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到最後了,不要有給自己安排「後事」的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9月20日】

 前些天,一個同修找我切磋時說:“我的身體一向挺好,可是,前些天,突然身上長出了個瘤子。到醫院一檢查,還是惡性的。”我說:“什麼症狀?”他說:“身體發燒,而且很痛。”“那你沒有向內找嗎?”同修說:“找了,也知道了,我說了不該說的話。”緊接著,同修便說了一件事兒。

原來,同修覺得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了,馬上就要結束了,自己要圓滿走了。家裡還有一些事情,需要給老伴兒交代交代。比如:我走之後,你一定要好好學法,要修回去。同時想改嫁就改嫁;財產怎麼給孩子們分;對於和一些親戚的關係,應該怎樣處理……

這種給自己安排後事的心,足以讓舊勢力抓到把柄迫害:“這人還有這麼強的人心,還想走啊?不夠格啊!那就先讓常人先給他辦理後事,讓他先走。”舊勢力會往死裡整你。儘管同修通過交流也認識到了不該動這種念,也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也發正念否定剷除,但畢竟是摔了一個跟頭。其實,這種念頭和行為中,包括了許多人心和人的情。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心的過程,人心去乾淨了才能離開世間。有一點人心和人念,對於修煉人來說都是很危險的。

“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從新往上修,費了好大勁兒又修上來了。這回他害怕了,他心裡說:我可別高興了,再高興又掉下來了。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轉法輪》)我悟到:師父的這一段法,就是對一個修煉人最後標準的要求,做到了就是同化了這段法。做不到,那同樣會像那個羅漢一樣掉了下來。

記得,“7.20”前集體學法時,有一天,我們正好學到“白日飛升”那一段。有一個同修在發言時說:“我一定要精進,圓滿時飛起來,讓我的家人看看,我能飛走了。”當時,只覺得這是一種顯示心。其實,今天想想,就境界而言,不比常人高多少,即使飛走了,又能走多遠呢?任何一個人心都抓著人,不讓你離開人。有時候,我自己也會偶爾冒出絲絲點點一些不好的念頭,我便立即警覺的抓住滅掉,決不讓其膨脹或者泛濫,更不能順著想下去發展到讓舊勢力抓到把柄迫害那一步。特別是和父母兄弟妻子兒女這個情等等,不管與其感情如何,咱們都知道,來世時,他(她)們的生命都是有安排的,是與你沒有任何關係的獨立體,還何必情絲不斷的為其安排什麼“後事”呢?這種念不僅毀了你,也毀了他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