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41)婆媳連心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4月26日】

故事1:一夜愁白頭的父母笑了

我是大陸東北人,二零零六年開始修法輪大法,修煉後發生了太多太多神奇的事情,真是一言難盡,是那些未接觸法輪大法的人們無法想像的。下面就說一下其中的一方面吧,修煉後我家族的變化。

一、倆女兒重症腎病神奇好了

在修煉前,我有很嚴重的腎病,同時還有關節炎、頸椎病、腰疼病,我是從頭頂疼到腳後跟,沒有舒服的時候。我妹妹比我先得了腎病,家族遺傳,也治不好,沒力氣就躺著,壽命短。父母因為倆女兒都得了同樣嚴重的病而一夜之間白了頭,這就是常人說的家門不幸吧,誰也不敢想以後的日子該咋過,我和妹妹的孩子都才十多歲,因為我們倆的病其他的親人該怎麼熬下去啊,天天躺在床上,沒力氣幹不了家務。

那時的我真是太絕望了,心裡想的就是快點治好病,要不我的父母會因我受累,我的家我的孩子,哎!最後的結果那就是家破人亡。可是我用盡了所有的辦法也沒能治好這個病。

在我憂鬱絕望之際,我的同事是一名大法弟子,他給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 ,我懷著害怕(害怕邪黨迫害)、好奇的心開始閱讀,認真的在書中找尋好病的方法,漸漸的在師尊的指引下明白了這本書是一本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一本修煉的經書。書中講:「我這裡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局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看了這段話,我明白了大法師父只給修煉的人淨化身體,那我就做修煉的人吧,教人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書,還能沒有病,多麼好的事情啊!新聞的宣傳都是假的!做好人都有錯那還有什麼是對的?!

感謝師尊啊!師尊看到了我這要修煉向善的一念,一秒鐘的事兒,臥床了幾個月、吃飯沒力氣都得躺著吃的我,就這樣洗漱完畢,清清爽爽的走著上班去了!

後來親人們看到了我神奇的變化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都無病一身輕,父母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二、師尊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

由於命運使然吧,我和夫君剛結婚那幾年還算恩愛,可是有了孩子之後,他沒什麼家庭觀念,家裡的大事小情都落在了我身上,我是一個自信要強的人,在黨文化無神論的教育下認為只要自己努力一定會開出一片天地的,會把家過好的,把孩子教育成才的,那就堅持吧。可是孩子很難管教,氣的我手腳發麻,收效甚微。

我原本身體很好,這麼多的家務和我繁忙的工作、還要看孩子,在孩子三歲時我身體就垮了,除了忙裡忙外剩下的時間就去看病,給醫院捐了很多錢。忙的身心疲憊的我,每天都是一肚子的怨氣。相反呢,現在整體社會風氣不好,我的夫君單位風氣也很不好,同事下班大部份人都不著急回家,都在一起吃喝玩樂,他脾氣不好,我數落他,他就罵我,小吵大吵不斷,吵紅了眼就動手,嚇的孩子直哭。後來他看也吵不過我,乾脆就躲著我,除了睡覺,一般在家看不到他,我們吵的也沒什麼感情了,我就等著孩子高考後再不行就離婚,結束這無望痛苦的生活。

心裡難受的時候,我望著天空無助的想啊,人活著到底是為了啥?就是來遭罪的麼?老天真的存在麼?我就這麼苦苦的熬著,為了孩子為了父母在堅持。

修煉大法後,我懂得了這是業力輪報,在不斷的修煉中一切都釋懷了,我按著「真、善、忍」做人,遇事先考慮別人,善待所有的人。和夫君吵架的聲音小了、次數少了,漸漸的這個家安靜了。慢慢的,我夫君看到了我巨大的變化,身體好了,脾氣好了,微笑多了,抱怨少了,慢慢的他也認可了大法,現在也在學習《轉法輪》也在努力改變自己。最近發現他的失眠症、躁狂情緒都沒有了,這也大大的鼓舞了他堅持學下去的信心。他的變化,這是我做夢都沒夢過的事情,只有大法和大法師父才做得到!

孩子也看到了我的變化,不那麼體罰她了,不那麼聲嘶力竭的教育她了,我問她大法好嗎,她說好,我說那你也學唄,她馬上答應了!她學法前成績偏下等,大法開啟了孩子的智慧,學習成績越來越好,而且品行端正,做事情她會用「真、善、忍」來衡量做的對與錯。我們在一起相處很平和快樂,這時更感覺到一個無神論的普通人教育孩子有多苦,大法有多神奇!現在她在國外一所很好的大學讀研究生,在師尊的呵護下堅定的走著修煉的路。

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我們三口之家其樂融融,再次叩謝師尊!

三、婆家人相信法輪大法好得福報

我的婆家在外地,小姑子那時患了晚期癌症,我給她介紹了大法後,她欣然同意修煉,她的癌症很快就好了,可是後來我婆婆知道後由於怕心不讓她學,我婆婆鬧了很久,怕她不吃藥還讓小姑子一家都住在她家,看著她吃藥。無奈我小姑子不學法了,但她一直認為大法好,也做了「三退」。從得病到現在都十多年了,十多年前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書的小姑子,現在還活著,認為大法好,又做了「三退」,雖然沒繼續修煉,但是大法師父還是給了她很大的福報!

這些年我沒有間斷的給婆婆講真相,她當過街道主任,受邪黨的毒害。有一次婆婆摔倒了,臥床不能自理,躺了一年多還不好,我就勸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後來她給我打電話說能走了,能做飯了。慢慢的她現在接受大法了,偶爾也看看《轉法輪》,聽聽師尊講法。我們婆媳關係也越來越好了,以前是各懷心腹事,現在是一家親。

我的親戚住在外省,由於路途遙遠,很少來往,可是前幾年親戚在這邊拉貨,路過我家這邊,有兩年來我家好幾次,我就給他們講真相,開始他們害怕不接受,慢慢的他們明白了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是高深的佛家大法。「三退」後,親戚又找到了離家很近的送貨點,賺錢比這邊還多。知道大法好得到了福報。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

婆家的親戚也都常來往,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也都做了 「三退」那些親戚也都得到了福報就不一一說了。謝謝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故事2:法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

我家裡有個用了十幾年的豆漿機,後來壞了。放在那很長時間沒人動它。

師父說:「不只是人、動物,還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間裡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當你的天目開到法眼通層次的時候,你發現石頭、牆,什麼東西都會跟你說話,打招呼。」[1]

一天我想給孫女打點豆漿,就拿出那個壞的豆漿機和它溝通。我想既然它也是有生命的,我就應該珍惜它。它如果能為我所用也是很大的緣份,因為它也是來同化法的。

我對它說:你要珍惜咱們的緣份,我不想當廢品把你扔掉,你要正常的運轉起來,做一個同化法的生命,要同化「真善忍」,常念法輪大法好。你也許是我世界的眾生,咱們一起同化法。你現在就正常運轉起來。然後我插上電源,機器立即正常運轉起來。我好激動!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真的太神奇了,真的是萬物都在同化大法,都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之中。

二零一六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我去修理電車,和一個腰幾乎彎成九十度的八十歲老人講真相,我從邪黨的建立、到延安整風、到三反五反、反右派、三年大饑荒餓死四千萬同胞、文化大革命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再到「六四」屠殺愛國學生,現在又在殘酷迫害做好人的民眾等等中共的作惡真相,老人不斷點頭,非常認同,老人說這些他多數親身經歷過,親身感受了邪黨的兇殘和殺人不眨眼的邪惡本性。

老人聽了大法的美好很感動,當場要了大法的護身符,做了三退。

我倆聊著聊著,我發現老人竟然一下腰板直了起來。當時在修車鋪裡的六個人都親眼看到了這神奇的一幕,都驚得目瞪口呆,當場都做了三退,要了護身符。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加持!因通過此事又有許多眾生得救了。

修煉前,我和公公婆婆幾乎不相往來,他們偏心老二,把所有的祖業,房產都給了老二,對我們的生活不聞不問,從不關心。那年公公過世,婆婆幾乎把所有的禮錢收了,本來公公發喪單位已經給了發喪費。收了禮錢還是給老二。可她生活中的一切都要我們倆口子照顧、管理。

修煉後,面對婆婆的無禮和冷漠,我就用師父的法要求自己,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2],何況是自己的公婆,我主動做上好吃的給她送去,面對她的冷漠不動心,拿出真心經濟上接濟她、善待她,凡事站在她的角度考慮。師父讓我們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從心裡徹底放下了對她的不好的想法。慢慢她那顆冷漠的心也融化了,婆媳間關係融洽。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也不在乎她的物質利益上的偏心了。

此時我體驗到了放下名利情後的那種洒脫與美好的感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故事3:念九字真言 車就停下來了

我是山東省沂水縣人,是司機。我明白大法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

幾年前的一天,我開車從山上拉著石頭往山下走。山路不好走,車走到最陡處時,突然剎車失靈了,車飛速向下疾駛。我看到和我一起拉石頭的車已經掉在路邊的溝裡了,很多人正在往上拖車。眾人看到我飛駛向下沖的車,都大喊:「快剎車!」我開車好多年了,能不知道剎車嗎?可是車早已剎不住了!

此刻,我又急又怕,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就在這危急之中,我想起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我不停地念、念,車慢慢減速,一會兒就停下來了。

我下車把車軲轆底下放上石頭(防止溜車),去檢查剎車部位,一看:剎車相連的兩個螺絲,一個已脫落,另一個也將要脫落。在這種情況下,車下陡坡時是根本停不下來的。可神奇的是我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車就停下來了,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親身驗證了法輪功是佛法,真是來救人的。感謝李大師的救命之恩!保佑我人車平安。

故事4:老伴誠念九字真言白內障好了

我是二零一九年八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老伴六十三歲,以前她什麼都不信。自從去年我學了法輪功,我和她的身體受益了,她相信大法好。

以前我患了風濕性關節炎,經常腳腿發麻,神經有針刺一樣的疼痛感。後來單位同事給我講真相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性命雙修,祛病健身有神效;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四二五圍攻中南海」都是江澤民集團一手導演的騙局,嫁禍法輪功,目的是挑起不了解真相的人對法輪功的仇恨,讓人們對佛法犯罪,江澤民集團是在害人。還講要退出中共組織,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可以得到身體的健康,得福報。

聽了真相後,我們夫妻二人都退出了中共少先隊。從這以後,我就學上了大法,和這位女同修學煉五套功法,並通讀了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洪吟》、《精進要旨》等。

經過學法煉功,我全部病症都好了。我把本來準備到外地購買的「桂龍藥膏」全部退了,這省了錢,但是比省錢讓我感到更為珍貴的是,我老伴患的「白內障」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我們夫妻二人感到很是詫異,就對同修說這件事,她說法輪功傳出二十多年來,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見證了法輪功淨化身體的神奇功效。

老伴叫我把學大法的心得體會寫出來,我和老伴謝謝偉大的師父慈悲於人類,將法輪大法洪傳於世,使末劫中的人類有了得救的希望。我要珍惜這最後的時間,堅持修煉。

故事5:婆媳連心

我的婆婆是個勤勞樸實的農村老人,為人寬厚仁慈,一生任勞任怨,從沒見到她跟誰紅過臉。

那年我走入大法修煉,她從鄉下來到城裡,跟在我身邊學法,每次我下班回家,總看到她一人在專心聽法。可惜時間不長,她就回了老家。

雖然婆婆學法時間短,但受益匪淺,而今九十高齡,依然健康無病,冬天蓋一條薄被就行,比我還耐寒。但最近身邊兒女打來電話「告了她一狀」,「媽好忘事,幾次忘關水龍頭,水漫金山是小事,萬一忘了關煤氣開關可就糟了。」看他們有些擔心,我說那就讓婆婆到我身邊來吧,在我身邊什麼都會很好的,你們儘管放心,我自有辦法治遼她的「健忘症」。

我的感覺,可能師父在安排,需要她到我身邊「加點油」了,我還需帶著她學法提高。聽說婆婆在老家常被一群老人拉去打牌,雖是小錢小賭,不過消遣而已,但小賭也是賭,不能隨波逐流,還需拉她一把。

真是天助,才說接她來城裡,隨即就有便車將她送到了我的身邊。三年前婆婆來,不用我操心,總說你忙你的,燒飯的事由我負責,吃飯時會喊你。三年後再來我有了壓力,兒女們已在商議排班看護老人之事,婆婆不在我眼皮底下,我就不放心,她喜歡摸東摸西的忙碌,我要更勤快點才是。

那天我忙事,將她晾在一邊忘了,趕快去找,她正在靜靜的剝花生,因為搭便車,捎來不少花生夠她剝的。我心裡很過意不去,哪是來養老,又是幹活來了。我讓她歇著,她讓我去忙事,說晚飯由她準備。我說現在不能讓您煩心,等我忙完手頭事自會燒飯。誰知一忙忘了時間,趕快去廚房,婆婆已搞好,就等著我們吃了。好感動,該是我侍候她,她卻還是幫我忙,她說「能幫助別人我特別開心。」

接連幾個晚上,我帶著婆婆一起學法、切磋交流,身邊有個善解人意的婆婆,我倆就如知心朋友似的無話不談。師父曾點過我,在久遠的歷史輪迴中,婆婆曾為我解過難。當她得知邪惡就要來抄家時,她不顧一切的搶先一步,將我的電腦與資料匆匆藏到另一個地方,讓我度過了一劫。

最近做了一夢:我和婆婆一起出發了,中途走累了想歇歇,突然不見了身邊的婆婆,回頭一看,只見她左拐後急匆匆的往那個大禮堂走去。我趕快追過去,不知她想干什麼。此時婆婆突然變了,變成一個十八、九歲的清純少女,大禮堂門口有人正邀她去跳舞,只見裡面有很多少男少女在歡舞,舞姿高雅而優美。細看婆婆,真是越看越美,妙不可言。很快她旋進了群舞的隊伍中不見了影兒。我好吃驚,感慨不已,婆婆真的返老還童了,仙女般的美麗,看來她已有了好未來。

我將此夢轉告婆婆,她很開心。我說您這次到我身邊,看來又是師父在安排,修煉時間越來越珍貴,您還需提高一步。那天我們一起學了《洪吟三》,學到《修煉形式》那一首:「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學耕種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1]。在當今骯髒、複雜的環境中,要做到「惡不沾」並不容易,全靠多學法,法入心就會知道怎樣去做好。我對婆婆說,比如有人拉您打牌,這也是一種誘惑,現在「十億人九億賭」,不修煉的常人習以為常,但對您的要求有所不同。這次您到我身邊來,通過學法,師父又一次在幫您清理身體,自己還需多努力。婆婆說知道,要做好。

學到《一念》:「俗聖一溪間 進退兩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雲煙」[2]。婆婆能理解,吃驚一念會有那麼大的威力,知道稍不留神就會做錯。我對婆婆說:「後面我要給您看看那些百歲老人的修煉故事,會對您有所啟發,兒女為您丟三落四擔心,不敢再讓您單獨生活,說明您現在讓人有點不太放心。找找不足,怎樣讓大家放心,不忘大法,你就會有超常的表現。」她能聽進我的話,但我也提醒自己,不能對她要求過高,其實她已做的夠好的了。

那天我又要忙事,對家人說:「今天中午你燒飯,不要喊我,也不要管我什麼時候吃飯,有些事我急需處理。」家人嘀咕一句「又不正常了」。婆婆連忙說,「你放心,只管忙你的,我們不會打攪你的。」

這段時間,我抓緊時間與婆婆學法,也讓她聽明慧廣播節目,都是神傳文化故事,其中也有法會修煉體會,她聽了不少,很專心。我問她是否能聽懂?她說能聽懂,很好聽。

那天我在忙事,家人外出沒跟我打招呼,也不見婆婆身影,還以為他們一起出門購物去了,於是自個兒匆匆吃一口又去忙事。聽到開門聲,還是沒見到婆婆,才知她在另一頭靜靜的整理東西,還沒吃早飯,卻又不想打攪我。我好自責,對婆婆說:「你也實在太自覺了,應該喊我一聲,我就知道你在家了。」

一天老家鄰居打來電話,邀請婆婆去住一段時間,畢竟是九十高齡的人了,我們不放心,加上天冷。可對方堅持說開車來接婆婆,我們說等天好些再說吧。想不到第二天陽光燦爛,氣溫上升,對方馬上要來接婆婆。我意識到這不是偶然,或許就是師父在安排。我送婆婆護身符,對婆婆說,「看來有緣人急著要見你,你現在不但自己受益,還要讓別人受益,他們明白那一面急著催你去,你一定要利用這段時間跟他們講真相,讓他們也誠念九字真言,講服了他們,再將護身符送給他們,這是最好的禮物。前幾天你已看到了,我送鄰居護身符,他們千恩萬謝的,說這個禮物真是太珍貴了。當然珍貴啊,能讓人消災避禍。他們熱情接您去,就是您的有緣人,師父拉我,我拉您,現在需要您去拉他們了,這就是您去那裡的意義所在。」婆婆要我放心,說她會做好的。

有一天婆婆喊我,說有人找我,這一打岔,突然不見了身邊的小優盤,令我著急。婆婆說應該不會丟的,你去路上找找。我想不會掉在路上,掉了也很難找到。婆婆很自責,說我不喊你就好了。我知道有些事不是人想像的,發生了就儘量做好,有師在應該沒問題。婆婆也說不要急,會出現的。於是我放下心,先去燒飯後面再說。就在此時,腦中閃出強烈的一念:無論怎樣我得去路上找找。連忙對婆婆說,「我出門看看就回來。」

想不到一出門就發覺地上有個小東西,俯身拾起正是小優盤,居然會靜靜的躺在路中央。回到家,我高興的將優盤托在手心讓婆婆看,「好奇怪,居然真會掉在路上,還被我拾到了,這太不可思議了。」婆婆說了一句,「這樣你又有故事了」。

最近家人老對我拉臉,我還是忍不住回嘴,甚至在婆婆面前訴苦。明白狀態不對頭,我對婆婆說:我知道為什麼丟了優盤,那是師父點我有漏。以後您再看到我與他回嘴,一定要提醒我。師父早就說過,修煉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與常人鬧矛盾,百分之百的是修煉人的錯。所以我要修好自己,我真達到法對我的要求,他也會變好的。婆婆聽後笑了,說知道了。也許因為我認識提高了,家人隨後突然變了,那天他居然不聲不響燒了好幾個菜,葷素搭配的也很好,婆婆還以為他在替我過生日呢。真是相由心生,境由心轉,凡事向內找,歸正自己,壞事都會轉化成好事。

那晚我拉住婆婆一起學法,第二天又一起觀看獲獎電影《歸途》。想不到就在觀看前一刻,公安突然上了門。家人為此很不高興,隨後跟我發火,口吐不雅之言,我忍不住又回嘴,他拉開門就走。婆婆對我說,「他不講理,你沒必要跟他辯。」一個「辯」字讓我清醒,感謝婆婆及時提醒,無論怎樣,我應該反思自己,辯解就是人心。

那天我有事要忙,顧不上別的,有些著急。婆婆對我說,「你儘管放心去,不要管別的,吃飯我會喊你的。」

過年前夕,婆婆要回老家,我抓緊讓婆婆看了有關三退的視頻資料,希望她回家後儘可能幫助周圍人做好這件事。她說我要拚命去做,「這樣的大好事不聽還行啊。別人對我不高興,我不會爭,我會笑。誰說我什麼我都不會放在心上的,但我會努力。」我也提醒她,這次回老家後,有人再喊您打牌您要推掉,有時間多聽聽法,多念念九字真言,不要再被別人左右。婆婆要我放心。

婆婆離開後,疫情很快爆發。想想真是蹊蹺,要不是她兩次忘關水龍頭,可能到不了我的身邊,這就是安排,師父的安排總是不可思議的巧妙。

與婆婆相處的日子,留下了又一段值得回味的經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修煉形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一念〉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