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緣:琳的故事

笑梅


【正見網2004年08月15日】

那是2000年夏天,我們在大學裡辦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由於受當時中共媒體宣傳的緣故,來參加學習班的多數是西人,聽同修說,這次有一位中國女士也報了名,她在電話中表示對法輪功很感興趣。這位有緣人就是琳。

琳的神奇經歷成了當時的一個熱門話題。她對人生經歷過的一切不解,一切苦難,都在得法之後找到了圓滿的答案,這一點使她在一夜之間象變了一個人一樣,她舒展開了緊鎖的眉頭,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甚至連髮型也變了。用脫胎換骨來形容她的變化是再恰當不過了。

我問她:「你沒有聽到過中國的宣傳嗎?」

她說:「我自從出了國,就再也不想聽那些謊言了,六四的時候我正在北京讀書,一位校友的腦袋被流彈炸開了花,電視上卻說沒開一槍,沒死一人。這樣的政府實在令人太寒心了。」

「那你為什麼想來學法輪功?」

「說來也是有緣。一年前,我從加拿大的東頭搬到這個城市,就住在離河邊很近的一棟樓裡。每天都要帶孩子去河邊散步,但有一個現象,讓我覺得很難解釋: 只要我朝河邊公園的西邊走,腿就開始痛,痛得不行,但一朝東走就不痛。這件事驗證了無數次了,我就開始琢磨了:『莫非這東邊有什麼好東西?』」這時琳給我講了一段以前的神奇經歷。

那是幾年前的一個黃昏,琳半臥在床上,處於半睡半醒之中。那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天。在人生中,琳一直在尋找著什麼,從煉各種氣功,到讀各家修煉的書籍;從國內到國外,與有信仰的人接觸,她想找生命的源頭,人生的永恆。她不想盲目相信什麼, 但周圍的朋友都是信宗教的,時間長了,都勸她入教。 那一天,她有些動搖了,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嗎? 似乎不太確切,可是我要找到什麼時候呢? 真正管我的師父在哪兒呢? 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太陽般的桔紅色光環,同時還聽到一個非常慈祥的聲音:「我的孩子,你不需要走入宗教,你已經找到了。」琳急忙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向那個聲音問道:「您是誰?您在哪兒呢?我找到什麼啦?」沒有回音兒,但琳相信這個慈祥的聲音是師父在呼喚她。從那以後,琳在生活中有意無意的尋找著那個慈祥的聲音。

腿痛的經歷又讓她想到了那個聲音。於是她下決心找到這股神奇的力量。每天帶著孩子到河邊向東走,每天多走一段路,終於有一天她看到了幾個年青人在煉功,那個祥和的場令她感動,她走上前去了解,當她聽到是法輪功時就想學。 正好我們要辦九天班,她就來了。第一天,我借了一本《中國法輪功》給她,心想,先讓她先回去看看吧,願意學再教功。 誰知第二天,她象變了個人一樣,快快樂樂的來了,她昨晚把書讀了一遍,坐下來一試二條腿,竟然能雙盤上。這還是很少見的,一般人得煉上一段時間才能雙盤的。我心裡不禁想,這個人根基可不淺。她告訴我,在這裡她終於找到了師父。原來是慈悲的師父很早就在照看著她,帶領著她走入大法中來。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琳就是這樣的人,一旦決定修煉,馬上就付諸於行動。每天讀書,煉功,堅持不懈。 她對於能夠表現出來的執著心,都是堅定的將它們 「連根兒拔掉」。修煉之初,對她那精心運作的股票生意實在有點捨不得。一天,她正列印師父的講法。不料印表機突然卡住了,她將卡住的那一頁拿出來一讀,是一個學員問師父關於股票的問題。師父回答說:「大家知道靠勞動所得,或者自己經過動腦筋付出,或者你生意做得很大,你有這個才幹,這都是正常的在賺錢,賺多少都沒有關係。用投機的辦法,我總覺得不那麼太好,因為這宇宙有這個理叫不失不得。也許得到了那個錢財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好東西,因為你沒有去付出。這個股票有漲就有落,人心都跟著動,修煉幹這事怎麼行。有人發了財了,那很可能就有跳樓的。其實股票就是賭博,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不應該賭博,我說就不應該。」(《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她感到有點不對勁兒了,但心裡還在想,我可以用投資股票得來的錢去印真象資料,向受蒙蔽的人講真象總可以吧。等她再次列印這一張的時候,還是卡在那個問題上,這樣又試了一次之後,她開始醒悟了:師父是讓我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用勞動換取報酬,決不能不勞而獲,即使用於印真象資料,也得是明明白白掙來的錢才行。她毅然將所有股票都拋了出去。當天晚上打坐,上來就是一個小時,她心裡那個快樂啊!

琳的生活非常簡樸,可是只要聽到我們要做真象資料,她都慷慨解囊。得法之後,琳儘量爭取多出去參加法會,她說每次聽同修的交流都很受感動,也更增強了自己修煉的信心。回來之後,便和大家分享法會的經歷,以及從其他同修那裡聽來的修煉故事。

琳得法之後,我曾說過一句不負責任的話,意思是,我們這個城市不會再有象琳根基這樣好的人來得法了。話說出後大約半年的時間,另一位有緣人又找上了門。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2754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