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講真相 多學法病業消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5月20日】

前些天,在一老同修家遇到一位平時不常見面的青年同修。我們談到最近邪惡打電話騷擾大法弟子一事,這位青年同修說:修煉到最後了,又到了考驗我們能否放下生死的時候了,修煉這麼長時間了,就像上學一樣,你到底是小學水平,中學水平,還是大學水平,不是嘴上說的,得真正用心才能達到的。聽了同修的話,我當時生出一念,我修了二十一年了,也該寫寫修煉心得了,算是向師父交的一份答卷吧。因為我沒什麼文化,從來沒寫過體會,這次也算是對師父慈悲救度的一種感恩吧。

我今年七十一歲,是一九九九年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身體非常不好,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等很多疾病,折磨得我生不如死。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到一週時間,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了,全好了,我變成了一個健康人,無病一身輕,比年輕時身體還好。這大法太神奇了,師父真是法力無邊啊!那時我簡直太興奮了,真想告訴所有的人都來學法輪大法吧。不久,邪惡就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瘋狂鎮壓,我真不明白,這麼好的法為什麼被打壓?身邊一些同修出於怕心不煉了。我不為所動,我只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就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

老伴不修煉,出於對邪惡的恐懼,他非常害怕我出去講真相,有時對我拳打腳踢,還扇耳光。孩子們則用軟招,多次央求我不要出去了。一次兒媳對我說:「媽媽,您就別出去了,別和任何人講了,別再讓我們為您擔驚受怕了,好嗎?算我求您了。」我心裡想:任何人、任何事都別想阻止我講真相,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對兒媳說:「你們放心吧,我會注意安全的,再說了我有師父保護,一定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了。」

剛開始講真相時很艱難,沒有資料,只好憑自己的感受,對親朋好友講,坐車時對司機講。後來相繼有了資料點,我每天包裡裝十幾份資料,見人就講,講完之後再給他一本資料,叮囑回去好好看看,傳給親朋好友,功德無量。後來發《九評共產黨》、勸三退,我每天都不停,也不害怕,不管是當官的,還是拾廢品的,不管是成年人,還是小學生,我遇人就講,因為他們都是被謊言毒害的眾生,他們都應該得救。十多年來幾乎一天也沒停止過講真相,有時與同修配合,效果很好,每天勸退幾人、幾十人都是很正常的。因為我有一顆純淨的救人之心,任何外在、內在的壓力都不能阻止我講真相。

得法後十多年間我身體都非常好,一粒藥都沒吃過。最近這兩年,可能是因為心性有漏,經常出現胃痛、後背痛、肩膀痛等不正確狀態,食慾也不好,吃什麼都不愛吃,不愛往下咽,體重下降很多。我知道修煉人沒有病,但因我父親就是這個症狀走的,所以有時心裡不太穩,有點怕,擔心自己修的不好,給大法抹黑。

於是我加強學法,重點多學師父有關病業方面的講法。師父在法中說:「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裡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裡的名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裡面沒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什麼問題都能解決。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我認識到只有在法上提高,才能正念強大起來,才能走過病業關,其實說到底哪有什麼病業關?就是心性關,就差在心性上了。「(《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一切關,一切難,都是舊勢力在鑽大法弟子有漏的空子,不管是抓捕迫害,還是病業迫害,表現形式不同,本質是一樣的,都是要摧毀大法弟子對法的正信與正念,摧毀大法弟子修煉的意志,讓這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毀於一旦。看清了邪惡的本質,正念終於強大起來了,心情輕鬆了,身體也好了,所有的不正確狀態全都消失了。師尊在夢中鼓勵我:往一座高山上飛,速度非常快,耳邊風聲作響,有時師父帶著我在天空中飛,有時在大海上飛,還看到百花盛開的美妙景象。有一次打坐時,身體就是坐不直,總往一面倒,昏昏欲睡時突然感到一隻溫暖的大手把我扶正。睜眼一看,四周沒有人,才知道是師父把我扶起來的,感恩的淚水差點兒流了下來,沒有師尊的加持就沒有弟子的今天。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也感謝周圍同修對我的幫助。

我沒什麼文化,從沒寫過體會,提筆忘字的。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