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活摘器官的倖存者現身美國華府 親述經歷

張奕


【正見網2024年07月05日】

7月3日,來自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程佩明現身美國華府,公開講述自己從中共活摘器官罪惡中倖存、最後逃脫的經歷。

7月3日,來自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程佩明(左)現身美國華府,公開講述自己從中共活摘器官罪惡中倖存、最後逃脫的經歷。(MadalinaVasiliu/英文大紀元)

程佩明是首位已知被中共活摘器官的倖存者,其肝臟的左葉(左邊部分)被活摘。他於2015年輾轉逃離中國,後在美國官員的幫助下於2020年來美。

2004年被活摘器官

程佩明,現年58歲,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12月,他因向民眾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被非法判刑八年,後被關押在黑龍江省大慶監獄。

2004年11月16日,監獄將身體健康的程,強行押送到大慶第四醫院。

程佩明說,「警察通知我家人說我生命垂危,並說手術死亡機率是80%。」

抵達醫院當天,醫生強迫程簽字同意手術,遭拒絕。「6名警察按住我,打麻藥……」程後被強行手術。

程佩明被抬回監獄後,「天天咳嗽,左肋疼痛且麻木,無法起身。」

「至今,我左臂和肋骨處仍隱隱作痛,特別是陰雨天或勞累的情況下,更是疼痛難忍。」

這次手術,在其身體留下了一條長達35厘米的疤痕。

程佩明表示,一名趙姓獄警在手術期間持槍警戒。趙姓獄警回到監獄後告訴他的犯人朋友,他聽護士長說:她做了30年醫護工作,第一次碰到做移植手術。犯人們紛紛議論這件事長達一年之久,他們都知道我被做了移植手術。

法輪功學員程佩明在現場展示,第一次活摘器官手術在其身體留下的一條長達35厘米的疤痕。(MadalinaVasiliu/英文大紀元)

中共欲二次活摘 程成功逃脫

程佩明表示,大慶監獄試圖對他第二次活摘器官,將身體並無任何異常的他,再次強行押往醫院。

他說,「2006年2月14日,監獄開始對我又一輪的酷刑迫害,我絕食抗議。自第7天起,監獄給我打點滴。3月2日中午,我的身體狀況並沒有什麼異常,監獄卻又突然將我強制押往大慶龍南醫院。」

「我被關在5樓,用腳鐐銬在床柱上,有兩名警察監視我。這時來了一名醫生,摸了摸我的肚子,說明天給我手術治療。」

「3月2日下午,我妹妹來了。獄警騙她,說我吞了刀片(程並未吞刀片),手術死亡的機率是80%。然後我妹妹流著淚離開了。」死亡機率80%,這一說法,和上次程被強行手術前的說辭一樣。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3月3日凌晨2時,一名警察在睡覺,另一名警察看著程佩明去走廊對面上廁所。程趁看管的警察在不注意時「順著防火通道逃離了醫院」。

隨後,當地公安發動了全城大搜捕。中共公安部下達了通緝令,對其懸賞抓捕。

程佩明的倖存是個奇蹟

程佩明表示,2006年,他在明慧網上看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後感到「非常恐懼」,「一想到在醫院的那段經歷,我就渾身發抖。」

2006年7月6日,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與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發表《關於指控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英語:Revised 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 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報告以18種證據方法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真實存在,報告將此罪行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程佩明說,「(2006年)整整兩個月的時間,我都沒敢脫衣睡覺。我明白了2004年大慶醫院做的『(器官)移植』意味著什麼。」

美國天主教大學機械系榮休教授聶森博士表示,程第一次被活摘器官時39歲,不煙、不酒,無任何不良嗜好,是優質器官最佳選擇;程能倖存下來,是個奇蹟。

聶說,「我問醫生為什麼疤痕長達35厘米?對方回答:這樣可以看清楚所有的器官。」

「他的刑期是8年,(第一次器官移植)手術是他服刑2年時,尚有6年刑期。他一直會被關在監獄那裡。他回到監獄,下一次還可以被作為未來的器官供體。」

醫學檢測證實:程部分肝臟被切除

2020年抵美後,程佩明進行了9次不同的醫學影像檢查,包括3次CT掃描;3次超聲波檢查;2次X光檢查,其中一次使用了鋇劑;以及1次核磁共振(MRI)檢查。

李祥春醫生在現場表示,「根據這些檢查結果的分析,確定他左葉的肝臟已被切除。這個切除手術只能追溯到2004年11月。」

李表示,肝臟左葉切除,可用於為兒童患者進行活體肝臟移植。

李祥春醫生(身穿藍色西服者)在現場分析肝臟結構。上圖左顯示肝臟的右葉和右葉;圖右顯示肝臟分區圖。(MadalinaVasiliu/英文大紀元)

對程佩明的CT掃描顯示,位於肝臟左側的2區和3區缺失。通常情況下,亞洲男性左半肝和右半肝的比例約為:45%:55%,但是,掃描顯示,程的這一比例是:27%:73%。

另一個可證明程的肝臟被部分切除的證據,是疤痕(Scar)。在醫學上,切除部分肝臟後,會形成一個平坦的實質切割面,並在幾天內形成疤痕。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剩餘的肝臟會增大,以彌補損失。這種情況下,肝臟的4區會擴展到2區和區分被移除後的空間。

對程佩明的掃描顯示,其肝臟的4區和右半肝,變得肥大;並且,在CT掃描的3D重建中可見疤痕組織。

李祥春介紹,包括來自美國和台灣等地的十位醫生參與分析了這些測試結果,其中一位是德高望重的部分肝移植的先驅和肝膽外科專家,都認可了以上發現。

據介紹,程佩明來美後被跟蹤、騷擾,甚至差點被暗殺。程本人在現場也呼籲美國政府給予他安全保護。

數位美國政要,對這次新聞會發來聲援信或致辭。

政要聲援

美國國務院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 Destro)在幫助程佩明來美過程中起到關鍵作用。

德斯特羅在聲援信中寫到,「活摘器官是可怕的人口器官販賣……有充分證據表明,在中國,活摘器官得到了國家(中共)的支持和鼓勵。所有善良的人都應譴責這種惡行。我當然也如此。」

美國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羅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在聲援信中寫道,「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持續二十多年至今。數以萬計的中國公民因為信仰,被中共監禁、 酷刑折磨、強迫奴工,並有可信的指控顯示,他們被活摘器官。」「中共應該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尊重他們的信仰自由的權利。」

美國前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發來致辭,他寫道,「我讚揚C(程佩明)先生站出來發聲的勇氣。」

「活摘器官的行為是絕對野蠻的,必須制止!中國共產黨必須……受到懲罰。」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