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歸程(六)

小舟


【正見網2013年01月21日】

第十三章

你是今年實習的,因為在學校附近找到了實習的公司,於是就申請了留校。和你在一起實習的還有另外兩個室友,你們感情很好,所以對於此次你執意的離室出走,她們是極力阻攔的。

阻止你的原因有二,其一,你在公司的效益不錯,而且領導也很賞識你的工作能力,這麼一走對你前途是不利的。其二,你一個姑娘這樣出去太危險了,現在這個社會上這麼亂,什麼壞人都有,假如你出了事怎麼辦。所以這次完全是逃過了她們那關才得以順利出行,你原本答應她們每天都要報告當天的行程以求得對自己父母的保密,直到得法以後,沉浸在得法的喜悅之中的你把這事就給忘到了腦後。所以這次回來,你是準備好她們 “嚴刑拷打”了的。

不過這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要讓她們明白真相,還有自己的父母親人,一定得讓他們得法。

你下午到寢室的時候她們還沒回來,於是你洗了澡吃了飯就打坐在床上看書。等到你看完書不久,就聽到走道里傳來她們的說笑聲,於是你解下盤著的腿靜靜的等著她們。

“啊喲!”門剛被打開就傳來了露露的聲音。

“你可知道回來!”小麗拿著滿滿的兩大袋東西看著你,神色激動。

你笑笑說:“我一走就想回來了。”

“你這個騙子,老實交代,去了哪些地方,買了什麼東西,遇到幾個帥哥?”小麗說話的方式還是沒有變。

“沒有。”你仍然那麼笑著。

“什麼?既不招供就別怪我大刑伺候!”說著就丟下手裡的東西和露露一起過來撓你。

你們打鬧了一陣,等玩的累了,你們才慢慢聊起這次旅行的事。你們相互挨著斜躺在床上,你和他們說著這次旅行的好處,你到過的地方,遇到的朋友,發生的事情,當你告訴她們法輪大法好的時候,她們都從床上坐了起來。

“那以前電視上的那些自殺的宣傳都是假的?”

“是的,全是造假,大法講的真善忍是一種信仰,書上也明確提到不准學員殺生的問題。”

“不是說信仰自由麼。”小麗說。

“自從中共奪權以來,從來就沒有信仰自由這回事,它有的只是個人崇拜,和馬克思等歪理邪說,露露可能知道,中共曾逼迫你們回民養豬吃豬肉。”你說。

“是啊,是有這事的,所以我爺爺奶奶很恨共產黨的。”

“後來不是好了麼,現在不也讓人信佛信道了麼?”小麗問。

“那是它對佛教和道教的最後一次破壞,你看現在的和尚都是職業了,有的開車,有的娶妻生子,干什麼的都有,那個少林寺方丈和道教協會主席都是黨員,他們要信他們的主就必須先承認中共,承認中共宣傳的無神論是對的才能讓他們信他們的神,那不就是在侮辱和咒罵他們自己的信仰麼,而且真正修煉人是不參與政治的,那你說現在中共再讓他們有信仰自由,那他們到底在自由的信仰什麼呢,信仰那個無神論中共承認的那個神佛麼?”

“講是這樣講,但是我們也沒看見有神佛,誰知道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是不是真的有。”小麗說。

“我覺得也是因為我們看不見他們,所以要信起來才很困難,就像我們現代科學一樣,我們所研究的許多都是看不見的物質,那原子分子等微小粒子,我們不能因為肉眼看不見就不相信它們的存在。”

“現在科學發達了唄,古代多落後啊,又沒有飛機又沒有汽車的。”

“其實古代也不象我們現在人想的那麼落後,那木牛流馬不就很先進麼,你看那越王勾踐劍,當時考古隊員發現它的時候,劍刃被壓的變形,當他們把它挖出來的時候,那劍瞬間恢復原狀,而且非常鋒利,這鑄劍技術現代人也破解不出來。還有象是《周易》、《河圖》、《洛書》之類的古書,現代人幾乎都看不明白,看不懂了,所以我認為古人的科學還是很發達的,只是和現代科學的發展路線不一樣。”

“那分子、原子古人肯定是不知道的。”

“其實也不然,古人的認識在某些方面可超過現代人許多呢,比如說印度的釋迦牟尼佛,他就曾經談到三千大千世界,他說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這不就和現代物理學相吻合了麼,而且釋迦牟尼佛看到的東西很顯然還要高於現代物理學,因為現在的物理學還沒有發現沙子存在三千大千世界。”你說完看了看露露,她倒顯得很願意聽。

“露露,你覺得呢?”你問道。

“我覺的古代的東西都很厲害,而且我本來也是相信有神的。”

“你們倆個真是迷信!”

你反問道:“那我問你,你能知道什麼是迷信,什麼是真正的科學嗎?”剛說完你就察覺到自己的語氣不是很和善因此而有點後悔自己不該那麼說。

“就是迷信,現在誰還相信神啊佛啊的?”

你調整了一下語氣說道:“我談談我個人的看法啊,我想就迷信兩個字而言,著迷的相信某件事情不就是迷信了麼,那某些人很相信科學,不也是迷信嗎?其實迷信是中共造出的一個打人的棒子,是用來反對它以外的一切學說的,是用來愚民的,人如果只相信它那一套,它對其他的信仰的迫害才變得看似正義,它的殺人才看似合法。”

你看著小麗在思考的樣子,並沒有說下去,等她抬眼看你,你才繼續道:“而且科學就一定是對的麼,科學這一百多年的發展,不都是後人推翻前人的理論這麼發展過來的麼,愛因斯坦一開始提出相對論,當時有多少科學家起來反對他?但是結果呢?而且你知道嗎,愛因斯坦本人就是相信有神存在的。”

“愛因斯坦也相信有神?”小麗顯得很驚訝。

“不信你可以上網查查麼,他是有信仰的。”你繼續道,“其實科學和信仰是不矛盾的,只是在我們中國,中共為了獨裁統治而實行愚民政策,把違背它思想的一切理論都視為迷信而成為打擊的對像,所以它要打到“孔家店”,它要破四舊,它要謗佛謗法,因為它知道,那些東西都比它的理論更有道理,更得人心。”

“你這傢伙,出去學了點嘴皮子,我越來越說不過你了。”

“是你太固執了。”露露說,“我覺得小夏說的就很有道理,雖然我也信神,但是我沒有辦法說出原因來,就是信,沒想到小夏這次出去以後懂了這麼多,一定是遇到了高人了。”

“其實我是看了《轉法輪》才明白的,我覺得你們也應該看看。”

“雖然我還是不信神,但是那本書讓你變的這麼能說會道,也一定不簡單。”小麗說,“我真的覺的你變了一個人,說話的時候我感覺你成熟多了。”

“是啊,淡定了很多。”露露笑著說。

你和小麗一聽也都笑了。

“對了,你說說法輪功到底是說什麼的。”

“你讓我三言兩語我也說不出來,因為大法太大了,我只能談談在我這個層次的感受,”你清了清嗓子繼續道:“我們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更高的科學,他不同於世間一切理論和各種學說,而是修煉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具體點說怎麼去修煉的話,就是做任何事情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不說謊,遇到矛盾向內找原因,不和人去爭去鬥,放下常人的執著和慾望,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現在大家都講現實,你們修煉有什麼好處,還要做好人,那便宜不讓別人得了嗎?”

“我們修煉人講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表面上我們確實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是更好的東西可能都是我們得到了呢,比如說境界的提高,而且我們大法講隨其自然,不和別人去爭去鬥,遇到事情向內去找。其實如果說人人都做到‘真’,那人與人之間就不會再有欺騙,如果大家都講‘善’,那社會就不會再有爭鬥,如果每個人都講‘忍’,講涵養,遇到事情先找自己的不足,那麼社會上那些不良的習慣都沒有了,你想想,不說全部都能做到,如果有許多人都能做到的時候,那社會會是什麼樣子?”

“想法是好的,但是我覺的很難做到。”

“我不知道難不難,但至少我會努力去做的。”

“了不起啊。”露露說。

“那你說修煉,是不是有什麼動作的?”小麗說。

“嗯,是有的,不過我也剛煉的。”說著你盤起腿來。

“是這樣麼。”露露說著盤起了腿。

你看著露露也學著你的樣子盤了起來,就說:“我這只是單盤,雙盤的話你就要把另一隻腳也放上去的。”

剛說完露露就把另一隻腳放了上去,你不禁暗暗讚嘆,突然想起還在小宇家那會兒,自己因為壓腿而疼的不行時,他們一齊鼓勵你的那個情景。

“這有什麼,我也會!”說著小麗也學著你盤了起來,“你看!”

你看了看小麗淡淡的笑了,接著你雙目微閉結起印來,小麗看著你的樣子激動的說道:“露露,你看她要成佛了!”

第十四章

在學校呆的這兩個月,學法和煉功已經漸漸融入了你的生活,成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通過不斷的學法,你漸漸的能看到大法背後的內涵了,而不是象當初看第一遍的時候,你已從剛得法時的那種興奮和自豪漸漸轉變成被法熔煉後的理智和成熟。

現在,每當你看完一遍書,然後再看的時候,就感覺象是在看一本新書,甚至感覺是從來沒有看過的書。倒不是說書上的文字會改變,而是在你提高過後,那書中寫的法理還在指導著你修煉。就像是一個宇宙,宇宙之外的還有宇宙,層層層層的宇宙天體,洪穹無極。

老子說過: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因為得法晚,所以你像一個上士一樣很知道抓緊時間。你知道這萬古以來眾生等待的大法開傳於世間時,就是人們真正在大法中擺放他們自己位置的時候,而那些詆毀大法或頭腦中裝了對大法不好的念頭的人,都將隨著舊的宇宙勢力解體而去,這是作為一個生命最可怕的下場。

你覺得自己更應該盡力去講真相救度他們,但是畢竟只是用嘴講,這一個縣城這麼多人自己再怎麼講也講不過來,於是你開始和小宇商量這個問題,通過討論,你們覺得還是用印章印“法輪大法好”來的直觀。你說干就干,當天下午就去各個店家買了材料:海棉、五合板、紅油漆、汽油、塑料板、AB膠。吃好晚飯你就動起手來,你按照明慧網上的方法結合著實際的情況,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製作完成了印章。

小麗今天沒有上班,她在宿舍里看著你做印章的全部過程,她很是不理解。

你就告訴她:“我要去救人,又不是宣傳什麼不好的東西。”

她說:“你怎麼救人,印標語就能救人了?”

“是。”

“你是不是燒糊塗了啊。”

你想,出去救人前要先讓小麗理解,不然她可能會對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於是你決定靜下心來和她說說。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說。

什麼問題。

“我手上的海棉印章是由什麼組成的?”

小麗看著你狐疑的笑了,她說:“你當我是小孩子啊,你是不是又想把我騙到什麼陷阱里去?”

你也笑了:“不是,你說說看吧。”

“好吧,相信你一回,你這印章是由一個木板,一塊海棉,幾塊塑料板組合成的。”

“嗯,對,那木板是什麼組合成的?”

“不就是木頭麼,一些纖維、水、細胞,等等這些東西組合成的。”

“那些細胞呢?”

“噢,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了,又是你那套東西,什麼分子、原子、質子什麼中微子那些東西。”

“很聰明,我是想說,構成任何物體、生命、物質,最根本的東西都是由那些基本粒子組成的。”

“我知道,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扯過去的。”

你仍然笑著說:“也可以這麼說,構成我們身體的微觀下的物質和周圍的萬事萬物是沒有區別的,是可以這樣說的吧?”

小麗想了想:“可以是可以。”

“那我們假定最微小的物質叫作‘一’,那麼所有的東西是不是都是從一中來的?”

“是的。”

“所以老子說,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樣看來,老子是不是知道物質在微觀下的構成形式了,只是他苦於沒有辦法用人的語言把它說出來。於是又說了,“道,可道,非常道”,他是說,我講的東西叫道,可是不同於那些諸子百家所說的道,謂之,非常道。因為讓人知道這個道,要傳出來還必須有文字作為承載工具,所以古人又說,文以載道。”

“我說了這麼多,其實是想告訴你,老子所講的那個非常之道,是萬物在一定微觀下產生的原因,而佛家把他叫作‘法’,也就是說,法才是產生物質的原因所在,裡面有你,有我,有世間萬物,也有天地和宇宙。”

你看小麗聽的入了神,繼續道:“我們這個世界也是一樣,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法則,比如什麼萬有引力、慣性、浮力,金屬會導電,光有波粒二項性,等等等等,這些性質都是從宇宙大法中分化出來的。那麼,如果人要是反對大法,反對這個自然的形成之根本,那麼他會怎麼樣?”

“就像人不相信慣性,他去撞汽車,人不信高壓電有電,他去摸電線一樣,他不知道遵守和承認這個世界的法則的話,他是生存不了的,因為他本身就是這個法所構成的。”

“而法輪大法就是論述這個宇宙形成的根本原因,他是更高的科學,是最高的佛法。”

“那到底說的什麼,什麼是最高的佛法。”

“就三個字:真、善、忍。”

“就這麼簡單嗎,怎麼證明這是對的呢?”

“那就是要每個人去吃苦修煉,在修煉的路上自己去證實,簡單來說,你要發明顯微鏡才能看到細胞,你要發明更先進的機器才能發現更小的微粒,而如果你要證實真善忍是真理,就必須按照真善忍去做,在苦中,在心性的考驗中魔煉自己。”

“那你的意思是說,反對大法就是反對自己,還是你想叫我學法?”

“我也不是想讓你和我一樣,因為不是人人都能得法的,但是你能得法那最好了,我只是想讓你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記住了,我下次不攔你做事了,不過你要注意安全哦。”說著小麗拉起你的手。

“謝謝。”你為又一個生命的醒悟而感到高興,於是你向小麗告別,“我一會兒就回來的,不用擔心。”

你又向前方跨出了一大步,步伐穩健而堅定,因為你深深的知道,這不僅僅是自己的使命,而且還承載了無數眾生的期盼,那是開啟他們回家的鑰匙。

此刻,明月初上,大地披霜,你身後的電線桿上多了一行紅色的大字,那將是人們得救的希望。你多想明天清晨回到這裡的時候,看到人們都圍著交談:“我也聽人說了,法輪大法好啊,真善忍好。”

(全文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