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體會 - 修煉是嚴肅的

如初


【正見網2021年04月20日】

自從背法以來體會良多,師尊的每段法都對我有不同成度的點悟,修煉的狀態也在發生著變化,願意寫出體會與同修交流,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全面跟上正法進程。

一、修煉是嚴肅的

「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 (《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我悟到師尊講的法理絕不是常人中的道理,不象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而是成就宇宙的天法,是宇宙能夠存在的根本原因,所以就是極其嚴肅的。比如常人中的法叫作法律,在人這一層是非常嚴肅的,可比起這天法來差的不知有多遠。這宇宙大法在神看來都是非常嚴肅的,是神聖不可侵犯、不可褻瀆、不可輕慢、不可拿來開玩笑的。個人悟到,違背了宇宙天法,在天上看就相當於違背了天條,這是任何生命、再高的生命也不可觸犯的宇宙根本原則。而師尊講的這宇宙天法表現在表層人間,就是這本在常人中看似普通的書――《轉法輪》。

我們知道過去修煉的人持咒,還有密宗的打手印,就是佛的某種語言,而《轉法輪》中句句都是師尊的語言,所以書中的每一個字都不可忽視。我們要把這天法擺在心中最高的位置,當一個生命把法擺在哪裡,那麼法就會把這個生命將來給擺在哪裡。比如現代科學,儘管其不信神,但畢竟給法擺了一點位置,它研究了人體科學和承認了特異功能,但整體還是在排斥,所以法將來也會把現代科學留下來,但位置一定不會很高。如果我們還在迷信科學或迷信醫學,那麼我們把法往哪擺?把自己又往哪擺?如果對病業還認識不清楚,那麼真的很難修煉。

「天上對得正果要求很嚴哪,不象人想像的。」 (《轉法輪(卷二)》〈在大嶼山講法〉)

我悟到不止在修煉上是嚴肅的,即使做普通的事也不可隨心所欲。因為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就這層人皮來說,那些低靈、動物附體都求之不得,副元神、甚至一些神都想加以利用。如果我們不能夠時時刻刻的保持正念,那麼不正的因素就會乘虛而入。可能很多時候我們都習以為常了,只有在修煉時才會注意自己的思想,其實這種還是沒悟到法的更深內涵,因為我們這一門是法煉人,時時刻刻都在功的演化當中,所以要時刻考察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則還是有可能會不自覺的練邪法。

還有學法犯困的問題有時認為是小事,我們知道西遊記裡的唐僧在取經面見佛祖時,如來佛卻說:「聖僧,汝前世原是我二徒,名喚金蟬子。因為汝不聽說法,輕慢我之大教,故貶汝之真靈,轉世東土…」 就是說只因學法時態度輕慢才遭的這九九八十一難。另外學法的姿勢也是敬法的一部分,記得明慧網開天目的同修講過,另外空間的生命聽法時都是跪著的,我們大法弟子最好是盤腿,站著或坐著也可以,總之身體要端正,躺著、歪著、溜號、犯困,這就是不敬法的表現。還有大法書和大法資料的擺放也要選好位置,如果大法弟子不敬師、不敬法,那舊勢力可抓住最大的把柄了,一定要注意!

如果我們不能夠嚴肅的修煉,不能夠嚴格的向內找,學法不入心、煉功不靜心、發正念不專心、講真相不用心,碰到事情滿不在乎,或者總是在看表面的對錯而不是找出自己的執著,那又怎麼能提高呢?修煉人講身、口、意,做過的事、說過的話、想過的念是否有執著?當我們在夜深人靜時面對師尊的法像,回憶自己全天的所作所為,有沒有不好跟師尊講的?如果有,那肯定是不符合法的地方,以後就要立即改正,絕不拿修煉當兒戲。不然將來我們有何面顏見師尊?有何功德成正覺?

「那佛把握不好還往下掉呢,何況你是個常人中修煉的人!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功能,多大的功能,神通顯的多大,你一定要把握住。」 (《轉法輪》〈第六講〉)

最近我悟到了很多法理,發現自己的層次在不斷上升,發現常人中的事情也就那麼點兒事,很多事情一目了然,但同時自信心也在不斷的增強,有時已經表現的有些過份了。有幾次與常人理論時竟然表現的非常強勢,我發現自信過度就變成了狂妄自大。這還沒出功能呢,只是悟到了些法理就這麼牛氣哄哄的,要真出了什麼功能,那還不得飛上天?還是得嚴格要求自己,嚴肅對待修煉,要注意修口,不能隨意亂說、不能肆意妄為。當然嚴肅是我們內在的要求,而外在表現上、對別人的要求應該是和善的,這才是向內找,否則就是向外找了。

二、現實是虛幻的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 (《轉法輪》〈第二講〉)

我悟到修煉之人不管有什麼執著心、追求什麼好東西,都是在這虛幻當中的假象,追逐名利轉眼即逝,人世間沒有任何東西能長久,連常人也說很多東西都是浮雲。還有幸福、苦難和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也會隨著時間而慢慢淡化,如果我們總用常人的眼光來看待問題,就會把修煉淡忘,慢慢的混同在常人中了。在眾多的執著中我認為對人心影響最大的就是利,利益之心是所有人的通用執著,不管男女老少、古今中外都存在,所以在這方面要格外注意。

「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 (《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還是說一個夢吧,說我是一個億萬富翁,我家也是富麗堂皇,我和夫人在家開宴會,來的人全是億萬富翁或社會名流,我們推杯換盞的說著文明用語,但我總感覺這個圈子的人說話言不由衷,互相之間都沒有真心實意,都只是逢場作戲而已。等他們走後卻傳來了一個壞消息,據說有仇人已經盯上了我家,為了保護我們的人身安全和家庭財產,不得已臨時聘用了四個保鏢,由我貼身帶一個,夫人貼身帶一個,剩下兩個留下來看家,雖然感覺人數少了點兒但是沒有辦法,這貼身保鏢是按小時收費的太昂貴了,即使億萬富翁也有點消費不起,然後我和夫人都出去工作了。本以為沒事了,但等我們回來時卻發現家裡著火了,東西全毀了,兩個保鏢也全死了。經過調查發現一共來了兩個強盜而且都帶著槍,第一個強盜打死了一個保鏢,然後另一個保鏢馬上還擊殺死了這個強盜,但另一個強盜又殺死了這個保鏢,然後放了一把火燒了我的整棟房子。雖然財產損失了,但好在人沒有受傷。醒來後我感覺當億萬富翁真的很沒意思,還不如普通的老百姓,至少能夠安穩的睡覺、交幾個真心的朋友。

「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 (《轉法輪》〈第二講〉)

我悟到人的一生已經被高層生命定好了的,無論怎麼努力其結果也只能是大同小異。所以走修煉的路就會受到師尊和正神的加持,走常人的路就會由低層的神按照原來的劇本在走,如果心變壞了而走邪路就會招來低靈附體。那些假氣功師、犯罪分子、邪黨惡徒就是附體這種狀態,為了表面的榮華富貴,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了邪靈。所以我們作為正法修煉之人,一定要在心中時時裝著法,把眼前的一切視為虛幻,不給邪惡任何可乘之機。常人社會的現實,我們把它看的越虛,就越不受其干擾,就越容易向內找,就越容易悟道。

三、交流是向內的

「法會就是要在交流中看一看別人怎麼做的,自己怎麼樣去做好,不是來聽新奇來了,因為你也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我悟到交流應該是向內找的。當前的同修交流一方面是通過明慧網,另一方面就是集體學法後說說自己的體會。關於集體學法我認為有三點好處,一是從外在形勢上對學法有個約束,讓我們能夠更加認真的學法;二是可以集體交流心得,使我們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三是可以傳遞信息和資料,使大法弟子能夠儘快的形成整體,共同解決某些問題。另外還有集體發正念,人多正念強。但很多時候學法小組都被干擾了,有的是被邪惡破壞了,有的是自行解散了,我們在嘆息的同時都應該深挖一下自己的原因。因為修煉不是混日子,除了外部原因,我們一定要向內找到自身的原因。修煉之人要明明白白的提高,不能象過去那種副意識修煉、主意識稀裡糊塗的狀態,如果只是想混個「畢業證」,那還是把修煉當兒戲。如果修煉的人不能把自己的觀念和執著全都去掉,就像那個瓶子不把髒東西都倒出去,那麼高層法理就裝不進來,就永遠無法提高。

另外當面交流不方便也可以寫體會交流,這是我寫的第九篇體會,從最開始的不知道怎麼寫,到現在的好幾頁的寫,以前我也從來沒想到我會寫這麼多字,看著自己的體會一篇比一篇深刻,同修們的反應也給予了一定的認可,我知道這條路是走對了。可我還是希望周圍的同修也能夠寫一點,我也想看看你們的體會呀,有的同修從來沒寫過體會的我也有些著急。我這裡的經驗是,通過口的交流還是會有很多沒用的話,即不深刻也不利於記憶,而寫在紙上的體會就精華的多,而且方便查閱。能說就能寫,推薦身邊的同修們都試試吧,我就是試著試著就會寫了,大家都寫寫,這就是小型法會了。

「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 (《轉法輪》〈第三講〉)

我悟到我們集體學法時師尊一定會為我們看護,這麼好的學法場為何會被破壞?還不是我們自身沒做好嗎。學法不能入心,交流不向內找,沒在法上認識法,不能夠按師尊的要求成為純淨的學法環境,當然容易被干擾了。至於發正念除了四個整點,只要有時間就應該多發,在天目沒開時為了使正念完全發揮,儘量不要局限於某個點,就是全面清除邪惡。

「魔看到人心不正紛紛出洞禍亂世間;神佛見人心不正紛紛離位棄廟而去。廟中被求財求利的人帶進很多狐、黃、鬼、蛇,這樣的廟還能不砸嗎?罪在世人。」 (《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我悟到學法小組解散了就是我們自己沒做好,不管是被舊勢力干擾還是被惡警干擾,都是由我們的各種執著心引起的。另外解散了我們就不認真學法了嗎?別人掉隊了我們就不努力修煉了嗎?師尊不講新的法我們就停止不前了嗎?處處都靠師尊、靠同修、靠外在因素的幫助才能提高,難道我們將來也要把這些外在因素一起帶上天國嗎?

我們在交流中,有時為了說清楚事情經過,經常把一些常人中的小事從頭說,其實就是因為某個執著心而引起的矛盾,前面卻用了大量時間在解釋為什麼會犯這個心,最後只是簡單的講了幾句向內找的話,應付了事,還有時對邪黨的行為和當前形勢的變化太過用心,從文革、香港到當前的武漢肺炎,歷數邪黨的種種罪過。這種方式說是交流心得,倒更象是在常人中發牢騷,邪黨再壞,它也只是個低靈附體,它背後的舊勢力找藉口毀人,才是真正的根本原因。作為修煉人不給舊勢力找藉口的機會,凡事從自身上找原因才是正道。

「而煉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特別在佛教中,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說你走魔道。」 (《轉法輪》)

我悟到要想清除舊勢力和邪靈的干擾我們必須按照法的標準,在師尊和正神的加持下才能做到,如果我們不在法上,碰到事情又不知向內找,總是就事論事,或者在說邪黨如何壞,就掉進了它們的圈套。所以同修之間在談體會時,最好是圍繞著自己的執著心來說,我有什麼心,是怎麼發現的,怎麼悟道的,怎麼去掉的,在痛苦中通過師尊的哪段法受到了加持才過的這一關,這樣才是大法弟子真正的交流方式。我在這方面確實做的不好,以後一定會多加改正。

 「你不能用你知道的事情當成法輪大法來傳,否則你傳的就不是法輪大法,你等於破壞我們法輪大法。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講,那不是法,不能夠度人,也不能夠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誰也講不了這個法。」 (《轉法輪》〈第三講〉)

我悟到在我們交流的時候,除了講出自己的體會以外,最好是把這些體會的來源,也就是師尊講的某段法引用出來,引用的時候儘量完整,如果是大概意思那也要說清楚具體的來源。如果只是講自己的體會而不引用師尊的法,那就只是自己的那點東西,就失去了根,也就是說不管我們悟到什麼都站不住腳,因為都是不同層次中的一點兒理而已。如果拿同修的話當成了修煉的指導,而不是用師尊的法作指導,那就等於是學人而不是在學法。

還有以前經歷過的事情所悟到的法理,也不能總是固定觀念認為就只能悟到那種法理,因為我們的層次在不斷提高著,狀態也在不斷改變著,心性、悟性整體都在提高。當回首往事的時候如果還是當初的眼光,那就相當於對那件事情的認識還是沒有提高。

「所以他講「身、口、意」。他所講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壞事;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 (《轉法輪》〈第八講〉)

我悟到其實一個執著的發現、一件矛盾的產生,是從意、口、身這個順序發展起來的,也就是先在思想中有了某個執著心,然後這個執著心又通過口表述了出來,再發展到後來就會因為親身做了某件事而產生矛盾。當我們把注意力只放在事上的時候,就只是在修身而已,意和口還是沒修到。如果從最根本的意開始,從思想中把一切不符合法的因素都修掉,那麼不管是口還是身都會同時修好。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年來我們發現,有的同修做事轟轟烈烈卻提高的很慢,而有的同修做事平平淡淡卻提高的很快,那是因為他注重了意的修煉,從思想方面、內在方面真正的轟轟烈烈的在修。

「有許多學員,當你碰到矛盾的時候,心裡頭忿忿不平的時候,你想沒想過你的氣是在和常人生。大家想一想,佛、神,那偉大的覺者,他會和人生氣嗎?絕不會的。因為他沒有在人的層次中,沒有常人的情。」 (《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我悟到當我們在尋求表面對錯的時候,很可能就會生氣,而生氣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因為生氣是情,而情又是低層的物質,也就是說在我們生氣的時候已經掉在低層了,或者說已經被低層的東西干擾了,所以不止是和常人生氣,即使和同修生氣也是不對的。所以以後不管遇到任何事情,再不公平的事,誰要是惹我生氣了,一定是我哪裡做的不好,至少是有了某個執著心而引起的,那麼就必須先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再不斷的向內找,挖出這個深藏多年的執著心。所以不管是高興也好、生氣也好,常人也好、同修也好,無論遇到任何事都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

四、背法的好處

「可是有許多地區,很多學員都背的非常熟,人家學習的時候根本都不用書,都背著念。」 (《法輪大法義解》〈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

我悟到這宇宙中有無數的生命和信息,都會對我們的思想造成影響,再加上人類空間的敗壞物質、表層人皮的低層干擾和我們自身帶的各種執著、觀念、業力等等,所以造成學法時心不靜,這就相當於主意識的外面由各種信息包裹著厚厚的東西,如何能入心?很多時候表面在學法,思想中卻有各種念頭在不斷的往出冒,即使嘴上念對了也沒有入心,所以當把書放下的時候沒有任何收穫,有時候連剛剛念過的某些內容都忘了。記的剛開始學法的時候真是如飢似渴、全神貫注的學,最開始每句話都有新意,後來學法時就感到只有一少部分有新意,再後來只有個別的話有新意,最後完全沒有新意。那段時間我很困惑,不知道師尊為何不點化我了。

「什麼都沒有變,師父還是當初的師父,宇宙的法永遠都不會變。(熱烈鼓掌)只是我們在這場迫害中,這場所謂的考驗中,有的人去了執著,有的人沒去執著,有的人反而增加了執著。這就是在這場所謂的考驗中表現出來的狀態。是你們在變,是大法弟子在變。不向正的方面變,那就向負的方面變,一定的。」 (《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悟到學法不入心還是自身的問題,考慮再三我只能背法了。其實我學法已有二十餘年,但之前一直不敢背《轉法輪》,認為字太多、太難背,不可能完成,但自從下定決心背法後,每日堅持到現已經背到第三講了,回頭來看真是後悔自己沒早些背法,不然早就背完了,都有可能背過不止一遍了。通過背法,以前認為的講科學、講故事、講功能等等現在發現都是在講法,以前雖然在道理上知道,但現在是從法理上真的悟到這一點。還不止如此,關於神的存在狀態、人在迷中的狀態、還有講真相、注意安全、邪魔的迫害、邪黨的存在、附體和外星人的狀態、宇宙的正法、舊勢力的成因、偏離法的原因和其在正法時期的表現等等等等,其實在《轉法輪》裡早就明確的講過,只是以前不用心悟不到而已。那種如飢似渴的狀態終於回來了,精進之心和修煉如初的狀態全都回來了。

「古人有句話叫:朝聞道,夕可死。當今人類能真正知其涵義的已無人可數,你們知道嗎?一個人的思想裡已經裝進了法,那麼裝進了法的那一部份不就是同化於法了嗎?聞道者死後那一部份將去哪裡呢?我要叫你們多學法,多去執著心,放下人的各種觀念,是要叫你們帶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圓滿。」 (《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我悟到因為背法是我們修好的一面和沒修好的一面都在背,這是在思想中同化法的最好辦法。我在背法時多次發生過奇怪的事情,比如同一句話在反覆背誦時經常會感到陌生,好像某些詞或某個字從來沒看到過,這種感覺就像盯著某個字看時間長了就不認識了似的,有時候同一段內容連背多遍本以為全都對了,但用錄音回放時卻發現經常有背錯的,有時候錯的還不是一個地方,真是不背不知道,一背嚇一跳。在背法中丟詞、落字、填字、改字、總是不自覺的加入自己的話,同一句法連續背誦多次都會出現這種情況,試問如果我們只是走馬觀花似的通讀,那麼在思想中又能留下多少法呢?而且背的時候是不能溜號的(否則肯定背不下來),而讀的時候是經常溜號的(集體學法也是一樣)。又因為法背的不熟,所以在跟同修交流時,有時想引述某段法時只能說個大概意思,有時連具體的出處都想不起來,又不敢隨便說,就吞吞吐吐的很難受。那我們還不背法,等待何時?

「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轉法輪》〈第九講〉)

我悟到背法這件事情一定要下定決心才會想出辦法去克服困難,總在考慮背或不背,倒不如先把這決心給下了,然後每天就考慮如何背、如何儘快的達到目標。有很多法理在不背法時很難悟的到,所以我還是堅持認為所有的同修都應該背法,不管年齡大小,即使年齡大、記性差也得背,最起碼在我當前這個狀態中看是這樣的。其實我在背法時也是困難重重,因為我背法的速度其實很慢,說起來也很慚愧,大概100字需要半小時或一小時,這還是指思想全部集中時的背法時間,還不包括溜號的時間。如果把影響背法的因素和每天做的事全算在內,那麼一整天的時間也就能背個一段兩段的。所以背法時每一段對我來講都是考驗,特別是較長的段落真的是很難背,好在我早已下定決心,只是進度快慢的問題了。

我背法的經驗是這樣的,環境儘量選擇安靜的地方,我先把當前段反覆通讀多次,讓心裡有個清晰的整體印象,然後劃分成句來每一句單獨的背個十遍八遍的,能夠連續背誦多遍不出錯時再背下一句,當最後一句也背完後再回過頭來從第一句開始從新背;當每一句都背的差不多、背了上句就知道下句的時候,再連續多句一齊背。比如當前段是9句,那麼就可以先3句、3句的背,然後再將9句合起來背;此時所有句都背的差不多了,但個別的字還是總錯,那麼就用錄音不斷的糾正。有時明明已經背的很熟了,卻就是差一兩個字錯了,心裡真的好苦惱,那也得再從頭繼續背,不斷的糾錯,不斷的又出新錯,再不斷的用錄音糾正,最終達到一口氣從頭到尾一點不卡、一字不差的完全背熟才算過關。但即使這樣第二天也會忘掉一些內容,沒辦法,人這面就是不爭氣,我還是選擇了繼續背後面的內容,我本來也沒打算一遍就把《轉法輪》全背熟,只要下決心多背幾遍早晚會全部背熟的。

回頭再看以前的通讀(包括集體學法),真是在糊弄自己,這法背後的內涵又怎麼會點給我呢?現在看來不想背法就是拒絕同化法,最起碼在思想上是拒絕的。我們講「正念正行」,首先應該有正念,而正念又來自於學法,單單只靠著法的大概意思能達到完全的「正念正行」嗎?而且這背法即不疼、又不癢、又沒有任何危險,即使消病業時躺在床上起不來也照樣可以背,比起講真相來可真是簡單多了,所以從思想上開始、從背法開始,只有百分之百完全按照師尊的法去學、去悟、去修、去做、去實踐,才能達到完全的「正念正行」。

五、修煉就得要嚴格要求自己

「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 (《轉法輪》〈第六講〉)

我悟到不止是思想業力,有些執著也不要把它當成是自己,因為這張人皮自帶了很多執著就不是我們自己,在千萬年的輪迴中被無數生命穿上並強化過。那些表現在所有人身上共同都有的執著,比如貪財、貪吃、好美、好色、好面子、貪生怕死、愛慕虛榮、追求享樂、逃避痛苦等等,都是這張人皮自帶的執著和干擾修煉的因素,還有怕冷、怕熱、怕苦、怕累等等,都是這張人皮在躲避消業。面對這些不正的因素,作為主元神的我們不強制一些那還怎麼修?我們這一門是性命雙修的,要想圓滿就必須把這張人皮也帶走,那麼也就是說人的表面這一塊兒也必須達到神的狀態才行,和過去的所有修煉都不同,所以這一次正法才是開天闢地以來真正意義上的修煉。如果我們不把這表皮修好,就無法全部圓容這部大法,當修煉結束時,隔開的一部分雖然修成了,但表皮的一部分就會徹底的掉下去,成為永遠的遺憾,所以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

「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但是我們允許你慢慢的提高。」 (《轉法輪》〈第四講〉)

我悟到嚴格要求自己也包括了改變自己的觀念和管理自己的一切言行。就拿吃苦來講,在神的眼裡看真的是個好東西,沒有魔就無法修佛,不吃苦就無法還業,不得病就得下地獄。神佛無法提高層次的原因就是因為沒有苦吃,所以吃苦在神佛的眼裡看應該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在生活中我們也可以把吃苦當成樂,比如上班時可以多走一些路,天冷時也可以挨一下凍,家務活可以搶著多幹些,盤腿儘量咬牙多堅持堅持,平時少貪吃、少貪睡,餓了、睏了、累了也可以適當的忍一下,雖然這些小事可能消不了多少業力,但是長此以往養成的以苦為樂的好習慣,對於修煉來講卻是非常有益的。

如果我們不嚴格要求自己,就無法全力同化法,總有一天不正的因素就會干擾我們,到那時後悔就晚了。其實嚴格要求自己也是可以逐漸做到的,我們要在各方面都儘量做好,少讓師尊操心,我們一定要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因為這是宇宙中絕無僅有的榮耀!

還有關於敬法的問題,其實寫文章時將我的話和師尊的法寫在一起這本身也有些不敬。比如過去的古人在引用皇上的話時都拱手行禮,在拜神之前都沐浴齋戒,當然不信神的現在人沒有那麼多禮數,而且這種大法弟子互相交流的方式也是師尊允許的。但是我們在引用師尊的法時一定要正規,同時要在心中對師、對法升起尊敬之心,以前若有不敬之處一定要向師尊的法像行禮,改過自新,祈求師尊和滿天正神的原諒。

如本文有任何錯誤還請同修認真指出,雙手合十,真心謝過。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