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71):覥顏人世委罪責,分化收買裡外撅

慧劍

【正見網2016年10月22日】

---字部“冊、龠、典、彡、彥、弱”

冊 09-312531251 字部概義:同字義,與簡冊有關的,像簡冊情狀的。參見該字。
【冊、冊】(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象形中國古代製作的由多個扁長的竹木薄片串聯而成的用於書寫文字的載體。泛表逐個編串、裝訂成本、形成記錄等相關情狀。
【扁】小篆從戶從冊。在門戶上方像簡冊一樣橫向鋪排、題有文字的橫牌,即“匾”的本字。泛表類似的平而薄的物態。
【典】( 甲)( 金)甲骨文從冊從廾(雙手),以手捧冊。金文小篆從冊從丌,將簡冊置於桌案之上。其義相同。表示依照簡冊的內容作為指導標準而進行的(堂皇彰顯、盛大有排場的)活動。衍義:1詞組[典禮:按照書面化的程式預案逐條進行的(隆重的)禮儀活動]的略用。2詞組[典籍:可以奉為指導標準的基本或首要的書籍]的略用。3詞組[典範:足以當作標準照樣執行的範例]的略用。4詞組[典雅:像引經據典那樣儀式莊重、格調高雅]的略用。5詞組[典當:一種質押交易。先將抵押品登記註冊(以便在指定期限內贖回時有據可查),然後換取與之相當的錢財]的略用。
【柵】從木從冊。用木質板條如簡冊狀疏離排列聯成的有空隙的圍欄。
【刪】小篆從冊從刀。對事物進行疏離性的去除使其表現得像簡冊那樣形成斷續交替的柵狀殘留。
【跚】從足從冊。腳足著落點疏離,形容因腿腳有毛病而導致步履分布不均勻、有空缺。字義從柵。
【姍】從女從冊。像女子般行動遲緩,以致排列疏離、接繼不上、有間隙。字義從柵。[姍姍來遲]。
【珊】小篆從玉從冊。柵狀的即疏離成樹枝狀的質地類似玉石的物質。字義從柵。[珊瑚]。
【侖、侖】( 金)金文小篆從亼從冊。像提令、調用(指讀寫)卷冊上的簡片那樣一個接一個的依次進行。
【龠】( 金)金文小篆從亼從多口從冊。古代管樂器,從多口表示有多孔,從冊表示眾孔排列成一線,從亼表示用嘴做調度性、有選擇的覆蓋以實現樂音的吹奏。
“龠”部概義同字義。
【鑰、鑰】從金從龠。鎖頭上由金屬製作的具有眾多齒尖、通過調節性的推壓與之對應的多個接納入口(彈子孔)裡面彈子的位置、在正確匹配後實現轉動開啟的結構。

典 09-212122134 字部概義:同字義,大張旗鼓的彰顯。擺譜。參見該字。

【腆】小篆從肉從典。將臉面、肚腹等肉質身體部位向外顯擺。[靦腆:臉面不能維持固狀情態(指不能從容淡定),彰顯後一經碰觸就將泥軟成面層(指臉皮薄,易羞澀,一遇場面就禁受不住、不能自持)]。
【覥】從典從見。使看上去有場面。提供排場化的視覺信息。[覥顏:顯擺自己那張臉。形容厚著臉皮不顧羞恥的情狀]。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一直未能良好的融入國際主流社會而常受冷遇。這是為什麼呢?是好勇鬥狠、程度不夠的原因嗎,不是,因為很多沒有原子彈的國家仍能得到普遍尊重。是技術落後、國力貧弱的原因嗎,也不是,因為中國在很多方面已經國際領先並經常滿世界撒錢、搶購。是人少可欺、人種低劣的原因嗎,還不是,因為中國人多勢眾、華人精英遍布全球。所以結論很顯然,拖累中國的不是別的方面,恰恰是中共建立的這個醜惡政權本身。同樣是神州大地,同樣是華夏民族,大唐盛世能夠做到厚德載物、以其海納百川的胸懷贏得萬國來朝。而邪共的政權,卻因它多行不義、眾叛親離而草木皆兵、臭名遠揚。對此中共不但不趕快自絕以謝天下,反而顧左右而言他,企圖把罪責推諉到“落後就要挨打”等謬論上。裡挑外撅、轉移國人視線,在仇外鬥內中渾水摸魚、占盡便宜。

彡 03-333 字部概義:象形,類“川”而側斜,表示形紋流順之物體表面。

【彡】小篆從三丿。象形皮膚表面眾多毛髮之條順態的形紋。泛表形體輪廓。
【尨】( 甲)甲骨小篆從犬從彡。覆有體毛的(獸類)動物所表現出的體毛既多且長的情狀。
【髟】小篆從長從彡。能夠變長(具有生長特性)的毛髮。
【衫】小篆從衣從彡。一種形制寬鬆單薄,因而穿著後造型飄逸流暢的服裝。”[襯衫:襯在外衣裡面的開襟短衫]。
【杉】從木從彡。一種樹幹筆挺高直,狀如人著長衫的喬木。
【弱】小篆從弓從彡雙疊。彈力猶如曲撓的毛髮那樣力量微小,並把這種微小在程度上繼續加倍。表示嚴重衰微極其無力的。
【彬】小篆從林從彡。形紋林立並順(不錯雜繚亂)。指形態、作風有條不紊。[文質彬彬]。
【彥】小篆從文從廠從彡。在界面上用(異於界面底色的彩色)條紋勾畫物體形廓。泛表文彩斐然的情狀。事物的英華表現。[《詩•鄭風•羔裘》彼其之子,邦之彥兮]。
“彥”部、“弱”部概義均同字義。
【顏】小篆從彥從頁。面部鮮明的形色表現。
【諺】小篆從言從彥。能鮮明勾畫事物形色的語言。即能洗鍊的反映事物存在和變化的根本樣式、言簡意賅的固定字句。[農諺]。
【搦】小篆從手從弱。使手上的力度減弱。指拿握物體時為了防止損壞而輕微用力。[搦管:輕捏筆管][搦戰:有所保留不露全力的誘戰]。
【溺】小篆從水從弱。與水有關的減弱。[沉溺:在水面掙扎的情勢逐漸減弱最後沉陷水中][便溺:小便隨著排空流勢越來越弱]。

在強敵入侵的戰爭年代,有這樣一種人,當他們發現身為受害國的國民不但無利可圖反而面臨風險,還不如效忠於侵略者更能得到實惠時,他們會把民族大義和列祖列宗棄如敝屣、賣國求榮。這種人被稱作叛徒、漢奸。

中共的流氓政權非常喜歡和需要這種人,因此它通過一手打、一手拉的策略對民眾分化收買,極力培植這種人。打就是打壓,邪共對勞苦大眾輕則橫眉立目,重則血刃相加,使國人每每談政治而色變,見官府如瘟神,豈敢奢望尊嚴與權利?但求不被盯上和算計!拉就是拉攏,對媚顏投靠者或者許之以利,或者授之以權,使其少則殘羹冷炙、如魚得水,多則高官厚祿、飛黃騰達。面對人民公僕說一不二,國家主人卻忍氣吞聲的形勢,相當多的人寧願放著主人不做,轉而一頭扎進黨媽的懷抱,爭先恐後的投靠這個兇悍的惡奴。中共對社會無孔不入的專制能力由此得到了極大增強。

這種背叛人民的人是什麼表現呢?當惡奴強拆主人的住房時,他們認為一切歸公、有理有據。當惡奴關押上訪的主人時,他們表示雙手贊成、穩定第一•••無論公僕們怎樣虐待主人,他們都安常處順、毫無疑義。而當主人實在受氣不過,壯著膽子指責惡奴幾句時,這些奴才的奴才卻像被針扎到了一樣,立刻跳將出來、搶前護駕。只見他們聲色俱厲、口誅筆伐,什麼反黨反華、什麼叛國通敵,不由分說就是一頓狠咬。

細說起來,這種人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雙面叛徒,它們心裡很清楚中共是什麼貨色,因此只是虛情假意的投靠。它們或為了芝麻官而昧心,或為了五毛錢而折腰,明面上幫助中共搖旗吶喊以求仨瓜倆棗,暗地裡卻把家屬、財產轉移到海外,伺機成熟時再次叛變。它們只顧自己吃裡扒外、名利雙收,絲毫不考慮口是心非會誤導別人,因此是最卑鄙的一類人。

另一類是被中共灌了太多的迷魂湯,已經稀裡糊塗分不清誰主誰仆、誰是誰非的人。他們不知道國是誰的國,愛國該愛誰。他們不但把公民主權拱手相讓、作為受害者在正當權益被中共剝奪殆盡時渾然不覺,而且在有識之士仗義直言、助其警醒之時恩將仇報,怒氣沖沖的圍堵上來不依不饒。真應了那句一分錢不賺,被人賣了還在幫人點錢的俗話。一想到此時的邪共正得意洋洋的躲在他們的身後欣賞著自己洗腦的傑作如何心甘情願的為自己擋箭,我們就不能不在慨嘆這類人的可悲之餘,深深的感到中共害人的手段真是其毒無比,而我們破奸發伏、解救人心的進程仍然是十萬火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