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2年11月29日】

一.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正法進程的必然

通過學法和一系列發正念講真像的正法活動的磨鍊,我漸漸對師父關於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有了一個較清晰的體悟。在漫長的歲月中,整個宇宙大穹都偏離了宇宙的法理,所以宇宙的一切都不正了,包括舊勢力本身和對正法進程的一切安排都是不正的。正法是正一切不正的理,那麼正法的過程怎麼能受偏離了宇宙法理的舊勢力的安排和左右? 所以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是正法進程的必然!也是每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

但如何分清舊勢力的安排?怎樣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是我們需要認真對待的。

二.以法為師,全面認清舊勢力的安排

是從心性境界上跳出舊宇宙的概念,清除舊勢力賴以生存的宇宙空間的關鍵。

在佛羅裡達法會上聽了師父講:「……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的,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

當時聽了師父的講話,心裡感到震驚,朦朧的意識到,否定舊勢力的職責,但具體的不很理解,也比較茫然。

上次去德州後,看到邪惡勢力在當地布的一系列邪惡的場,翻開地圖看到竟有一條以邪惡的「610」命名的環城公路,把市中區圈起來,我一下明白了師父在佛州講法的含意,原來舊勢力在久遠年代以前就按排了這一切,幕幕往事立即浮現在我的眼前;長期以來,邪惡勢力對海外華人和各方面的邪惡影響和安排;我們弟子間長期遇到的磨難,矛盾和不協調的現象;去德州前普遍感到的一種受抑制的感覺;有些弟子,甚至有些負責協調的學員表現出的反應遲緩,磨難增大和人事之間的矛盾增加,還有失業、貧困、疲勞等等,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每當這些事情表現的突出的時候,必然是我們有大的重要活動的時候,每當我們講清真相的力度加大,進展較好的時候,受到的阻力就要大,而且邪惡勢力利用我們有漏的地方進行干擾和破壞也就更猖狂。舊勢力就是這樣迫使我們按著他們的安排走。就拿德州邪惡之首的行程 的安排就充滿邪惡的因素。德州是他停留時間最長、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我們發正念除惡的最好地方,可他來休斯頓之前,卻去芝加哥晃了一趟,致使我們大批的學員大量的時間耗於旅途,削弱了休斯頓第一天發正念的力量。第三天去農場致使二天晚上後半夜大家都忙於去農場,大部分時間又耗於路上,使我們疲於奔波,減少了在最佳位置發正念的時間和精力。 我們的行動幾乎都是隨著他們的計劃在做。師父在DC2000年法會上講「其實操縱眾生、左右正法的這箇舊勢力,它才是正法的真正的障礙。」如何突破這一狀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我們真正應該考慮的!首先應認清舊勢力的安排。

三.以大法賦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看待一切事物,面對各種磨難,首先檢查是不是舊勢力安排來破壞正法的,這是剷除邪惡、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寶。

我體悟到,每遇到問題時,如果首先我想到自己是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些障礙是舊勢力安排來破壞我助師正法的邪惡干擾,大法就與我同在,我們修成的一面就可施展,其威力所向無敵。否則,就會被抑制,甚至被邪惡鑽空子。

記得有一次學法討論會上,有一位協調人在講一次大型活動安排時,話語中不慎用了不太妥當的言詞,被在場的一位老學員當即嚴肅指出,使得當時的氣氛很尷尬、緊張,使本來嚴肅、正念的場破壞了,人們思想精力轉向個人之間的爭執的調節和是非的評頭論足了,而衝散了討論大型講真相除惡的主題,對活動的布置安排、準備工作造成了不良影響。

事後與當事的學員交流後,都認識到在那種場合下,那樣講不妥感到內疚,遺憾。

人表面看雙方都有不妥之處,事發偶然。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從修煉的角度看,從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高度去看就不同了。究其原因卻有著長期爭執積累的因素,而且這些爭執的發生積累都與正法有關,絕非一般常人的爭執,都是舊勢力長期以來利用我們修煉有漏之處,沒有去掉的執著和不良因素,製造了爭執的基礎,為了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和場合來干擾和左右正法活動。師父在2002波士頓法會上講:「我講了,整個正法時期,正法中所表現的一切,在歷史上都是舊勢力做了周密的安排。」

當看到這一層理時,我頓時感到跳出了這箇舊勢力安排的空間,進入到了一個嶄新的廣闊的世界,胸懷和眼界頓感無限寬闊和舒暢。原來不明法理之前正法之路是那麼的艱難,尤其當我們面對同修的爭執和自己遇到的磨難時,就事論事,追究責任和具體原因時,事情就顯的錯綜複雜。但當明白了這層法理之後,感到是那麼的簡單明了,真是大道無形,至簡至易,一旦明白了這層法理,舊勢力所布的場對我們也就毫無用處了過去看似複雜的爭執變的那麼渺小和可笑。

四.不斷堅定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是防止舊勢力破壞的根本保證

我悟到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正法對於我們對大法的正信的要求標準也不斷提高,對大法弟子在這根本上的考驗也加大了。這種考驗直至圓滿都會有的。而且這方面如果有漏是最易被舊勢力所利用,而且不僅僅是個人不能有漏,整體更不能有漏。

師父把發正念和近距離發正念的法理講給我們,是慈悲於無數的眾生,為了在正法之勢未到來之前,給無數的尚被謊言蒙蔽未得知真相的眾生開創一個公正和平的環境,使眾生得救,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個偉大的舉措。可是這樣一來觸及了舊勢力的命根,它們窮凶極惡地干擾破壞,極力地維持邪惡以達到它們的安排。從德國的警察不配合,冰島和香港的黑名單使學員受阻,德州各方面的干擾、破壞,都看出舊勢力已怕到了極點,邪惡到了極點。同時我們在和一些現在還走不出來的學員接觸中,我發現他的問題主要是:一對大法的正信不夠,二是對正法不太理解,所以只滿足於在家學法煉功,沒走入正法洪流之中,三是由於長期脫離正法修煉的整體,又處在正法時邪惡因素的多方面的干擾,使之處於邪惡因素干擾之中。

雖然他們沒有按照師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去做,但他卻表面上還在修大法,這同樣會給舊勢力以漏可鑽。加上我們整體尚未達到良好狀態,發正念的質量及各方面的協調安排都還沒有達到一定的要求,雖然大量地消除了邪惡因素使之大傷元氣,已到了極度虛弱的地步,但表面上還沒有達到我們所希望的效果。這樣的事件,自然就易被邪惡利用來動搖個別學法不深對大法還沒有真理解的,和對大法正信程度還停留在原來水平上的人。這樣在這個根本的問題上就給舊勢力可利用之機,使個別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給大法修煉的整體造成了巨大損失。

我悟到這些事的發生正是舊勢力利用我們整體上還有漏,舊勢力借用舊的理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檢驗。

師父在經文《路》中講道:「目前這場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弟子的,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師父還教導我們:「如果你們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磨難中走出來。」

最後讓我們牢記,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刻不忘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以大法中修煉出的正念消除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隨師正法到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