(注)

我們仔細觀察圖二到圖四,我們可以發現,不同的覺者對於慈悲的展現方式是不同的,單從面容中看,圖二展現的是臉部、眼睛、眉毛、鼻子與嘴唇和腮幫都在笑;圖三觀音菩薩表面上微笑的幅度沒有圖二大,但仔細看她的儀態和眼神與嘴唇,都能感受到她那種慈悲的心懷;圖四這尊彩塑塑造的也極為傳神,眉宇間在柔美中展現一種威嚴,同時又讓人感到慈悲與善的力量。本文就寫一位叫做坤嵛的畫師從前的尋法經歷。

這位畫師,在天界是一位以慈悲和智慧著稱的法王,他的笑容經常在眉宇間展露出來,但面像如同圖三一般(不是外形像,而是說氣質方面象),不懂得他生命狀態的眾生是無法領悟他的慈悲的力量的。

有一次這裡來了幾位同一天體中其他天國世界的神佛,大家在一起商量怎樣更加慈悲的對待眾生與管理好這一境界的事情。正在商量的時候,佛殿的屋頂上傳來一聲輕輕的嘆息。眾神放眼望去,只見在佛殿頂部的那尊神獸眼神裡含著淚光。大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這個天國世界的法王(坤嵛)用神通問這隻神獸和管理佛殿的神,發生了什麼事?神獸只說身體內在有點不得勁,自己的神采似乎黯淡了一些。管理佛殿的神也說,他也感受到佛殿似乎在一點點的變的不那麼金光四射了。

坤嵛意識到整個天體肯定都出了一定的問題,於是他和這個境界的其他法王一起用神通查看,經過仔細的查看發現這個天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偏移和變化,不再是純淨的了。為了這件事情眾神在一起商討解決的辦法,結果經過實踐發現都不行。後來這些神就聚集在一起向更高層次的神訴說這裡發生的事情,希望得到啟示和解決問題的辦法。訴說了很多次,但都沒有結果。坤嵛法王在無奈之餘,就想先把一切好的狀態與神采保存下來,就在天上集中神的智慧和能力,將那個境界的狀態,很多天國世界以及佛、菩薩羅漢等諸神的樣貌及神採用神通「固定」在一個空間狀態之中。很多其他天國世界的神佛也配合他做了這件神聖的事情。當做完這些的時候,很多佛國已經變異和敗壞的很厲害了。

後來坤嵛帶領幾位神仙去那個空間查看「固定」的神采的時候,卻發現怎麼沒了呢?甚至連守護這裡的神也消失不見了。

這下子坤嵛法王感到非常的痛心,因為他覺得從此無法再找回原有的那般美麗與神聖了。正在他無望與悲傷的時候,只見從更高境界來了一位非常偉大的神,這位神右手托著一個光球。來到近前,對坤嵛法王說:「你看你們先前『固定化』的神采都在這裡,不僅都在而且我給這些神采賦予了最原始、最美好的一切。因為這裡還有很多很多的因素不夠純淨,所以暫時我不能把這些送回來,我會將其保存在一個非常特別的空間之中。我為了廣度蒼宇眾生,走過了無數的層次,你們這裡只是茫茫蒼宇中的一個小小層次而已,要想徹底解決那一切的變異和不純,就得正法。所以我是來歸正全宇宙一切不夠正的因素的。我還會繼續下走,直到三界與人間,在那裡我會用洪傳宇宙大法的方式來引領生命走向真正的回歸之路,同時我開始歸正那些不夠純正的一切。你如果想到時候當我的弟子,就與我簽約下走吧。」坤嵛法王聞聽趕忙問:「請問我們怎麼稱呼您呀?」那位偉大的神說:「眾神都叫我『創世主』」。坤嵛法王趕緊把他遇到創世主的事情跟他們這個天體所有的神都說了。不一會兒眾神與眾生相繼都來到了這裡,創世主又詳細跟眾神說了他們目前所面臨的現實和解決的辦法。當時很多的神都與創世主簽約下世。這時這個境界的飛天們組織了一次最盛大的聯合演出,用最虔誠的心恭迎創世主的降臨與慈悲救度。

那真是:
萬般婀娜千般靚
琴胡管弦音律祥
極度恢弘未曾有
重生喜悅沁天鄉!

演出完畢之後,很多的神將原有境界中的責任和事情安排一下就跟隨創世主開始下走了。後來在距離三界不遠的地方,坤嵛法王原來因為做過讓那一層次的神采固定的事情,於是創世主就安排他在敦煌大興開窟造像的時候,在這裡用他的方式展現神和神的意韻。坤嵛的父親在唐朝的敦煌就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畫師,他跟隨父親學繪畫十幾年,後來有一次他父親說:「昨晚,一位神人跟我說,我這手藝似乎還達不到巔峰的程度,你適合畫出更好的佛畫留給世人。你先去中原尋訪名師吧。」說完他父親就把早已準備好的行囊拿了出來。他聞聽很感動,覺得自己應該把父親的手藝更上一層樓。於是他背起簡單的行囊向中原而去。

敦煌距離長安或者洛陽都很遙遠,一路上他是風餐露宿,當走到距離長安只有五天的路程的時候,一天早上他發現僅剩的幾兩銀子不見了,他到處找也沒有找到。無奈之下,他跟店主商量,需不需要畫畫,他可以用畫畫的方式來償還住店的錢。

店主看他是老實人,不象說謊的樣子,就讓他畫了一張自畫像,畫的的確是非常的好看。店主很滿意,給他幾兩銀子,讓他走了。

當他來到長安的時候,這下他可見到大世面了,眼睛都不夠用了,他看到這裡有很多的別的國家的人,服飾和口音都不相同。來到這裡他四處打聽誰畫畫畫的好,就去拜訪,當時有幾位老先生見到他,跟他談了一些畫畫的基本功之後,人家說,我恐怕教不了你,讓他另請高明。……時光荏苒,一晃三年過去了,他還沒有找到可以教他的人。

他本打算離開長安到別處尋找畫師,可是在夢中一位神人跟他說,他命中的畫師就在長安,現在只是機緣不到,讓他耐心的等待,同時無論怎樣,都要保持一顆善良之心。

他按照神的話留在這裡繼續等待,為了維持在這裡的開銷,他開始經常去有錢人家問人家要不要畫畫,有時在某一大戶人家有喜事的時候他過去給人家畫畫,賺點小錢。隨著他在這裡呆的時間越長似乎知名度也在提高,有時有人登門找他來作畫。一天有一個有錢人抱著一隻波斯貓過來讓其給畫畫。而且人家說,要把貓畫出威武的樣子。他看著波斯貓琢磨了一下,就把貓畫的非常的富有動感,似乎在急速的追著什麼。畫好之後,那人很高興。還有一個人的母親病了,也許不久就要離世了,那人因為是孝子,想給母親留一張影,於是找到坤嵛,坤嵛到了那人的家裡,一看是家徒四壁,非常的窮。他為老人畫一張速寫,然後就離開了,男主人要給錢,坤嵛說什麼也沒要。……

聽說他小有名氣之後,一些有錢且好事的人都故意去為難他。比如張姓人讓他畫一隻豬,要求是要比人漂亮。這是故意難為人。坤嵛想了半天就在豬身邊畫了很多的中毒而死的人,臉和身子都扭曲著。那人一見非常生氣,但又說不出來理由,只好付錢走人。有一次一個人抱著一隻大公雞來了,對他說:「你把這隻公雞畫出會唱歌的樣子。」他想了想在這隻公雞邊上畫出一把琴,這隻琴弦是波動狀,公雞是引吭高歌的樣子,在不遠處有很多小孩在那裡做聆聽狀。那人一看心服口服,拿出二十兩銀子給他。

日子就這樣在解決各種平常與刁鑽問題中度過,直到他遇見那位盲女後命運悄然的發生了改變。

有一天這裡來了一位盲女,她自己說我叫南宮聰兒,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雖然眼睛自小看不見,但是我一直想知道自己能看到世間萬物的樣子。聽說坤嵛畫功很好,就過來試試。坤嵛一聽,覺得怎麼什麼奇葩人都能遇到,明明看不見,卻讓我畫畫,我畫什麼她能看見呀?於是坤嵛隨手畫一張素描,畫的是她眼睛看不見,但面帶微笑的樣子。畫完之後,遞給盲女。盲女用手摸摸畫,說:「這不是我要的。你給我重畫。」他耐著性子又給她畫了一張她在一個春日的河邊與一群女孩子玩耍的情形。畫完之後遞給盲女。盲女又是摸摸,然後說:「這還不是我要的。你還得給我重畫。」他心裡很不願意,覺得盲女,別看你看不見,事兒還真的挺多,此時他想起在敦煌跟父親學畫畫的時候,在畫飛天的時候的場景。於是將盲女畫成飛天的樣子,在高處看世間蒼生。但眼睛是瞎的。畫完之後,他想:「我似乎犯了對神不敬的罪了。但盲女這麼故意難為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了。」言外之意,請神寬恕他一次。

坤嵛把畫好的畫再一次遞給盲女的時候,盲女用手好好摸了摸,然後說:「你怎麼沒畫彩色祥雲呢?也就是畫面整體布局有點空洞。還有你見過神仙的眼睛是瞎的嗎?」這幾句話把坤嵛徹底弄蒙了。沒等他緩過神來,盲女說:「在畫面上加上幾朵祥雲,把飛天的眼睛畫上,但還要表示飛天看不見,但她能洞徹一切。」你仔細考慮一下吧。坤嵛覺得這事情要做到簡直實在是太難了。沒敢出聲。盲女倒很大方:「你好好考慮一下,十天之後我來取畫。」說完就走了。坤嵛望著盲女的背影開始覺得這位簡直刁鑽之極;後來琢磨,她眼睛是看不見,可是她怎麼是獨自來的,而且用手就能摸出我畫的是什麼呢?也許她有些來路。為了完成盲女的畫,坤嵛索性把門窗都關上,誰來求畫概不接待,一心琢磨怎麼滿足盲女所要求的。

一連多日他都想不出頭緒來,在第九天的晚上,他突然靈光一閃,將天女的臉上畫上面紗,眼睛畫了,但畫在圖層裡面,仔細看能看出來,但面紗能遮住整個臉,雖然如此,飛天用眼神所發出的光芒可以展現其慈悲威嚴以及智慧的狀態。當想到此,提筆作畫,做了一幅不甚滿意,又畫了第二幅,畫完之後還覺得有些地方還差了那麼一點,……一共畫了四五張。等到他覺得很滿意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一聽是盲女的聲音。原來他畫了一夜。他打開門,見盲女身邊有一位白髮老人,長得仙風道骨一般。盲女說這是我的師父,他今天陪我來看看畫。坤嵛趕緊把畫好的畫拿了出來,並說自己為此已經畫了好幾張了。那位老人拿過來仔細看每一張圖,忽然拿起畫筆在那張坤嵛覺得最完美的畫上,補上他在敦煌洞窟中做畫的樣子。然後畫幾縷清風,一切似乎都活了一樣,令坤嵛目瞪口呆。

正在他發獃的時候,盲女說:「我的確是一位盲女,我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什麼人間的東西,是不願被人間事物污染。除了基本生活的因素之外,別的我也不認識,也不值得我去看。我所看的就是神仙界的東西。我出生五歲的時候,我父母就發現我有這方面的因素。後來我師父找到我,帶我回山教我神仙界的一些修行方式。這次我師父說,在長安城我與一位來自敦煌的畫師有緣,我於是就過來找你。你開始肯定覺得我是在刁難你,其實我是在告訴你畫神的方式,怎樣才能畫出神韻。」沒等坤嵛說什麼,那位老人說:「我的徒弟與你在從前有很大的緣份,今生你們一起將在敦煌成就畫出神之韻的人的重任。你們當初都是追隨創世主而來的,那麼你們在此時所做的,一方面是為了展現神的狀態,另外一方面是為了將來的人能真正的看到這些從而開始嚮往與追尋神之路。都是為了將來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時眾生能明白大法而奠定基礎的。我剛才把在你最滿意的畫上補上你在敦煌洞窟中作畫的樣子,並讓整個畫『活』起來,就是要告訴你,你與聰兒之間在今生的緣份和你們的使命。」坤嵛聞聽明白眼前這二位的身份,立刻跪下施禮。老人將他扶了起來,打趣地說:「以後不要給聰兒跪了。……」說完又對其仔細說明怎樣才能畫出神之韻的過程。說完老人對南宮聰兒說:「餘下的路你們就自己走吧,為師就送到這裡了。」

為了盲女在回敦煌的路上不至於感到苦楚,坤嵛就決定在這裡再畫半年積累一些路費。聽說坤嵛要帶盲女回敦煌了,原本向其求畫的人又再一次過來求畫,因為接觸時間長了大家也成為朋友了。大家看盲女也是非常的漂亮與賢惠,就為他們舉行了婚禮,並捐助了很多的銀兩送他們回敦煌。

咱們長話短說,當坤嵛和南宮聰兒回到敦煌的時候,得知他父親已經過世好幾年了。臨終的時候對身邊的人說:「我兒子會畫的比我好的。」坤嵛於是接過父親的畫筆,開始在洞窟中做畫。

一般的情況下南宮聰兒都不出聲,只是默默的在坤嵛身邊陪著他,用心感受他的畫作。等到了最關鍵的地方,要展現神佛的境界底韻的時候,南宮聰兒就對坤嵛說:「你先把自己靜下來,然後感受一下神佛的慈悲、威嚴、智慧等等方面,就看你在某一幅畫中要表現哪一方面(或為主)。第一次坤嵛對南宮聰兒的話只停留在表面上理解,在畫畫的時候還是畫不出神韻來。後來看到南宮聰兒經常在那裡打坐。他也讓南宮聰兒教他修行的方法,從此他們夫妻二人就在那裡一邊畫畫一邊修行。因為坤嵛根基好,加上他本身就是被創世主有意安排,展現神的狀態的生命,他很快就掌握怎樣畫出覺者神韻的方法了。後來他很快完成了畫作,成為傑作。

有一次坤嵛跟南宮聰兒聊起他們的畫作將來會給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時奠定文化和留下見證。坤嵛說:「你知不知道會留下怎樣的見證呢?」南宮聰兒說:「據我所知在那個時候,也會有人用畫畫的方式讓人們知道創世主在人間所洪傳大法的美好與神聖。因為是修佛的,肯定會有佛家的元素,但那個時候人們信神的底線較低,會根據一些人的喜好來表現。」(如圖五所示)


 
(圖五:五福臨門;設計者:沁香,於2010年)

正當夫妻二人聊得起勁的時候,創世主來到了這裡,只見創世主用手一揮,南宮聰兒的眼睛就好了。然後對坤嵛說:「你將來會成為一位畫家。你到時候一定要做好你該做的事情。」轉身對南宮聰兒說:「你到時候小小年紀就會得法,你一定要在你所在環境中做好你該做的。」臨走前,創世主囑託他們要把這一技藝傳授給更多的人。於是坤嵛和南宮聰兒夫婦一起尋找有緣學畫的人,並把他們聚在一起,把自己所學的毫無保留傳授給了他們。這些人也為莫高窟的壁畫和彩塑增光添彩。這些我們就不必一一細說了。

今朝坤嵛原來是一位教授,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遭受迫害,後來因為某一西方國家的政府大力營救而來到了海外,在自由的土地上履行著自己從前的誓約。南宮聰兒今生轉生在大陸,小小年紀就已經得法,自己經營著生意,在自己的環境中最大限度的做著該做的。

這正是:
神傳技藝敦煌展
佛國光華大收攬
誓約在前洞窟履
今朝畫筆再點染!

註:引自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後記:據我能查找到的資料所知,能夠有文字記載的敦煌莫高窟畫匠和彩塑匠寥寥無幾,大部分都沒有明確記錄,為了彌補這一缺憾,我寫出此文,獻給莫高窟那些歷代無名畫工和彩繪匠們。縱然他們今生大都轉生為其他角色,在此也希望沒有得法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已經得法的人要更加努力完成歷史曾經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