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因果」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1月09日】

家中有兩個大法小弟子,與我一同修煉大法近四年。孩子在這幾年來都能自己獨立學法煉功,修煉狀態還不錯,惟獨缺少比學比修的環境,有時候會出現常人的安逸心。大女兒個性溫和,比較不需要我操心;小女兒聰明有主見,但個性倔強這點較讓我傷腦筋。

隨著修煉後對法理有較深入的領悟,我懂得要用「真善忍」來引導孩子,尤其到近一段時間幾乎是很少打罵孩子,遇到事情儘量用交流的方式來取代責罵。可是小女兒似乎不領情,越來越不象話,時不時就頂撞我。我開始產生疑問「愛的教育」真的管用嗎?是不是要象古人所說的「棒子底下出孝子」才管用呢?

昨天小女兒又為了我要帶她們去剪頭髮鬧情緒,彆扭起來簡直是不可理喻。這段期間,當她做錯事我經常和顏悅色的勸告,但似乎是不管用,我總不能再坐視她任性下去了,於是採取體罰的方式來制止她的行為。

從法理上理解:我覺的自己是不應該打孩子,我們修真善忍,日常一言一行都應該符合真善忍,體罰孩子似乎不太符合法理。

我問自己為什麼孩子每隔一段時間就使性子,究竟我那裡有漏還沒有修好,以致她用這種方式來對待我?幾天前,我內找後覺的自己心性上應該沒有問題,我認為是孩子在修煉過程中也有頑固的執著心要去,我試著從孩子身上著手,告訴她不要和魔為伍,要分清楚那頑固的執著心不是自己,不承認它、否定它,並且告訴她要聽師父的話去執著,也要聽媽媽的話。

隔天孩子似乎乖了一些。到昨天孩子又開始任性了,我覺的自己已無計可施了,只好用體罰的方式警告她以後不許再使性子。我認為打孩子不是好辦法,只能暫時去她的魔性,並不是根本解決之道。因此,我心理也不能平靜,總覺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可是又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為什麼孩子不對先生使性子只是衝著我來?用人心看待:我會認為是先生較嚴肅,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少,孩子每天和我在一起,沒有距離,才敢沒大沒小的頂撞。

我覺的修煉人會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應該用人心去看待孩子吵鬧的問題,應該從法理上去領悟。也許是我有向內找想要把事情做好的願望,瞬間,我腦海裡浮現一幅景象:小時候我經常看到母親給奶奶頂嘴,我也耳孺目染經常給母親頂嘴,我的孩子也看到了此一景象,有樣沒樣的把它學起來了,這是從人的這層理來看。從法理上去悟:我覺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否則就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而黑色物質就是做壞事,做不好的事情所產生的,它是業力。它有這樣一個轉化過程,同時,它還有一個攜帶關係。因為它直接跟著元神走,不是一生一世的東西,是一個久遠年代積累下的。所以講積業、積德,而且祖輩也可以往下積。我有的時候想起中國古人或者老人說:祖上積德,或者是積德、缺德,那話說的怎麼那麼對,真是非常對的。」

後來又讓我聯想到:在修煉之前,我不只會和我母親也會和我婆婆頂嘴,開始修煉後這些業力都得償還。而且我覺的孩子的表現與「祖輩的業力」往下積也有關係,說白了孩子也是在幫我提高心性及讓我消減業力。

修煉以後所發生的事都是有緣由的:如果我以前沒有頂撞長輩,現在孩子也許不會頂撞我,其實這也是一種因果關係,過去曾經造的口業,現在孩子也在幫我承擔、讓我償還。這些因緣關係,只要我們能在法上認識提高上來,終將會善解的。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上說:「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心裡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裡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什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

以上是個人所在層次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