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

湖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02月1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穩的在修煉路上走過了十一年。回顧這十一年來自己走過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想起師父對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和整個宇宙眾生的慈悲,發自內心對師父的感恩之心,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師父為世上的眾生承受了一切,不要任何回報,只看人的一顆心。

不管自己修的好還是不好,也想把自己這麼多年的修煉心得體會寫點出來,與同修互相切磋,以求達到共同提高的目地。

一、得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得法前,我是個每天都不能離開藥的藥罐子,從十六歲開始吃藥一直到四十三歲,那時的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尋遍了名醫,吃遍了名藥,祖傳秘方都是白搭,「不想活了」的想法經常冒出來。我經常說誰要讓我一天不頭痛、頭暈,我每天給他磕三個頭。

四十三歲那年,就在我對人生絕望之時,一天在一個親戚家裡偶爾看到《轉法輪》這本寶書,只翻了幾頁,就放不下了。當時她還沒看完,也捨不得給我看,通過她,我急忙找到了另一位同修,答應把她的那本給我先看。我高興極了,就迫不及待的將《轉法輪》這本寶書借回家,什麼事也不做,就捧著這本寶書看了起來,一直看到晚上轉鍾二點,急忙看完了第一遍,只覺的這本書太好看了,內容太豐富了。

多年來在思想中的迷團一下子全打開了。更為神奇的是晚上只睡了幾個小時。第二天早上竟然能起床(這在我的人生裡是從沒有過的事),而且多年來的頭暈、頸椎僵硬的毛病一掃而光,精神很好,當時只覺的非常奇怪,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在後來學法中,才明白這是一種無求而自得的狀態。

第二天,我又到另一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看到了師父親切的面孔,第一感覺就是我曾經在什麼地方見過師父,怎麼那麼面熟?可也想不起來,只覺的這種感覺挺好的。就這樣聽著師父的教誨走上了大法的修煉之路。每天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如飢似渴的捧著寶書大聲誦讀一小時至二小時。加上每天堅持煉功,多年來在我身上的多種頑疾徹底消失,經常感受到睡覺後有許多法輪給我調整身體。從接回寶書那天到現在十一年,沒有吃過一粒藥。隨著不斷的學法,自己的人生觀徹底發生了改變,心性在飛快的提高,精神面貌也好了,自己覺的就像脫胎換骨了一樣,家人、親人、好友及我身邊的人都覺的神奇,認為有些不可思議,面對他們的驚訝,我都會高興的大聲對他們說:我是煉了法輪功,才會這樣好!

二零零三年秋天,一天下午七點左右,我騎著自行車回家,在一個三岔路口,突然被一輛飛速開來的計程車撞上,當時連人帶車被「啪」的一下摔出了好幾米遠,計程車開了十幾米才急剎住,司機嚇呆了,以為我摔死了,站在那兒不敢動,我當時心裡很明白,知道出了車禍,可心裡一點也不害怕,知道師父保護了我,我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摸臉上不僅沒有破皮,連眼鏡也沒摔掉。

這時司機才走過來連說:「對不起。」我說:「不要緊,你走吧。」他很感動,替我把自行車扶了起來,扭正了車頭,又說了聲真對不起,就開車走了。我按照修煉人的要求做了,什麼事也沒有,平安的騎車回了家。當然過後想起來還是有點後怕。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於自己學法比較紮實,平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使我單位的領導,身邊的同事都認同了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瘋狂迫害大法時,上面多次派人到單位登記學煉法輪功人員名冊,每次我都不在冊,過後才知道,單位的領導及同事保護了我,這也給自己在以後證實大法中,創造了一個寬鬆的環境,當然,這也是大法的威德在人間的展現。

二、學大法,放下名利情

得法前,我的爭鬥心很強,聽不得半句冤枉話,眼睛裡揉不得半點沙子,做事也是雷厲風行的,也被常人認為是光明磊落的人,在家裡更是說一不二,我經常為自己有這樣的性格沾沾自喜,認為很好,別人欺負不了我。

學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對照自己,真是無地自容,自己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快不成人樣了,還認為自己很不錯,平時說話、辦事,對周圍的人哪裡談的上「善」,更談不上「忍」,什麼事非要爭個上風不可。對照大法,我暗下決心痛改自己這些不好的東西,一定去掉它。

退休前,我是一名公司行管人員,與下屬單位職工接觸較多。有一次因工作需要去找一位職工,平時她對我挺尊重的,可是那天去了我剛開口,她突然大發脾氣,用手指著我大聲說著十分難聽的話,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當時我非常難堪,我這一輩子誰也沒有這樣對待過我。要是在沒學法之前,我馬上就會與她幹起來,突然間我意識到,是師父在幫我去爭鬥之心,我很快冷靜下來,耐心的聽著她講。自己念一正,對方突然改變了態度,也不發脾氣了,說話也不好意思了。她丈夫也馬上向我道歉,她本人也說對不起,不該對我發火。我說沒什麼的,是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你們了。回來的路上,心裡說:謝謝師父,弟子又過了一關。以後這位職工經常對人講:你看某某學了法輪功,脾氣也好了,人也變年輕了。

學法前,我對錢財也是看的挺重的。學法後逐漸明白了常人中的物質利益是不長久的,對這些物質利益也看淡了,順其自然也不去爭了,不該得的,堅決不要。一九九八年上面規定每個企業職工上調工資二級,但我們單位領導決定給公司行管人員上調四級。我當時表態,多加的二級工資我不要。領導說這個責任公司承擔,你不要擔心。我說不是誰擔責任問題,因為我是煉功人,不該得的就不能要。後來領導又找我談話,我還是堅持不要。最後這條多加二級工資的決定就取消了。當時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我不要這不義之財,他們為什麼也不要了呢?後來才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說過:「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單位、在家裡都可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通過這件事,使我身邊的人認識到學法輪功的人才是最正的,最無私的。

過親情關也是很難的。沒學法前,我在丈夫面前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什麼事都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學法後,在這方面也改了一些,可是那個自私的根子還是很難去掉的。有一段時間,我發現丈夫很在意我說話的態度。有一次為了一件事,一句話沒講好,他就大發脾氣,還用手指著我說:你是什麼修煉人,修的什麼真善忍,你哪裡象個修煉人……我當時完全被他的反常表現快氣昏了,根本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更沒有想到這是師父在利用他的嘴在去我這顆執著不放的心。認為自己已經做的很好了,你反過來還這樣對待我,不能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就忍不住了,和他大聲爭吵起來。沒想到他更是分毫不讓,這讓我更氣憤了,因為幾十年來他對我都是百依百順的,就這樣老認為他太過份了,一直和他僵持著鬧的非常厲害。後來實在不行了,我就在師父像前哭著說:師父,我實在受不了了,和他離婚算了,離婚了我照樣可以修煉……可是師父的樣子非常嚴肅,自己也不敢正眼對師父看,那段時間真是度日如年。

有一天我偶爾翻開《洪吟》,打開就看到師父寫的:「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苦其心志》)這兩句直指我心,我當時淚如雨下,明白了是師父看到弟子太差勁了,又一次點化我。這時我才清醒過來,自己又在過關,心中冷靜下來,一邊流淚一邊對照大法開始向內找,是自己錯了,一定要跟丈夫賠禮道歉。

這時我的心也舒坦了,也不生氣了,要不是師父點化我,還不知要摔多大的跤才能明白。我再看師父的像,好像師父也笑了。其實後來我悟到,只要我們在自己這一層中正確對待這些關和難時,真正的放下那顆心,那些關和難也就不存在了。我正準備向丈夫道歉,還沒等開口,他卻象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又象從前那樣對我和好如初了。一直到現在我丈夫是最支持我修大法的。

三、信師信法心不動,助師正法救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迫害大法開始,鋪天蓋地的謊言、誹謗從天而降。由於自己平時學法比較紮實,沒有被這些彌天大謊所迷惑。經過短暫的思考,意識到這是邪惡對師父、對大法最惡毒的攻擊。我們的師父是最正的,法輪大法是最好的。緊接著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每天繼續學法煉功。家裡人替我擔心,勸我放棄。我當時態度十分堅定的對他們說:我原來是個什麼樣的人,現在是怎麼樣的,我的師父給我的這一切,你們不是看到了嗎?這難道是假的嗎?你們要我放棄什麼都可以,唯獨不能放棄大法。自己的態度一表明,家裡的場也正了,一直到現在家裡沒有任何人干擾我學法煉功。隨後,他們在三退大潮中退出了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隨著師父的新經文不斷發表,通過學法明白了什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來在這個世上的目地就是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完成史前洪願,直至最後圓滿。就這樣自己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道投身到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之中。在路上、在街上、在家中、在車上、在醫院,或走親訪友,聊天等等,只要有機會,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身邊的常人講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真善忍的美好,怎樣做一個好人及更好的人,並揭穿邪黨的謊言,講天安門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訪真相,有時一講就一個多小時,滔滔不絕。也有人問我,你是老師嗎?象講課一樣,講的這麼好。我說我不是老師,我是大法弟子,我們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沒有錯。許多人明白真相後說,這個政府也太邪了,幹這麼缺德的事。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刻不容緩。前幾年我們這兒還有很多同修沒走出來。二零零六年有外地同修指出我們這裡大法弟子是一盤散沙,建議馬上成立學法小組。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切磋,並推選我當協調人。我當時推辭說沒能力,幹不了。實際上也是自私的表現,怕麻煩,怕影響自己學法修煉。那位外地同修十分嚴肅的指出:你這是非常自私的,只顧個人修煉,不想共同提高。這幾句話震醒了我,我明白了當協調人也是師父交給弟子的任務,能夠協調這個地區的整個大法弟子共同提高,使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來救度眾生,這不就是助師正法嗎?想到這兒,我答應說,我盡力吧!

隨後,我馬上行動起來,那一段時間正好是夏天,每天頂著烈日在外面跑,首先找有條件建組的同修商量,然後又聯繫其他同修對那些還有怕心不敢出來參加學法小組的同修共同學法,互相交流切磋,共同認識到建立學法小組、整體學法、整體提高是師父留給我們的最好的修煉之路,這樣克服了許多困難,在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在不長的時間,我們這個縣城裡建立了四個學法小組,每周學法兩次,一直堅持到現在基本上是風雨無阻。因為我們這個地方年紀大的弟子較多,文化層次高的弟子較少,每個學法小組開始學法時,我都給他們念法,每次念一講,走上正規後,大法弟子每人一段輪流讀,這樣能發現誰讀法時打結、錯字、添字、減字。一開始這些現象很普遍,通過學法切磋,大家認識到讀法時這些現象也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通過整體學法,整體提高很快,很多大法弟子相繼走出來了,認真的做著三件事。在那段時間,自己也的確做了一些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有一天晚上,在夢中看到了慈悲的師父出現在天空,非常清楚,天有多大,我們的師父就有多大,師父穿著紫紅色袈裟,坐在金色蓮花盤上,全身閃著金光,單手立掌看著我,朝我親切的微笑著,我高興的象小孩子一樣在地上跳呀、蹦呀,望著慈悲的師父使勁的喊著:師父、師父……看著師父漸漸隱去,我急醒了,醒來後夢中的一切還歷歷在目,當時我恨不得立刻把這幸福的時刻與同修分享,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心裡對師父說:我會繼續努力的。

在證實法的過程,我體會到,只要弟子有心去做,師父就會幫你,神奇就會出現。一次我去一辦公室有事,有一男一女兩青年在裡面,我便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並跟他們說,我聽說網上有許多人退黨,你們看看是不是真的?我不懂電腦,什麼上網的方法都沒告訴他,可那男青年聽我一說,立即就上網,隨便一按滑鼠,竟然出現了動態網,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神奇了!而且他們看到了大量的退黨人員寫的三退聲明書……那個女青年看後當即表示退出邪黨,那個男青年也表示回家要他親人也退。

當然也有生歡喜心時遇到的麻煩,但是只要心中有法也能化險為夷。我在一次白天發真相資料中,由於自己起了歡喜心,讓舊勢力有空子可鑽,結果被一治安大隊人員發現,當即要帶我到縣治安大隊,我心中有法,不驚不怕,想起師父說過的在任何情況下不要配合邪惡。我不去,問什麼問題我都否定,不管他態度如何兇狠,我都始終面帶微笑望著他說話,心中坦然的對他說我是來救你的,他大聲吼著說不要我管。見他這樣,我對他發正念,剷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正念一出,那人態度馬上改變,把真相資料甩在我面前說:你走吧,下次別碰著。說完他很快的先走了。就這樣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家。

奧運前夕,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給人造成一種所謂的敏感日。我和這裡的同修一起堅持照常參加學法小組、高密度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安排。自己三件事照做不誤,多學法,多背法,心中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的敏感日。由於我們這裡的同修堅持學法,形成了一個整體,使邪惡無空子可鑽,在奧運前夕我們這裡基本沒有出現一些不好的現象。

結語

讓我們共同珍惜這萬古的機緣,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光榮稱號,珍惜慈悲的師尊給予我們的一切,放下一切人的執著,認真做好三件事,直至圓滿隨師還。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稿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