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31)九旬母親長新牙、獲新生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4月02日】

故事1:大法救了幾近死亡的丈夫

丈夫是個工人,今年五十多歲。我四十多歲,是一九九九年上半年走進大法修煉的。丈夫不修煉。我修煉幾個月,中共對大法的殘酷迫害就開始了。我知道大法好,不管邪黨怎麼造謠抹黑法輪功,我修大法的心沒變。我和母親都修煉大法,女兒雖不修煉,但明白大法真相,很支持我們修煉。

今天我給大家講一個發生在我家的神奇故事。

二零一七年二月的一天,我丈夫遭遇嚴重車禍,當時就不省人事了,被送醫院急救。檢查結果:脾臟破裂,全身肋骨只剩兩根是好的,其它的都斷了,頭骨裂開了一個口子,腦部瘀血,隨時有失去生命的危險。

醫生馬上給他做了手術。可術後又出現肺部感染,伴有高燒。院方請市裡的專家來會診,專家說:病人很危險,即使活下來也就是個植物人。

我想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沒接受醫生放棄治療的建議,而是在我去探望丈夫時把裝有大法音樂和師父講法的小播放器拿到重症監護室,放在丈夫耳邊讓他聽,心裡請求師父救救我丈夫。丈夫處於深度昏迷狀態,但我相信大法威力無邊!

重症監護室對家屬探望病人的規定是一天兩小時。四十多天過去了,丈夫仍然昏迷不醒,我還是堅信:師父和大法一定能救丈夫。我拿著播放器,找到管重症監護室的主治醫生,對他說:「我丈夫的醫藥費已經花了近二十萬元,我們都是工人,哪裡還承擔得起?我知道法輪大法好,你能幫我把大法的音樂和師父的講法放給我丈夫聽嗎?」

這位主治醫生是個明白大法真相的人,他告訴我他的老師也在學法輪大法,並同意在他當班時,按我的要求做。這樣師父的講法常常迴蕩在重症監護室中,播放的聲音很大,在走廊都能聽到。我被這位明白大法真相醫生的善舉深深感動。

就在主治醫生給丈夫播放師父講法的第六天,另一當班的醫生突然發現監控我丈夫病情的儀器不顯數據了,他緊張的大聲說:「你們給他聽什麼了?病人情緒波動太大了,不能再聽了!」

於是我就改為給丈夫讀《轉法輪》。我若去上班,就讓女兒去給她爸爸讀《轉法輪》。一天,女兒高興的告訴我,她讀著大法書,並告訴她父親,如果能聽見,就在心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天她的三個姑媽也圍在床前一同給她爸爸念《轉法輪》。還沒念完一頁,女兒握著的她父親的那隻手便感到她父親捏了她一下。

在重症監護室的第五十五天,護士將昏迷的丈夫推去做檢查。我急忙趴在他耳邊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俯身不停的對著他念「九字真言」。當把他推到檢查室門口時,丈夫的雙眼突然睜開了,頭還轉動著看了一下周圍。我太激動了!慈悲的師父救活了丈夫!

檢查結果各項指標均有好轉。

第五十六天,我求師父加持,請醫生把插在丈夫喉管處的插管取掉。當時丈夫身上插滿了管子,有插氣管、胃管、尿管、引流管等等。醫生同意試試看,結果插氣管取下後,一切正常。第二天,丈夫便被轉到了普通病房。在普通病房,又成功的將尿管取下。在普通病房住了十天,我們就接他回家了。

回來後他還是只會睜眼,不能動。我就為丈夫買了一張多功能床。這種床能幫他翻身。

一天,母親盤腿坐在我丈夫床邊的沙發上,自己讀《轉法輪》,丈夫也能聽到。她發現丈夫突然用手扶著床的欄杆自己翻身了,還能說話了!他問我母親:「媽,你在讀什麼書?」母親說:「大法書。」丈夫又說:「你怎麼煉?我也學學。」母親說:「就這樣盤著腿煉。」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母親能讀大法書也是個奇蹟。母親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她沒上過一天學,原來隻字不識。隨著修煉,不知不覺的自己就能通讀《轉法輪》整本書了。

丈夫雖然不能煉功,也不能學法,但明顯的一天天好起來。約一年後,他的生活基本能自理了。現在能自己走路,還能削水果吃呢。

我們全家人和親友都目睹了大法的無比神奇和超常,萬分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法輪大法真的是一部救世的高德大法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故事2:真心念真言 福報在眼前

原本仇視大法的人的囑託

我二姑所在的村子裡有個村民叫萬友(化名),六十多歲,由於受中共邪黨謊言的毒害,十分仇視法輪功,曾當眾揚言要到派出所去舉報法輪功學員,好心人勸他別作惡,他從來不聽。

有一天,我叔叔與嬸去二姑家走親,聽到關於萬友的事,叔叔就想去給他講真相。二姑急忙勸阻,叫他不要去,怕叔被他舉報遭迫害。我叔說:「沒事的,他是不明白真相才那麼糊塗。我得去給他講講,不然,他將來會遭到惡報被淘汰的。我一定要去救他。」

那天,萬友正好下地幹活。我叔就到他地裡熱情的與他打招呼,並蹲下去一邊幫他收拾紅薯上的泥巴,一邊給他講大法真相。叔首先給他講法輪功是什麼,又講了修煉法輪功的好處,接著舉了一個例子:有個王大爺在拆房子時突然從房頂摔下來,身子重重的摔在了灶台上,當時頸椎骨摔斷了兩節,痛苦不堪,送醫院住了院。同一病房住著四個與他差不多同樣病的人。我叔說,他去看望他,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又教他煉功學法。王大爺都照著做,學的很認真。結果王大爺的身體很快康復,沒過多久就出院了。一個多月後,王大爺又到醫院去複查,骨外科醫生看見他滿面紅光,驚訝的說:「王老頭,你命真大,別人都走了(離世),你還活著!你吃了什麼靈丹妙藥啊?」

接著我叔又給萬友講了一個破壞大法遭惡報的例子。萬友聽後非常震驚,心裡害怕自己遭報。我叔見狀,趁熱打鐵,說:「為了你的兒孫,也為了你自己及全家,別再做傷天害理的事了,趕快把小時候加入的少先隊組織退出來保平安吧。法輪功是濟世救人的高德佛法。」

我叔講完就要離開,萬友見叔要走,立即拉著我叔的衣袖說:「這個事情(退少先隊),你一定要給我退了!」叔叔高興的應到:「好,我一定幫你退,不會忘記的!」說完兩人揮手告別了。

真心念真言 福報在眼前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的一天,老王的一個同學打電話給老王,說自己得了腰椎間盤突出,很痛,不能走路了,只能躺在家裡等著做手術。老王的這個同學雖然已經有八十歲了,沒病時閒不住,天天忙這忙那的到處走,這下可難住他了。

這位老人雖然「三退」了,但對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還不太相信。以前有兩個人給他講過修煉法輪功後他們的癌症全好了的事實,他覺得太玄了,懷疑是否真實。

這個人有個習慣,喜歡用電腦上網,還能翻牆看海外消息。疫情期間,他翻牆看見湖北武漢有的人感染中共病毒很嚴重,醫院不收,這些人按照法輪功學員說的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特別使他感受很深的是那些武漢殯儀館專門搬運屍體的搬運工,天天與病毒死者近距離打交道,卻安然無恙。記者採訪他們,為什麼不會被病毒感染,他們說:我們有抗病毒的法寶,我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毒上不了我們身上。

這時老人就想:「我也來念一下,試一試看能不能治我這個病。」於是他躺在床上,就慢慢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兩天,他覺得好一點,就繼續念。過了近十天,他的腰完全好了,他可高興壞了!全家人看見他腰椎間盤突出完全好了,都為他高興。他說:「我身體完全好了,比得病前還好,現在我完全相信法輪功說的了。

老王說:「你快謝謝大法師父吧,是法輪功師父治好了你的病!」他趕快說:「謝謝大法師父!」

這就是大法弟子常常告訴人們的:真心念真言,福報在眼前!

故事3:乳腺癌不治自愈

小蓮(化名)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歲了。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原有的腦神經痛、乳腺癌、半身麻木等疾病都不翼而飛。

修煉之前,小蓮左乳房就有一個硬塊,不疼不癢,隔一段時間就流膿水。她怕花錢,就沒去醫院治療。

有一年,正逢家裡翻蓋房子,巷子太窄,送料車進不去,沙子、水泥都堆在路口上,還得用小翻鬥車運回家。小蓮就忙著往家裡運沙子、水泥。不巧,她的左乳房十多天前就開始紅腫,乳房腫的象個圓茄子,乳頭都看不見了,顏色變成紫色了,漲得左臂、腋下疼痛,不敢碰到衣服。小蓮用鐵鍬鏟沙子裝車時,根本就抬不起胳膊,鏟不動沙子。

小蓮想起師父的講法:「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

小蓮知道師父又給她淨化身體了,她想:可是村裡的鄉親們都知道她煉法輪功,他們不理解,這個樣子怎麼去證實大法,怎麼救人講真相?不能給大法抹黑。還有這事家裡人也都不知道,雖然家人都支持她修煉大法,但看到現在的樣子家人會擔心害怕,說不定要送她去醫院的。

於是小蓮在心裡背誦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在師父的加持下,她一咬牙,猛地一使勁兒胳膊抬起來了,推著車子一趟趟的往家送沙子、水泥。

晚上,小蓮抓緊時間學法,加強發正念,清除外來干擾。小蓮想:有師在,有法在,啥都不怕。

第二天,嫂子看出小蓮不舒服的樣子,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後,嫂子很擔心的說:「是乳腺癌的症狀,越不疼不癢越不好。咱村裡的某某就因為這個病,把命都送了。」嫂子讓她趕快去醫院,別再耽誤了。小蓮說:「我和某某不一樣,我有師父保護,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身上的髒東西呢。」

這事家人很快就都知道了,小蓮的丈夫和兒子急得馬上要送她上醫院,看小蓮堅決不去醫院,態度十分堅定。小蓮的兒子就把他舅舅請來說服,幾位親人圍著勸說。小蓮笑著對他們說:「我不是怕花錢。有師父管著,我沒事,你們都放心吧。」家人仍然不放心,堅持要把她送醫院。小蓮趕快說:「你們干一天的活兒都累了,都歇著吧。我也累了,我也得歇著去了。」小蓮回房躺下就甜甜的睡著了。

小蓮的丈夫可不放心啦,在床邊守了她一夜。第二天早上,小蓮的丈夫用手撫摸她的腳心,試試還熱乎吧,看看還活著嗎?小蓮「噗」的一聲笑了,她對丈夫說:「甭試了,我還活著,是師父保護著我呢!」

村裡的同修知道後,大家都在法上和小蓮交流,幫助她,鼓勵她,每個人都向內找自己。小蓮信師信法,她說:「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了,只管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行了」。

幾天以後,小蓮乳房上的腫塊消失了,乳頭旁邊破了,露出一個象雞蛋大小的血洞,膿血流了好幾天,小蓮就用清水洗乾淨傷口。慢慢的傷口長好了。

過一段時間,又會出現類似情況。乳頭再次破了,繼續流膿,然後又慢慢長好。多次反反覆覆,小蓮自始至終信師信法,總認為是好事,都是師父在給自己淨化身體,這一念從未動搖過。經過半年的時間,乳頭表皮紅腫終於消失了,壞皮比蔥皮兒還薄,小蓮用手撕去壞皮,很快就長出新的皮膚,從此再沒反覆,乳房痊癒了。前後半年,小蓮闖過了這個病業大關。

親朋好友都覺的不可思議,都讚嘆道:「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故事4:九旬母親長新牙、獲新生

我母親今年九十歲了。三年前,因弟弟和弟妹(弟媳)先後患了癌症,老父親又去世了,我們姐弟幾人便一致認為母親到我家養老較合適。我兒子在外地生活,我自己獨居,生活條件倒挺方便。

當時,我心中也翻騰過不悅的想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打壓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後,我因堅持修煉不放棄,母親打過我,罵我是常事。小弟也為此事打過我,攆我不讓我回娘家,要和我決裂,又要給我舉報110。

但我就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因為我知道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法輪大法沒有錯,我的命是師父給的。罪在中共邪黨。因此,我天天出去講真相,母親一來,影響我講真相怎麼辦?但轉念想,照顧母親也是我應該做的,這樣母親被弟弟送到了我家。

母親身體不好,一身病,常年靠吃各種藥維持生命。小病不說,就說大病:血壓高達220,因此降壓藥少一次都不行;青光眼手術後無效,雙目失明,不見一絲光亮;膝蓋和大腿根有兩個腫瘤,尿血,因此母親無法行走,基本是臥床,如果拉著她走,因高血壓也經常摔倒,所以要坐輪椅。疾病折磨的母親瘦的皮包骨,每天躺著,哪兒都難受。這種狀況已有二十多年了。

我想母親來我家,我就得給她聽師父講法。這樣,從來我家那天起,我有時間就給她放大法音樂:《普度》、《濟世》,播放師父廣州講法的錄音,還給她用真名做了三退(退出邪黨、團、隊)。她也按時吃藥。

記得那是來到我家三、四天後的一天早晨,我正在煉功,母親就要我給她拿降壓藥,我無奈的把藥放在她手心,回身給她拿來水,她手上的藥沒了,我床上、床下的找沒找到。這時聽母親悟道:「是大法師父點悟我了,藥我不吃了,你別找了,找到我也不吃了,我就聽師父的。」

從那一天起母親什麼藥也不吃了,把所有的藥都讓我扔了。那陣子她有時發燒,我問,你害不害怕?她說,我不怕,我發燒師父就來。

母親還說常常看到師父,我問她師父什麼樣?她說:這大佛長的真漂亮,高大魁梧,穿著黃衣服,藍色的卷卷頭髮。她說,有一天晚上,她在外面師父教她煉了一宿功;她還能看到天龍,有時仙女在她床上做花兒。

母親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思想境界也在不斷的昇華。這樣,我每天上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就是在疫情期間我也沒耽誤過。她非常支持我做大法的事。下午,我在家學法,同時,我給母親播放師父講法錄音,她每天都恭敬的坐在椅子上,腰板筆直,用心聽法近三個小時,天天如此,即使消業、發燒她也照例聽法。有時,我若有什麼特殊情況,想讓她先吃飯,少聽一會,她說:「我不餓,我得聽師父講法。」天天如此,任何事都動搖不了她。

母親聽法後,就照師父說的做。有同修問她:大姨,您聽師父講法能記住嗎?她說:「能,我現在還能記住呢!」更可貴的是聽完師父的講法,母親就照師父說的做,不打折扣。

一次,晚間她睡覺一直哼哼,我問她:怎麼了?她說肚子疼,她用雙手捂著肚子對我說:「你看我肚子上的大包。」我一摸,又大又硬。我說,你害不害怕?她說不害怕。天亮時,我問她:「還疼嗎?咱們用不用上醫院?」媽說:「我不去醫院,我沒有病,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

說來真神奇,再一摸,肚子上的大包不見了。因母親的腿根和膝蓋周圍有兩個腫瘤,一次左腳踝骨的硬皮下往外淌膿,她仍然說師父給她淨化身體,很快腳上的膿就沒了。身上的兩個腫瘤都不見了。

母親不但在身體遇到不適時相信師父在給她消業,在心性關中也不忘師父的教誨。有時家人對母親不敬,母親都能守住心性。她心平氣和的對家人說:罵人失德,你給我德。我可不罵你。

現在,母親真的無病一身輕,血壓正常,身上的腫瘤消失,她體重增加了二十多斤 ,我拉著她能上廁所了。用了二十多年的輪椅閒置了,二十多年不見光亮的眼睛見到了光明,還能看見人了(只是不太清晰),全白的頭髮有百分之八十變成了黑髮,只是兩個鬢角和頭前還沒變黑。

更神奇的是,她原來只有一顆牙,現在她已長出了幾顆新牙。她常說,我真幸運,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她經常不斷的一字一句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身邊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因此,我弟弟、弟妹也開始學法了。

故事5:修大法給家庭帶來的美好

一九九八年我才二十八歲,身體已有很多毛病了,可能是產後引起的吧,腰痛和頭痛這兩大痛時時折磨著我,還不時感冒打針不行只能輸液。當時想:這麼年輕身體就這個樣子,以後可怎麼辦啊。幸運的是那年的十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那以後我身體健康了,再也沒有吃過藥。

修煉大法以後,不僅我身體好了,家庭中每個人也都受益了,工作中同事也受了益。下面就從家庭和工作中給大家講述大法帶來的美好。

一、我學會了體貼、忍讓

修煉大法前,我是個很要強的人,比如誰要說了我什麼,我是一定要反擊回去,甚至當時話說得不夠狠回去後晚上我都會捉摸應該怎樣說才更帶勁,然後記住下次就這樣說。

這種要強的心也帶到了家庭中,尤其是對丈夫,從來不服輸,不管什麼事都要他先妥協,如果是他的不是我則會十天半月給他生悶氣。

修煉大法後,首先按照書中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先修忍,那時走路騎車都不停地默念「真、善、忍」三個字,所以在家庭中慢慢地不怎麼和丈夫鬥氣了,並且時常關心體貼他,家庭變的溫馨了。以至後來公公從外省來我家時,丈夫還叫公公跟我學煉功,但公公學了一段時間沒堅持下去。

二、婆婆的變化

公公和婆婆性格不同,年輕時關係就不好,婆婆是能幹性急又講究的人,而公公則是慢性子且特別不講究,所以婆婆一直看不慣公公,後來終於離婚。離婚後給我們子女帶來一個麻煩,只要去看望公公後,婆婆就會不高興甚至幹仗。因為我們不在同一個省,所以回去的機會少,之前婆婆一直不太喜歡我這個兒媳婦,可能因為我是從農村出來的吧,加上又很少回去導致婆婆更是對我有看法。

有一次過年丈夫帶三歲女兒回去住在婆婆家,就因為偷偷去看了公公,婆婆知道後直接將丈夫和女兒趕出家門。後來公公不小心摔斷腿後無人照顧,姐姐們因為婆婆的緣故不敢接納公公,就只得將公公送到我家來,反正我們隔得遠婆婆想鬧也沒辦法,就這樣公公在我家生活了八年,整整八年我們都沒怎麼敢與婆婆聯繫。後來公公非要回去,丈夫和女兒送公公回去時,在車站姐姐們將公公接走住進養老院。丈夫和女兒住在婆婆家,也就在婆婆那住的幾天時間裡,女兒改變了婆婆對我的觀念。

自我修煉大法後,因遭了幾次迫害,婆婆及姑姐們對我有誤解,又加上我幾年沒回去,本來就對我有看法的婆婆更不怎麼待見我。我女兒也一直斷斷續續讀大法書,我也經常給她講要按照大法標準做人,所以女兒成長的很好,很乖巧聽話和懂事。女兒在奶奶家住的幾天表現得非常好,什麼都幫奶奶做。比如幫奶奶洗菜、飯後收拾碗筷,出去買東西過紅綠燈時扶著奶奶走,買東西後幫奶奶提,吃水果先給奶奶吃等等。現在很多獨生子女都比較自私和懶惰,女兒的表現讓婆婆很開心,加上女兒總說是我一直以來都這樣教她,婆婆對我的看法開始改變了。

後來,婆婆就對女兒說叫你媽來玩吧。這是婆婆第一次主動叫我去。那一年過年前婆婆還打電話給我叫我請假回去過年,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的。從此後我與婆婆相處得很好。

三、女兒優秀地成長

自我修大法後,也帶女兒修煉,因此女兒身體很好,學習也沒讓我們怎麼操過心。小學到初中高中都是進的實驗班,而且一直不入團(大學時叫她入黨也不入)。

這裡有個小故事,因學大法後女兒知道不失不得的理,所以從不貪小便宜。初中時她有三個好朋友其中一個叫小築的家庭條件很好,另兩個同學就經常叫小築請她們吃東西或買禮物,有時小築也要請我女兒吃,女兒都拒絕了,只有一次推託不了去吃,不久女兒也回請了小築。因兩個同學經常花小築的錢,導致一次學校交錢,小築遲遲沒交,老師打電話給小築父母問為什麼還沒交錢,家長說早就拿錢給了小築,才知道小築將錢給用了。家長來到學校讓老師調查此事,老師將幾個孩子叫到辦公室,問我女兒有沒有用過小築的錢,女兒說有一次小築非要請她吃東西,但回請小築了。另兩個孩子留下來被批評,當時小築父母都在那。從那後小築父母就不讓小築跟那兩個同學來往,但女兒現在和小築還是很好的朋友。

高一因為我被迫害導致有半年流離失所,回來後在女兒學校外租房子住。高二下學期跟女兒一起在出租房的一個凌晨被破門而入的警察從床上綁架進看守所,這兩次的迫害對女兒心裡有些陰影,導致女兒那段時間沒有學法,加上心裡害怕,所以對學習有所影響。當時她的狀況是只能考個二本的大學。高三時我要求她再忙每天也要讀一小節《轉法輪》和煉一套功法,高考時女兒沒什麼壓力,心態很好。結果超常發揮超過一本線幾十分,英語還考了全校第一,老師都說她發揮超常,這就是修大法的超常啊。由於志願沒填好,女兒雖然進了一本學校但專業不太好,她當時有些氣餒。我勸她說:一切自有大法師父安排,你來到這個學校肯定就有你來的理由。
果然,大一下學期女兒無意中成了她一門選修課老師的助理,幫老師翻譯英文等,說是幫老師其實老師的英文非常好,接觸一段時間後老師問女兒:你有什麼打算嗎?女兒說有機會想出去。老師立即說:好,你有這個想法就好,我來帶你!就這樣女兒跟著老師免費學英語和做各種項目,有時在老師家一住就是一個星期,這讓我們很感激。這位老師培養了多個去國外的學生,老師的女兒也在美國讀博士後然後定居。在老師的幫助下女兒成功進入美國讀研究生並且是免學費和有獎學金的,這讓我們都很意外也很驚喜,要知道在美國讀研一年得花好幾十萬啊!這樣也減輕了我們的經濟負擔。

自從修煉大法後,我們一家人身體都很好,這次武漢肺炎,丈夫就跟我說,雖然我們一家人經濟一般但我們身體都很好。我說,你要謝謝大法師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