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與不信兩結局

如一

【正見網2018年02月06日】

後周世宗柴榮雄才大略,在位時,全面改革,開疆擴土,戰無不勝,被譽為五代時第一明君,但為何在位僅五年六個月,就身死國滅呢?

955年五月,柴榮繼位的第二年,下詔大毀佛寺。境內佛法寺廟,除了有皇帝題字的可保留外,每縣只留一寺,其它盡毀。全國共拆廟30360所,毀佛像鑄錢,近百萬僧尼被逼還俗。

佛法興盛的年代,許多人不敢毀佛像,柴榮開釋說:「佛是佛,像是像。佛連身上的肉、眼都能施捨,砸佛像鑄錢,佛也會同意的」。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大悲寺有一尊銅製大觀音菩薩極為靈驗,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動。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

959年,柴榮大兵取幽州,契丹沿邊城壘皆望風而下,蕃部連夜晚逃遁。車駕至瓦橋關,柴榮登高觀六師,問來獻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對曰:「歷世相傳,謂之病龍台。」柴榮默然,立刻上馬回奔。當晚發病,胸生惡瘡。

柴榮以前曾夢神人送給他大金傘加《道經》一卷,之後才得天下。發病當晚他又夢見那個神人索走了金傘和《道經》,他驚醒後說:「吾夢不詳,豈非天命將去耶!」不久,胸瘡潰爛而死。時人傳為毀佛砍像之報。柴榮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軍統帥趙匡胤奪了江山,落得亡國敗家。

神佛賜予柴榮雄才武略,開疆擴土,本應育化百姓行善積德,順應天理行事,但是柴榮不相信神佛,下詔毀掉全國寺廟的同時,還不相信善惡報應,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結果神收回送給他的金傘和《道經》,等於收回了神佛賜予他的非同一般的能力,胸生惡瘡而亡。這不是很明顯的現世報應嗎?

通過陳橋兵變當上宋朝開國皇帝的宋太祖趙匡胤,和他的弟弟趙光義(後來的宋太宗),親眼看到了柴榮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而且後來還是死於胸生惡瘡,所以他們是相信善惡報應的。幾年前柴榮滅佛時,禁軍統帥趙匡胤就曾拜訪神僧麻衣,趙匡胤說:「現在滅佛毀像,可不是社稷之福。」麻衣說:「難道忘了三武滅佛招來的災禍麼?」趙又問天下何時平定?麻衣說:「辰申間當有真主出,佛法亦大興矣。」後來趙匡胤登基於庚申年正月甲辰,應驗了預言 。   

種種經歷促使趙匡胤正面吸取歷史上三武滅佛的教訓,初登皇位就廢止了柴榮滅佛的政策,屢建佛寺、佛像。在當年柴榮親砍佛像的鎮州古剎,971年,趙匡胤下詔擴建龍興寺,並鑄造比原來還高大的千手千眼觀音銅像(共42臂,高 22米),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來。後繼的宋太宗趙光義更加推崇佛法。伴隨著佛法的復興,宋朝的經濟走向了空前的繁榮。

柴榮面對佛法興盛的年代,反而不信佛,不信善惡報應,失去理智的滅佛、毀佛像,招致慘烈的報應;趙匡胤與趙光義能面對現實,正面吸取歷史的教訓,大興佛法,得到福報,宋朝社會經濟很快得到了穩定與繁榮。

這是表現在兩個人身上的故事,信與不信兩種結局。有沒有同時表現在一個人身上的故事?也就是因為轉變惡念從而改變命運的故事呢?

這樣的事在古代有,傳統文化故事裡可以看到很多。就是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也仍然存在,故事也有很多,只是中共的信息封鎖與無神論洗腦,很多人不願相信,即使發生在眼前,也不願意去承認。

2018年2月3日的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文章《姐姐善惡不分的後果》,這是一位大法弟子的姐姐由開始的不明真相謾罵法輪功,禍及孫子,到後來的明白真相得福報的故事。摘錄部分章節如下,與讀者共享由惡報轉變為福報的心路歷程,但願能對讀者有所啟迪:

我(作者,大法弟子)有個姐姐勤勞樸實,沒上過學,不識字,本知法輪大法好,可在中共打壓法輪功後,被中共的謊言蒙蔽,她糊塗了,尤其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後,她看著電視破口大罵法輪功。邪惡宣傳使她黑白顛倒,善惡不分。

沒過多久,報應就找上門來。她在莊稼地打藥中毒後心臟不好,花了不少錢,可她還不知錯,也不相信。

有一次,我回娘家看望父母,正巧姐姐也在家,對父母傾訴她的煩惱事,不知如何是好,原來她剛滿三歲的小孫子病了,打針吃藥輸液,還上招遠婦幼保健站去住院,回來後就好了一天,又反覆了,孩子發低燒,咳嗽,不愛吃飯。

我姐的兒子兒媳都在城裡上班,不能回家照顧孩子。姐姐沒辦法,只得到近處找村醫治療。小孫子怕打針,吃藥又不愛吃,成天哭個不停,周圍村的醫療室轉遍了,就是治不好。她的小孫子記性好,到哪個村去治兩次,就記住路了,哭著不肯去。出於無奈,只能再換個村去治,拖拉快一個月也不見好,她愁的沒辦法了,回娘家來訴苦。

我聽完事情的過程,知道我姐平時啥也不信,更反感我提法輪功,她的事我本不想說,無意中看到她的自行車掛的那個小孩子座椅上縫著一塊綢布,布上還有字,我問她是啥。她說不知道,聽說是法輪功的條幅,姐夫在外面撿的,為了讓孩子坐的舒服縫到了座椅上,剛好快一個月了,綢布已經弄髒了。這下我不得不跟她說說法輪功了。

我告訴姐姐: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你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你可不要糟蹋法輪功,這樣做對你不好,快把條幅拆下來吧,不拆孩子的病不會好的,這是對神佛犯罪。

姐愣了半天,半信半疑地望著我。我知道,她被中共謊言洗腦,被黨文化愚弄、馬列邪惡思想毒害很深,真是可悲又可憐。

臨回家時,我再次對她說:我說的話是為你好,你信,就把綢布拆下來給我,我還掛出去;不信,遭罪的是你們。

姐姐這才如夢方醒,連聲說:信,我信,回家我就拆下來洗好放著。

我姐後來照我說的做後,孫子的病真的好了,再也沒犯過。經過此事,我姐再也不說對法輪功不敬的話了。

柴榮因為什麼原因在佛法興盛的年代偏偏反對佛法,我們不得而知。人的思想支配人的行為,正因為柴榮不信佛法與報應,才有他滅佛的事實,可悲的是他沒有改正的機會,遭惡報而亡。上文中的大法弟子的姐姐是因為中共的謊言毒害下造成的,而且在中共黨文化的支配下她失去理智的謾罵法輪功,造下了無邊罪業,還沒在身上表現出來,就殃及自己的孫子。幸運的是,遇到了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最後她明白真相,真誠悔過,才有不一樣的未來。

中共邪黨這麼多年做的事都是在禍害人間,不要對中共抱任何幻想,它表現出偽善的一面是在迷惑人,在更進一步的毀滅正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毀滅人類才是它在人間的目的,它所做的一切都是本著那個目的而去。只有法輪功真相在真真切切的救人。

而且天象的變化也真實的顯現在人間。2002年6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驚現一塊2.7億年前的巨石,斷裂的石面上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乃天然形成,非人為。「天要滅中共」,天意通過這塊奇石來傳達。配合這個天象的變化,2004年11月底,海外的中文媒體大紀元連續登載了《九評共產黨》,把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徹底的曝光在世人面前;2017年11月底,大紀元又連續刊登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在「序言」中明確指出:「本著對神造生命的無比珍視,本著對人類的深切關懷,我們寫下這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向世人系統分析和揭示〝共產邪靈〞通過破壞文化、敗壞道德而毀滅人類的天大陰謀。」

除了國內國外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方式講真相之外,在海外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神韻藝術團每年都在全球巡迴演出,通過藝術的形式展現了純善純美的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啟迪著世界各族人民的正念與良知。能通過破網軟體登陸正見網的讀者,可以看到每天神韻演出的採訪報導。

今天的人們不幸中有大幸。不幸是因為被中共的暴政與無神論洗腦毒害的已經走到了毀滅的邊緣,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人的罪業已經比天還大,下場比柴榮的惡報還要可怕;幸運的是遇到了法輪功真相,在新舊宇宙交替的關鍵時刻人有一線生機,就看人怎麼對待法輪功真相了。一念善惡,就是天壤之別。

通過柴榮和趙匡胤兄弟兩人的信與不信結局不同的教訓,應該明白自己要選擇什麼。面對法輪功真相戶戶傳,人人都能在不同環境耳聞目睹中共的暴行,在這個比較中不要學柴榮,不會正面認識問題,追隨中共邪黨繼續迫害法輪功。中共不亡,它毀滅人類的步伐就不會停止。跟著中共走,結局就是毀滅,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充當中共邪黨的殉葬品。相反,明白真相,轉變惡念,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真誠悔過,廣傳真相救人,那是積無量功德大好事,生命得到的就是大福報,這就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萬古機緣,誰錯過了,將是無盡的痛悔;誰抓住了這個機緣,生命得到的將是無盡的福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