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心路歷程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歸真


【正見網2020年12月28日】

師父給了弟子向內找的法寶,我卻一直不會用這個法寶,一再錯過修煉的機會,最終在師父的點悟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明白了法理,得到了這個法寶。下面將我這幾個月的心路歷程整理如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年初,武漢肺炎肆虐全國,到處封城,封小區。這是神在大面積的淘汰人,救人急。明慧同修編輯了大量的真相資料,圖文並茂,特別好,大家配合出去發放。我和A、B兩位同修配合,每天做出真相小冊子出去發放,不敢懈怠。

三月份一天,我們和往常一樣出去救人,到一個獨立小區四合院,我們分頭去發,我發了兩個單元就轉到別的小區發放。和B打個照面,A還沒出來,她留在小區門口等A。這時一輛警車急速駛入小區,B預感到不好,在門口等了一會,不見A出來,心裡沒底,回來找我。我倆又返回小區。警車不在了,A也不在,我們到了她所有能去的地方找她,沒有找到她,也不知道她是被警察帶走了還是走脫了。同修建議先高密度發正念,第二天得知A昨天被小區人構陷,被警察綁架,還抄了A的家,A的丈夫保釋,於昨晚安全回家。我們認為警察也都明真相,不再參與迫害,也為這些眾生高興。沒有把迫害過程曝光。也沒再見到A,不知道事情的詳細經過。

沒過幾天傳來消息,國保科已給A立案,要加大迫害。大家才知道A那天被綁架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做了材料,A的丈夫把她保釋了出來,不讓她與同修接觸,她在街上碰到同修才說出經過。後因材料太多,國保科警察想立案,進一步迫害A。A當時法理不清,怕監控看到我和B,把所有的材料都說成是她一個人發的,以為我與B就不會被迫害,警察就不會追究。由於我們沒能及時與A溝通,不了解情況,沒有多發正念解體邪惡,也沒曝光警察對大法弟子犯罪,沒有及時向內找。給了邪惡喘息的機會。

我這才收集材料,把迫害過程整理髮往明慧,同時高密度發正念。但是有對同修A的情,對構陷A同修的人和綁架A的警察充滿了怨恨。心想都這時候了還參與迫害,沒有救要了,應該現世現報。完全沒有善念,沒有站在救度眾生的角度,把構陷人和警察當做要救度的眾生。同修與我們切磋,指出我們念頭中的惡。善的力量是巨大的,站在正法,救度眾生的基點上發出的正念才是純正的,才有法的力量。指出我們這個資料點整體有問題,讓我們暫停做事調整自己。被邪惡鑽空子,是因為平時沒有注意,我們在配合中有了間隔,應及時向內找。當時我學法不是很入心,強烈的做事心,強大的自我,沒有真正的向內找自己,到底修煉哪裡出問題了,一味的牴觸同修善意的提醒。認為我做的挺好,無論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停下來不去救人,繼續和B同修配合出去發小冊子。認為自己救度眾生沒有錯,把做事當成了修煉。其實我當時也有很重的怕心,但是怕做不好,被落下,不能和師父回家,執著圓滿。這些執著被做事心掩蓋著,還覺的同修負面思維重。帶著這麼重的私心,救人的目地不純,沒有慈悲心。可想而知救人的效果不是很好,只是做事。這些執著心是後來才悟到的。不久省專案組來本地,同修形成整體接力發正念。同修也多次提醒讓我們停下來調整,磨刀不誤砍柴工,別一意孤行給整體造成損失。我們小組暫時停下來了,發正念,大量學法。怕的物質漸漸減少,我和B覺的調整的差不多了,又繼續出去發資料。沒有深挖自己的執著,舊勢力看到了我的人心。

六月初,政法委人員打電話騷擾我丈夫,讓我在「保證書」上簽字。我不配合,他們就拿孩子的前程,拿退休等各種手段恐嚇我丈夫。開始我還想依賴常人給我擋著,躲了起來。認為找不到我,家人也不配合就沒事了。舊勢力看到了我的人心,利用惡人頻繁的騷擾我的家人,家人畢竟不修煉,承受到極限,怨氣很大。我想我必須去面對,我找同修切磋,同修都從不同角度和我交流,增強了我的正念。我想有師父在,有這麼多同修鼎力加持,我可以應對。我給社區給我打電話的負責人回過去電話,和他談了很多,我談了我為什麼學大法,大法在世界洪傳盛況,大法基本真相等,最後他要求我簽三書。我拒絕,告訴他我不能因為這件事讓他犯罪,希望他有好的未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慈悲對待騷擾我的人,解體了邪惡的迫害。

這件事情過去後,我的怕心也返出來了,這時我才意識到我真正心性的位置。因為我們資料點同修連續被騷擾,一向配合很好的B同修腳也腫了。同修建議資料點先暫停,剛好我家先生在外地打工,派車把我和我母親(同修)接到外地。

本來以為換個環境可以好好調整一下,可離開了整體環境,一下子沒有了學法煉功的氛圍。邪惡控制常人說不用天天學法,就是苦修做好人就行,做個好人就能證實法。我當時由於怕心很重,張不開口講真相。明知不對,卻默認了這種說法。走了舊式力安排的路。離開了資料點,似乎沒有了壓力,正念也發的少,有時不發。大法書拿去也很少拜讀,五套功法只有第五套還能堅持,一點點的正念就不足了,混同常人。時間長了不能做三件事,又沒有向內找自己,心裡焦躁,怨氣很大。七月初我回本地辦退休,坐我妹夫的車,我和母親同修年初存了幾袋糧食。因為這件事情妹夫絮叨很多次,這次非要把糧食拉走。我心裡發煩,怨氣很大,在下樓的時候,腳重重的崴了一下。當時告訴自己我沒事,我有師父。堅持正常的走上車回到工地。後來腳底腳面全都是青紫,我非常內疚,由於自己沒守住心性,讓師父替我承擔了業力。

這時我才意識到我該好好找找我自己了,找到了自己的怨恨心,黨文化的爭鬥心,周圍的人看不到我的善,妹妹說我像刺蝟,誰說啥,都頂回去。我開始發正念剷除怨恨心,爭鬥心。我沒有站在A的角度替她著想,其實當時A的狀態並不算好,我與B一味的拉著她做事,以為這樣才是精進。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舊勢力抓住我的人心,從各個方面對我進行干擾,給我加大工作量,每天在食堂做飯十個小時,其它時間還得記帳。不讓我有時間和精力調整狀態。對我的身體也加重病業迫害,不敢吃飯,稍微多吃點胸悶得喘不上氣,一宿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晚上我強迫自己背法、發正念。師父慈悲,怕我被落下,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可以看到明慧文章,同修的切磋,給我很大的啟發。我慢慢的反思自己,這二十年的修煉,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是不會修,執著自我,堅持自我。拿師父的法修理同修,從不查找自己,即使說向內找,也是浮於表面,證明我按師父法做了。執著於名,我修的可以,證實自己。我發現我的根本執著就是執著自我,無論在家裡,在外面都很強勢。想利用法達到自己圓滿回家的目地。執著圓滿,而不是師父要啥、法中要求做啥就做啥,出去救人的事一不做了就心裡不安,怕回不了家,都是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做。我和師父說,我不要這些,我要在法中規正,我加大力度發正念,師父點化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慢慢的病業假象消失,在經過兩個月的時間我和母親又回到了本地,容入整體。

感恩師父慈悲救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感謝同修無私付出,在這我向我曾經傷害過的同修說聲對不起,最後用師父的法《實修》與同修共勉:「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

(1)李洪志師父講法《洪吟》<實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