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發正念所見另外空間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11月27日】

前一段時間,我們當地有一位甲同修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協調人得知後組織本地部分同修為其連續二十多天發正念,幫助同修闖病業關。以下是發正念過程中所見另外空間的幾個主要片段。寫出意在證實法輪大法所揭示的關於“另外空間”的法理千真萬確,真實不虛;鼓勵同修精進實修,用在大法中修煉出的能力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層次所限,不足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一、整體發正念解體銷毀另外空間邪塔

十月三日在協調人的組織下,當晚十七人來她家整體發正念。這是我地區第一次大規模的集體給同修近距離發正念行動。來的人都是比較精進,正念很強緊跟師尊正法程進的老弟子。六點三十分來到的同修學習師父有關方面的講法。短暫交流。“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同修一致認為,邪惡不配用病業這種方式迫害和考驗同修,不管同修是否有漏和錯,我們有師在有法在,一切都可用法來歸正自己。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不求結果只除邪惡,直至邪惡滅盡為止。發正念開始,大家的心態都比較純淨,很快形成了強大的正念之場,放射出的真理之光,真是令一切邪惡膽寒。瞬間衝破層層宇宙空間銷毀著邪惡。我第一個奮身躍起沖在前頭來到一個空間,向一山頭飛去。這個山頭在我的左側(南面),山很大,一眼望去山霧蒙蒙,山林稀少、灰暗,陰氣很大。當我飛到山的頂端,突然在我的前方出現一條黑色的又粗又長的大蛇,像似蛇王,張牙舞爪的向我撲來。我右手持劍與蛇交戰,翻滾的大蛇嘴吐著芯子張著大口在我的頭頂上下翻卷,氣勢兇狠囂張。此時,我喊著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用一個帶網的像鋼盔一樣的鐵箍把蛇的腦袋套住,用力來回掄起,念想化成土,只見蛇的頭部開始化掉,這時跟上來幾個同修一起把蛇剷除。

突破空間我繼續往上沖,來到一個空間定眼望去四面環山,山林茂密,陰氣很濃。地似盆地形狀,中間地面很平坦,正中有一座高大建築物一樣的東西。衝到近前發現是一座黑灰色的塔,很古老,一層層有十幾節樓高。向下看去發現有一個人被壓在塔的底層。我從空中飛了下來,只見這個人兩個胳膊、頭,整個上身向下倒空著。半個身體耷拉在塔壁上,腰部往下整個下身全壓在塔裡,身穿綠色花上衣。走到近前一看,正是同修甲。我大吃一驚,怎麼回事?為什麼被壓在這裡?我要救同修,情況緊急,不容多想。我向塔體發出強大的功能、神通法力把塔擊碎。只見一道金光射向塔尖,塔尖上葫蘆形狀的圓球嗖嗖直轉。刷一下一道亮光衝下塔底,立刻塔體由黑灰色變成了白色。我大喊一聲:力可劈山,話音剛落像打雷一樣,一道金光閃過,咔嚓一聲巨響從塔的上端左側斜劈下來,整個塔體坍塌下來。來到近前要救同修,同修不見了。四處尋找,在一個很遠的地方發現她已仰面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我呼喚著她的名字沒有回音,我喊師父救她。此時其他同修已經跟上來守候在她的身邊。魔來干擾,我與魔交戰回來時,看到同修甲醒過來了。

看到同修身陷磨難痛苦的表情,我很痛心。此時我想到師父的法:“我們的路很窄,走偏一點就會出現問題。我不想大家出現問題,也不想要哪個人在修煉中滑下去,更不希望隨著形勢的好轉使修煉放鬆下來。”(《什麼是大法弟子》)。對照師父的講法,使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必須在法上,偏離一點就會出問題,不在法上心性提高不上來邪惡就會鑽空子,抓住把柄下黑手迫害你。師父著急,也沒有辦法幫你。只有實修自己才不會被魔鑽空子干擾迫害;只有實修才能精進提高,別無選擇。

二、師尊的鼓勵

今晚發正念的人很多,能量場強,同修正念很純、念力集中。每位同修只有一念,用純淨的心態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在另外空間對同修的迫害。

入定後忽然看到在我的前方有一仙女向上空飛去。緊接著場的上空出現幾位仙女從前方上空飄來,手提花籃向場內散花。五顏六色的花瓣飄飄洒洒,我把放在下面的手伸出讓花瓣落在手上,花瓣立即變成朵朵盛開的蓮花,一層挨一層。整個手向外擴展好似一個大蓮花池。瞬間全場變成好大好大的大蓮花場。每位同修身上飄落的花瓣也變成朵朵盛開的蓮花,五彩繽紛,爭相鬥艷。在嫩綠荷葉的襯托下鮮艷奪目光彩照人。一眼望去無邊無際,好似一片花的海洋。真有種“美妙窮盡語難訴 光彩萬千耀雙目”。(《洪吟》-法輪世界)的感覺。這時在花池的邊緣出現一位身穿白紗的仙女,神采奕奕,頭捲髮鬏。很像神韻舞台天幕上的仙女。手持一種樂器,坐落在蓮池邊上彈奏。整個場面美麗、壯觀、殊勝莊嚴。真的使人心曠神怡。

此景持續幾分鐘後,朵朵蓮花聚起合為一體,形成一朵盛開的大蓮花盤。每片花瓣尖上形成一根光柱,閃閃發光。我們全體同修坐在金色的蓮花盤中形成一根能量帶通向上空,接著花瓣慢慢托起直奔上空衝去。

來到上空好似一個洞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什麼也看不見,似有非有,似無非無。只有光柱頂端放射出的禮花一樣的能量團一閃一落解體著無形的邪惡。黑糊糊的敗物一片片往下跌落,此起彼伏,持續了很長時間。在接近黑洞的上方,天空見光。此刻天空亮白,白霧籠罩,雲霧茫茫。在我的右側(南面)出現一門亭,門亭旁有兩個大紅柱子,柱子的上空橫一道高高門臉,兩根紅柱子之間兩扇紅漆大門對開著 。門旁各站一個衛士把門,手持兵器,顯出又高又大魔的形態,呲牙咧嘴,面相醜陋,阻擋我們的去路。要向前行別無它路,行到門前兩魔橫器不准靠近。全體同修一擁而上沖向惡魔,瞬間剷除惡魔,沖入門亭向上空飛去。穿越雲層上走,來到上空。發現天空淡藍,白雲在下雲霧繚繞,整個空間平靜、明亮。正前方有一高大物體,中間呈箭頭形,類似火箭發射的火箭頭,又高又大。左側由兩個火箭頭柱子組成;右側由一組火箭頭組成。兩側排列整齊,低於中間柱子。整個柱體的顏色金黃,美麗壯觀。我衝到中間的柱子尖上,站在頂端振臂高呼:“我們是宇宙的捍衛者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誰敢來干擾迫害全部解體滅掉……” 。聲音在宇宙上空迴蕩,頓感身體高大無比。那種神聖、威嚴、自豪明顯來源於師尊的鼓勵。此時乙同修跟了上來,站在左側柱子箭頭頂尖上,突然我發現一面紅旗在上空飄蕩,定睛一看這不是惡黨的血旗嗎?你也想站在這裡?不行,你不配,於是打出功能立即將其解體清除。

當自己把看到的景象描述給同修,全體同修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深深的感到:慈悲偉大的師尊啊,是您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把最好的給予我們;其實我們弟子要走的路都是您鋪墊好的,您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給了我們,讓我們在走好每一步的路上修自己;是您把榮耀給了我們,讓我們有宇宙中第一稱號“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是您每時每刻在我們的身邊看守呵護、鼓勵著我們;啟悟開發著我們的智慧,賦予我們神通功能。寫到這裡我淚如雨下,我們能成為您的弟子真是無比幸福、自豪。沐浴在師尊您的佛恩浩蕩正法洪勢中,在真善忍法光普照下身心受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自己的世界,用盡人間最美好的語言也表達不盡您對每位弟子的恩澤。無法回報,只有感恩,緊跟您的正法進程 ,精進,精進,再精進!

三、力戰群魔

今天發正念來的人最多,超過三十人,兩個屋子擠得滿滿的 。發正念開始,協調人向另外空間的生命宣讀:“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開始發正念,能量場特強,大法弟子的能量瞬間把甲同修身體托起,整個身體上飄。在強大的能量衝擊下來到另一空間。天空陰暗,似荒山野嶺,陰森森,有種恐懼感。我飛在前頭,在我的正前方發現甲同修形像。披頭散髮,身穿長衣,兩眼直勾勾看著我一言不發。看上去還很懼怕我的樣子。我兩眼正視對方心想:難道真的是甲同修嗎?她在這裡干什麼?為什麼這個樣子?難道這是假的偽裝的?這時看到對方有要跑的架勢。我忽的一手把它的頭髮抓起,用力一拽,頭髮連著頭皮拔起。只見白花花的顱骨露了出來,我與它交戰了起來。我用功能一層層像剝洋蔥一樣把偽裝的外皮剝掉,最後在最中心部位發現了甲同修的身體像洋蔥芯大小,原來整個身體全部被魔包裹。

再往前行來到一個山腰,只見一個大魔手持兵器攔路,我雙手持劍與魔展開交戰。邪魔來勢兇猛,我揮舞雙劍刺向魔的頭部,心想化掉。這時我的法器“化魔袋”來到跟前把魔吸進化掉。這一法器是師父賜給我除魔用的,是一個大口袋,在另一空間與魔交戰時他就來幫我,威力無比。只要一想把魔化成水,魔就會被他吸走化掉。

此時全體同修跟了上來與群魔拼殺在一起。只見刀光劍影,喊殺聲沖天。全體同修各自施展神通,真是八仙過海各顯其能。功力無比強大,上下翻卷,群魔一片片死去。又一群魔竄上來大小不等,同修越戰越勇,有一人戰多魔的,有合戰多魔的,各種兵器不斷調換,我的“化魔袋”忙得不可開交,哪用哪到,化掉無數邪魔爛鬼。雖然凶神惡煞般的魔群垂死掙扎,但在我們大法弟子面前什麼也不是,氣勢逐漸減弱,最後在大法弟子的刀光劍影之下全部被滅盡。

再往上衝來到一個山頭後,山的側面有一個小山岔,山林茂密,山崖陡峭,地勢險惡。當我飛落在山岔尖上,忽然從山的南面上空出現一大魔向我撲來。同修丙衝上山岔幫我,由於山岔窄小沒有站穩,身體前後搖擺差點掉進深谷。我用手去拉,不約而同與丙同修會意一笑,之後與魔交戰在山澗的上空,正在拼殺,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有人來電話,精力分散,魔被跑掉。沒辦法,停了下來。我只好向同修提出建議,把手機關掉,不要說話,發現有倒掌的互相碰一下不要用聲音提示。

接下來再次發正念開始,一立掌在我的正前方一個有高又大的大魔出現衝著我大笑不止,笑得我莫名其妙。我義正言辭的斥責大魔:你的笑是對我們大法弟子的侮辱和蔑視,我絕不會放過你的,我打出功能把魔化掉。瞬間在大魔的後面的亂石草叢中一下竄出一群小魔,手舞足蹈的大笑大叫不停,喊聲連天,炒得我心煩意亂,剛要伸手把魔除掉,裡面屋裡的手機響起了“好日子”的音樂鈴聲,打破了寧靜的現場。看來今天邪惡是有意利用魔來攪場,鑽同修有漏的空子,讓我們發不好正念,起到了破壞作用。

再次發開始正念。我調整好心態,沖在前頭與其他同修來到另一空間,黑霧籠罩,視線不清。正在上行一群怪獸從天而降向我們撲來。怪獸模樣多種,有的像電視動畫片裡的怪獸七形八怪;還有一種下身魚尾巴上身魔的形像,面相醜陋。全體同修一躍而上,揮起法器向怪獸刺去。我奮身躍起,怪獸在我的劍尖上化掉。法器“化魔袋”大口張開一個接一個的往裡吸,數不清的怪物全部化掉。在全體同修強大神通法力面前,各種妖魔鬼怪都被解體滅掉。

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另外空間正邪大戰。

我起身向甲同修家的樓頂飛去,在樓頂上落下來後,“化魔袋”隨即跟了上來,敞開袋口放在我的面前。我伸手從“化魔袋”裡往出拿一塊塊被化掉的殘骨。像磚頭大小,一塊,兩塊,三塊,一摞一摞的擺放。數到27塊時還有,“化魔袋”全都倒了出來,一大堆。我還是一塊接一塊一摞挨一摞的擺放。突然從第一摞第一塊開始往出躥,剎那間變成了一個接一個一群群的小魚,成堆的殘骨在樓頂上變成魚群把整個樓頂全部覆蓋,像一個大魚池一樣。看著可愛的小魚,鮮活的生命歡快的在水中遊玩,心中感慨萬千。想起了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的一段話“我看每個生命都象一個傳記、歷史小說,生生世世都在,而且都在活生生的演繹著。整個宇宙中有多少生命,大大小小,無量無計,每個人、每個神、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歷史,都象故事。”“眾生是平等的,不在於形體大小”。我看著被善解的生命——活生生的魚群在想,是師父的慈悲讓這些生命繼續得以存在。天體的偏離,眾生的敗壞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扮演著不同角色。慈悲的師父看到有一線希望還在挽救。使這些本該徹底銷毀的生命再現生機。我真為這些從獲新生的生命高興,於是我告訴它們: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活潑可愛的小魚兒一群群馬上遊了過來,向我點頭致謝。我雙手合十,看著它們愉快的向遠方游去。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