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2)「原來你有靈丹妙藥啊!」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1月24日】

故事1: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校長

我是一名退休教師,退休前擔任一所學校的校長。

一九九八年四月八日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受益良多,讀著師父闡述的透徹的大法法理,常常不自覺的淚流滿面。我常跟別人說:「我今生能修法輪大法,真是太幸運、太幸福了!」

「你怎麼越活越年輕?」

我今年六十六歲了。得法前我一直被病魔纏繞著,在痛苦中煎熬著。母親說,我小時得了肺炎,眼看不行了,母親不忍心,多次求醫給治療。醫生說:「打上這一針,活不過來就沒辦法了。」我還真就活過來了,但由於治療不及時,留下了嚴重的支氣管哮喘,這一喘就是四十七年。

那時我幾乎沒有過一天好日子,藥吃了無數,針打了無數,因此皮膚上還出現很多硬疙瘩。一直是三天兩頭打點滴,人顯得又老又瘦,年紀輕輕時別人就都認為我年齡已經很大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病秧子。

八十年代興起氣功熱,我也去學了兩種氣功,但都不見效,就放棄了。

後來經人介紹我學了法輪功。只煉了幾天,身體就感覺舒服了許多。我看完《轉法輪》,知道了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為什麼會當人,人為什麼有病,也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人了。法理上明白一些了,加上煉功,沒有幾天,我的支氣管病哮喘病就好了。

至今我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無病一身輕的我,整天快快樂樂的。孩子們安居樂業,沒有後顧之憂,街坊鄰居,熟人朋友都羨慕我的身體好,不常見的朋友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越活越年輕了!」

學校教師中出了不少「當官的」

學了法輪功後,我覺的《轉法輪》裡邊的法理讓每個人都知道該多好啊!於是我就在辦公室放師父講法錄像,讓沒有課的老師都來看,還建議大家利用中午時間閱讀李洪志師父的講法。有三個教師也走進大法中修煉。

我把真善忍貫穿到日常工作中,老師們對法輪功有了初步的認識。

教師隊伍中,年齡不同,工作閱歷不同,性格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所以出現的問題也就不同。無論遇到什麼問題,我一概用包容的態度對待,就看同事們的優點,發揮他們的長處。教學上有了什麼困難,家中有了麻煩,同事間有了隔閡,社會上壞風氣的污染,一時間教學成績不佳,造成的情緒低落等等,我都用真誠的態度、寬容的心態去對待。

比如:在一次全學區考試時,一位年輕教師所教的班級成績不太好,影響到了全校成績,作為校長我的名譽也受到了影響。這使那位年輕教師情緒低落到極點。那時別的老師基本都持觀望態度,擔心大家都會受到處罰。

我是煉功人,遇事向內找,是師父教給我們的法寶。年輕老師的班沒考好,我負有一定責任:平時業務上的指導不夠,關心的程度不夠,我也有責任。於是在全體教師會上,我非但沒批評她,相反找出她很多優點,表揚了她,鼓勵了她。大家懸著的心都放下了。從大家的眼神看的出,大家對我信任,並有了干好工作的一種強大力量。

又如:當前道德普遍下滑,社會風氣的敗壞也傳到了教育界。一次,我校兩名年輕教師到學區閱學生的期末考試卷,期間發現有其他學校的老師偷偷的改卷分,偷偷摸摸在匯總表上加分,覺的很是氣憤,回到學校向我訴說此事,並說我們以後也這樣搞,免得我們自己學校吃虧。聽完他們話,我想的是:師父要求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那就要時時事事體現出「真」,我負責管理的人絕不能隨波逐流。

在全體教師會上我說:家長、社會把我們放在這個位置上,是讓我們來教書育人的,那麼傳授知識、解答疑惑、培育真正的人才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如果我們培育的是只會弄虛作假、沒有真才實學的歪才,那我們的良心何在?不管別人怎樣,我們就是腳踏實地的把工作做好。請大家相信,假永遠壓不了真,我們只要付出了就會有收穫,付出多大,收穫就會有多大。

理正了,氣順了,在每年的全區考試中我校的總成績都是全學區數一數二的,因此,學生家長想方設法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我們學校。教師在工作中指導思想明確了,智慧也就打開了。多數教師參加評優課,走出去給別人講示範課,多人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其中有三人被提拔當了學校校長,兩名當了中心學區校長,一名當了市組織部一科長,分別在自己的崗位上成績突出。

當我們聚在一起時他們都會說:「我們在您身上學到了很多優良品質,我們能有今天全靠您的培養。」其他學校和社會上的人也總說:「你們學校怎麼出了那麼多當官的!」

換婆婆

我兒媳在一所高中任教。一天她的一位同事一臉不高興的找到她說:「我和你換換婆婆吧!我那個婆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說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兒媳婦工作的學校規模相當大,僅教師就有三百多名。她的同事人人都知道她有個好婆婆,都很羨慕她,尤其是女教師在一起閒聊時總是議論公婆的長短,而我的兒媳婦總是說她的婆婆如何如何好,如何大度,如何如何善良、知理……這讓別人都很羨慕她。我的兒媳婦當然知道我能做到這樣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她對大法特別認同。

她的學生要參加高考了,她怕學生考不好,心裡很著急。我告訴她:「讓你的學生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心敬大法,就會考好。」她說:「我不敢給學生那樣說,我還是在考場外給他們默念吧。」幾年來,她所教的班級成績都很優秀。因此,在她們單位她也是個小有名氣的人了。

修大法使我身體健康了,家庭和睦了,工作出色了……這一切緣歸大法,感謝大法師父!有了師父的苦度,有大法法理的指導,才有了今天的我和我這個家。

故事2:固執的同事的丈夫終於同意退隊了

前段時間,我所寫的《八年 固執的同事終於同意退隊了》一文中,曾經有這麼一段記述:「熟識以後的一天晚上,在她家吃飯,飯桌上,我和他們一家談起了法輪功的話題。嚇得她的丈夫直對我說:你可別說這個,別把俺家這口子帶到你們那去。」

文中提到的這位同事的丈夫,他跟我說以上這段話時,當時給我的感覺是他被邪黨恐怖的迫害嚇壞了,才怕我給他妻子講大法真相。因為他上面的這段話,造成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很少和他談及大法真相的話題。但是,因為我是他們家的常客,我的所作所為他經常能看到,我的為人處世他也是看在眼裡。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後,他生活中的困惑,也會經常找我解決。

今年因為疫情,到處封小區,很長時間我們彼此失去聯繫。解除封鎖小區後的一天,我去他家串門,順便給他們一家講了這次瘟疫的由來及預言中提及的瘟疫的走向,他只是聽,基本不回應。

自從我的同事同意退隊以後,我就想:他們一家,現在就剩同事的丈夫沒有三退了,再有機會和她丈夫說話的時候,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告訴他真相,幫他三退,至於最後的結果如何,我也不執著。自從有了這個想法以後,我就經常發正念,清理其丈夫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阻礙他明真相的一切干擾。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晚上,他們有事,讓我去他家一趟。我想,機會來了。到他家坐下後,我們閒聊了一段時間。突然他對我說:「你們那功怎麼煉啊?我現在上班挺輕鬆的,你也教教我吧。」我一聽,真是太出乎意外了,於是趕緊說:「那你得先把三退辦了。」他問:「咋辦啊?」我說:「你念書時,入過團隊嗎?」他說:「入過隊。」我說:「就是把入過的隊退了。」他說:「不記名吧?」我說:「只要你同意就行了。」我又接著說:「你雖然工作輕鬆,但畢竟得工作,工作時煉功也不合適,工作時你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他一邊默學著我的話,一邊學著打坐的樣子,嘴裡念了幾遍九字真言。

謝謝師父的巧妙安排,他們一家人全部三退了。

故事3:「姐,原來你有靈丹妙藥啊!」

我今年快七十歲了,烏黑的頭髮,臉色白裡透紅,皮膚細嫩,神采奕奕。好多人都說我像四十來歲的人。老同事一見面驚喜的說:「你怎麼沒見老,還是這麼年輕漂亮啊,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了?」

其實,我年輕時體弱多病,患有神經性頭痛、子宮功能性出血等多種疾病,中西醫都沒治好。結婚後,丈夫看我整天病怏怏的,就勸我跟著大哥煉法輪功。由於我出生在幹部家庭,受家庭的影響,從小不信神,不信氣功,故而未去。

一九九六年的十二月,在丈夫的催促下,我顧及他的面子去了煉功場。正趕上大家煉第二套功法,半個小時的「抱輪」堅持煉下來了。從此,我每天到煉功場煉功,風雨無阻。煉功時間不長,全身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完全康復。

一、師父鼓勵,看到另外空間的壯觀景象

一九九六年臘月二十三日,大哥(站長)得到消息:政府部門要來煉功點調查。有人害怕了,說解散煉功點。也有的說快過年了,大家避避,初七上班再來。當時我心裡很不服氣。我煉功一個多月就無病一身輕,這麼好的功法,憑啥不讓煉?

當晚,我把五套功法煉了一遍。煉功之後,全身輕飄飄的,很舒服。我躺在床上,臉朝著對面牆,關閉檯燈後,「呼」一下對面牆不見了,呈現出翠藍的天空,白雲好似盛開的花朵,中間一個五顏六色的大法輪在旋轉。我內心感到十分震撼,「哇!師父說的都是真的!」我觀看很長時間,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晚上,對面牆又不見了,天空金光燦爛,霞光萬丈,伴隨著美妙的音樂,師父的金身呈現在天空中,在空中飄來飄去。

第三天晚上,對面牆仍然不見了,只見師父身穿古袍,站在城牆上向遠方眺望。天空中還有仙女散花。時隔七個月,我到山東煙臺出差,看到一處古城牆,對面是「望海寺」,其景好似當時看到的一樣。

師父為了增強我的正信,鼓勵我好好煉功,那些另外空間的壯觀景象,讓我觀看了一個多月。從此,我更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每當回憶當時看到的聖境,我都感到十分的幸福、快樂!

二、遇車禍無恙 讓世人明白真相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騎自行車過馬路,突然,一位青年騎著電瓶車急速的拐彎,一下子撞到我的前車輪上,我連人帶車摔倒了,臉朝下撲在地上,右手翻腕著地,「咔嚓」一下,當時,我也沒覺的疼。我的臉上、手上都出血了。年輕人趕快把我扶起來,他急忙解釋說:「大娘,我岳父讓我買東西,要給孩子過十二,太慌張了。」我當時腦子裡光想給年輕人講真相,我說:「你扶著我坐檯階上穩穩心。」年輕人說:「大娘,去醫院包紮一下吧。」我說:「不用去醫院,我回家煉煉功就好了。」

年輕人大概害怕我找後帳,一會兒叫來一男一女,他們端來一盆水,給我洗洗臉,擦去臉上、手上的血跡。他們看到我的右手腕變形,手抬不起來,說要帶我去醫院檢查一下。

這時周圍來了一圈兒看熱鬧的人,大家都勸我趕快去醫院拍片子檢查。

我對年輕人說:「小伙子,你放心,我沒事的,我是煉法輪功的,回家煉功自然就會好啦。」周圍的人一聽,七嘴八舌說開了,「煉法輪功的為啥不上醫院?」「為啥不讓打針、吃藥?」有的人由原來同情的眼神變成仇恨的眼神瞅著我。我知道他們都不明白法輪功真相,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佛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書上沒有說不讓吃藥、打針,有病也不反對去醫院。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神奇的功效,我煉功二十年,原來一身的病都煉好了。偶爾身體不舒服,一煉功就好了,所以不用上醫院打針、吃藥。」有人問:「法輪功這麼好,政府為啥不讓煉?」

沒等我回答,就有人說了:「煉的人太多了,政府害怕呀。」有人又問我:「煉法輪功的跑到『天安門自焚』做啥?」我說:「那是江澤民一夥兒導演的一場騙局,謊稱是法輪功學員做的,控制媒體全面炒作,目的就是煽動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你仔細看看央視播出的自焚錄像就知道是假的,被火燒過的王進東,兩腿間放著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子完好無損。他身後的警察手拿滅火毯,晃晃悠悠,並沒有趕快滅火的樣子。」有人問:「雪碧瓶子是咋回事?」

我說:「央視女記者承認這個鏡頭是『補拍』的。」

周圍的人都開始痛罵邪黨,有的說:「央視從來沒有實話可言,新聞都是假的。共產黨太壞了,除了造假,糊弄咱老百姓,有啥真事?」

這時我看到那一男一女拉著年輕人走,我就對他們說:「你們有事走吧,我自己回家就行了。」他們三人趕快說:「大娘,對不起啦!給您留點錢買補品吧。」我說:「不用了,放心吧,我很快就好了。」

我的話讓周圍的人都愣住了,都用敬佩的眼神看著我,他們說:「這真是遇到好人了,當今社會這樣的好人難找啦。」「別說把人撞壞了,就是好好的都得賴你一把。人家法輪功連一分錢都不要。」

我推車回家後,丈夫知道我出車禍了,他是醫院的大夫,他仔細的瞧瞧我的手腕,說:「沒事,儘量少活動。」過後,丈夫背著我對家人說:「撞得不輕,手腕三處骨折。」我知道後一點也沒害怕,心想: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

第二天清晨,我像往常一樣煉功,右胳膊整個變成黑紫色,手腕抬不起來。我打開MP3輕聲的播放煉功音樂,煉第一套和第二套功法,我用左手拉著右手煉功。煉到第三套功法時,我心裡作難啦,「單手沖灌」咋辦?突然,煉功音樂音量一下子放大,傳來師父洪亮的口令:「沖灌!」我嚇了一跳,右胳膊下意識的「呼」一下子衝上去了,胳膊雖然有些疼,但是敢抬起來煉功了。

早餐時,我對丈夫說煉功音樂突然放大聲音的事。丈夫說:「是我放大的聲音」。我從心裡真的非常感謝他的幫助,當然這是師父巧妙的安排。這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過了幾天我的胳膊逐漸的消腫了。

一個星期以後,弟妹來了,她想讓我幫著裁剪衣服。我告訴她手腕受傷,雖然消腫了,還不太靈活。弟妹知道撞車的經過後,她恍然大悟,驚奇的說:「姐姐,撞的是你呀!前幾天,我和本市的校長一起去海南參觀學習,一中的校長說『都說共產黨覺悟高,照著法輪功可差遠了。俺學校老師把一個法輪功給撞了,撞得夠狠的,老師讓她去醫院檢查。法輪功說啥?『沒事,俺煉煉功就好啦』。」

弟妹氣憤的說:「姐姐,我知道是誰撞的你啦,找他去!」

我笑著說:「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撞我,賴著人家幹啥?煉功人講真、善、忍,得為別人著想。俺有辦法,不用打針、吃藥,煉煉功就好了。」弟妹樂了,說:「姐姐,原來你有靈丹妙藥啊!」

三、真心念九字真言「絕處逢生」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

十年前,四十多歲的侄女突然出現頭暈、嘔吐等症狀。侄女婿當時是派出所的科長,利用關係,找了省、市最好的醫院,多家醫院確診為「腦幹瘤」,醫生都說治不了。侄女婿只好帶著侄女到北京301醫院治療。專家告知說:必須動手術,手術結果:一是癱瘓,二是沒命。另外,侄女還有冠心病,當時心臟做了三個支架。因身上見紅,說一個星期後再做手術。

他們回到家後,一家人傷痛至極,淚流不止。第二天,侄女婿帶著侄女來了。侄女婿愁眉不展的說:「姑,如果她走了,這個家不完了嗎?您有法子嗎?」

我說:「別的法子沒有,就是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就是靈丹妙藥。」侄女婿一聽抽身走了,他是故意讓我給侄女單獨講講法輪功的好處。我領著侄女來到師父像前,告訴她:「這就是大法師父!」我把自己十多年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情講給她聽。還給她講了《絕處逢生》這本書裡的故事。告訴她那些罹患絕症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都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幸福生活。

侄女認真的說:「姑,我最相信您,聽您的,從今天開始我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個星期以後,侄女到北京 301醫院做檢查,心臟病好了。然後腦部手術也非常成功。

侄女出院回家後,正逢冬天,因為怕受風,不讓外人去看她,連她的父母都不見,她說只想見我。侄女一見到我可高興了,她一邊雙手比劃著名,一邊說:「姑,我聽您的話,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北京住的病房裡,每天都看到四周紅光照耀,光芒燦燦,中間坐著您家鏡框裡的人。回家以後咋就看不見啦?」

我高興的說:「孩子啊,那是師父在看護著你、鼓勵你。你已經相信大法好,相信師父的保護了,就不用給你看了。」十年了,侄女一直身體健康,再沒犯病,在家做飯,還能照顧小孫子,家裡充滿了幸福和快樂。這就是她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師父的護佑。

侄女婿從侄女奇蹟般的痊癒之後,一直悄悄的保護當地的大法弟子。有一次,我到鄉下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警察把我綁架到當地的派出所。侄女婿知道後急忙趕來,堂堂正正的告訴同事:「我姑是煉法輪功的,我在心裡佩服她!」後來,侄女婿把我帶出派出所,還把自行車也要回來了。

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在法輪大法遭受迫害時,侄女婿明辨是非,主動的幫助大法弟子,這珍貴的一念,得到了福報。侄女婿不僅有個幸福的家,還提升為派出所的所長。

故事4:老闆娘明真相 祛病得福報

(一)老闆娘明真相 祛病得福報

今年正月疫情期間,在建材店裡,我和老闆娘等人談起了武漢病毒一事,大家害怕瘟疫,我就說:「我不怕,你們看我這麼多年什麼時候得病了?我是學大法的。」對方回說:「對呀,你身體好,沒看過你吃藥什麼的。」老闆娘隨後又問:「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兒?」

我說:「你就看看我吧,我現在就是脾氣沒怎麼改好,其它方面吃喝嫖賭,我沾邊嗎?替裝修客戶買材料的回扣錢,我拿過嗎?這些你應該最清楚的,因為我們多年在一起共事。但在沒學大法前,我是拿回扣的,是大法改變了我。」老闆娘聽了,連連點頭稱是。

於是,我跟她講了「三退保平安」,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去瘟疫,老闆娘就說:「好,反正不花錢。」她就開始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

在她明真相的第二天,她就打電話給她正在住院的姐姐,告訴大法好,也告訴了自家孩子。

過了四、五天,老闆娘高興的告訴我,原來她體內的左側內臟部位經常疼,醫院又治不了,她每天念「法輪大法好」後,現在全好了,並且更年期的盜汗等症狀也沒了,多年來,不知道身體沒病是什麼感覺,現在很輕鬆,可好了。

又過了幾天,老闆娘又告訴我,店裡的生意好起來了,左鄰右舍的店裡沒幾個客人,她店裡的生意卻好的太多了,買貨的人多,賺錢就多,她非常高興,直說是明白大法真相後得福報了,從心裡知道相信大法好。

(二)念法輪大法好 父親糖尿病症狀好了 開始學大法

我父親七十三歲,患糖尿病幾年了,常會眩暈,倒地起不來,有時也吃藥治病。近來病情加重,今年正月,父親臉色發灰,身體消瘦,他自己知道去醫院也治不好,還得花不少錢。

過年時,我回到家裡,知道這情況後,給父親講了大法真相,可是他聽不進去。家裡另一個親屬同修跟他講清真相後,父親說:死也不去醫院了,吃藥治不好我,就信大法好。可父親心裡不穩,回頭又說:我就念一天「法輪大法好」,看好不好用,不行我還得去醫院。

結果當天晚上做了一夢,夢見有人來給他治病,但看不清人家的臉。

第二天,父親思想又反覆了,有點不相信大法真相了,親屬同修再次給他講了諾亞方舟的故事,破他心迷,然後他又相信了。

第三天,父親說他好了,再也不喝那麼多水了,身體也有勁兒,糖尿病的症狀全沒了。

父親真心念「法輪大法好」,僅僅三天,病症全好了,自己有信心了。

後來,父親自己要看大法書了,從此後對大法堅信不疑,過年到現在兩個月時間,父親學了六遍《轉法輪》了。

故事5:敬大法和師父 老母親受恩澤

我的老媽媽是個有趣的人,年逾八旬,家人親朋都喜歡與她打交道,她說話不乏味,寬容待人,多記著人家的好處。老母親膽子也小,通常天黑一個人就不下樓了,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凡事有兄長護著,從小就膽小。我對母親說過,她的膽子小,該是和她自己的成長經歷也有關係:母親出生於地主鄉紳家庭,整個大家庭在共產邪黨發動的歷次運動中沒少受罪;嫁給我父親後,也因我爺爺被劃為地主成份,和全家人都吃了不少苦頭,那種對邪黨運動的恐懼也深植於母親內心。

當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母親是懼怕的,怕邪黨的淫威,怕的是災難可能隨時降臨到家人頭上,她沒有反對過我修煉,只是希望子女都平平安安,歷年的邪黨運動已難以讓母親再承受更大壓力了。我常年在異地工作,要與父母講清楚真相併非易事,記得當時選擇了一些真相內容複印成單頁,寄給他們,以便他們對迫害情況能有所了解或認識,卻招致父母的嚴厲斥責,他們在電話中厲聲呵斥我少不更事。其實呢,我也已過而立之年了。

當我擇機試圖與父母講清真相時,對邪黨運動深深的恐懼感使他們拒絕聽,也不敢聽,特別是母親,滴水不進。我苦惱如何才能使他們明白真相。在學法過程中體悟到,生活中我自己的一言一行,也是真相的一部份。所以平時儘量多關心他們的生活起居,每每從外地回家,顧不上自己休息,儘可能幫他們料理好家務衛生,多陪他們,常和他們談談自己待人接物的一些看法,比如:善待他人、多忍讓、多寬容。父親曾對母親說:閨女真是不惜力啊。意思是我盡心盡力真心關心他們。有段時間他們到我所在城市小住,父親更對我刮目相看,他難以相信這個「小老巴子」(家裡受寵的最小孩子)是如何學會把生活料理的如此井井有條的。這些是母親後來轉述給我的,聽得出來,她語氣中也為我感到自豪和充滿佩服。

慢慢的,我回去看望他們時能自然的提到一些學法煉功的話題了。看到我晨煉後,母親甚至主動對父親說:我看到閨女早上鍛鍊的,就是幾個動作,沒什麼的。她的意思是沒有什麼象邪黨宣傳的那樣可怕。甚至在我心生懈怠時,母親還會說:那你早上該要鍛鍊的吧,我不影響你噢。

二零一五年的一件事,是母親後來告訴我的:母親在家裡代我整理師父法像相框玻璃,因為客觀原因,玻璃碎了(出於安全考慮、具體原因這裡暫時不寫吧)。當時,她搬動包裹著相框的棉胎時,只聽到棉胎裡嘩啦啦的碎玻璃聲音,就趕緊打開棉胎,再小心翼翼的拆開嚴密包裹好相框的牛皮紙,戴上棉手套,一丁點一丁點的把細小玻璃碴撿出來處理妥當。母親一邊清理一邊誠惶誠恐的、敬重的對師父法像說:大師啊,不是我打碎玻璃的噢,請您不要怪罪我噢,我這是把碎玻璃給撿走的噢。母親告訴我時也是用同樣的口氣學給我聽的。

早些年,我告訴父母平時多多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益處,母親欣然要了一張護身符存於小錢包中,我提醒她忘記時拿出來看看念念。後來她說:不需要看,我都記在心裡了。又念了一遍給我聽。母親還經常提醒患病臥床的父親:你躺那沒事,就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不要偷懶啊。

二零一六年末,父親安詳過世後,母親一個人生活。哥嫂不讓她獨自在家睡覺,便輪流回家陪伴她。母親不願麻煩兒女們,就每天傍晚自己跑路到哥嫂家睡覺,次日早上再回自己家。

二零一九年夏天的一個早上,母親和去上班的二哥一起下樓準備回自己家,突然一瞬間大腦不受控制跌坐於柏油馬路上,緊挨在她身邊的二哥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去扶住她,母親卻意識清楚無大礙。第二天早上,在小哥家裡,又一次瞬間不受控制跌趴在衛生間門口的小凳子上,可巧的是有一厚沓衛生紙疊撂在小凳子上,所以也沒有磕碰到哪兒。哥嫂隨後帶她去看醫生檢查,除了手掌、尾骨表面的肌膚淤青外,膝蓋、股骨並無大礙,醫生說是老年人的毛病,小腦萎縮、腦梗的一些症狀引起的情況吧。我電話中提醒母親不要忘記念九個字(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說:我一刻都不會忘記呢,沒有一天不念叨的。母親早年就骨質疏鬆,還沒退休時,在到我工作城市的第一天,輕輕滑倒踝骨就裂了,現在這麼大年歲,兩次失控跌倒,表麵皮膚淤青發黑,說明摔的不輕,但骨頭關節都沒事兒,又都適逢有家人在身邊照顧。要不是她常念九字真言、得大法護佑,八旬老人兩次摔倒,說不定什麼後果呢。

還有一件事,也神奇:家裡的抽油煙機用了很多年,已經老舊,二零一九年夏秋的一個中午,母親準備炒菜做午餐,還沒點火,笨重老舊的油煙機整個掉落在灶台上,油煙機掉下來的時刻,母親剛好走到灶台的一端,她一點事兒也沒有,也沒怎麼嚇著她。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哥嫂幫手裝修我在家鄉的新電梯房,裝好之後母親就能住到條件更好的新居了。看進度原本認為中國新年之前未必能裝好,如果趕不及新年之前搬,就計劃乾脆等新年之後再搬了。臘月裡大家都配合著哥嫂,緊趕慢趕,在新年前兩天、亦即臘月二十九,收拾布置好,和母親一起入伙、搬新居。緊接著,傳出了武漢肺炎爆發、很多地方各種各樣的封鎖、限制,長時間造成民眾諸多生活上的不便。家人都說幸虧老母親年前搬入新居,生活起居受到的影響很小,減少了很多家人照顧的不便。

世事或許沒有太多的巧合、偶然呢,大法師父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精進要旨》〈論語〉)母親最初害怕邪黨運動,不敢聽真相,慢慢的接受真相、明白了法輪功是被迫害的真相,敬重大法師父、敬重大法,存敬畏之心,才能得大法保護,安享晚年。

真希望更多世人能明白真相,得到法輪大法的福澤。

(原載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