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三》(57)共同見證了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20日】

故事1:警察說:你們都是好人,都很善良

下面是兩則小故事:一則說,派出所警察驅車五、六個小時,聽完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走了;另外一則中,警察說:「我們接觸你們這些人,知道你們都是好人,都很善良。」

(一)驅車五、六個小時,為了聽這些真相呀!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上午,我從學法小組回家。一進門,看到在青島上班的兒子坐在沙發上。我說:「今天怎麼有時間坐在這兒了?」他說:「老家的派出所打電話,說今天要來咱家見你,叫我配合他們。」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二零零一年,由於自己修煉有漏,在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近兩個月。從此,我就一直受當地派出所和工作單位保衛科人員的騷擾。我雖然來外地帶孩子,他們還是騷擾不斷。

從兒子說話的語氣和態度,我能感受到他的緊張和不安。我說:「你不用害怕、緊張,媽沒做壞事,你就去安心工作吧。」他嚷道:「都找上門了,你叫我怎麼安心?」我說:「我能處理好自己的事,你快回去吧。」他說:「那到時候,你就自己去接他們吧!」我說:「行,我去接。」

兒子走了,我雖心裡有些不穩,但我知道,這次我必須堂堂正正的面對他們,救度他們。

我想起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我就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我要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救度來找我的人,請師父加持弟子。」接著,我坐下來發正念。

下午三點左右,他們來了電話,叫我到小區門口接他們。我一看,共四個人:派出所警察、單位保衛科兩個人、司機。一見面,一個人說:「噢,精神不錯哎,比在老家還好啊!」另一個人說:「唉,我們大老遠開車六個多小時來找你呀。」我忙說:「見面就是客,見面就是老鄉。快進屋,喝點水,休息、休息吧。」他們說:「這倒不用,我們車上都有水。」

我說:「咱們就是有緣份啊!你們來了,就能聽到真相,就能得救。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哇。你們又是為我煉法輪功來的吧?」他們說:「是。」我說:「你們今天什麼也不要問我。」他們說:「不問。」

我接著說:「我孩子九歲時就失去了父親。我一個人帶著孩子,身心憔悴,也不知掉了多少眼淚。我自從學了法輪功,身體的病都好了,生活有了奔頭。所以,你們說我們的師父不好,我們的師父就不好了嗎?你們說不叫我煉法輪功,我就不煉了嗎?你們若有病了,還說讓張大夫、王大夫、李大夫治好了。那我們就不能說是法輪功(師父)給治好了?這不對吧!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事,你們也不是不知道。而且現在國家要落實公務員責任終身制,你們幹這個工作的,更應該知道它的利害關係。修煉法輪功的人就是神的使者,就是來救人的。你們也有子孫兒女,你們這樣做,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你們自己想一想吧!我知道你們是完成上面的任務,但是我知道有很多警察知道煉法輪功是做好人,就應付應付上面,繞一圈就回去了,這就叫槍口抬高一厘米。至於你們回去怎麼交差,你們願意咋說就咋說吧。我說的是心裡話,也是為你們好。」

我一口氣說完了這些,沒有給他們插話的時間。我說話的時候,警察給我照像,我說:「你不要照,對你真的是沒有好處。」他說:「我沒照,沒照。」我說:「我實話對你們說,我不會給你們簽什麼字。我是真心的對你們好,不讓你們對大法犯罪。」

話到此,他們誰也沒說一句話,拔腿就走了。我抬頭看錶,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

望著他們的身影,我止不住的眼淚流了下來:他們驅車五、六個小時的奔波,就是為了聽到我說的這些真相呀!

過了一會兒,兒子來電話詢問情況。我告訴他:「他們來了十五分鐘,就走了。」兒子說:「噢,這麼快就走了。」

(二)警察說:「你們都是好人,都很善良。」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有兩個人敲門,說是派出所的。我沒給他們開門,只讓他們在大門外講了幾分鐘的話,他們就走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二點四十分,他倆又來了,我給他們開了大門。我說:「是到屋裡說,還是在這說?是誰叫你們來的?」他說;「我們是派出所的。」

我說:「把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我看看。」他們愣住了,不知說什麼好了,忙說:「我們真的是派出所的人,不信,你去派出所問問。」

他們越說沒有證件,我越讓他們拿證件,他們還是沒有拿出來。我說:「上次不是對你們說了嗎?不讓你們來,你們怎麼又來了?這樣對你們不好。你們派出所的警察是應該管壞人的,不應該到好人家裡來。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他們只是:「嗯,嗯。」我看著有點不對勁,轉眼一看,一個人手裡拿著手機,放在腰部的位置,正在偷偷的錄像。

我嚴肅的說:「把那個關了。」他說:「我關了。」

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上指下派,你們吃這碗飯也不容易。但是你們得明白,槍口抬高一厘米,你們有這個權利。」

那個偷著錄像的人說:「我把手機關了,才敢跟你說話。我們接觸你們這些人,知道你們都是好人,都很善良。」

我說:「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希望你們平安。」他們雙手合十說:「你也平安。」然後就走了。

故事2:誠念「法輪大法好」 兒子嚴重胃疼好了

法輪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五月九日母親節那天晚上,我妹妹、妹夫請兩家老人及她大伯哥一家人及我們一家人去飯店吃飯。晚上回來臨睡覺前,兒子說胃難受,想吐。但他強忍著睡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來,他就忍不住上衛生間又吐又瀉,折騰了好一會。從衛生間出來我看他臉煞白,捂著胃部,他爸不修煉一看他這樣,害怕了,就跟他老師請了假說要帶他上醫院。

因為兒子從小聽師父講法,他知道師父一次次給他淨化身體,他就說不去醫院。他爸爸也沒說什麼。我一直沒動心,知道是師父又在給他淨化身體。我說:「你不去醫院你就聽師父講法和念法輪大法好吧。」他說好,就開始聽師父講法。早上九點多他就不吐了,但還有點拉肚子。晚上我上班之前叫他接著聽師父講法和念九字真言。他點頭答應。

第二天,他的胃還疼,又開始不停的拉肚子,由於對兒子的情太重,看他難受的那個樣子,我有點動心了,我說:「要不就上醫院去看看吧!」他堅決不去醫院,就聽師父講法。我看他對師父那種堅信,我的正念也出來了。這時腦中出現「物極必反」四個字,這時候我的正念更強了,我知道師父一直看護著我兒子。

晚上發完六點正念,我讓兒子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剛開始念的時候,他還緊皺著眉頭,捂著胃。念著念著,他的眉頭鬆開了,胃裡開始咕嚕咕嚕的響,像流水聲音一樣,還打飽嗝。我問他胃還疼嗎?他說不疼了,也不拉肚子了。

我知道師父在給他清理胃。

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復正常。我給他煮的疙瘩湯他喝了一碗,過了一會說餓了,又喝了一大碗,中午吃飯的時候說這飯太好吃了!雖然我兒子沒有修煉,但大法深深的扎在他心裡,師父看他堅定的心,師父就幫他,這也證實了大法的超常,偉大!

在這裡,我們全家再一次的感謝慈悲偉大的恩師!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以報答師恩!

故事3:共同見證了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

近日,L同修被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回來後,對自己一些不在法上的言行準備寫「嚴正聲明」。L同修一直痛悔的念叨:「師父還會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嗎?師父還會管我嗎?我還能修煉嗎?」

我鼓勵她,告訴她師父在講法中講過:「作為師父我從不記你們在修煉中做的錯事,只記你們做的好事與成就」[1]。我一邊安慰L同修,一邊與她交流,幫助她寫「嚴正聲明」。交流時,我對L同修說:「你寫揭露迫害時,你好像說沒看清內容才簽的字?當時你的心是怎麼動的呢?寫「嚴正聲明」可要實話實說。」

我的話音一落,就聽到一個聲音說:「到底為什麼,你自己找一找原因。」

當時我倆一愣,覺的好像是師父講法錄音時的聲音。我倆先後跑到隔壁有播放器的房間,仔細的把三個播放器都看了一下,播放器根本就沒有打開。

L同修說:「可能是聽錯了,也許是外面有人說話或是誰家的電視聲。」我說:「不是。是師父的聲音。」L同修流著眼淚說:「這是師父還在管我,還再給我機會嗎?」我對她說:「是師父慈悲我們,師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個弟子。你用心寫,以後做好就是了。」

我倆又從不同的角度交流,寫完「嚴正聲明」後,就找根本的執著是什麼。我說:「你在派出所、拘留所七天都堅決不簽字,怎麼會在最後簽字了呢?是哪顆心放不下呢?」L同修說:「我怕不簽字不讓我回家。」

「作為一個煉功人,你就是為了祛病健身……」從有播放器的房間,又傳來了師父的聲音。我倆一齊喊著「師父!」沖進了那個房間。

我倆再次仔細看,確認三個播放器完全沒有打開時,L同修哭著說:「我知道了,是師父看到了我一直深藏的那顆人心:我一直想有個健康的身體,過常人的舒適生活,沒把法放在重要位置。出去講真相,也想利用大法得到好處。」

當時,我也很激動,心怦怦跳個不停。我問L:「這回你相信是師父的聲音了吧?師父為我們的操勞,我們能知道多少呢?」

我又回憶了以前我經歷過的神奇: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早上三點五十晨煉,快到煉功時間了,我還在熟睡。這時,放在大衣櫃三角架上的播放器,忽然響了起來,我聽到了師父洪亮的聲音:「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
我和丈夫同時翻身、探頭,一臉的茫然。丈夫不解的轉向我:「你下去打開的?」我說:「我這不是跟你一起被叫醒的嗎?」他用象士兵收到命令那樣的表情對我說:「法輪功真不是一般的功啊!你趕快下去煉功吧!」

二零一五起訴江魔那年,我白天事多,躺下累的不想起來。有一天凌晨,也是到了煉功時間了,定的鬧鐘響了之後,我伸手把鬧鈴按下後又睡了;鬧鐘一會又響,我又按了再睡;再響,我乾脆徹底關了鬧鐘睡了過去。這時,我聽到師父叫著我的名字說:「某某某,起來煉功了。」我丈夫一下子把我推了起來:「快點起來煉功,你師父著急的都來了!」我一下就清醒了,急忙穿衣、整理自己。我對師父說:「師父,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懶了。」

我丈夫嚮往的說:「還有這樣的神功!你忘了煉功,你師父還叫你。你可得好好煉,你修成佛,我好沾點光。還有,你以後把小鬧鐘放遠點,讓它使勁鬧,免的它一鬧你就按下去了。」我丈夫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可總以忙為藉口,沒有修煉。

經過這兩次神奇的事之後,我丈夫更加支持大法了。我們做證實法的事,只要是能幫上忙的,他從來不推辭。我母親被迫害的病業離世後,我娘家人總說我別整天出去亂跑,我丈夫就用神秘的表情講他親身經歷的神奇事,叫我家人多多支持我,少給我壓力。

以前我在學法小組講這些神奇的事情時,有的同修說:「別太依賴這些事了,有時可能是幻聽、幻覺。」L同修當初也建議我要小心,不要被干擾。

這次,L同修懷著萬分感激的心情說:「師父真的是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弟子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她雙手合十,跪在沙發上淚流滿面。我也抹著眼淚提議:「我們倆給師父上香吧。」

我倆到了師父法像前,請出香後,L同修真誠的對我說:「你讓我點燃香吧。我感謝師父今天點出了我最大的執著。要不,我還意識不到我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敬香後,在L同修雙手合十,給師父跪下的一剎那,我倆都淚流滿面。我倆跟師父說:「師父,請您放心,從今天起,我倆一定真正的實修自己,堅定的信師信法。」

我寫到這裡,稿紙再次被我的淚水打濕了。我沒有語言能表達我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恩。這時,我聽到師父說:「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故事4:我的兒女說:謝謝李大師救了我媽

修煉大法前,我身患心絞痛、心臟病,還有打針吃藥都治不好的皮膚病,有一種那時稱為「傷寒病」,這種病就是莫名其妙發燒。在八十年代,就因這種病,傾盡了我家所有積蓄,還欠了一堆債。在我一九九七年三月六日修煉大法後,這些症狀不知不覺的都消失了。

記得一天,夜間我發燒,症狀和以前一來。我想:我這回是煉功人了,我有師父管了。就沒當回事。

到第二天就厲害了,我特別難受,全身發冷,高燒達到40多度,燒的鼻孔都感覺往外冒火似的,我渾身像火燒的一樣。我和兒子生活在一起,晚上各回各屋。我也沒告訴他們。我就回到房間學法,實在堅持不了了,我就把大法書放在桌子上,就躺在床上歇一下。

早晨我也做不了飯了,兒子起來一看,媽媽燒得這麼厲害,臉紅的向關公似的,嘴也起黃水泡了,耳朵燒的都往出流血了。兒子他們害怕了。對我說:「媽,咱們上醫院吧,快穿衣服走。」 我說:你不用害怕,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有師在,有法在,不用去醫院。兒媳把兒子叫到外屋,說:「媽又不去醫院,這叫你四個姐姐知道了,能不說三道四的嗎?能放過咱倆嗎?有個好歹的那你可就倒楣了,我可不管。」兒子沒辦法,把他三姐叫回來了,因他三姐能當半個家。

那天是星期天,女兒帶孩子回來了,女兒說:「媽,我知道你不去醫院,我給你買最新出的、最好的感冒藥,說吃了就好。」我也沒吱聲,說著就把水和藥拿過來讓我吃。我說:十多年了我從修煉就沒吃過藥,不吃!她一看我這個態度,就想了個辦法,讓十二歲的外孫子拿著藥,讓八歲的孫子端著水,跪在我的面前。孫子說:「奶奶你吃藥就好了。」兩個孩子一邊說一邊哭。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強忍著痛把水和藥接過來了,倆孩子才站起來下了地,我讓他倆到前屋去玩。我看倆個孫子出去後,我把水和藥這才推到一旁,再也沒說啥。女兒一看大哭著說:「你願意啥樣就啥樣吧,我從此以後都不管你。」領著孩子就走了。

女兒走後,我強撐著做起,雙手合十在胸前,求師父:師父弟子實在是過不去這一關了,請師父救救我吧!我還要學大法呢。說完就迷糊過去了,啥也不知道了。

晚上九點多睜眼一看,兒子一家三口還在我身旁看著我呢!這時我說:三天三夜我都沒吃一口飯,沒喝一口水,我這不順利的過來了嗎?這就是大法的神奇,我相信師父一定會救我的。你們去睡,我沒事了。

早上三點我就起床煉功,動靜功一氣做完,啥事沒有。等早上兒子兒媳起來一看,我和平常人一樣啥事沒有。

還給他們做可口的飯菜。

兒女們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與超常,他們說:「今後我們都支持咱媽修大法,再也不限制你了。我們真誠感謝大法,謝謝李大師救了我媽,給了她老人家第二次生命!」

故事5: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多位武漢家人

我把中共病毒泛濫武漢期間,我的武漢家人的親身經歷寫出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當前疫情仍然在中國傳播,威脅著不明真相的中國民眾的性命。望我們都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老伴的弟弟一家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

二零二零年大年初二早上八點左右,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侄兒(老伴弟弟的孩子)的電話,問我們武漢家的鑰匙放哪兒了?我說:「我們家的鑰匙你大伯都帶回來了,你要我家的鑰匙干什麼呀?你們不是都在武漢嗎?」侄兒說他們臘月二十九就回武漢了。我說,你們都沒事吧?侄兒說:「我……我……我們都沒事。大媽大伯你們都好吧?」我說:「我們都很好,就是很擔心你們。你們都沒事,我們就放心了。」侄兒說:「大媽,祝你們新年好!」就沒再說什麼了。

中午回到家,老伴就急著跟我說他的弟弟給他打電話的事。我問,是不是早上八點左右?老伴說應該是這個時間。接著老伴就把他和他弟弟的對話給我重複了一遍:

弟弟說:「哥哥!你快點把你們回來時說的那九個東西拿給我們!」老伴說:「你說的那九個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也不知在哪兒呀,等你嫂子回來我問問她吧。」弟弟說:「就……就……就那九個能救命的東西呀!」老伴說:「哦,你說的是『九字真言』?」弟弟說:「對!對!快點拿過來,我們等著。」老伴說:「怎麼拿過去,這麼遠的路,怎麼拿?能拿也拿不去了,我們這邊臘月二十九就封城了。」弟弟一聽,說:「哎呀,那怎麼辦啊?!」老伴問:「你們怎麼了?是不是有事了?得(肺炎)了?」弟弟說:「我們沒事,我們都很好,你放心,都很好……」老伴想了一下,說:「可以用微信發過去,救人要緊。」弟弟說:「你還會用微信?」老伴說:「會,馬上發給你!」

老伴給我重複完他和弟弟的對話,我也把早上侄兒打電話的事說了。老伴說:「你覺的他們那邊是不是有問題(感染肺炎)了?」我說:「我覺的可能是他們當中哪一個有問題了,要不怎麼那麼著急?」老伴說:「不怕,我去年年初就夢見師父了,師父的身體大的看不到師父的整個頭。當時我看到師父是朝著武漢方向望著,我也就朝著師父看的方向看去,看見武漢天空中黑浪滾滾,好像要把整個武漢吞沒了似的,很嚇人!我心裡想武漢要出大劫難了,師父知道。醒來後我不是跟你說過這個夢嗎?」

過了十天左右,弟弟又打電話給老伴,說:「哥哥,他們(上面領導)明天要強行把我們全家都弄去做檢查,我們都好好的,我們不想去。」老伴說:「他們為什麼要弄你們去呀?」弟弟說:「本來不想告訴你,怕你擔心。某某(弟媳)初二早上病得快不行了,狀況跟肺炎的狀況是一樣的。所以兒子就急著打電話給你們,要那個『九字真言』,同時想用車把他媽送到你們家去隔離。她在家隔離了幾天後被人舉報,弄到醫院檢查。檢查確診為陽性。」老伴說:「怕什麼,要把你們都弄醫院去檢查,去就去吧,聽我的。」弟弟說:「其實我們都不怕了。我們全家日夜都念著哪!請求你們的師父保護,我們向你們的師父懺悔:我們全家以前不知道真相,對你們的師父、對你們說了一些不好的話。現在我們都相信你們的師父,我們會沒事的!」

又過了二十多天,弟弟和侄兒很高興的給我們打電話說:「我們全家六口人都回家了!感謝你們的師父!感謝你們去年回老家來告訴我們真相,不然,我們全家就完了!」

只信「科學」的小妹體驗到法輪大法的威力

二零二零年的大年初一,早上我給我的小妹和兩個外甥女打電話,祝福她們全家新年好!我接著說:「你們那裡(武漢)現在疫情最嚴重,全家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不然的話後果不可想像。」小妹一聽,哈哈一笑,說:「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相信那個?我可不相信,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你們那個東西管用嗎?請你不要再給我講這些,講點別的吧。」我說:「那,就再見了!」我就把電話關了。

過了幾天,一位同修來我家,自然談起疫情,我順便講了我小妹的事。同修勸我再給小妹打個電話。我不高興了,說:「我根本不想再給她打電話,她認為她自己是教師,覺的自己了不起,譏笑我們搞迷信,瞧不起我們!」雖然嘴上這麼說著,手上的電話已經撥通小妹的電話。電話響一會兒才聽到小妹說:「謝……謝謝!」電話就掛了。這時,我有點生氣,就對同修說:「我說不打,你要我打,真是的!」

不記得過了多少天后,我夢見了小妹。醒來就想給她打個電話,於是就打了過去。小妹接到電話馬上就說:「感謝你們的法輪大法師父!」我說:「小妹,你怎麼啦?」小妹說:「你不知道呀,我以為你知道我今天全好了才給我打電話的呢。」我說:「我真的不知道你怎麼了?」她說:「其實你上次打電話給我時,我正病的快要死了,那狀況就和肺炎的症狀一模一樣,真的快要死了,連拿手機的力氣都沒有了,想再多說幾句都沒力氣了。所以你那天給我打電話,我只能說『謝謝』,根本沒力氣多說什麼。」我問:「你是怎麼好的呢?」她說:「哪還有什麼辦法?我就和我的兩個女兒按你說的日夜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我一天比一天好,這不我全好了!真得謝謝你們的法輪大法師父!謝謝,謝謝!也謝謝你的關心……二姐,你知不知道哥哥也跟我出現一樣的狀況,都快要死了!他們也是全家就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念。現在他也全好了!」我問:「你是怎麼知道哥哥的情況的?」她說:「昨天哥哥打電話跟我說的。我們談了很長時間。」我說:「小妹,哥哥的情況我很清楚。他們全家念的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妹說:「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住了!謝謝!謝謝!謝謝!」

寫到這兒,淚水已濕了眼眶……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我和我的家人,也救了丈夫的弟弟一家和我的小妹和哥哥。

寫出我的家人的親身經歷,替家人感謝師父的救命大恩!也願看到我的家人的真實故事的您,能早日識正邪,了解更多大法真相,沐浴佛恩,得到佛法救度!在這多災多難的時代,願您平安!

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