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冒名顯才

鄭重


【正見網2016年02月10日】

宋朝有個宰相韓侘胄,為示風雅,廣交文人學士。

有一日,韓宰相正在書房與名士葉水心,品茗論詩,忽見家僮來報:“葉水心求見。”韓宰相先是一愣,俄而一想,決定當著貴賓之面,戳穿冒牌貨,於是傳令“有請!”

頃刻,走進一個丰姿俊雅、目若朗星的布衣書生。相互寒暄之後,韓宰相逢場作戲,故意提及葉水心中進士的幾篇文章。那書生拱手笑曰: “大人所言,乃晚生昔日之作,現已修改一新。”說罷,將刪訂之處即席吟誦了一遍。主客一聽,覺得確實比原著精彩高妙,不由得暗暗稱奇。

葉水心接云:“請教才子,何謂文章之道、文章之氣?"

那書生淡淡一笑,說:“文章之道,最忌浮滑,起承轉合,宜一鼓作氣;文章之氣,雖則如潮,乃須由漸而入,從無驟長之理。”葉水心聽後,連說;“誠然,誠然。他因另有所約,告辭而去。

韓宰相見眼前的這個布衣書生,才華閃爍,十分驚異,便直言相問:“適才向你求教者,乃葉水心者是也。難道才子與其同名同姓?"

那書生哈哈大笑:“賢翁恕吾鬥膽相稟,象葉水心這樣的文人,車載鬥量,比比皆是。然而,吾若不冒其名,恐九叩相府高門,也難得見到宰相大人。在下姓陳名讜,乃無名小卒是也。”說罷,拱手告辭,揚長而去。

韓宰相茫然無語,心中若有所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