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項目中證實法 兌現誓約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10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下面交流,這幾年在媒體項目的修煉心得。

一、走入修煉 加入媒體

小時候常常在夜深人靜時,冒出幾個重複的問題,人生為何而來?目地是什麼?宇宙又是怎麼形成的?也時常覺的自己應該具有超能力,疑惑的問自己,為什麼不是神而是人呢?

這些問題沒有答案,學校也沒有教,直到二零零零年接觸法輪功,通過不斷的聽師父講法錄音,及閱讀各地講法,我明白了,這就是我生生世世在等待的、一直在尋找的真理,人成神的路不是妄想,是真實存在的!一切問題都得到解答,我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行列。

求學階段,我一直有人際關係的困擾,很好的朋友,突然跟我吵架,或者遭到大家集體排斥、冷落,而我卻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或說錯什麼話。

修煉後,我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內心不再彷徨,明確知道要如何去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同學之間的互動,和樂融融,整個環境都改變了,學校老師還讓我在早自習時間,教同學五套功法、介紹法輪功。

二零一二年退伍,隔天我進入大紀元,擔任專職廣告業務一直到現在。印象中,第一次出去掃街換名片,沒有店家聽說過大紀元,甚至有一位連鎖企業老闆娘,勸我趕快換工作,說:「年輕人做這個沒前途。」又有一次,從事保險業務的學長,想找我到他們公司上班,並說以我的認真努力,年薪百萬很容易。

在媒體待了近十年,類似考驗沒有停過,但是我很清楚,那些都不是我要追求的,這段時間雖然辛苦,但我的願望,就是要用媒體,快速、大面積講真相、救眾生,而且我也相信自己能做好這份工作、保證正常的生活。

事實證明,最艱難的路已經過去了,我也在這裡成家立業,並且維持正常的生活。此外,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紀元的知名度與影響力擴大,整體環境都在快速的往正向發展,我們更要把握這個大好機會,修好自己、提升專業,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用心提高專業 翻轉客戶觀感

一天,主管帶我去拜訪一位已沒有業務員服務的客戶,主管表示要重新服務好這位客戶,這個案子就讓我來處理。

過去就聽聞,這位客戶很挑剔、很情緒化,不滿意文章內容,已換了三位記者寫稿,不喜歡廣告的設計,也換了多位美編,案子遲遲無法結案,造成幾位同修陸續離職。

拜訪前,閱讀她先前發給公司的電子郵件,言辭非常嚴厲,除了怒罵字眼外,最讓人擔心的是,她要告媒體詐騙她上百萬的廣告費、害她負債,說我們不符合真、善、忍,不專業,字裡行間充滿怨氣、恨意。

經過與客戶一番溝通後,我與夥伴同修善意表示,公司願意無償重新企劃廣告內容,客戶暫時放下怒氣,同意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隨著重新了解客戶需求、規劃廣告,以及多次的會議溝通,客戶漸漸信任我們,把我們當成朋友,也願意敞開心房交流。

透過一系列的廣告執行,客戶重新信任大紀元的廣告服務,我與夥伴同修也在結案報告中,分析本次廣告專案的成果,並且提出續約,希望再次合作,客戶欣然答應,順利簽約。

閒聊中,客戶突然從新提起法輪功,讓我們有機會,重新介紹大法、講真相、重新介紹神韻等等,我與夥伴同修都相信,這是師父的巧妙安排!路走正了,關著的門就會開,我們真的把這位客戶救了。

三、修去自我 替同修著想

業務工作不僅會遇到客戶給的外部壓力,同時也會碰到來自公司的內部壓力,同修之間的矛盾,提高心性的過程也是剜心透骨。

隨著年資增加與工作成效提升,我被升為主管,與新進人員的矛盾也越來越大。有一次A同修執行我負責的廣告專案,沒經過我同意,擅自修改執行內容,讓我非常生氣,我們產生口角爭執。而另一位B同修,覺的我跟他不是一個整體,所以不會採納我的廣告修改建議,一定要讓客戶現場看過才願意配合調整。

還有一位C同修,覺的我不懂廣告的執行方式,不願意配合也不願聽我說明,甚至一位D同修一直把我當作空氣,完全不理睬。

這些矛盾與間隔不斷加深、加厚,漸漸的我們不溝通,雖然表面上我沒有說什麼,心裡卻非常不高興。有時,甚至氣到晚上無法入睡,整夜都想著某某同修真壞,很沒禮貌,不尊重主管,自以為是,不懂裝懂,目中無人等等,越想越氣,我就越痛苦。

經過一連串的事件後,突然間,我意識到,我怎麼了?為什麼不高興?為什麼內心一直在抱怨?遇到矛盾,難道我不能無條件,向內找自己,看自己哪做錯了嗎?為什麼要向外看?不像修煉人啊!

我試著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但是內心反覆出現「我沒有錯,是他們的錯」,這種壞思想很強烈,讓我再度陷入負面情緒中,不過,我很快意識到這不是我,發正念剷除這個壞思想,有效,但壞思想還是會反覆出現。

好的轉變是,我漸漸找回向內找的機制,找到自己那顆膨脹的人心,自以為是的心,覺的自己是主管,覺的自己經驗多,你們應該配合修改,而這不就是顯示心嗎?

另外,我還找到一顆看不起別人的心、爭鬥心,執著表面事情的對錯,無法包容、體諒同修。

我還想起,有幾次會議中,我提出的問題太有針對性,不是善意表達建議,讓同修感到難堪,無意中傷害到別人而不自知,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說的那些話都非常不友善。

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裡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2]

我更進一步,找到隱藏很深的私心、害怕他們服務不好客戶,客戶不續約、我沒有收入,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等等。雖然,找到很多自己的不足,但矛盾還是沒有化解。

因此,之後再碰到這些同修,我告訴自己,內心要和善,不論他們對我好壞,都不動心,我要讓他們感受到修煉人的善,無條件,找自己的不足,對他們好。

剛開始,做起來有點彆扭、不自然,但是很明顯感覺,矛盾在漸漸化開、間隔不斷的在消除,我的心態與行為改變後,事情開始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時不時還是會有一些批評他們的壞思想跳出來,雖然很弱了,但還是有。

有一天,那顆強烈的抱怨心又反映出來,內心很多怒罵、甚至想打人,不高興的情緒,再度噴發上來,我知道這思想不是我,但是卻壓不住,內心覺的痛苦、委屈,他們太過分了等等。

透過不斷的學法與否定壞思想,突然,有一念打進來,我很痛苦,對方是不是也同樣很痛苦呢?矛盾的雙方都不會好受的,這一念,讓我的善心起來了,覺的同修們都很辛苦,我怎麼不關心他們呢?

當我這樣想時,剛好看到這段法:「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什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的流淚。」[3]我整個人平靜下來了,壓在心中,那塊石頭好像消失了,身心緩和了,感覺整個身體被善的力量包容著,我眼角泛著淚水,心裡跟師父說,弟子錯了,弟子會改進,會真心替別人著想。

當我持續改正行為與思想後,這些矛盾,很快的消失了,這些同修象沒事一樣,見面我們也會說話了,配合都順暢了,我深刻感受到,修煉的玄妙以及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

四、救人沒有分別 善待家人眾生

這幾年的修煉,有很多突破、心性也不斷提升,面對常人的無理要求,基本上都能按照大法法理對待,與同修間的矛盾,也能很快意識到不足,改正過來。一切看似平穩的前進著,卻在家庭關係上,跌了一大跤。

在外面,我的表現,像個精進實修的修煉人。但是在家裡,有時,表現的卻不如常人,魔性一點都不隱藏,放縱自己的情緒,意見不合,馬上幾句話頂回去,象很多把刀一樣,刺向對方,非常傷人。

家人也因為與我發生矛盾,身體產生狀況,緊急送醫急救。這個考驗來的很猛、很突然,令我非常錯愕,還以為自己平時修的很好,家人很支持,原來家人對我有很多不滿!

對於自己在家的表現,與說話方式非常痛悔,我向內找,發現對於朋友、客戶、同修等外人,我都能很快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在法上快速歸正。但是對於身邊的家人明顯不善,我會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家人、很強制性、也聽不進家人的關心和建議。

心得寫到這裡,我才發現前面說的,同修對我的不友善,原來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照鏡子,我對家人的態度更不善、更傲慢,幾十年來對家人累積了一種不耐煩、不能被說、講話咄咄逼人、好辯、好強,頑固強大的自我,在這方面,一直沒有被修去,有很大的漏洞。

這次,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改正所有這些壞習慣,認認真真,修煉提高上來,在哪裡都要當個好人,不能因為自己的不足,讓家人對大法產生負面想法,我是來救人的,不能毀了眾生。

接著,我主動與家人道歉,並請求原諒,但沒獲得諒解,好長一段時間,家人對我的態度非常嚴厲、冷漠,話中帶刺。

但是,我告訴自己,得忍、不能生氣,與家人承受的痛苦相比,這點苦不算什麼,我一定要過這關。隨著時間拉長與互動次數增加,我打從心底、真心的關心家人,主動幫忙,改變自己的行為與態度,歸正每一句話的基點,這個僵硬的環境有了改變,家人也不再責怪我,漸漸又恢復到正常狀態,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再次感受到,善的力量,大法無所不能。

五、結語

在大紀元證實法的過程中,一路上跌跌撞撞,遇到許多考驗,但是都沒有動搖我,在這個項目證實法的決心。最艱難的時刻過去了,未來的路,越來越寬廣,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時機,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個人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