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闖過病業關

西雅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9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已過七十四歲。修煉前曾患多種疾病,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和泌尿系統都有問題,病魔纏身,未老先衰。走入修煉後,病痛消失,精力充沛,全身有力,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特別是剛修煉兩、三天,就感覺法輪在小腹部位轉動。我切身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從而奠定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在這十幾年來,我一直緊跟師父,堅定不移的走在正法修煉,救人的路上。

(一)正念闖關過程中 堅持做三件事

我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後,我曾經經歷幾次嚴重的病業關。其中最嚴重的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我出現了血尿、出現腎結石和所謂膀胱癌和肺癌的症狀,長達半年之久。兒子多次要我上醫院。由於不想跟兒子硬幹,我去了醫院。但我內心很堅定,與此同時,我一邊跟家裡人繼續講真相,也在醫院裡向醫生洪法,並告訴我們法輪大法是中國古老的修煉方法,在人體科學領域裡創造了很多奇蹟,在中國大陸有很多很多身患絕症的病人,均起死回生。大法也是上億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等。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我堅持我的信仰和我的氣功修煉。同時,一到醫院就持續發正念說服醫生沒有採取常人的治療手段。結果三個月後,腎結石奇蹟般地消失了;膀胱檢查結果是如年輕人一樣的清晰、乾淨。這次經歷見證了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血尿、什麼所謂癌症、高血壓都相繼消失。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功效與超常!正念正行闖過這一次次的病業關。

後來,我又出現了兩次高血壓,一次是血壓高達一百八十,沒修煉前,我原本患有低血壓,很明顯這是干擾,我沒有承認它,不到一週就好了。後來又出現了一次高血壓症狀,血壓高達一百九十,延續了一個月。兩次的高血壓,我都正念十足,全盤否定干擾,每天堅持做三件事:學法、煉功、和講真相救人。後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高血壓了。

但是,去年又一次病業關向我襲來,就是黑便(也就是大便帶血),幾個月下來,我全身無力、心慌、氣短,甚至臉色蒼白。兒子翻開眼瞼一看說我“貧血”。又一次要我到醫院檢查,治療。他還多次與醫院聯繫預約,我知道後就都給退掉了。但兒子一直堅持要我上醫院,剛退掉這家醫院就到別家醫院預約。沒有辦法,最後我還是去了醫院。在經過反覆多次的檢查中,最終確診是患了嚴重失血性貧血,胃裡還長了一個五公分的大瘤子。醫院要我做手術。我想雖然檢查結果是這樣,但是我可以選擇自己的治療方法,其他人誰也不能代替我做主。我告訴他們,我選擇的是學法、煉功,堅定修煉。我對孩子說:以前那些病都煉好了,這次也能煉好。在我的堅持下,他們沒有採取給做手術。雖然兒子尊重我,不要我做手術了,但卻給我買一大堆藥。我一粒也沒吃。從醫院回家後,我還是堅持每天做三件事,該干什麼就干什麼,當沒事兒一樣。白天學法、煉功、發正念,晚上就給國內打三退電話。一個月後,兒子帶我去醫院複診,醫生笑著告訴我:瘤子沒有了。

這些年來,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都堅持學法、煉功和打三退電話。甚至就在我連走路都困難的情況下,每天堅持按時從凌晨兩點到七點之間給國內打三退電話。開始我還上鬧鐘,後來就成習慣了,到點我就自然醒來。就在這一點上,我的家人和兒子就更不理解,認為這段時間是睡覺的最佳時間,白天補覺也不如這段時間休息的效果好。在我身體遭到家人和病業的雙重干擾下,我還暗下決心堅持到正法結束。因為師父告訴我們要多救人。

(二)我進一步認識到發正念的作用

這次闖關,難關較大,時間持續又長。時常出現發冷,發燒而且多年來我總是比別人怕冷,身體總是冰涼的。我悟到這是因為我另外空間不乾淨,邪惡的東西可能太多造成。表現在人這的空間是病業狀態,可根子在另外空間。可是我天目沒有看到,在這種困惑的情況下。我與外地的同修交流,想聽他們的經驗與體會。在他們的幫助下,要我悟到,加強發正念,還加了師父經文裡的內容,加持正念強度。同修看到了師父的法像笑了,就馬上打電話給我,告訴我這一喜訊。後來,本地同修也為我發正念,也感到師父的加持和法輪旋轉的感覺,使我深受鼓舞。我也感受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從二零零一年到現在,師父總會用各種方式點醒我該做的事情,經常給我響電話鈴,讓我按時煉功、學法、發正念還有打退黨電話,或用我家人來提醒我。有一天,我在睡覺,睡過了時間。我的耳邊就響了鈴聲,師父就會用這種方式提醒我,間接或直接地加持我、鼓勵我;特別是,我家裡的一朵布花,意外開了,並長出三片葉來。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進一步發正念。我原以為另外空間的邪惡都是妖魔鬼怪的模樣,其實不是,當我堅持較長時間發正念的時候,確實看到了我想像不到的東西,有的象卡通片一樣的東西;有很多網狀的東西,上邊還有象樹上鳥巢一樣的東西;有樹幹枝、有大黑洞,還有蟲子等叫不上名字的活物。還有這種不知什麼人物,都象西方人樣子,我就念“滅、滅、滅!”打出法輪。法輪天地旋,很快這些現象就消失了。同修們在幫我發正念時也有看到一些很不好的東西。可是在我的空間場裡確實有很多間隔、弟子們發正念清除一層還有……當我身體發燒時、發冷時,我就立即發正念清除。然後,身體就開始不冷了,感覺身體輕鬆了。

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其實,師父在二零零一年開始就告訴我們發正念,把這個佛法神通都給了我們,可我還是長時間不會運用,認為看不到就沒有。三件事中,這件看不到的事就也是最容易忽視的。雖然我每天都發正念,並沒有充分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作用,甚至有時敷衍了事。

我這次魔難除了自身消業外,確實有邪惡迫害的程度在裡面,一定要以強大的正念剷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覺的發正念是三件事中最容易忽視的一件。通過這次魔難,使我學會了如何真正的發正念,也是進一步體會到發正念的巨大作用。師父叫我們發正念,就是要我們運用佛法神通除惡,而我卻長期不能運用好,三件事我沒有真正做好。希望我將這些教訓交流出來,能給遇到相似問題的同修有所借鑑。

(三)我的一點兒體悟

歷經了多次魔難,我都沒有動搖。我也把一切魔難、干擾都看成好事兒。因為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

一個修煉人,在任何時候都是要保持正念,“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一點一滴,踏踏實實的,不斷的按照法理修煉,向內找,去人心與執著,使自己溶於法中。修好自己永遠是第一位的。我能夠多次闖過病業關,並見證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和法的威力。通過這些經歷,我悟到,只要我們學好法、明法理、信師信堅定正念,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一二年舊金山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