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蘭西人學員在證實法中修去執著的體會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0年01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今天來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們煉功點的修煉體會。在過去的三年半中,凱恩斯的煉功點僅有我們三位學員堅持修煉、助師正法,有時也有新學員來點上參加學法煉功。作為一個小組我們合作默契,即使有矛盾也往往能在每周集體學法的過程中較快的解決。當我們不相互尊重的時候,時常總是記住對方的缺點而忽視優點,但最後我們從中都會得到提高。

在凱恩斯這個旅遊勝地,我們講真相主要是通過兩個途徑,一個是在出海歸來的旅客們經過的路上舉橫幅,還有就是在當地繁忙的集市向遊客們講真相。

我們學法交流的內容經常是圍繞著在過去的一週裡,我們都遇到了哪些事情,哪些是在法上的,而哪些不是,我們將如何提高和保持正念,不被負面及其它的因素所幹擾,如何主動地去講真相等。

A的交流

不去打橫幅和講真相是十分容易的,但那是我應該去讓人們了解真相,也是應該去做的事情。有時候我覺的自己做的並不好,或者是看不到成效,但我知道我要堅持下去並做到最好。在講真相中,有時因為我不夠冷靜和沒有為對方著想,進行的不是很順利。在這種時候我只希望這個人還會再遇到其他的學員,聽到真相。

我們在一個遊客們從大堡礁旅遊回途的巴士接送站打橫幅,並向人們解釋迫害和發傳單,還利用展板展示十年來的迫害。橫幅是雪梨的學員做給我們的,上面用中英文寫著:「SOS(緊急營救)停止所有在中國的非法器官移植手術」。我們還有一個小橫幅,上面寫著:「停止在中國的迫害」。在橫幅和徵簽牌上都沒有提到法輪大法,但是人們還是主動的在上面簽名。我知道他們是師父帶來的有緣人,他們知道這裡是被救度的地方。有時一群人裡只有一個人簽名,而他的朋友們卻不簽;也有人走遠了又回來簽名。

這裡也有很多的中國遊客,向他們講真相時我得到不同的回應。當他們不接受或不相信真相時,我會變得沮喪。後來,我發現當我用更平和,像對待其他遊客一樣的心態時,狀況就在慢慢轉變並在另外空間有好的結果。

我想我還可以做的更好。雖然整個過程是艱苦並需要極大的耐心的,但重要的就是這個過程,我要繼續前進。

B的交流

以前我們有一組學員去打橫幅,那個時候我們輪流拉橫幅,發傳單和向人們講真相。後來我們只有兩個人去打橫幅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機會去發傳單。在我思想中,一直認為另外一個學員是自私的,並且等他自己悟到這一點。後來我發現,我為了想得到一個更好的位置而對別人抱有成見,這是我的執著和自私,並在很長時間裡都沒有去掉。在失去「一個好的位置」中,我得到了讓每個地方都成為正念正行的地方的提高。

我已經修煉六年了,但曾有一段時間內在發正念的時候,我還是不清楚到底什麼是正念,以及如何真正的用正念。當我真正在正念這個問題上提高後,我接受了在另一邊拉橫幅的位置。我們在兩邊拉橫幅是為了讓更多的眾生能夠得救,此後我轉變了我的想法。

在大法中,師父給予我們很多能力,我應該把這些運用到救度眾生中。雖然我的想法都是非常簡單的,但都是出自我的真心。我告訴他們在我的心中他們都是為大法而來的。在接觸人們時我會想:喚醒你明白的那一面,你只有很小的機會可以被救,不要無動於衷,不要錯過機緣,法輪大法好,解體你那些不好的思想。

背誦一些《洪吟》中的詩後,我的正念中出現《洪吟》中的詩句。我的腦中開始充滿了法。我相信保持正念和清醒的頭腦,才能夠去掉自己的執著。在過關中,我提醒自己放下人的觀念,用法和正念去對待。

C的交流

我是二零零四年十月得法,幾個月後,我有如魚得水的喜悅。我偶爾會去我們打橫幅和市場講真相的地方呆上一會兒。但每次我都覺的是在影響其他同修。在我修煉十個月的時候,一個同修告訴我明慧網的網址,並把我加入昆士蘭的郵件組裡。此後的每天,我從這兩個地方讀同修們的心得交流,並學師父的早期講法。我漸漸了解到了應如何成為一個整體。

在頭幾個月裡,我一直沉浸在得法的喜悅中。當我開始了解了正念和向內找的時候,才意識到執著心可以被隱藏的如此的深。

因為以前發生一些與其他學員有關的事情,我開始與政府法律官員打交道。在解決這個事件中的幾個月裡,我對他發正念並打消放棄的念頭,因為這個局面是要被糾正的,大法的名譽也是要被恢復。為了能夠通過講清真相讓他被救度,我要堅持下去。一開始是比較困難的。在與他面對面或電話中交談的時候,我讓自己保持冷靜和理智。而過後我開始抱怨並覺的這一切是對自己的不公,因為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做的。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還沒有開始修煉呢。我知道這是自私、以自己為中心的想法,但我還是不能控制自己這樣的想法。

但事實上,事情進展的還是很順利的,我已經可以給這個官員以及市政府主管講真相,他們開始支持我們。就在最近,他問我為什麼我們以前的行為不象現在這樣。我回答他那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對於這些事情應該如何去處理缺乏了解。在當時我一直生氣,甚至對整個局面感到憤怒,但是現在我很感激有這樣一個提高的機會。這件事情讓我更好的認識到重視其他的人,及不埋怨其他人的重要性。在矛盾中換用向內找和一種平和的方式去解決矛盾,並主動的去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

一些修煉中的經歷讓我們認識到,我們的一思一念在這個空間裡都會起作用。無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直接的還是間接的,甚至都能影響到當時不在場的人。現在當我腦中有不好的思想時,我會制止自己,並問「我為什麼會這麼想?」多半的時候都是來自自私或因為那不是我喜歡的。

在布裡斯本講真相時,我遇到一位知道法輪功和迫害,也在請願書上籤了名的女士。爾後她開始說共產邪惡主義,以及中共惡黨的好話。因為我主動表示願意聽,所以這個人就一直講,直到我突然意識到:「我在對這個可憐的女士做什麼呢?不要再聽了,我在這裡為了救她的,不是在加強她那些不好的東西。」就在此時這位女士也停止了這種談論,並且道歉說不應該說這些話,這是不對的,她作為一個佛教徒應該有更好的認識。她再次道歉,說知道法輪功是好的,而中共惡黨是邪惡的。

這件事情讓我更清楚的認識到正念的重要性,而且我們要時刻把法放在心中。當我們有人的思想、懶惰、或缺乏責任心的時候,我們就會經常受到干擾。

在集市裡,面對面的講真相是一個很好的途徑。如對購物的人,上門來推銷的人,慈善機構的人和宗教人士。我曾得到一些這樣的反饋:「謝謝你喚醒我。」「我從沒想過我會得到這樣的獎賞。」

還有一個我三年都沒有見過的技術工人對我說:「我們還保存著你給我們的蓮花和書籤,並把它們掛在廚房裡。我妻子和我每天早晨對它說『早上好』和『謝謝』。我們認為它會給我們帶來好運的。」那些在集市上聽過真相的攤主們,時常來和我們打招呼,問問我們進行的如何。我為這些擺放了好位置的眾生感到高興,這才是助師世間行。

我不能想像我的生命中沒有大法會怎麼樣。我一直在向內找,找那些我以前不能認識到的執著。我不斷的要求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和每次在法上的提高。這真是件美好的事。

謝謝大家。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