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

-----我丈夫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的經歷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5月01日】

我修煉已經十五年了,回首過去的一幕幕,心中升起對師父的無限敬仰和無比的感恩。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師父化解弟子遇到的魔難,師父又把最美好的賜給了弟子。弟子無以報答,只把這顆堅持真修向善的心捧給師父。下面借第十五屆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把我丈夫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的經歷寫出來,以此來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

邪惡最猖獗的時候,我被非法判刑,等我走出魔窟的時候,面對的是破碎的家,受人尊敬令人羨慕的那份工作,被邪黨非法剝奪了。曾經修煉的丈夫,在壓力下、在人心的帶動下,放棄了修煉,迷失的很深,言行舉止所思所想沒有任何約束,表現出來的狀態比常人都壞。他每天都喝的大醉,回家後大打出手,打的我動彈不得,眼睛腫脹的象雞蛋那麼大,上下眼皮間合成一條縫,門牙被打的嚴重鬆動,險些掉下來。他經常大喊叫罵,還說:“怎麼沒給你活摘器官啊” ?

我心裡很清楚,這是一個生命在背離大法後,失去理性的表現,也是邪惡的東西想利用他來干擾我,企圖毀掉他的同時,也妄想消減我修煉的意志。

我正念否定了邪惡的這套安排,沒有被邪惡的毒招困住。在經歷了一年的痛苦煎熬後,我堅定的發出一念,我要用正念,把我丈夫喚醒,讓他明白的一面真正主宰自己。儘管他把我打的鼻青臉腫,我只要發正念,就用心默默的呼喚他的名字,呼喚他的主元神快快醒過來,不要充當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我默念著:某某啊,即使我們塵世的夫妻緣份已盡,各奔東西了,你也不要對大法產生仇恨,不要失去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我一字一句的呼喚:“某某,清醒過來吧,早些回到修煉的路上來,你生生世世等的就是大法呀。”

媽媽、姐姐也跟我一樣的正念,她們認為我丈夫本性善良,現在表現出來的絕不是他真正的行為,是被邪惡操控後的表現。

我妹妹脾氣火爆,知道我在承受著打罵,氣的一門兒想收拾他。一次,那是正月初一的深夜,我又被毒打,實在承受不住了,撥通了娘家的電話,讓他們來接我。爸爸、弟弟、妹妹,連我媽媽都被帶動,連夜驅車趕到百裡之外的我家,到我家後,妹妹他們動手打我丈夫,大聲訓斥著、叫罵著。當時看著眼前發生的場面,我驚呆了!我非常懊悔往家打電話。我就求他們,哭著說:“求求你們別打了,我如果知道你們這麼沒理性,我何苦把你們叫來。他的行為不是人的行為,那麼你們也要象他一樣嗎?”說也不管用,我就給跪下了,求他們別打了。妹妹、弟弟、爸爸一看我這樣,回過頭來沖我叫罵,打我嘴巴、踢我,罵我就是被人打死的貨兒。

當時呢,被打的痛,並不痛,我就是覺的我一個修煉人引起這場打鬧太不應該了,那個絕望勁兒甭提了。我時常被丈夫毒打,很難熬,但我沒有覺的我給大法抹黑了。別人對我的無理打罵,那是他的行為,不是我的罪過。然而,這次的糾葛是我往家打電話招來的,把親人都捲入了是非。因此心裡難受,我不斷的問著自己:我是修煉人嗎?我夠格嗎?那天我連夜被接回家,家人執意要我馬上離婚,弟弟、妹妹說如果不離婚,要我斷絕與家人的一切聯繫,是死是活,家人再也不管了。

那時候的苦啊,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就是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心中存有正念,相信自己一定能歸正這家庭環境,更相信師父在關鍵時刻一定為弟子做主。

媽媽、姐姐是修煉人,大多的時候都提醒我向內找,走正修煉路。當時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也給我很多啟發,身邊的同修也在正念加持我。

我痛下決心,表示就聽師父的話,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再被他帶動而爭吵、痛苦了。我要用修煉人的慈悲喚醒他,對他是寬容理解,照顧有加。但是我依然挨打受罵,好像那個處境沒有任何變化,我沒有失望,也沒有灰心,出去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到資料點做九評等。在二零零五年,當地還沒有更多的人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我很快就打開講真相的局面了。當時呢,我想,快些修正好自己,放下對美滿家庭的嚮往,放下對丈夫的依戀情感,不再讓邪惡鑽空子。我大量的學法、抄法、背法,以常人想像不到的善良慈悲,原諒丈夫的無理行為。每每發正念時,正念堅定的剷除他背後的邪靈亂鬼。

有一次,妹妹問我,你發正念淨想什麼呀?我就說給她怎麼怎麼發正念,還幫他(指我丈夫)發正念,叫他早些歸正。妹妹一聽,瞪著眼睛,撇著嘴,嘲諷我說:“哈!還給他發正念,發的他健健康康,是不是讓他打你時打的更來勁兒?發正念把他發死得啦!”當時我妹妹還未走入修煉,她無法領會發正念的神聖內涵以及發正念的嚴肅性,我妹妹也想像不到修煉人的境界。在我的帶動下,大約在二零零六年,我的妹妹和她的孩子都走入了修煉,妹夫很認可大法,出門必帶上護身符。如果忘了帶,他就返回家取護身符。他是一名司機,多次得到大法的護佑。

我從二零零五年五月起,開始給我丈夫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那些阻擋他從新修煉的邪惡因素與生命。不管他對我多惡,我始終為他發正念,恪守著師父的教誨,用大善大忍的胸懷對待遇到的人和事。

漸漸的,我丈夫開始發生變化,有時給師父敬香跪拜,但時好時壞,有時發起魔性來,還那麼惡。我有意引導他看大法書、看真相資料,讓他唱大法真相歌曲。

我丈夫迷失後,貪戀錢財,喝大酒,犯色戒,如果沒有師父的無量慈悲,他面臨的就是被銷毀。二零一零年八月份的一天,他跟我說:“我要從新修煉,以後再也不喝酒了,好好煉功。”別看他這麼說,我沒怎麼驚喜,他曾不止一次的這樣表白過,堅持不了多長時間,被酒色干擾又回到原樣。

我相信大法是無所不能的,等我徹底放下對丈夫的怨恨和夫妻情,真正做到向內找歸正好自己,師父一定會毫不客氣的把那些邪靈統統銷毀滅盡。

是大法的無邊法力,再次把我丈夫從罪惡的深淵中,撈起洗淨。就是從二零一零年八月的那天起,他戒掉了一切不正的行為,迷失的生命復活了。他的歸正,在當地引起震動,因為他迷失後的所作所為,連常人都是鄙視的。

我丈夫從新走回修煉後,有時心性守的比我好,還幫我做大量的家務,以節省我的時間做大法的事,還幫我買耗材。只要是大法的事,一點也不干擾。現在還擔著一個救人的項目。

記得他迷失的那段時間,阻擋我做大法的事,不讓我與同修接觸,監視我的行蹤。我去資料點,都說成去買菜。有時他還回家看我干什麼呢,看我不在家,就打電話厲聲問我在哪兒?每次接電話,我都是先打開窗戶後接聽,告訴他在菜市場。那個資料點的位置,正好在菜市場的道旁,商販的叫賣聲不斷,在電話裡能判斷的確在菜市場。

一次大早,他一上班,我還是照常去資料點了。剛到資料點的樓下,碰見了熟人,這個熟人正好去求我丈夫辦事。他跟我丈夫說:“我見到嫂子了,她在哪兒哪兒。”

實際上這個熟人的話,沒有任何惡意,他也不知道我在干什麼,就是隨意寒暄的幾句話。丈夫聽完後,打電話氣沖沖的問我在哪兒,我依舊打開窗戶接聽。晚上他回家後,無故暴打我一頓,還說著你天天買菜,你天天大早出門,你都去哪兒了?那次我沒有任何原由的被打,我更加認清了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迫害,的確是這個邪惡的東西,知道我在干什麼,它操控我丈夫干擾我。自那次起,我更加堅定的正念除惡,剷除那些阻擋我丈夫走回修煉的亂鬼。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丈夫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了,我有了穩定的修煉環境,做著我應該做的事。在此向師父叩謝,恭祝師父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650)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