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生命都有一個去向與歸宿

心空


【正見網2021年04月12日】

世間百年,轉眼一瞬,肉身的死亡可不是生命的終結,人的生命都有一個去向與歸宿。一則民間故事可以給世人解惑。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山東濟南市平陰縣有一個大的村莊叫洪港池村。村西住一位「好先生」,村東住一位「惡先生」。這個村的人大部分姓韓,所以這兩家都不例外。

村西的韓先生因為心慈面善,不管什麼人求到他,他都很高興的幫助人,尤其窮苦人家求到他時,總是先把人叫到家中吃飽飯,再用口袋裝上糧食,讓他背回去,而且一再告之不用還。如果是和尚、道士來化緣,自己親自迎出來讓在上座。他還自己花錢為村人修橋、補路。久而久之,子孫們都受「好先生」的感染,都用一顆善良的心對待所有來尋求幫助的人。久之,十裡八村的人都稱其為「好先生」。

村東的這位正好與「好先生」相反。不管什麼人去求他,即便是親戚他也六親不認,就像一隻鐵公雞一毛不拔。窮苦人到他那求助,不但不給還口出不遜。修行的人去他那化緣,不但不給,有時還放出惡狗,誰也進不去。他的子孫也都像他那樣對待來求助的人,橫眉立目,心狠口惡。所以世人也送他一個外號「惡先生」。

這一年的夏天,「好先生」壽終去世了,大戶人家講排場,老人去世得停放七天。可「好先生」死在三伏天,到第二天屍體就開始腐爛,還招了很多帶尾巴的蛆蟲,送老衣全部被血水污染。「好先生」的兒女們沒辦法,勉強停放三天就匆忙出殯了。兒孫們都非常傷心、難過。

同年的冬天,「惡先生」也去世了。由於「惡先生」死在三九天,他的兒孫們把他足足停放了七天才大吹大擂的出了殯。而且放出風來:都說我家不好,說我家姓惡,我家老人為什麼去世在冬天,身上乾乾淨淨,老天就是對我家好。

「好先生」的兒子聽說後更是心中不平:我家老人行了一輩子的善,臨走也沒落個乾淨身,還不如人家時時處處行惡的好。越想越傷心,怨老天不公。兒孫們一商量:從此以後行惡不修好。就這樣,「好先生」的兒孫們日復一日的硬著心腸開始行惡:來要飯的不給了,窮苦人家不幫了,化緣的也不給了。

就在「好先生」過周年的那天早晨,來了一位老和尚,非得在他這化緣。「好先生」的兒子說:「請走吧!我家已經不行好了。」然後就把老人逝世的經過講了一遍,越說越傷心。最後說修好不得好,還不如行惡,老天爺太不公平了。

老和尚微笑著聽他說完,說:「施主我給你看一樣東西,你就不這樣想了。」

老和尚一邊說一邊從懷裡掏出一面銅鏡,他好奇的過去一看,只見父親身著綾羅綢緞,衣服上掛滿了名貴珍珠,鶴髮童顏,正坐在太師椅上喝茶呢!屋裡屋外好多人伺候著。老和尚說:「老先生穿走的滿是血污的衣服就是現在穿著的衣服,那名貴的珍珠就是陽世爬在身上的帶尾巴的蛆蟲。」兒子睜大了眼,張大了嘴。

老和尚說:「你再看看惡先生。」說著把手中的銅鏡一翻,只見穿一身亮麗綢緞壽衣而走的惡先生托生成渾身黑亮皮毛的毛驢,被人牽進一間破草屋拉磨,磨的四周站滿了人,這些人就是當初求幫忙他不幫的人,這些人每人拿一根粗棍子,毛驢拉磨的時候經過誰的身邊誰就高舉棍子喊打,把它打得血肉模糊。那是因為惡先生欠這些人的債沒還,只能去世後用這種方式還債。而且一年四季一刻也不許停,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不停的拉不停的挨打……

好先生的兒子看到這裡恍然大悟,連忙合十說:「謝謝師父點化!我們全家還會像父親那樣修好行善。」話沒講完,只見一道金光。一抬頭,老和尚已經沒有了蹤影,他知道這是神佛點化。從此一家人更加行善修好,更加誠心的對待化緣的修煉人。(事據明慧網文章《民間故事:好人與惡人》)

人行善一定是福報,人作惡一定是惡報,世間是個迷的社會,人看不到真相。正因為人看不到死後的去向,所以才有人間各種混亂的認識。善惡有報才是天理。古人看不到,但是古人有傳統文化的薰陶與影響,結合身邊發生的與祖輩上口傳心授下來的很多善惡有報故事,人相信天理是公平的。上文中的「好先生」與「惡先生」的結局如果直接顯現給世人,誰都會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就會破了世間的迷。神佛會通過各種方式點化給人,老和尚的出現就是神佛點化「好先生」的一種方式,鼓勵後人繼續行善。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好先生」會被當作「傻子」恥笑,被當作敗家子;「惡先生」會被世人推崇,當作能人、強者、有本事等,這不是道德無存了嗎?好壞不分了嗎?中共鑽了人看不到宇宙真相的空子,把對人真正有益的傳統文化強行摧毀了,給人灌輸了一套引誘人下地獄的黨文化。

小時候,人們在探討人死後的去向時,最愛說的一句話是「死後見馬克思」。馬克思相信撒旦魔鬼,鼓吹地獄烈火,他的死後歸宿一定是地獄。中共鼓吹沒有天堂地獄,它又宣稱人「死後見馬克思」,這不是自相矛盾了嗎?實際上中共非常清楚,它給人引領的道路就是通向地獄之路,它打擊善的,推崇惡的,按照傳統文化觀看,就是放棄福報,只要惡報。跟著中共走,就是走向地獄深淵。

現在這話中共不宣傳了,它怕引起中國人深層次的思考,它講慾望、享樂至上,可以為了肉慾的滿足為所欲為,這還是灌輸給人作惡的思想,只是更狡猾,看似為了人們的幸福生活,而是害人更深。

中共說人一死了之,它骨子裡知道人死後生命都有去向與歸宿,它的目的是毀滅人類,它就鼓動人多作惡,人死後就去不了神佛的天堂享福,只能是下地獄遭受惡報。所以中共並不滿足於人肉身的死亡,它通過敗壞人間道德,蠱惑人在做盡壞事中隨著肉身的死亡,生命被打入無生之門,形神全滅,生命徹底銷毀。這個結局人看不到,所以對於中共的罪惡目的人理解不了,只覺的中共的言行很怪異,違背民心與天理,中共鑽了這個空子。

但是法輪功真相能講明白,除了道理上善言相勸之外,在真相資料裡也有很多真實的例子。如中央電視台的播音員羅京,自己都炫耀自己的嘴發出聲音能影響十幾億中國人,19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的謊言絕大部分都是通過他的嘴發出來的,而且還陰陽怪氣的。羅京遭了惡報後肉身死亡,生命的去向如何呢?有法輪功學員看到:他在死去的這些年,已經承受了地獄所有的一千八百種酷刑三遍之多,此時正被兩個牛頭馬面的鬼使押往無生之門。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身上每個細胞都在顫抖,為他未來永無止盡的痛苦命運而哀愁。   

黑龍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朱憲福,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擔任五常市610辦公室主任,直接操控指使多人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並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多行不義終遭天譴,於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卒年67歲。一大法弟子用功能看到朱憲福被兩名身穿黑色古代官服的冥府鬼使,用鐵鏈鎖住頸部從家中帶走,朱憲福的魂魄離開肉身時,還回頭看了一下他的家人,臉上滿是憂傷和留戀。他戰戰兢兢的問陰差:「我們去哪?」鬼使怒目道:「無須多言,到時便知。」

另一個鬼使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生前作惡多端,誹謗佛法,殘害修煉人,姦淫婦女,怕你是入了地獄,再無出日,何必在此多言聒噪。」朱憲福被押至閻王殿前,此時他的記憶全部打開,前生的所作所為全部展現在眼前,本為得法投胎人世,卻在有人身時干盡亂法壞事,此時他內心懊悔之意不勝言表,卻也為時已晚。閻王審核生前善惡簿後,大怒道:「將此破壞佛法的爛鬼打入第十八層地獄等待審處。」閻王怒視朱憲福被押走。心中默念:「死鬼囚」!

一個大法弟子在文章《定中所見 - 陰司律法簿.地獄遊記 (二)》中看到:目前各層審判殿對於迫害死法輪大法修煉人或抵毀大法的惡人、信撒旦邪教之人、同性思想亂世間倫理、色淫亂倫之人、殺人害命(安樂死等於自殺)、酒駕害命、詐騙害人、不忠不孝之罪魂,其判刑最甚可怕。十六萬二千多層地獄中,各種刑罰都有,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人間的說法,而地獄則是九倍再乘九倍的倍數還罪,可怕至極,因為人間的理是反理,所以許多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如果連自己的生命都不懂得珍惜,而因為因果業力痛苦,想自己用人為的方式結束生命,那也是在造殺生之業中,這是千古不變的理,也是陰司律法整個法界的定律。

地獄中存在於最底層最極刑恐怖的無生之門,到底為誰開?

在罪魂走完遙遙無期的地獄之刑後,所有那些迫害死法輪功修煉人的惡魂、邪靈、舊宇宙因素,與跟著江澤民集團迫害與抵毀大法行惡的惡人,將入無生之門,我見到那些惡魂,它們都痛不欲生,它們希望快點結束,但又無法結束這個痛苦中承受著痛苦,這是何其可怕! 就是入無生之門後層層消毀這罪魂的經過,形神全滅!

法輪功真相的傳出是為了救人,就是要把人從這樣的惡報中救出地獄,生命有好的未來。那些明白真相,作出選擇的,生命真的在地獄中除名,不僅人間得福報,生命的未來也有一個好去處。筆者在此摘錄一則來自於明慧網的真實故事。

父親訴說被地獄除名的經歷

我(作者:大法弟子)的家鄉在福建閩北山區。我和妹妹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父親今年86歲,他很認同法輪大法好,在邪黨迫害大法最嚴酷的時期,他曾幫助法輪功學員,並保護過大法書籍。

今年2月1日,老人家不慎摔倒了,送醫院拍片,醫生告知是尾椎脊骨斷了,建議馬上手術。老人卻不願意做手術,一定要回家。回家躺著痛得哼哼叫。我和妹妹知道後趕到父親家,叫父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按照我們教的,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第八天,即2月8日這一天,爸爸感到很難受,他歪著頭問妹妹:「法輪功是什麼?法輪功書那麼大本,能看得懂嗎?」妹妹當時就對父親說:法輪功很好,法輪功書中說的都是叫人做好人,做最好的人。於是父親就大聲不斷地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救救我!」

當時我和妹妹都在父親身旁照顧他,突然發現父親此時好像在跟誰辯論似的,嘴在不停地說:「法輪功就是好,我雖然沒有文化,但我知道法輪功書是教人做好人、做好事,書裡頭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一會兒父親雙手高舉,酷似捧著什麼,嘴裡問道:「你們一次次抓我,第三次還用鐵鏈來銬我,我又沒犯法,憑什麼來銬我,就是世間的理也不合法,我不去。」他雙手繼續高舉著。一會兒只見老人很激動,流著淚叫道:「來了,師父。我要雙手合十、跪拜。」當時我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以為他說夢話,總是把父親高舉的手拿開放下。(事後父親告知,他雙手捧著法輪功書。原來他當時是在對陰間的生命講話,不讓它們把自己帶走。)

 到了第二天早上,父親激動告訴我們他在地獄被除名了,還說:「八號這天十分危險,有很多人來抓我,是我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救我!』我看見師父穿著袈裟坐在蓮花上來了,全身金光閃閃,師父把那些人趕跑了。」說到這父親已經是淚流滿面。

現在父親身體已康復,能行走了。我親眼見證了父親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就很快好了。這件事在我們家鄉震動很大,很多親友都來探望父親,父親就一遍一遍地敘述著那天在他身上發生的一切,大家都覺的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同時更加明白了邪黨迫害法輪功,是靠假話、是違法的。

繼續跟著中共走的,生命的去向與歸宿只能是地獄的無生之門,形神全滅,生命銷毀;明白真相得救的生命不僅在人間得到福報,還會有一個美好的歸宿。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