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意義在於正法修煉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1月12日】

師父好!

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得法的男大法弟子。得法時二十歲,現在已經三十一歲了。在個人修煉與助師正法中,走過了整整十一個年頭。藉此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的機會,把自己在這些年走過的路和一些思想感受寫出來,作個小小的總結,和各位同修交流。

修煉的喜悅

一九九八年十月初,我正在讀大學一年級。有一次我參加完學校的社團活動,路過教學樓前面的空地,看到有幾十個學生和一些老師在那裡煉功。走近一看,原來是法輪功。我向一位在那裡輔導煉功的學校老師請回了天書――《轉法輪》。

請到這本寶書後,我一口氣看了一大半,被其法理深深所打動。書裡面所講的法理,解開了我遇到的種種人生的困惑。我知道書裡面的一切都是真理,一切都是真實的,即使一些法理當時我還未能完全認識到或感受到,在得到《轉法輪》這本天書的第一個晚上,我就感受到了師父在給我清理另外空間的各種干擾,並給我清理身體的各種不好的因素,讓我激動的淚流滿面,無法言表,我知道師父給了我新生的機會。

那時我和同修們一起學法修煉,過著很有規律的生活,每天煉功,晚上集體學法,大家圍在一起讀書、談體會,感覺那段時光是多麼的美好和充實。因為大學生活時間比較充裕,我每天常常抽一兩個小時看書,一看書常常捨不得放下,總想多看點。走路的時候就帶著「隨身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每每看書聽法,就感覺自己沐浴在慈悲威嚴的佛法的光芒中,種種光芒清洗著自己身心各處有晦暗污點的地方。內心裡常常充滿喜悅:師尊,我就是來修煉大法的,我此生將為大法而存在,除此之外,我生命將毫無意義。

校園的生活比較單一,我努力的用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的法理來指導自己的生活。宿舍裡共有十個人,其他同學都喜歡開燈通宵打牌,然後睡懶覺,我只好用毛巾捂著眼睛睡覺。早上起來,絕大多數情況是我掏錢去打開水,打回來其他舍友就把開水給分了。宿舍的地面經常被他們邊打牌邊吃瓜子,搞的很髒,廁所也很髒,沒人願意搞清潔。我就利用周六晚上把宿舍搞乾淨,第二天那些舍友回來發現宿舍乾淨了,都覺的挺不好意思。

這樣的事情堅持了好幾年,一直到大學畢業。由於自己明白了法理,自己苦點、累點,也不覺的有什麼心理不平衡。班裡的同學都挺喜歡我,覺的我容易相處,與人為善,也明白大法弟子是嚴格要求自己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一次班主任開班會,班主任問:我們班有沒有煉法輪功的呢?同學們都笑而不答,因為他們都明白,我是個好人。我常常在宿舍看大法的書,同學或班幹部看到了,也不會說什麼難聽的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發動了殘酷迫害。學校剛好放暑假,我在家裡看電視,看著那些邪惡嘴臉惡毒的攻擊大法,心裡很難受。當然那些荒唐的言論迷惑不了我,我就認為大法是最好的,我就是要看書學法。我擔心回到學校,大法書籍會被沒收,想把《轉法輪》抄下來,帶著不容易被發現。於是買了個很厚的筆記本,開始抄書。假期時間不多,每個字都要儘量寫的工整,白天抄晚上抄,終於在假期結束時把《轉法輪》整本書抄下來了。

抄書也讓我自己更深刻的理解大法的法理。假期回到學校後,沒有了公開集體煉功環境,宿舍人又多又吵根本煉不了功。我發現中午的課室沒什麼人,就利用午休時間,找一間課室,把門鎖上,拉上窗簾,在裡面打坐或煉動功,期間會有同學敲門等等,各種的干擾也不少。不過,我一直堅持著這樣的煉功,直到大學畢業。

能得法修煉,真是我生命中的巨大造化,而大法修煉對於修煉者來說,是一件多麼喜悅的事情啊。

過好修煉中的關

由於自己是年輕未婚大法弟子,色慾的考驗表現的非常嚴重。我認為在常人社會,找個伴侶是正常的事,甚至還在期望著擁有一段所謂美好的感情,這樣就更放縱這種不好的慾望了。

修煉早期,晚上夢中的出現的色慾誘惑關,很難抵禦的住,也想不起自己是煉功人,醒來時懊悔莫及。心裡一次又一次都向師父說:我一定要去掉色慾情這骯髒的東西,這骯髒的東西不屬於我。

此後,我堅持一遍一遍的看書學法,看到講色魔那一章,就反覆多看幾遍。每次發正念清理自身時,都加上「剷除所有骯髒的色慾情」意念。好幾次,我曾在師父法像面前,發誓要過情慾之關。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也常常提醒自己與異性「非禮勿視」,不生任何不正確的念頭、意念。這樣經過一次又一次剜心透骨的痛苦魔煉和反省之後,色慾之心已經很淡很淡了,過關時也大多數能做好。

近些年,家裡人一直催著我要找對像,早點結婚。每次放假回家,我總是口頭上應付著。現在三十多歲了,家裡催的更緊了,自己承受的思想壓力也挺大。但我想,總不能隨便找一個吧,就算是常人也得講個緣份安排,更何況是煉功人呢。結婚關係到色慾之心能否能去乾淨,關係到講真相,也關係到自己的今生前世的因緣關係。對於這些事情,我想想還是把心放下,順其自然好了。想著還有很多人需要自己去救度,每天都感覺時間不夠用。一個不合適的婚姻,會給自己的修煉和要做好的三件事造成多大的干擾啊。

於是,我就表面應付著家裡人和父母的催促,心裡還是把心思投入到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中。當把這些放下時,家裡常人的態度也轉變了,自己也不會感受到常人所謂的「寂寞」之情了,無形的壓力也就化解開。

工作中,也有不少要過的關。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去到一家新的軟體公司,我在技術上較其他同事有優勢。跟自己合作的同事是個常人,好面子,常常跟我爭辯某些事情該如何如何做,或不懂裝懂的大聲說我如何不對,指責我的做法如何不好。周圍有很多同事,感覺自己面子很放不下。到最後爭不出結果來,我就賭氣的說:不理你了,你自己去解決。根本就顧不上自己是一個修煉人,鬧的矛盾挺大。其實當時也意識到自己是煉功人,知道是自己要過的關,要放下所謂的「面子」,可是氣上來時,就是控制不住。

後來,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師父每一句話都如重錘敲在我頭上,特別是當說到如何處理同修之間的關係時,對照自己,感到非常的愧疚。此後,我每當和同事討論問題,都是放低音量,輕聲問對方,語氣也儘量婉轉,當對方當眾大聲說一些無理指責的話時,我雖然認為自己有理,也不去反駁,而是低聲善意去把問題解釋清楚。經過一段時間後,該同事也不好意思再大聲指責式的說話了,也感受到了我的善意,這樣矛盾也就解決了,同事之間也變的和睦了。

在我得法前,十八九歲的時候,曾因種種原因,遇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和一些練邪法的人的干擾迫害。得法後,師父基本給我清理了。後來我不太精進,發正念和煉功時,常被干擾,雜念多,不能靜下心來。時間長了,就被邪惡鑽了空子,邪惡從另外空間對我的迫害變的很大(這其中也許有某些業力因緣關係),邪惡發出的不好的能量,甚至干擾到我周圍的常人。我開始集中意念,大量的發正念,剷除這些邪惡東西。每天除了固定的四次正念時間外,上班的中途,還借外出走廊休息的機會,多集中精力發兩次。平時走路、上下班也時時保持剷除邪惡的正念。

我每天堅持早上三點五十分或晚上九點五十分的兩個小時的煉功,這樣,經過一年多的高強度發正念和堅持學法、煉功後,邪惡已經逐漸被打散並完全消失,不再起作用了。得法後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點化著我,可以說是此生無以為報,唯有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方不負師尊苦度之恩。這十年來,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我是不敢想像自己怎麼能走得過來,可以說每一步都是師父扶著走過來的。

在這裡也提醒那些還不注重發正念,或者發正念時迷迷糊糊,被干擾的胡思亂想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醒理智的發正念。那些懷疑發正念不起作用,或沒什麼感覺的,也應該重視起來,因為發正念確確實實是有很強大力量的。我也親身體會了大法書籍無論是自己裝訂列印的,還是購買的印刷本,都是有強大法力的。邪惡發出的能量能穿透其它物質,卻不能穿過任何的大法經書。師尊講過大法的書籍裡面是層層層層的佛道神,所以,這裡也提醒同修一定一定要尊敬所有的大法書籍。

做好本地區的資料製作與技術支持工作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們煉功點跟外界的接觸就很少了,零星從一些同修那裡聽說到明慧網及使用代理技術上網的信息。我開始利用課餘時間去網吧上網,查找相關技術等。煉功點的其他同學和老師,都不太懂電腦,這些上網下載資料,列印資料,列印新經文的事情,多是由我這個學計算機專業的去做。

從最早期的海外郵箱訂閱新聞,普通的代理,網頁代理,代理跳板,到後來的使用破網三劍俠軟體。從早期的看明慧新聞,到群發講真相電子郵件,自己製作講真相的網頁等,一路走來。長時間上網吧需要很多錢,我是學生,錢不多。煉功點的輔導員是學校老師,她買了電腦,並用電話線上網,我就常到她家裡上網,下載和列印資料。靠著那台電腦和印表機,以前在一起煉功的同修們,都能及時的看到新經文了,也能列印一些講真相資料拿到外面散發。幾年來,附近的同修遇到的一些技術問題,如購買電腦設備,安全上網,列印,刻錄光碟等,也都在互相學習和切磋中得以解決。

二零零二年底,我工作掙了點錢,就買了台筆記本電腦,開始學製作真相光碟。靠著當時掌握的相當複雜的代理跳板技術,開始下載明慧網和放光明網上的視頻。當時上網在教育網內部,依靠相當複雜的代理伺服器跳轉,才能下載到視頻。下載的速度很慢,教育網上海外網站的風險也相當高。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相當多的視頻資料順利下載下來了。下載的視頻還得格式轉換,有的要使用視頻編輯軟體從新編輯等。光碟可以容納更多內容,包含更全面的信息。我每天上明慧網看到比較好的文章或一些典型的事件就收集起來,同時儘可能多的收集本地區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案例文章,把這些文章整理成冊,並製作一些配套閃畫,下載破網軟體和電子書、圖片等,一併放到光碟裡。

這樣每一張光碟都包含豐富的資料,擁有足夠的破除人的各種思想障礙的力量,只要人認真去看,就足以改變人心。為使光碟能在電腦和家庭VCD都能自動播放,還專門開發一個小巧的VCD播放軟體。六年來我製作的各種真相光碟母盤有七八種,每張盤經過十幾次的更新完善,到現在內容已經相當完善充實了。新技術的學習、資料的收集與整理、製作、測試,光碟的刻錄等很消耗時間,常常熬到深夜,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和救度眾生的緊迫感,一路順利的走過來。

在生活中隨時隨地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期間,各種電腦設備還非常昂貴,我想買也買不起,就根據具體情況想出一些可行的辦法講真相。二零零零年除夕的晚上,我看村裡家家戶戶都貼上了春聯,想著該為證實大法做點事情。就裁開了一張紅紙,用毛筆寫了一些真相標語和對聯,晚上騎個自行車,貼到村裡一些主要的道路路口上。第二天大年初一,趕集的人很多,當看到這些標語時,都非常驚訝,也暗暗佩服大法起來。

二零零一年畢業出來工作後,我經常一個人來往於幾個城市之間,自己沒錢買設備,也沒有其他同修提供可散發的真相資料。就買了幾支油性的簽字筆,隨身帶著,看到一些電線柱、電話亭、公共牆壁,公園的石頭等等地方,只要附近沒人注意,就寫下真相標語等,效果也挺好。講真相不能等,不需要靠別人,用心去做,就會做到做好。

近幾年,工作環境好了,各種資料和光碟也都能較容易的自己製作出來,但專門外出散發資料的時間卻不是那麼充足了。平時每天上班下班的,走在路上的人很多,想做點講真相的事情也不容易。以前一直有個想法,要做個紙幣印章,一蓋就把真相文字印到紙幣上,很方便。由於不太懂這個技術和資金的不足,一直沒買印章機。

二零零八年年中,在一位老同修的資助下,終於買了一台光敏印章機和一些光敏印章耗材。經過半個月的摸索,做了幾十個光敏印章,並送給其他同修使用。有了印章,隨身帶著幾個,要買東西時在紙幣的空白處隨手一印,就好了,半秒鐘一張,當大面額紙幣找回小面額紙幣時,又可以繼續印,做真相紙幣很方便。

由於印章的字跡小而清晰,使用起來幾乎沒有人會拒收。一些中老年的同修和那些製作資料不方便的同修拿到印章後,非常高興,認為這個法器可以很方便高效的做講真相工作。後來我想這印章不僅僅是印紙幣,還應該可以印到很多公共場所。就做了一些大號字體的印章,無論是上下班,還是回家探親,外出旅遊,都隨身帶著,走到哪裡,看到有合適機會,就把真相文字印上去。比如公車的指示牌的玻璃上,公園的石桌石凳,電線柱子,風景區光滑的石頭上,木頭的椅背上,教室的課桌上,白色的橋墩上,人行天橋的欄杆上,幾乎隨處都可以用。由於印章的字跡小而清晰,不會造成有礙景物雅觀的負面作用,而且一秒就可以印好了,印上去後一時半刻還不會被人發現,所以即使是在遊人很多的風景區,都能很輕鬆的使用。

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我們所走過的地方,都寫上或印上大量真相標語,必然會大量銷毀邪惡,救度更多有緣人。各地區的同修如有想製作的光敏印章的,可以到論壇的列印版上搜索光敏印章的製作教程。

生活中,讓我們隨時隨地做好講真相的工作,只要我們用心去做,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給我們開創環境。

數千張真相光碟灑向大學校園

二零零二年初,我來到現在這個城市,這是個超大的城市,人口眾多。這裡沒有認識的同修,也不好隨便互相聯繫。因為我自己的技術能力,對於建立一個資料點已經沒什麼問題。於是,個人資料點就成立了。隨著經濟能力好轉,各種設備如電腦、DVD刻錄機、雷射印表機、裁紙刀、印章機等都一件件購買回來。

想到城市裡的電腦電視等設備很普遍,我就儘量多的製作和發放真相光碟。二零零三年那段時間,我常去一些學校的教師住宿樓裡發光碟,也有去一些樓盤裡發。樓道下有很多郵箱的,一般就每隔幾個放一張光碟。有時去我姐姐家那裡,就隨手往她所住的樓層住戶家裡放。為了不引起注意,我一般手裡拿著一疊廣告冊子或報紙,裝成是派發廣告的樣子。每到晚上下雨的時候,心裡就暗暗想:發真相資料的好時機到了,於是打著雨傘,背上背囊就上路了。因為下雨少人外出,而且拿著雨傘可以把自己與郵箱木架一起遮住,可以輕鬆的把光碟放進郵箱入口。有時晚上坐公車外出發資料,回來時已經很晚了,租的房子在郊區,治安出名的亂,常常不遠就看到搶劫的、偷東西的人從面前跑過。不過我想著有師父保護著,走到哪裡心裡都踏實的很。

光碟放多了,那些小區的保安開始恐慌了,晚上常在住宅樓通道附近盯梢,還叫上便衣惡警守候在附近。有時走到一些小區,看到蹲坑的盯的很緊,只好無功而返。發資料也有遇到驚險的時候,有一次晚上下班,打算去一個小區轉轉,我剛在小區外面的路上走著,一個保安和一個便衣就衝過,強行翻查我的背包。因為我還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心裡有點吃驚,但很快就鎮靜下來,就高姿態的直視那兩個小丑。恰好那天只帶了少量的光碟,並放在衣服的口袋裡,沒有象往常一樣放在背包裡。那兩個小丑還在翻我的背包,我就理直氣壯的教訓他們:你們怎麼能隨便翻查別人的東西?由於沒找到東西,那兩個小丑悻悻的溜走了。我也趕緊離開了那裡。回來想想有點後怕,想是師父保護了我,讓我把資料放在了身上。此後我出去發光碟,如果帶的不多,就把光碟放在衣服的口袋裡,背包則用作一種掩飾手段。

小區的保安越來越嚴厲,對陌生面孔特別注意,光碟也不好發了。後來我想如果能把真相光碟發到每個課室,讓學生拿到,效果應該更好。我年紀較輕,看上去跟學生差不多模樣,進出課室很方便。因為學生雖然深受邪黨文化毒害,但學生的接受能力強、好奇心強。當一個學生拿到光碟後,一個宿舍或一整個班的學生都有可能看到。現在有電腦的學生比較多,拿到光碟就喜歡看下去。

這裡高校很多,每間高校相隔都挺遠。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坐公車一般都得一個多小時。到了目地地後,我先觀察和留意各種建築物,找到一些公共課室。很多大樓都有保安在盯著,我到達之前就發正念剷除其另外空間的邪惡。一般每隔一個課室就發放一兩張光碟,大多數學校課室都安裝有攝像頭,得相當的小心,不能在短時間的進去過多的課室,免得攝像頭拍到這些異常狀況。出去發資料時,早上六點多就得出門坐車,晚了課室會有較多的學生,就不好發了,因為當轉身離開時,可能會引起一些好奇的學生的注意。有時,去到某個校區已經比較晚了,就得等到午餐、晚餐的時間,當學生吃飯課室少人時再開始發資料。

六年多來,春夏秋冬,嚴寒酷熱,已記不清有多少個周末休息日,坐著公車往來在各個校區的路上,也記不清有多少個教學樓和課室,被反覆的踏過。有時冬天早上起床,生出懶惰之心不想出去,就想起師父的話,想起那些等待救度的人,咬咬牙背起背包,就出去了。常去的某個很大的大學城,那裡眾多的建築,互相之間的間隔都相當的遙遠,走路就相當的辛苦,還得挨個去找一些沒鎖上門的公共課室。很多路是要靠雙腿走的,有時是正午,太陽烤的火熱;有時是晚上,月朗星稀,涼風陣陣。走在空曠的路上,想想那些已發出的光碟,摸摸背包裡這些還沒發的光碟,看看頭上的天,周圍空曠的郊野,心裡另有一番滋味。

眾多的真相光碟的反覆出現,在學生之間的流傳也越來越廣,邪惡非常的恐慌,惶惶不可終日,開始了一些可笑的行動。有一段時間,他們在校門口隨便攔截行人要求檢查手袋背包,要求出示證件出入校門等。

一次,一個教師家屬拖著個已經包裝好的袋子,卻被無理要求檢查,那位教師家屬非常的氣憤的罵:什麼世道啊,你們簡直是強盜嘛,你拿個搜查證我看看。看的我在旁邊直偷樂,而我早已如入無人之境,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有的學校更可笑,每當某個課室下課,就立刻安排一個學生會的人坐到課室後面值班看守。這些我也根本不放在眼裡,因為我的形像就是個正統的學生形像。

還有的是把一個大大的攝像頭對準大樓門口,然後一個保安睜著大大的眼睛坐在門口,好像要把人吃掉的樣子,當然我還是大搖大擺的隨意進出,那些擺設根本不值一看。

六年來,個人製作並發放的光碟五千張左右,學校每年都有新生入學,在十幾所高校,覆蓋的師生面估計達數萬人,每個明白真相的學生也都會成為活傳媒。後來,這些邪惡實在沒辦法,有好些學校把大部份的課室門給鎖上了,僅留少部份給學生自習。邪惡真的很壞,把學生能獲得真相的大門給關上了。光碟不容易發了。

當然,證實法的法寶還是很多的,比如大字體的印章就很好用,走在路上,看到合適的地方,比如電線柱子等,就可以印上,這樣,很多沒電腦的人,也能看到真相的信息了,有緣的人也就會明白過來。

結束語

我想我此生存在的意義和目地,就是為了修煉大法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十一年的修煉與助師正法,一路走來,有著許多的風風雨雨,有著許多的不如意和懊悔、教訓,這些,都已過去了。但願往後的日子我能繼續穩健理智的做好要做的三件事,多救度世人,向師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