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的故事(二)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12月12日】

給公安講真相的故事(3)

學員:你好,請問是XX公安局(派出所)嗎?

公安:是啊,請問有什麼事嗎?

學員:是這樣的(或對不起耽誤你時間),我有幾件事情可不可以向您反映一下?

公安:好,請說 (或者是:你說吧。有什麼事啊?)

學員:是這樣的,聯合國的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已經公布了一件消息,證實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案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騙局,劉春玲是被一穿軍大衣的男子用硬物擊打後腦勺打死的。另一個消息,江XX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芝加哥被正式以「滅絕種類罪、酷刑罪、反人類罪」起訴,及動用媒體封鎖消息一事。第三件事情在國際間成立了一個國際組織,叫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該組織聲明:誓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份子追查到底。

公安通常會有這幾種的反應:你講這些給我們幹甚麼?有什麼用啊?你應該向上級反應才對。(或者是:你講這些對我們沒有用啊?你到底想講什麼?你講這到底是甚麼意思?那是你們那一邊的說辭,跟我無關。甚至於還可能說:沒有用,你管著著嗎?)

我說:您知道嗎?所抓的每一個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我們的親朋好友,都是我們國家善良的老百姓,至少絕大部分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國人。你是一個公安,你利用了你的條件,保護很多善良的老百姓,特別是在你所管轄範圍裡面的老百姓,就像文革一樣,那些利用職權保護了很多老百姓的好警察在平反之後,得到了每一個老百姓的認同,如果你能這麼做,我相信你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的。您知道嗎?

公安就說:那你到底是要向我們表達什麼意思?(或者是:你到底是有什麼訴求?那你是想讓我們怎麼做?)

我說:好好的善加利用你的職權,你的職務之便,保護你轄區內善良的老百姓們,保護法輪功的學員。不要讓這些善良的無辜百姓被送到勞教所遭受那殘酷又非人般的折磨。

公安就說:行(或者是:沒問題。懂了。知道了。)

有了一個很好的回應,我們互相道別。

語氣善心加正念(4)

以下是我打電話講清真相的修煉過程:

看到去年8月份學了師父發表的經文《快講》後,警覺到親口去跟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的急迫性,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每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想電話人人會打,因為起步晚,未跟上正法腳步,就拿出業務員拼業績的精神,每天規定自己要打50次電話講真相,因為急著講真相,講得很快聲音又洪亮,大陸同胞都叫我不要急,說慢一點,聲音低點,或者要求再說一遍。這時我學到講真相聲調要柔要低,不能像平常做業務推銷產品一樣,才不會引起反感。

當我更慈悲祥和,完全為對方好的心態下,他們罵我也樂呵呵,被拒絕和掛電話的機會減少了,越來越多大陸同胞願意聽我講真相了。但是對方大多被蒙蔽得太深,對我有怕心,不敢多跟我聊,雖然能聽完我的講稿,但總覺得沒有互動對談,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好像沒有完全清除他們對大法負面的想法。我真希望能跟他們像朋友一樣聊,了解他們的想法,更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

師父在法中早已教給我們,只是我悟性太差,唯有從實修中摔摔打打才能從中悟到法的真機。如果我們完全為別人好,對方會感動得落淚,還有我們的語氣善心,能觸動人明白的那一面。我們是以神的那一面正法,帶有常人的執著心如怕心、歡喜心是講不好真相的,還有要發正念剷除邪惡干擾。融會貫通師父教給我們的法理後,我終於能跟大陸同胞交流,像好朋友一樣有說有笑講真相,現在我每天花2--3小時,假日4--5小時打電話,結交了很多大陸朋友,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甚至想學大法,我記下他們的住址,寄了大法資料到大陸去。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