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現代農業生物技術的哲學反思

禪心


【正見網2021年07月15日】

【編者注】感謝同修們的大力支持,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陸陸續續的收到了一些同修的投稿。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發表已收到的投稿。也希望還沒有投稿的同修能踴躍寫出您在大法修煉中對人體、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的正見。

轉基因技術、雜交育種技術、核輻射育種技術是現代農業生物技術的三大支柱,但是這些技術及其產品,長期以來飽受爭議。人們擔心這些人工新造的物種對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會有安全隱患,同時大家也普遍感覺到現在的果蔬糧食似乎沒有以前的香甜了,失去了物種原本特有的原滋原味。人們從現代科學、現代意識等角度做了許多分析探討,總體上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那麼作為修煉的人,如何從傳統文化(半神文化)角度來認識這些問題呢?如何從現代科技的誤區中走出來,回歸人類真正應有的文明呢?

我們知道在古代社會是沒有現代生物技術概念的(這裡特指最近的這一茬人類,在遠古的史前時期,有好多茬人類的科技遠比現代人類發達),動植物的繁殖主要靠天然的生育方式,當然人們也知道選擇顆粒充實飽滿、個體健壯的留種,但是基本上沒有現在人類目標明確的人工雜交育種,更沒有轉基因育種和輻射育種。也就是說雜交和轉基因、輻射育種是現代科技的產物。那麼人工雜交育種與天然雜交或自交留種有什麼區別呢?轉基因和輻射育種又是個什麼東西呢?與雜交有何區別?

大家知道,人工雜交親本(父母本)都是選性狀差異大的、具有互補性強的、相對血緣關係比較遠的品種,通常情況下這些品種天然雜交率都是很低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是要靠人工強制干預才能實現的,比如植物的「三系配套」和強制去雄授粉等措施,以及動物的人工授精。這樣做的結果就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品種間天然的種族生育隔離,造成了人為的混血新物種,已經不是自然界原有天生物種了。儘管是這樣,不管是遠緣還是近緣雜交,基本上都是發生在種屬之間,而轉基因就太離譜了,完全突破了物種的種屬界限,可以在動物、植物、微生物之間任意混雜基因。輻射育種則是通過對種子或胚胎給予一定劑量的高能核輻射,導致基因突變從而篩選出符合人們需要的新品種。本質上三者都是在基因水平上改變原物種的遺傳信息,使原物種遺傳物質產生不純和變異,實質上都是人造物種而非天生物種。

從現代科技的視角來探討雜交和轉基因物種的安全性問題時,往往僅局限在新組合的基因代謝產物在毒性和生物安全性方面可能存在的隱患。而且所有的檢測觀察手段都只能是目前人類已經掌握的方法,對於人們還沒有意識到的或沒有能力探測到的因素就無能為力了。顯然這種實證的方法對於龐雜奧妙的生物系統來說,實在是有些掛一漏萬了。比如以抗除草劑的轉基因大豆為例,人們擔心轉基因大豆油是否含有對人類有害的成分,科學家的解釋是:「所轉的基因片段進入人體影響人類的基因,這一點可以說是完全不存在的。因為如果所轉的基因片段能影響人類的基因,那麼食物中的常規基因也同樣能影響,二者對於人類來說都是來自人體之外的基因,沒有區別。

從人的生理角度來說,人只能吸收小分子,當DNA大分子被消化道分解為獨立的核苷酸小分子時,也就失去了基因的遺傳信息功能。」 對於殘留除草劑問題,科學家解釋說:「首先並非是只有轉基因作物才用除草劑,對於食品殘留除草劑問題,是按照有關食品安全法規進行檢測的,這點可以不用憂慮。」(摘自網頁《百度百科》)這種論調基本上代表了現代實證科學對此類問題的典型認識。從上述論證邏輯和口氣來看,顯然有些盲人摸象般的自負和狹隘。

我們知道幾百年前人們對遺傳是怎麼回事還茫然不知,後來慢慢知道了構成生物體的是細胞,精卵結合、細胞分裂造成了生長發育。再後來知道了細胞中的主要遺傳物質是細胞核中的染色體,染色體上的DNA片段——基因是決定生物性狀的基本單位。再研究下去發現基因是由幾個不同的鹼基排列編碼決定的,那麼不同的鹼基又有不同的分子結構,構成分子的元素和結構只要稍微有一點點變化,在外觀性狀和功能上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再往下追尋下去,分子由原子構成,原子由電子、中子、質子構成,再往下還有夸克和中微子等等,無限微觀無限微觀。目前人類只認識到了基因是遺傳信息的基本單位,並不知道比基因更小的粒子結構如單個的鹼基或比鹼基更小的分子、原子、電子等結構細微的變化會如何影響遺傳信息的表達。也就是說在無限縱深的廣度上,我們只了解了其中很少很少的一點點現象,怎麼能就貿然下結論說:「人只能吸收小分子,當DNA大分子被消化道分解為獨立的核苷酸小分子時,也就失去了基因的遺傳信息功能。」 人類科學對現有生命物質的認識是極其膚淺的,許許多多生命物質的奧秘是現代科技還無法認識到的。

其實現代人類也已經認識到了一些問題,只是很多人還有意無意的不敢或不願觸及。比如關於物質場的認識,很多人已經知道不同大小的物質生命都有一個自己的場存在,場是一種物質能量信息的存在形式。以人體為例,整個人體有一個場存在,每個人體器官也有自己的場存在,每個細胞的場也不盡相同,同一個細胞不同組成部分如質粒、細胞核等場信息也不同,再往下,每一段基因、每一個鹼基對、每一個分子、每一個原子、電子、質子、中子、夸克、中微子等等都有一個特定專有的能量信息場。一個純正的天生的生物體,會有原汁原味的生物場,也就是人們說的原汁原味的味道。當人工雜交或轉基因、輻射育種之後,在生命的微觀中就混合了外來物種生命信息,自然就使原有場的味道混雜變味了。人工育種、化肥、農藥的大量使用都是導致物質不純變異變味的主要原因。為什麼自然農法不會導致物種變異和不純呢?通過轉基因和雜交得到的外來基因,與常規育種所得到的基因對於人體而言真的沒有區別嗎?這是後邊要討論的。

關於農殘的問題,科學家們似乎把所謂的「食品安全法規」當成了檢驗真理的標準,試想幾百年前當人們對DNA、基因、核苷酸等毫無概念的時候,人們訂立的類似食品法規會是怎樣的呢?那時候人們認定的檢測範圍、指標、手段在今天看來會不會是相當粗糙膚淺呢?同樣一百年後,當人類對中微子以下物質生命有更清晰認識的時候,回頭看看今天的法規又會是什麼感覺呢?會不會覺得太無知草率了呢?宇宙、時空、生命之窮奧,怎能憑管窺之見而妄下斷言呢?

那麼換一個視角從傳統文化角度來看,又會是怎樣一幅圖景呢?這裡需要特別說明的是,真正的傳統文化並不是古代諸子百家學說的簡單糅合,而是蘊藏於文化表象中的內涵和精華,即正統文化,而不是負面的糟粕。

從各國古代文化中可以看到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很多基礎倫理、習俗都源於古代的神話或宗教。東方神話裡的盤古開天、西方宗教中的神定人倫等基礎的東西,都是在文明伊始由神所奠定,並傳予世人,然後人類將其作為正統文化承傳下來,也就是我們說的「神傳文化」,亦或稱「半神文化」。在中國「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神農嘗百草」、「倉頡造字」,奠定了中華神傳文化的初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家天人合一的思想融入文化的血脈;「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兩千多年前的孔子設館授徒,把以「仁義禮智信」為代表的儒家思想傳與社會。公元一世紀,「慈悲普度」的釋教佛法東傳,中華文化變得更為博大精深。儒、釋、道三家思想交相輝映,使盛唐時期達到舉世矚目的輝煌。 「天人合一」代表著我們祖先的宇宙觀;「善惡有報」是社會的常識;「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為人的起碼美德;「忠孝節義」是人生於世的標準;「仁義禮智信」成為規範人和社會的道德基礎。在這樣一個前提下,中華文化體現出誠(實)、善(良)、和(為貴)、(包)容等優點。「天地君親師」的牌位,反映出百姓敬神(天地)、忠社稷(君)、重家庭(親)、尊師道的根深蒂固的文化內涵。也就是說,真正的傳統文化是以信仰為本道德為尊的,主體上是有神論。其實古代的西方社會也是以信仰為本的神創論。換言之,既然天地萬物包括人都是神造的,那麼人類社會的文化當然也是神傳給人的。神傳文化自然就帶有神性,所以又稱之為半神文化。

在古代傳統社會裡,相信萬物由神造、萬物皆有靈是不言而喻的。既然神造了萬物,當然神也就賦予了萬物之靈,同時也規定了萬物之間的關係法則。地上的萬物與天上神界萬物也是對映的,比如地上的人有不同的種族膚色,天上也有同樣形像的神,世界上不同民族都流傳著自己民族的神造人的傳說。而人工雜交物種,特別是轉基因物種,自然不是神造的,也沒有天上物種的對映,神自然也就不會賦予其正常的靈性,也不會認同其參與正常的生命物質循環體系。那麼沒有上天對映之根的人造物種,就像大海中迷失了航向的孤舟,只能隨風飄蕩。宇宙中那些陰性的不好的東西就會乘虛而入操控那些人造物種,從而禍亂人間。又因為這一切都是人自己的選擇,是人自己主動拋棄了神,所以神也就不管了。由此而帶來的惡果(生態環境和社會道德急速下滑)怵目驚心。

對於真正有信仰的人,理解上述問題並不困難。而對於當今絕大多數人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這裡就涉及到精神與物質、有神與無神、實證與天賦、唯心與唯物等根本性的哲學問題了。此類話題不是本文論述的重點,這裡只是基於傳統文化有神論這一角度探討對現代生物技術幾個有爭議問題的看法。

在修煉界看來,「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1】,而不是許多唯物主義者認識的那樣,把物質和精神(意識)分開來看,總是在爭論物質是第一性的還是精神是第一性的。神傳文化認為萬物皆有靈,這裡的「靈」不單單是指具有新陳代謝等生命特徵,更多的是指具有「靈魂」,或者更準確的說具有「元神」,用現代人的話說有「精神或思想」。說人或動物有思想、有情感、有智慧,這比較容易理解。如果說植物、微生物也有思想情感就讓人覺得難以接受了。更進一步說一粒沙、一滴水、一條河、一座山也有生命和思想,就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更有甚者會嘲罵「腦子有毛病」。我們知道人體是由無數細胞構成的,用超級放大鏡來看,細胞與細胞之間的距離非常巨大,整個人體就像一個流動的沙子,細胞漂浮在體液中就像小船漂浮在海面上一樣。同樣,細胞內的每一個細胞器也是像懸浮在大海中一樣。那麼,在微觀上看,誰是我,我是誰呢?無數的細胞綜合起來是你,那無數的細胞分散開來,單個的來看,你是誰?誰是你呢?哪一個細胞是你,哪一個細胞又不是你呢?你的身體究竟在哪裡?你的思想究竟在哪裡?道家說人體是個小宇宙,在這個小宇宙裡,滿眼都是細胞,多的像天上的繁星,你真正的主意識像是在太空星際間穿梭旅行,看看這個星球是你的腦細胞,看看那個星球是你的肌肉細胞,再看看那些像銀河系一樣比較緻密一些的星球原來是骨骼細胞。誰是我?我是誰?一下子明白了,真正的自己原來就是比細胞更微觀的那一點主意識。也就是修煉界說的元神,或世人說的靈魂。原來我們肉眼所見的細胞肉身只不過是元神的一個臨時載體,佛教中稱之為皮囊。

很多人覺得很難理解生命具有靈魂,其實現代科學已經可以觸摸到一些端倪了,只是由於受眼見為實僵化觀念的影響,不敢正視不敢觸及罷了。中國古人早就認識到人體是有經絡存在的,經絡就像血管一樣布滿全身,裡面流淌的是生命更精華細微的物質。但是通過解剖什麼也發現不了,因此有人就不相信。可是中醫的點穴、按摩、針灸卻是以此為基礎為對像操作的,實實在在的療效是誰也否認不了的。現在的電磁學和影像學技術早已經探測到經絡的存在了,在特殊的電磁場作用下,可以看到人體散發著一種輝光,特別是修煉有素的人,輝光特別明亮,而且經絡穴位中充滿能量,其分布結構與古人繪製的人體經絡穴位圖一模一樣。這不是很神奇嗎?古人是通過什麼方法探測到如此複雜而肉眼卻看不到的經絡穴位呢?人體特異功能現象也不是什麼聊齋志異、山海經傳說,有無數人和無數科學實驗已經充分證明了其客觀存在,如遙視功能、透視功能、耳朵識字、搬運功、瀕死體驗、輪迴記憶、催眠記憶等等,都實實在在的揭示了人體、生命、宇宙、時空之奧秘,遠不是現代科技管窺之見所能涵蓋壟斷一切的。真正有智慧的人,思想是開放的,心胸是寬廣的,不會拘泥於一隅之見而裹足不前。

無論是在古代社會還是在現代社會,靈魂出竅的實例都是比比皆是的。在唐山大地震之後,有人開展了一項特殊的社會調查,就是問那些從死亡狀態下活過來的人在死亡狀態下都有什麼感受,令人感到震驚意外的是,他們都有類似相同的體驗,就是死亡狀態下沒有害怕的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有一種解脫的潛在的興奮感,有的人去了一個什麼地方,還看到了過世的親人,有的人看到了自己在地震中受傷的身體等等。在醫學案例上也有很多記錄,說自己飛到了天花板上,看著醫生護士們圍著自己的肉身忙活著搶救工作,一點也不覺得痛,好像肉身與自己完全沒有關係,當自己突然從天空中掉下來回到身體裡時才恢復了知覺。更讓人震驚的是有人甚至通過靈魂出竅看到了醫院天花板上吊燈隱秘處鮮為人知的物件標記。還有一些託夢現象、附體現象等等,都是客觀存在而現代科學卻無法解釋清楚的。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說,「現在科技界發現的東西足以改變我們今天的教科書了。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2】

其實現代科技也已經發現了人的精神思維並不是虛無縹緲的,而是像腦電波一樣實實在在的物質存在,現在的人機腦控技術幾乎都到達了人腦和計算機之間直接溝通水平。即人可以直接通過意念向計算機發出指令操控電腦,反過來,人也可以直接接受電腦發出的信號並理解其意圖。那麼有形的物體和無形的意識是怎樣的依存關係呢?用現在的電腦程式網絡現象來解釋比較形像。

我們可見的手機電腦硬體是有形的物質存在,就像我們人體可見的細胞一樣。而其程序和網絡則是無形的微觀的物質存在,就像人的精神思想。二者可以相互依存,也可以彼此分離各自獨立存在,但是都是實實在在的物質存在,只不過微觀程度不同而已。微觀的程序和網絡可以在不同的電腦手機載體上存儲表達,換言之,硬體只是微觀信息的翻譯器,沒有了程序和網絡的硬體裸機,就像失去了精神意識的植物人,只是一堆電子元器件和有機物而已。人的靈魂也可以像電腦程式網絡一樣操控不同的人體,人的大腦其實也只是個翻譯器,元神發出的信息通過大腦組織加工翻譯成人能理解的語言、神態、動作等等。李洪志大師講過「人的身體如果沒有他的元神,沒有他的脾氣、秉性、特性,沒有這些東西,就是一塊肉,他就不能是一個完整的、帶有獨立自我個性的人。那麼人的大腦起什麼作用呢?要叫我講,人的大腦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形式當中,它只是一個加工廠。真正的信息是元神發出的,但是他發出的不是語言,他發出的是一種宇宙的信息,代表著某種意思。我們大腦接受到這種指令之後,把它加工成我們現在的語言,這種表達形式。我們通過手勢、眼神、整個動作把它表達出來,大腦就起了這樣的作用。真正的指令、真正的思維是人的元神發出的。往往人們就認為是大腦直接的獨立作用,其實有的時候元神在心,有的人確實感覺到是心想。」【3】

萬物皆有靈,說到植物心靈感應、水知道答案等等,都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了,只是讓人費解的是這萬物之「靈」其本源究竟來源於哪裡?當表面有形的物質載體損壞、死掉、解體、風化之後,這個「靈」去了哪裡?又是如何輪迴轉生的呢?了解這些奧秘對於我們人類而言有何現實意義呢?從現代科學目前的水平來看,要想真正搞明白這些問題簡直是太難了。

我們已經知道人體是由無數細胞構成的,整體上形成一個獨立的、帶有自我個性的、有思想情感的人,那麼每一個細胞與整體又是什麼關係呢?大家知道細胞具有全能性,一個細胞就具有一個人全部的遺傳信息,嚴格的說,每一個細胞都可以克隆成一個完整的人。現在科學家通過光導纖維把小白鼠的一個細胞信息傳導到顯示屏上,可以發現一個完整的小白鼠形像。顯然,光導纖維傳遞的不是細胞,而是細胞的生命信息——靈。也就是說一個細胞與一個生命整體是一樣的,就像《西遊記》裡孫悟空的那三根毫毛,吹口氣就可以變成無數的分身。這樣看來你的每個細胞都是縮小版的你,都像是你的分身。每個細胞都有一個相對獨立的大腦,同時又與整體上的大腦相互聯繫著,彼此協同呼應著。就像孫悟空的分身,既可以獨自為戰,又受著主體的控制。可謂十指連心,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也就是說萬物是有靈的,靈與靈之間是有關聯的。那麼當器官移植的時候,那些被移植的器官是不是連同原來的生命信息(靈)一併移植過去了呢?這個器官主人的性別、嗜好、性格、情趣、膚色、遺傳病等信息是不是都移植過去了呢?其實是一定的。很多移植醫學案例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有人移植器官後突然變得喜歡喝某種酒了,或有了抽菸的癮好,或情趣性格明顯變化,甚至還有某些莫名其妙的記憶等等。後來研究發現,這些新的變化都是原來器官主人所特有的。

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出,雜交和轉基因、輻射育種產生的新物種,其外來混合或突變的基因,與器官移植是不是很像呢?是不是人為的把本來不應該混合在一起的生命硬生生的捆綁在一起了呢?每個細胞都有其對映的生命之靈,這些靈所發出的生命信息就是我們現在所探測到的物質場信息。不同的生命情趣性格是不同的,人造雜交混血新物種是不是就打亂了神造物種原本秩序呢?是不是就造成了物質生命的不純和變異呢?為什麼說天然的物種繁衍不會造成物質的混雜變異呢?因為萬物是神造的,同時神也規定了萬物之間的關係,包括生態鏈、食物鏈之間的物質能量循環。同一物種之間雖然個體上有差異,但是生命的來源是相同的,與天上物種也是對映的,同種內交配繁衍都是宇宙生命體系內部的循環,所以能保持其純潔性。這種生命是得到神的認可的,神會給予這樣的生命正常的靈性,也會看護著這樣的生命遵循著神定的人倫道德正常的生活。而雜交轉基因人造物種因失去了天上物種的對映,不屬於任何一個神的體系,自然神也就不管了。通常不同物種之間神安排了天然的種族生育隔離,以保證正常情況下不會血緣混雜。哪怕是在人類社會男女之間的婚姻關係,看起來是偶然無序的自由戀愛,實際上都是神有序的安排。過去都知道有月下老人牽線搭橋,有輪迴恩怨結下的姻緣等等,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宿命,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但是這種天然生育隔離和神的有序安排不是絕對的,在特殊情況下是可以被打破的。現在的生物技術,尤其是「複製人」技術,就打破了這一點,但是這不是人類的進步,恰恰是人類的倒退,其後果是極其嚴重的。

李洪志大師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了現在這個科學就是外星人帶給人類的。西方工業革命開始的時候它就進來了。它是從數學、化學開始,從最早期的粗淺知識開始,貫穿到現代的機器,最後發展到今天的電腦。再發展下去,它最終目地是要代替人。怎麼代替呢?我說了,現在人類的身體裡,幾乎是人人都有了一層外星人造就的身體。為什麼呢?是因為它所有灌輸給你的那個科學在你思想裡構成了一個變異人類的思想。人類的哪一期文明都沒有這樣的人。有了這個思想就有了這個身體。大家知道,你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是你,你的大腦連繫著每個細胞裡邊的大腦。那麼你的身體無數的細胞裡面的思維全是變異人的思想,整個身體全這樣了。神不把人當人看了還有這樣一個原因在裡面,人已經不是人了,神還度它干什麼?

  大家知道人死了他不會真死。最大一層分子粒子的外殼脫掉了,而分子以下那個微觀粒子組成的身體那一部份並沒有死掉,它就離開了,就像人脫掉一件衣服一樣,它並沒有真正的死。但是在這個空間的這個人卻消失掉了,因為身體要火化呀,或者用土埋起來,身體總要腐爛要解體的。這個空間裡它沒有了,就是這一層粒子消失了。那麼剛才我所說的那個外星文化,它就是用人自己的思想不知不覺的在造這一層它們所要的身體。那麼它最終怎麼代替人呢?大家知道,這個人的最表面的外殼它還得有辦法去代替,就是今天人類所要採用的「克隆」的辦法。神管著人,神要不管人了,就不會給人注入生命的因素。

  就說你這個人活在世上不是因為你有了這個肉身,不是你娘給你這個肉身你就能活的,是因為你有你的元神、你所有的其他的神的存在才能使你活起來。那為什麼人死了擺在這塊兒,也是這個身體它就不活了呢?就是因為所有的元神都離開了。就是說這個人生出來如果要不給他神、不讓他投胎,他照樣生出來是死的。怎麼辦?外星人就要進去,這就是它要代替人的最終的辦法,這就是複製人。人自己在被外星人利用著毀滅著自己,自己卻不知道,還維護著這個科學毀滅著人類。將來出來複製人,大批出來之後,都是外星人投胎人體,人往後也就沒有了。當然了,我今天能講出來了,這些問題也都是在解決當中了,甚至很多事已經解決了,我今天講出來是告訴人類發展到目前的一些真相。」【4】

 綜上所述,現代農業生物技術在育種方面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明顯提高了產量和實現了某些人們期望的生物性狀,很多人都為此感到興奮,認為是科技進步給人類生活帶來了繁榮。但是一些有遠見的人也同時看到了令人擔憂的現狀和未來。從社會學角度上來說,比如雜交、轉基因等人造新物種不可以正常自育繁殖,必須依賴特定的種子繁育機構供應,這就造成了供應鏈極其脆弱,極易被人為惡意操控或因意外事件而導致全線崩潰。尤其在當今人類道德急速敗壞的情勢下,科學家、政府和商家極易狼狽為奸聯手操控輿論、壟斷市場干出違背人倫道德的壞事來。

這已經不是危言聳聽,時下轉基因種子的大範圍推廣應用就是實例,其實很多科學家、政府官員和商家老闆並非完全不知實情,而是在無度貪婪、慾望中喪失了良知道德,故意為之。也有一些良知本性尚存的有識之士,但在強大暗黑勢力籠罩下根本發不出正義的聲音。絕大多數普通民眾都是被魔鬼驅使奴役的羔羊,卻渾然不知,甚至還為其喝彩。從自然科學角度來說,雜交轉基因等人造物種因混雜了基因,不僅失去了天然物種原本的滋味,也失去了物種天然自育能力,更失去了與另外空間(天上)物種生命的對映和聯繫,使之成為了一個無根的浮萍。雖然短時間內在某些性狀方面似乎表現出一定優勢,但實質上卻帶來了更大缺陷和隱患。比如眾所周知的:雜交種沒有正常的自育能力,食物沒有天然的香甜滋味,作物對肥料的依賴性越來越大,病蟲害越來越重、抗藥性越來越強,導致生態環境污染越來越嚴重,農殘對人體健康損害越來越大等等。表面上看是技術上的缺陷,實質上是人心道德敗壞後,人的愚昧、無知、貪婪造成的必然結果。因為對於無神論者而言,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他們人倫道德標準是十分低下的,甚至是沒有底線的。對於他們而言,一切善意的舉措只不過是騙人的幌子和博弈的手段。尤其是現代實證科學。李洪志大師講過:「探索中也只能局限在物質世界之內,方式上是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而在人類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是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實實在在反映到人類現實中來的現象,包括精神、信仰、神言、神跡,在排神的作用下從來不敢觸及。」【 5 】從這個意義上講現代科學實際上已經成了人類自我封閉、自我毀滅的一股強大力量。

也有人說從古至今,農業發展就是人類不斷改造自然條件、贏得生存空間的過程。片面強調有機農業(自然農法),除非回到原始農業甚至史前文明時代。這是一種很典型的基於進化論邏輯的觀點,與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宇宙觀是根本對立的。他們立論的基礎是「物競天擇」,因此戰天鬥地、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就理所當然了。他們眼中的「史前文明」只不過是比類人猿稍進步一些的、會結繩記事、捕魚打獵、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而已。對於幾萬年前、幾十萬、幾百萬甚至上億年前高度發達的不同文明類型的史前遺蹟,他們卻故意視而不見。在修煉界看來,進化論是根本就不存在的謊言。古今中外的一些先賢聖哲也都或多或少的告訴了人們,人類的歷史是一茬一茬的,是重複的。人有生老病死,社會有興衰成敗,這是宇宙的規律。當一茬人類的文明發展到一定時期後,隨著道德的敗壞,天災人禍就會接踵而至,最後導致整個人類的毀滅。只留下少數好人作為人種,繼承一點史前文明進入下一個時期。由於生活生產資料在天災人禍中全部被毀滅了,留下來的人也只能過著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先前文明的記憶和極少量的史料也就慢慢成了傳說和看不懂的天書。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其實都是本次文明大洪水之前,上一茬人類遺留下來的。按照進化論的邏輯,一萬年前人類還處於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怎麼會有今天人看來依然高深莫測的文明呢?這正如李洪志大師所講:「大家想一想,這不是在和今天的歷史開玩笑嗎?也沒什麼可開玩笑的,因為人類也是在不斷的完善著自己,不斷的在從新認識著自己,社會就是這樣發展的,開始的認識不一定是絕對正確的。」【6】

在很多人眼裡,古代社會意味著愚昧、落後,一提起農業想到的就是人畜耕作、低產低效,食不果腹等等,真實的歷史果真如此嗎?不錯,古代社會的確沒有今天發達的農業機械,也沒有先進的農藥、化肥工業,那麼是不是人們就一直在貧困和溫飽線之間徘徊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古代都城上百萬的人口、輝煌的建築、燦爛的文化藝術、服飾、美食等等,是如何支撐起來的呢?歷史上文景之治、隋唐盛世、兩宋繁華等等都是糧滿倉、肉滿席的,這又怎麼解釋呢?是的,每一朝歷史都有其輝煌的盛世,也有其衰敗的末世,這是歷史規律,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朝代都不斷重複演繹著大同小異的興衰成敗歷史。這與進化論沒有關係,正好相反,這種成住壞滅的循環往復歷史,恰恰證明了進化論是真正的「假」說。

按照今天人們的邏輯觀點,古代社會沒有今天發達的農業機械和先進的農藥、化肥工業,農業勞動效率一定是極低的,作物病蟲草害一定是非常嚴重的。即便按照今天流行的有機農業眼光來看,離開了先進的農業機具也是無法立足的。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今天雖然有先進的農業機具支撐,有機農產品價格也高出普通產品2-3倍,可是有機農業比重仍然不足10%,是什麼原因制約了有機農業的發展呢?眾所周知是產量價格問題,為什麼有機農業的產量上不去呢?是因為病蟲草害肥水控制成本太高了。為什麼現在農作物病蟲草害肥水那麼嚴重難以控制?古時候也是這樣嗎?其實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都知道,回頭看看上世紀八十年以前,肥料、農藥還沒有完全大面積使用以前,各種病蟲害到底有多嚴重呢?幾百上千年來人們沒有現代工業化的農藥肥料,作物是怎麼生長的呢?今天如果因為一場意外的天災導致能源系統崩潰,人們的機器停擺了,農藥化肥農膜等等工業停產了,完全回到幾百年前傳統農業時代,結果會是怎樣呢?現代科技給人類帶來的脆弱性由此可見一斑。

人們總習慣於從科學的角度去分析為什麼病蟲草害很嚴重,如病蟲害如何在農藥的篩選中產生遺傳變異和抗藥性,人們如何識別病蟲害的變異從而研究新的農藥和選育新的抗病品種或改進耕種管理技術等等,總之就是人與自然相互征服鬥爭的過程。人從來沒有靜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隨著科技的進步病蟲害不是減輕了,而是越來越嚴重了?受現代科技教育出來的人很難相信「萬物有靈、業力輪報」,因為現代科技對物質、時空、生命認識很膚淺,認識不到人不好的思想、行為會在另外空間形成業力(一種黑色物質),好的思想善念善行會形成德(一種白色物質)。德生福報,業生惡報。一般的人看不到病毒、病菌其實就是另外空間業力在這個空間的表現,也看不到農藥殺死的只是業力表面空間的身體——病毒病菌蟲子,而業力本身(病毒病菌的靈魂)並沒有死,只是暫時在另外空間積攢起來了,或將轉化成另外一種形式危害農作物——這就是病毒病菌變異的原因。現代社會因為人迷信科學,不相信神言神跡,也不遵守道德良知,都在隨波逐流中敗壞著思想人倫,形成了無量眾業,因此天災人禍接踵而至,最後人們一定會發現科學完全無能為力。其實歷史上每一茬人類的毀滅也都是在這樣的時候出現的。

李洪志大師有開示: 「人的自私、貪婪、愚昧、無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織在一起,無知的造就著自己將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著社會。世界上各種社會問題百出,危機四伏,人類不知從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敗壞後可怕的人心才是社會問題的毒根,總是愚蠢的從社會的表現上找出路。這樣一來,人怎麼也想不到人給自己製造的一切所謂出路,正是人類在封閉自己,由此而更無出路,隨之帶來的新問題會更糟。這樣很難的又找到一點空間,隨之採取新的措施,又從新封閉了所剩的這一點空間,久而復始,達到了飽和,再也沒有出路,看不到封閉以外的真相了。人開始承受自己所製造的一切。這正是宇宙對生命最終的淘汰方式。」【7】

「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8】

現在的有機農業(自然農法)無論怎麼做也回不到過去的狀態了,人們無論怎麼做也只是在表面技術上操作,而非真正的敬畏天地萬物,更不懂得修心斷欲、行善積德,所以根本上無法消除業力。很多有智識的人也已經看到了,目前人類已經走到了末後之末,物極必反,經過大淘汰之後能夠留下來的人都會見識神跡,會回歸信仰為本、道德為尊的傳統文化,人與世間萬物的業力也會小很多,由此會帶來風調雨順、土地肥沃、草木繁茂、五穀豐登的盛世景象。茫茫天地,芸芸眾生,為何而生?幾人明白幾人迷?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李洪志師父著作:《論語》

【6】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造人類〉

【8】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