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76):逾淮為枳禍在機,中共不滅難未已

慧劍

【正見網2016年12月28日】

---字部“俞、H、冎、咼”

有些人在分析過中國大陸的亂象後,膚淺的把原因歸罪於“法律不健全”“人民素質低”等而緣木求魚的去推動立法、倡導新風。也有些人覺得一貫心狠手辣的中共此時面對種種醜惡卻色厲內荏、大亂不治頗難理解和令人失望。越來越多的人則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不是法律少而是行不通,不是惡難治而是不去治。倘若他們再繼續剖判下去,就會發現更實質的內容,那就是法律只不過是中共虛張聲勢、掩人耳目的擺設,中共自己其實正是營造成這些醜惡的幕後黑手和最終根源。

“俞”部概義同字義,參見該字。
【俞】( 金)( 金)金文從舟,另加箭頭形(或菱形)帶尾(與“齊”字中的字部相同,但尾部宛曲,表示流順易滑脫)。或增附短丿,對順滑之意做進一步強調。形容像船行水中那樣流順油滑的情勢。
【愉】( 金)金文小篆從心從俞。心情順暢。[愉悅:心情順暢透脫]。
【愈、瘉、癒】從疒從俞。(傷、病)順應生物體的自我修補、康復機制而日益好轉,令人重新愉快起來。增加“心”部表示該復原機制所體現出的進展意向。捨去“疒”部是為了泛表“越發”這一含義而不止限於疾病和損傷。
【逾】( 金)金文從辵從俞。順利通行。衍義為詞組[逾越:順利的越過。超出(界限)]的略用。
【喻】從口從俞。表達被順暢領會。[不言而喻:不用說就明白][比喻:用類比等方式使順暢理解]。
【渝】小篆從水從俞。(性行)如水流般柔順、油滑(不堅定)。
【諭、諭】小篆從言從俞。用語言方式(而非動作、表情等)使人順暢理解。
【瑜】小篆從玉從俞。形容玉石經琢磨拋光後極為光滑、順溜的情勢。[瑕不掩瑜:玉石的斑瑕不會掩蔽住它的瑩滑]。
【榆】小篆從木從俞。一種皮葉所含汁液性質黏滑的樹木。
【蝓】小篆從蟲從俞。一種體表濕潤黏滑的軟體動物。
【揄】小篆從手從俞。用手引導,使順滑而行。
【覦、覦】小篆從見從俞。順勢偷看。
【偷】從人從俞。順著某種情勢(作為掩護,乘人不注意在暗中)油滑而做。
【輸、輸】小篆從車從俞。流順態的持續供應、進給。[輸油管]。引表由質押物的外給所造成的單方面減損、虧負。[服輸:認給]。

中共不會傻到開門見山的直言以告說“我就是邪惡”的地步,所以只聽其言是靠不住的,必須觀其行甚至察其秘才能洞燭其奸。在現實生活中不難看到,之前還是一個和顏悅色的平頭百姓,一旦被吸納進它的體制,哪怕只做個城管裡的臨時工,很可能就立刻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變得吆五喝六、如狼似虎起來。是什麼激發了他的魔性,給了他逞凶的底氣,在背後給他撐腰呢?是他所在的組織,是建立這個組織的體制,是貫穿這個體制的邪性!而根本就不是個別人、個別部門、或者個別層級的問題。有人說中國不是沒有黑社會,中共自己就是最大的黑社會,這話說的太對了。中共煞有介事的推出一堆冠冕堂皇的法律來規範社會,而它自己其實就是這些法律的最大歪曲者和踐踏者。通過在它們內部互相傾軋中被淘汰出局的落馬官員所做的忿忿不平的反咬、叫板之詞,相信每一個有判斷力的人都不會對這一論斷再持有絲毫的質疑。

H 03-212b 字部概義:象形有界線段。標示有限長度的物體或部位。
【冎、    】( 篆)小篆從上下雙H,中間有線斜連其對側端。隸書有形變。表示(像兩根骨骼被肌肉做跨越式連接那樣)從一個體部度越、抵達另一個體部。
下面再舉幾例H部的漢字:
冘(甲骨文從一從人。小篆從H從人。其義相同。標示人頭部)。
央(甲骨文從天從凵。金文小篆從大從H。其義大同。標示天頂或人頭與周邊不靠,位於體系的正當中)。
朿(甲骨文從H,標示所截取的是箭矢形的尖端)。
蒂(甲骨文從H,標示瓜與莖的銜接部位)。
方(甲骨金文從一從刀,或從H從刀。其義相同。標示刀柄)。

冎09-212122125字部概義:同字義,從一個體系到達另一個體系的。參見該字。

【骨】小篆從冎從肉。生物體上由肌肉在關節結構的兩端做跨越式連接所牽拉的堅硬支架型器官。
、別】小篆從冎從刀。隸書有形變。割裂關聯。泛表和某種情況做分離。
【咼、咼】小篆從冎從口。行經時將形成或遭遇裂口。度越時可被收容或陷落。通過的路途中並非徑情直遂而有接納或截留之處。
“咼”部概義同字義。
【過、過】( 金)金文從辵從冎。使行跡從一個體系跨越、抵達另一個體系。小篆從辵從咼。更確。加“口”強調途中有招致陷落、耽擱、並非無條件暢達的因素。表示完成對某個可滯留範疇的突破、行經和度越歷程。
【渦、渦】從水從咼。水體迴旋後形成的中心低凹、無法順利通過、容易陷落其中的水窩。
【窩、窩】從穴從咼。容身用的凹入式巢穴。字義從渦。
【蝸、蝸】小篆從蟲從咼。一類有窩狀硬殼的軟體動物。字義從窩。
【鍋、鍋】從金從咼。圓形中凹的金屬炊具。字義從渦。
【堝、堝】從土從咼。土石材質的非金屬鍋。字義從鍋。
【剮、剮】從咼從刀。被經過的利器割破,產生缺口。
【媧、媧】小篆從女從咼。傳說中在天穹被剮開缺口時鍊石補天的女神。
【禍、禍】( 金)金文小篆從示從咼。命運歷程中難以順利越過的災難不幸事件。

橘生淮南,則為甘美之橘。逾淮至北,卻成酸惡之枳。此為何故?機制使然。同樣的,就像正常肌體中的一個毒瘤會不斷的把健康細胞轉變成癌細胞並把所有的營養成份都投入到這個變異過程一樣,中共建立的這個邪惡機制在不斷脅迫每個國人滅失天良的同時吞噬著整個社會的全部資源用來維持其運轉並持續的惡性增生著,所禍及的範圍不止限於職能部門,而是遍及國內、侵蝕海外。指望這樣一個邪黨去懲治醜惡,那豈不是讓它操刀自割,怎麼可能實現呢?恰恰相反,那些敢于堅守道義、依法維權者才被中共視為最大威脅而務求除之後快。為什麼歷次運動中越好的人被打擊的越嚴重?為什麼當今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如此喪心病狂?答案就在這裡。

這個邪惡的機制從它的萌櫱壯大到行將就木,一直在以它力所能及的最快速度敗壞著中國、污染著世界,並且它對法輪功的鎮壓態度還表明它放棄了絕無僅有的從良獲救的機緣而執意於繼續敗壞。因此中共不滅,則邪機不除,邪機不除,則國難未已。中國人民要想重新獲得健康的體魄、煥發嶄新的精神風貌,不搗毀它構建的這套邪惡機制只能加速潰爛,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唯有鏟滅中共、肅清餘毒,中國方能脫胎換骨、洗心革面,用歸正了的思想去指導歸正了的行動,迎請傳統美德回歸華夏大地,誠邀四海人民同譜時代華章,由此開啟否極泰來的歷史新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